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零六章 蓝矾留全尸,触玉柱躲罚

第一百零六章 蓝矾留全尸,触玉柱躲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男子的手就像一具粗糙而有力的钳子,不住往少女细嫩的脖子里收紧,另一只手掐住她的腮帮,制住她的喊叫,伴随着斥骂:“贱货~给你脸不要!呵!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不是?好,本官成全你,一定会跟雍州城的知府提前打声招呼,让你在牢里享享福!”又变了一个声调,语气平和且恭敬,朝外面扬声道:“可是秦王来了?下官解决点儿小事,马上出来!”

    说完,郁成刚又是眉毛一皱,这个三皇子,这个时候来干什么,目中闪过一凌冽,打算一掌先将云菀沁劈昏,免得当着皇子的面闹事儿。

    云菀沁趁他手扬起来一瞬间,嘴一张,一口咬下去,正咬中男子的虎口,完全没有吝惜一点力气——

    ”啊——“郁成刚一声惨叫,虽然迅速降了音调,厅外的人仍听到了。

    跑得气喘吁吁的姚光耀耳聪目明,从圈椅内腰一挺,刷的站起来。

    夏侯世廷眸子内划过一丝黯紧,走到里室的门口,长臂一伸,要打帘子。

    刚刚被大总管赶出房间的两个太监神情紧张,眼前人的身份不好得罪,可若是随便放人进去了,大总管时候可得将他们剥皮,他们常年伴在郁成刚身边,哪里会不知道这上司单独审女犯人是个什么意思,这大总管也是,胆子倒是越来大了,宫里品级高的女官儿不放过,如今竟是连尚书家的女儿也要占占便宜。

    两人支支吾吾伸手拦着,拖延时间:“爷,大总管正审着人呢——”

    面前男子面色阴寒,仿若下了冰雹:“滚。”

    两个太监莫名冷汗浃背,正是一个怔愣间,男子已经唰的撩开帘子,深靴噔噔,几步进去了。

    房间内,云菀沁那一口狠咬,恨不得将郁成刚的手掌咬下去小半快肉儿,郁成刚一只手鲜血淋漓,当下便松开退后几步,捂住不断渗血的伤口,咬牙切齿,可这会子外面有人,也不好继续打骂,见云菀沁转头要离开里屋,正准备忍住痛上前拎她回来,却被突然进来的男子一惊,愣住。

    云菀沁一个转身,正与一具高大的身子撞了个满怀,脑袋发了懵,却被他一扶。

    她一抬头,正对上他一双眼,依旧沉静深邃,捉摸不透,可这会,却好像多了点儿焦躁。

    不知道为什么,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时,感觉到心安,在看到他的一刹,对着郁成刚的冷硬凶狠,全都烟消云散。

    夏侯世廷将她扶稳,她跟往日的仪态大相径庭,此刻像一头凶悍泼辣,竖起了利爪跟敌人开战的小母狮,可握住她一条玉臂的一瞬,却感觉到她的身子没那么紧绷,骤然酥软了下来。

    他有点欣慰,至少,她对自己是放心的,自己能给她安全感。

    他默不作声,环视一圈,屋内场景转瞬看了个通透。

    郁成刚气喘如牛,手上流着血,大汗淋漓地睁着一双被烧红的眼。

    云菀沁发髻和衣裳有些松散,脸色酡红。

    就算不用脑子,也知道发生过什么。

    从他的高度,低下颈子,甚至能看到她扯松的衣领内,露出的一小块冰肌雪肤,透出不正常的潮红。

    男子眼瞳微一收缩,急遽发冷,弥漫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凉气,却并没当即作出任何举动,只站在门前,岿然不动。

    即便如此,也叫郁成刚有种错觉,——面前人这三皇子下一刻,好像要把自己撕成碎片。

    不,不可能,他跟自己又没有仇怨?怎么会针对自己?难不成为了这女嫌犯?

    半晌,夏侯世廷方才镇定了一下心绪,开口:“先出去。”语气听不清情绪,就连最基本的喜怒哀乐,都不明显。

    云菀沁正要出去,身后却又被他喝住:“等一下。”

    夏侯世廷举起手,凑近狐毛领口,解开,将滚金蟒纹大裘脱下,裹到了她身上。

    云菀沁低头,虽穿着男子的披风出去不大妥当,可自己衣冠不整,经过刚才一番动静,衣裳袖口甚至还撕裂了一两寸,出去更加见不得人,仍是系好领子,飞快弄好了头发,出去了。

    夏侯世廷见云菀沁身影在前方不见,扭过头,回望了一下郁成刚。

    郁成刚这辈子没曾见过那种目光,是透骨的阴冷,喉咙忽的咯噔一下,醒悟过来,忙上前:“秦王怎么过来了,下官……”

    话音未落,眼前男子已是转过头去,长腿一开,拐弯不见了,郁成刚吸口气,只得先跟出去。

    厅外,众人见云菀沁披着那三皇子的裘袍子出来,俱是一震。

    姚光耀几步小跑过去:“丫头,你——”云菀沁做了个眼色,示意没事。

    秦王与郁成刚也后脚出来了。

    郁成刚一出来,见着自己内务府的人,底气又足了,像是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梗起了脖子,领着几个侍卫上前,语气虽恭敬,脸上却是质疑之色:

    “下官正在审今早上驿馆内的林氏案,不知道秦王殿下前来,有什么差使?”

    夏侯世廷自顾已经坐在大厅上首的圈椅内,拨了一拨指上的扳指,语气尚闲淡:“驿馆死人,拖得御驾起不了程,父皇不安心,本王过来看看。”

    ”下官失职,不曾去皇上那边报一声,不过也是因为正在审人,打算料理妥了再禀报。这不,已问出了个嫌疑人,刚刚殿下进来的时候,下官就是在单独提审嫌疑人,“郁成刚心绪已经平静下来,眼不眨气不喘,“下官这就通知雍州知府,暂将人押扣了,然后随时能启程,免得耽搁久了,误了圣上的兴致。“

    夏侯世廷并没即刻阻拦,也没参与意见,目光只移向抱着刀的林大业,双眸一敛:“林侍卫这是在做什么?”

    林大业见得三皇子,放下刀具,牙齿打着战儿从妹妹的遗体边过来,俯身趴下,悲痛不已,带着哭腔:“殿下,郁总管通知有人要划开臣妹的肚子。臣——臣誓死也不会让妹子枉死之后还要被开一刀啊!”

    姚光耀没好气儿地瞪了林大业一眼,将前因后果对着秦王长话短叙了一通。

    夏侯世廷弯下腰,双手交叉放在膝上,若有所思:“林侍卫既然知道你妹子死得冤,难道不愿意知道真正的死因和凶手?”

    “殿下有所不知,尸体已检过了,凶嫌业已查到了,拿下去详细审问就可以水落石出,还需要知道什么?那林小姐好端端一个人,死后再被横切几刀,这叫林侍卫怎好想?”郁成刚打断。

    “大胆!秦王说话,由得你插嘴?“施遥安振振高喝一声。

    郁成刚忍气吞声,这个秦王,平时没声没息,几百年不出京城,手头只处理宗人府的一些清闲事儿,今年难得伴一次驾,倒是成了闹耗子的狗,管天管地还要管别的部门拉屎放屁,可既是打着孝顺皇上的招牌名义来,也不能说什么。

    林大业见三皇子都有意剖尸,抽抽噎噎地回应:“殿下,不是我不想让妹子昭雪……可,臣的妹妹是个清清白白没出阁的小姐,若是死后还有被人脱衣除衫,赤身*地剖腹——肯定会对妹子的名誉有损啊!再说,剖了之后,连个全尸都没有,也太惨了啊。殿下,臣相信内务府的决断,臣恳请,千万给若男留个全尸,留点名节,不要剖啊!“

    云菀沁心下一沉,什么名誉,人都死了还有个什么名誉,至于想留全尸,倒是个实话,毕竟大宣朝与所有朝代一样,都是死者为大,便是连正常死亡后的火葬都被人觉得惨不忍睹,全是入棺后埋入地下,何况死后被人剖得七零八碎,更是没几个人能够接受。

    “腐朽!”姚光耀一拂袖。

    郁成刚却是暗中扬起嘴,捋了捋胡子。

    夏侯世廷凝住林大业,没有说话,眼底的晦暗光泽却在一点点地加深,屋内安静,几乎能听到他的呼吸声。

    施遥安额上生了汗,这下还真有点棘手,林大业死活不让,可三爷也不可能就此罢休。

    云菀沁拿定主意,开口:“臣女有个法子,不用剖尸,却或许能验出体内有没有毒,也算是折中的办法,不知道林侍卫,可愿意让姚院判与臣女试试?“

    林大业愣住。连姚光耀也是一怔。

    夏侯世廷却并不意外,盯住云菀沁:“法子管用吗。”

    “回殿下的话,试试就知道了。”云菀沁也是捏了一把汗,在医经上看到的,第一次尝试,不确定是不是一定成功,不过如今那林若男刚死没多久,刚才看过,四肢还未完全僵,指不定有用。

    夏侯世廷见她有信心,瞄向林大业。

    郁成刚急了:”林侍卫——“

    林大业不让剖尸主要是不想林若男留个残尸,如今见到有其他的办法检测,怎么会拒绝,只是十分怀疑地瞟了一眼云菀沁:”她,行吗?“

    一个官家小姐,怎么会验毒?

    姚光耀也懒得跟他多废话:”有我在旁边,你害怕什么。“

    林大业这才抱着手:“那臣就听殿下的安排。”

    众人退出厅外,在天井内等着结果。

    姚光耀拉上帘子,围住遗体,见秦王没走,一怔:“殿下,验尸过程不雅,怕冲撞了——“

    夏侯世廷站在帘子外,钩子般挂在云菀沁身上,面无表情:”无妨,本王得监督你们。“

    姚光耀嘴一咧,努努嘴,没说话了。

    云菀沁这会子没心情跟秦王玩笑,只脱掉了外面的狐狸裘袍,哗的一声,手一扬,搭在了帘子临时搭的屏障上,吩咐小医官去准备一些东西,又问道:“怎么,能找得到吗?”

    小医官点头:“嗯,小的去驿馆的锅炉房和厨房看看,应该是有的。”也不敢多耽搁,撩了腿儿去办了。

    姚光耀听她讲话的内容,大概知道她想怎么样了,尽管有些偏,可确实是个妙方,眼下那林大业护尸不让剖,也只能如此了,看来这丫头还真是有些技艺,却有些迟疑:“丫头,这法子虽好,却并不一定次次都顺利,万一不行……”

    “姚院判,你看林若男的身子都还没僵,尸斑也还未出来,虽从冰窖刚搬出来,放了会儿,身子还有几分软度,手臂都还能弯曲,或许有希望的,咱们试试吧。”云菀沁露出个笃定的神情,让姚光耀有信心,也当是给自己打气。

    帘子外,隔着缝隙,夏侯世廷听到二人对话,转颈默默道:“遥安。”

    “三爷。”施遥安凑近颔首。

    夏侯世廷眼瞳无波:“等一下法子不行,你进去将林若男开膛破肚,叫姚光耀直接细查。”

    这是先斩后奏?若是查出真有毒,云小姐便是洗刷了罪名,可那林大业肯定得要跟三爷杠上,万一闹到了御驾前,三爷肯定要受罚。

    施遥安一个怔然,小医官已经提了个大篓子,将云菀沁要的东西都带回来了。

    云菀沁拿出个罐子,揭开,罐子内的蓝色粉末一颗颗宛如细碎晶体,闪耀着迷人的光泽,舒了一口气,就是这个,蓝矾。

    在看过的西域孤本医书中,西人又称蓝矾为:硫酸铜。

    在大宣,这东西虽长得美,可用途却不是很大众化,甚至有些放不上台面,蓝矾作为矿产被开凿采取后,一般提供给大户人家的锅炉镀铜或者放在家中阴湿地儿除虫杀菌。

    她倒了水进去,蓝矾是极易溶于水的物质,摇了两下,就跟水合二为一了,水色马上变成了冰蓝色,比刚才还要漂亮得惊人,可这会儿谁都没心思欣赏,云菀沁兜住林若男的后颈,将她抬得半坐起来,利落吩咐:“将长调羹的匙柄伸进死者嘴中,压住舌头。”

    小医官手脚麻利,立即将那调羹当做压舌板,撬开林若男的嘴。

    云菀沁飞快将蓝矾水灌进林若男的喉咙里,又拿起长筷子捅入死者的喉管,搅动死者的咽弓和咽后臂,筷子尖一直伸到再没法子伸的地方,才豁的突然抽走,姚光耀马上用早就准备好的一根近六寸长的银针刺入死者胃腹之间的穴位。

    夏侯世廷眉间一拧,她这是想催吐?可是,人死了,是不可能有知觉的,更不可能主动吐,这行得通?

    正在这时,那具尸体却是宛如痉挛一般,轻微弹跳了一下。

    两个小医官虽见过不少行医场面,可这样的场景却还是头一次,吓了一跳,一个竟还叫了一声。

    天井外,林大业听见一声轻小惊叫,忙喊起来:“怎么了,是不是查出什么?”郁成刚鼻翼一抽,心头躁乱。

    云菀沁迅速遗体平缓放下,林若男的口角、耳朵、眼角里竟缓缓流出几束线般乌黑的脓血。

    气味尖酸,臭不可闻,低头一嗅,竟让人有轻微头晕的感觉。

    姚光耀脸色一变,长长舒了口气,是毒!

    果然林氏死得蹊跷,不是单纯窒息!

    逼出了毒液,就能证明这林氏是中毒身亡,另有隐情了。

    可,倒是奇怪了,若是饭食用具中没有查出有毒,林若男是怎么中毒的?这又是什么毒?

    姚光耀将那毒液搜集了一些,拿到边上细看。

    云菀沁沉思会儿,脑子里蹦出昨夜似是有人进来的半梦半醒……若是那个时候,有人投毒,会怎样做?

    设想有点大胆,她仍坚定地说道:”我想给林小姐褪衣查看一下。“

    姚光耀会意,带着小医官先避开。云菀沁见没了人,将林若男的衣服一件件脱了下来,耳下、颈后,指间,臀部等*地方,无一不漏掉,细细检查。

    终于,在林若男的大腿处,她看到一个印子,小小的两瓣乌红色印子,仿若牙齿噬咬过的痕迹,却又绝对不是人类的嘴型。

    她灵光一闪,这种齿印她见过,脸庞一瞟,落到了帘子外男子高的身型上,秦王身上也有这种伤口。

    ”姚院判!“云菀沁将林若男衣裳穿好,唤了一声,姚光耀忙进去,只听少女脸色微微泛白,却异常的肯定:“是蛇毒,是被蛇咬死的。”

    不是幻觉,更不是做梦。昨晚上,有人胆大包天,进房间在林若男的被窝里放了一条毒蛇。

    毒蛇在被子里拱来钻去,露牙吐芯,咬了林若男一口,蛇毒直攻心脏,便叫人骤时麻痹,林若男根本没有呼救和反抗的机会,陷入昏迷,继而毒发身亡。

    姚光耀一生钻研与遇到过不少蛇毒案例,这边将毒液拿过去看了一下,也猜到了几分,如今一听,更加豁然开朗,再不犹豫,撤掉帘子,叫人将林大业和郁成刚叫进来,将结果简述了一遍。

    林大业呆住,浑身打了个寒战,郁成刚见得这检验结果在眼前,咬住牙,并不做声,姚光耀喝道:“现在赶紧去房间,里里外外好好搜一下,尤其床铺!”郁成刚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叫人去办。

    不过一刻钟,便传来禀报,通铺上林若男横尸的床榻上,有一条很浅显的湿痕,还有几分黏腻。

    蛇是冷血动物,爬行过后的地方,会有体液痕迹。

    姚光耀对着郁成刚冷笑:“大总管还认为是云小姐捂被子害了林氏么,明显就是有人放了毒蛇咬死人,我现如今就能告诉你,这蛇不是野生的,是家饲的毒性水蛇,一般成年后拔掉毒牙用来酿药酒的,不长,偏细,宛似蚯蚓,毒性剧烈,寿命不长,需要泡在水里,很精心养育,根本就是早准备好了的,不可能随处找到,若是没有器皿保存,就算找到也活不了几个时辰,云小姐根本就没这个条件弄到这种毒蛇。再说了,依大总管的判断,云小姐想要报复林氏弄伤她,难不成是出发前就带好了?云小姐还成了先知?早就知道路上会跟人结怨并且会杀人,所以特地带了毒蛇?”

    林大业一听,瞪了一眼郁成刚,抱着林若男的尸身便又失声哭起来:“妹妹——到底是谁害了你!”又转过头,对着云菀沁和曹凝儿、韩湘湘:“几位小姐,我妹妹到底与谁接触过?”

    曹凝儿歇了会儿,精神好多了,回答:“昨儿晚上都是我们几人相处,除了——,郁宰相家的千金郁柔庄小姐来过一趟,气氛不是很好,还打过云小姐婢子的嘴巴,闹得有点儿大。”

    夏侯世廷眼眸泛出冷意:“郁总管知道云小姐和林小姐拌过几句嘴,却偏偏连郁小姐上门的事儿大闹打人都不知道,还真是奇了。”

    这是在说自己有意包庇,郁成刚被拿到了软肋,心里发虚。

    夏侯世廷安静瞧着,开口:“既已经明白了,三位小姐就先回去吧。接下来的事儿,郁总管一定不敢再掉以轻心,犯失职之罪了。”

    郁成刚背后冷汗直冒,翻查出林若男是中蛇毒而死,自己已经犯了懈怠职务的错,再加上这三皇子在旁边火眼金睛地盯着紧,哪里还敢玩弄什么手段,咬着牙秉公办:

    “来人呐,搜,将随行官员及亲眷的房间都搜一遍!”顿了一顿,极是艰难地说:“尤其是郁宰相的千金郁小姐的寓所。”

    下属领命下去了。

    云菀沁看了夏侯世廷一眼,先出去天井,曹凝儿和韩湘湘腿都软了,见她出来,赶忙一拥而上,正巧郑华秋也过来了,见有惊无险,也是吁了口气,与两名宫女一块儿,将云菀沁等三人先带到一间空屋去歇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日头又升高了一些,外面跑来个太监进了院子,急匆匆地喊着:

    “不得了啦,不得了啦!”

    这个时候,郑华秋在屋子内正和三位千金说话压惊,感叹短短半个上午,物是人非,差点儿就惹下大事,幸亏云小姐有能耐,被内务府栽上的居然还能逃过一劫。

    几人正是劫后余生地感概着,韩湘湘弱弱地说:”难道还真是那郁小姐做的不成?“

    “她那个样子,怎么做不出来?连利用堂兄给我们穿小鞋这种事儿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不可以。”曹凝儿蹙眉,至今想着与死尸躺在一起,仍是一身的恶寒。

    “依奴婢看着,应该不会吧。”郑华秋有些不敢置信,“那郁小姐到底出身世家大户,怎能这样心胸狭窄,狠辣无情?“

    几人正在说话,外面传来太监的吵嚷。

    郑华秋站起来走到门槛前,啐了一口:“作死的,又在乱喊什么,还嫌咱们不够慌吗!”云菀沁等人也跟了过来。

    太监站在天井,喘匀了气,抹了一把汗珠子,对着姑姑和几家小姐说道:“……确实是不得了啦,内务府的搜出来了,在郁小姐的一个随行妆奁盒内,搜到了一个半密封的瓶罐,里头还泡着两条家饲的花蛇哩!”

    “什么!”郑华秋一惊,“真的是郁小姐?那,郁小姐承认了?现在如何?”

    ”还能怎样?都已经人赃俱获了!“太监道着,”怎么可能承认,姑姑见过有罪犯承认过自个儿犯罪没有,自然是大呼小叫,说那蛇并不是自己的,并没毒害过林氏小姐。开始在内务府审,可一来嫌犯是内务府总管的堂妹,需要避嫌,二来,郁小姐是宰相千金,身份毕竟不同,怕影响不好,皇上得知,便安排皇后去亲审,可那郁小姐仍咬死了牙不承认。”

    真的是郁柔庄?她对自己的恨意,真的是已经升级到了这个地步?

    还真是为着秦王不弄死自己不罢休?

    短短半个时辰不到,嫌犯从自己变成了郁柔庄……让云菀沁的心思也跟着沉下去,就好像背后有一个无形的巨手在操控着。

    郑华秋心思澄明,看出云菀沁的脸色,将她拉到一边,低声劝慰:“已经拿到了疑凶,既然证据都有了,恐怕*不离十,云小姐与曹小姐、韩小姐都没事儿了,且放宽心吧。不过话说回来,那郁小姐也真是,”说到这里,音量收低,”就算与您有再大的仇恨,也不该做出这种事……“

    云菀沁明白了,郑姑姑果然蕙质兰心,猜到林若男恐怕是当了自己的替死鬼,强打起精神,眉尖儿蹙得紧,试探:“郑姑姑也觉得是郁小姐做的?”

    郑华秋想这云小姐刚才沉稳地应付内务府总管,与姚院判一起联手检尸验毒手到擒来,干净利落,可到底还是个十几岁没有出阁的小女孩,估计还是受了点儿惊吓,不愿意相信,喟叹一声:“云小姐,奴婢在宫里当差十多年,也算是看多了,女人之间啊,嫉恨起对方来的怒火,想要绊倒对方的手段,可是胜过千军万马的。”

    却说郁柔庄那边,被蒋皇后亲自提审,却没有一点儿紧迫感,面色一派冷清,就是不认,到了最后,只轻哼一声,根本就不说话了。

    蒋皇后念着她是出自郁家,起先给几分面子,后来见她脖子扬得高高,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也是愠了,凤冠上的琳琅珠翠宝石九凤步摇哗啦啦一阵响,拍案:“你不在本宫面前承认,那好,有人会叫你承认,来人啊,雍州知府的车子来了没!”

    “已经到了驿馆门口。”有太监禀道。

    “暂押去雍州城内大牢,再另外派人转送回京,送进刑部大牢,令刑部官员好生审理。”蒋皇后慢条斯理,语气薄凉。

    郁柔庄只觉这事儿根本不关自己的事,肯定会查清楚,再加上自己的爹可是当朝宰相一把手,皇上皇后一定会卖几分面子,现在銮驾随行,就算爹不在,堂哥还在呢,再怎么也会保住自己!眼下被审问,只是走个过场罢了,没想到蒋皇后竟还真的要把自己当囚犯一样,单独押送回京送到刑部。

    郁柔庄这才慌了,甩开侍卫:“滚开!我是你们这些人能随便碰的么!娘娘,我是冤枉的,我跟那林若男没仇没怨,我杀她干嘛,我疯了么!她值得我杀么!”

    蒋皇后见她大失礼节,非但不遵懿旨,胆敢叫自己的禁卫滚开,连敬称都忘了,目色清冷:“你跟林若男没仇没怨?你叫你堂哥安排她们一车子的官家小姐住那种破地儿,吃得还不如下人,这叫没仇没怨?”

    郁柔庄喉咙塞住,没料到,自己倚仗权势给那云菀沁穿小鞋,竟成了自个儿杀人的动机,若说自己其实是针对云菀沁,别人能信么?已经一滩浑水了!简直就是挖坑给自己跳!

    郁柔庄仍是犟嘴:“不,我不去雍州大牢,更不回京城刑部大牢!娘娘不能这么对我——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

    蒋皇后语气冷意更甚:“莫非郁小姐觉得本宫一个皇后,不够资格审你?正是皇上令本宫负责这事儿!”眼色一紧:“来人啊!”

    郁柔庄见侍卫又上前,浑身的孔雀展翅,天鹅起舞般的傲气早就消失无形,急道:”臣女并没做过,凭什么关我?娘娘,我爹可知道——将我堂哥叫来——”振臂一挣,立起身子,挺起胸脯四下张望,虽然惶惶然,却又是一副俨然不可侵犯的模样。

    这叫什么话?敢情皇家是她郁氏一族开的?郁家人犯了罪还得通知一下郁文平?

    连屋子里的太监宫女都听得啧啧摇头,便是连公主犯了错,皇后要处罚,也没哪个敢说你去叫父皇来!

    叫堂哥?那郁成刚自己失了职,验尸潦草而过,刚被那林大业愤怒地告了一状,被宁熙帝骂了一通,这会儿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呢!

    蒋皇后唇角泛起一股冷意,这郁家,跟夏侯家平分天下的美梦,还在做?袖子一挥,再不迟疑:“怎么,还要本宫说第三次?拎住她,送出去!”

    郁柔庄终于明白,这会儿没人撑腰了,堂堂个宰相千金,名门贵媛,本是风风光光出来伴驾秋狩,无上的荣耀,伴驾的权官中还有自己的亲戚,想给谁穿小鞋就穿小鞋,看谁不顺眼也能下绊子,现在众目睽睽下成了杀人疑凶,送上囚车,就算回京后爹救出自己,自己这名声,还能剩下多少?

    她慌了手脚,只想着绝对不能被押送上车,一下子不知道哪里来的劲儿,推开侍卫,一头撞在了蒋皇后身边的一根玉柱子上。

    “咚”的一声,吓得蒋皇后魂飞魄散,只觉脸上溅了什么,一摸,满手的鲜红,再见郁柔庄,已经软绵绵地滑了下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