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狗祖宗

第一百一十一章 狗祖宗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帘子掀开,女子的瑰丽脂粉香扑面而来。

    夏侯世廷鼻梁轻微一皱,不是她,她身上的味道清馨甘甜,虽也能够霸道住人的鼻腔和味觉,却是叫人心旷神怡的,不会这样凌厉。

    身着玫瑰粉骑射胡服的妙龄女子步下生莲地袅娜走进来,一双秋水剪瞳盈盈望着长案后的男子,柔曼多姿地行了个礼:“见过秦王。”

    身后的巧月察言观色,很合时宜地退出帐子,拉了帘子,在外面守着。

    “永嘉?”夏侯世廷浓眉挑起,有点失望,眼睛中的光彩也如退潮一般,黯淡了下去,“你来做什么?”

    永嘉郡主将他的神情看得一清二楚,垂首,声音低了几分:“永嘉听贵妃娘娘说秦王哥哥领了猎熊的任务,便来看看。那黑瞎子刚咬死了内务府大总管,如今人心惶惶,秦王哥哥身子也不大好,我怕……。”

    这一身秦王哥哥,变了称呼,比方才更加亲昵。

    夏侯世廷将弩拿起来,继续查看细节:“队伍和工具都准备得很齐全,没什么大碍,你回去吧,要避嫌,一个女子家只身一人,跑到男子的帐子里来,不大方便,父皇知道会说。”

    不方便?昨天,他大半夜的私下朝女眷帐那边去,没有不方便,今儿她大白天的正大光明地来送行,怎么就不方便了?

    永嘉郡主唇际显出一丝不甘,却挺了胸脯,柔道:“不妨的,”捻住上衫的荷叶小裙边儿,更凑近了几步,笑得璀璨而柔美,“皇伯伯总怕永嘉闷,一直都准许永嘉到处乱跑的,今儿秦王哥哥出猎,永嘉来看看,更加情有可原,没什么的,就算皇伯父知道,永嘉说两句,也一定没事儿。”

    “你一向得宠,皇上视你为心头肉,就算做错了事,也不会受罚,”夏侯世廷捧弩的手一停,“罚的是旁边的人。”

    语气淡淡,却恁的犀利,永嘉郡主却脸一变,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又委屈地嘟起嘴:“秦王哥哥,萱萱也不愿意宫人们受罚,可……萱萱又想给秦王哥哥送行。”

    永嘉郡主闺名夏侯萱,可是却很少有人这么称呼,多半称她的封号永嘉或者尊称郡主。

    她吐出自己的闺名,叫夏侯世廷不免眉头攒得更紧。

    他自幼出宫,与同父的兄弟姊妹都不亲近,何况这个堂妹,要说接触的机会,无非从小到大几次进宫时,与这堂妹碰面而已,只觉得这个很得帝宠的堂妹,时常找自己说话,对自己很是痴缠黏腻。

    赫连氏见永嘉讨皇上的喜欢,也叮嘱过儿子,让他对这小堂妹好些。

    基于赫连氏的交代,夏侯世廷出入宫闱遇到这个堂妹时,也颇为客气。

    眼看她眼眶潮红快要梨花带雨,夏侯世廷心胸一燥,从来都见不得人哭,摆摆手,连忙阻住了她:“你想送就送,找个地方自己坐着,不要打扰我。”

    永嘉郡主破涕为笑,自个儿端了张锦垫凳子,坐在长案前面。

    男子剑眉星目,抬着一柄短匕,手持棉帕正反擦拭,眉宇凝神,认真得让人心动。

    永嘉攥住衣裳角儿,目光如烈火一般紧紧盯住面前男子,有的人,虽暂时雌伏静默,但天生就注定有君临天下的仪表和相貌,譬如眼前的男人。

    她不会记错,绝对不会,夏侯世廷这个名字,在她来到大宣宁熙朝,第一次听到,就一个激灵想起来了。

    他的名字和另一个名字挂了钩,——昭宗。

    是,要是没有记错,大宣朝有一位昭宗,名夏侯世廷,便是宁熙帝夏侯睿之后的一位皇帝。

    对,史书上是这么说的!

    她原先本身在的时代,在大宣朝很久很久以后的千余年,那个时候,大宣这个朝代,早就成了历史长河中的一抹云烟。

    那个时代的各种外来物质诱惑很多,令人眼花缭乱,她跟那个时代的一部分年轻女孩一样,热衷网络、动漫、美食、交友、服装、化妆,偏偏就是对于沉闷的历史不怎么感兴趣,对于古代君王的认识,仅限于几个名气很大的,——而昭宗夏侯世廷就是其中一个。

    如今她还记得国内历史画册上,每个朝代的历代君王的肖像。

    昭宗在其中,长身玉立,坐在盘龙金丝椅上,头戴九旒冠冕,身穿金黄龙袍,虽是千年前的古人,可五官、仪姿,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的审美观,都符合。

    她死活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能像那些穿越小说的女主角一样,来到这个屈指可数的俊美帝王所在的朝代!

    在得知自己有可能目睹一个新帝王的诞生时,永嘉才后悔为什么没有当初好好学习历史,据她并不丰富的历史知识量,只知道,昭宗在位时宵衣旰食,雷厉风行,打击贪官污吏和克制朝臣结党营私的建树,十分突出。

    可是不管怎样,她知道这个男人是未来的皇帝,已经比其他人知道了更多的资源,不是吗?

    初见夏侯世廷时,他还在相国寺,是个未脱稚气的少年,脸色略苍白,清瘦,因为有北人血统的关系,身材比一般京城同龄男孩高出很多,被身边的奴婢牵着手。

    永嘉当时是陪贾太后去相国寺烧香,看到男子的第一眼,心底有小人欢快跳跃起来,在另一个时代里时看过的穿越小说,所受过的影响,一下子熊熊燃烧了起来。

    书里的前辈穿越陌生朝代后,让帝王们如痴如醉,视其他女子如草菅,从此宠冠后宫无人可匹。

    别人可以,她一样行。

    这样一想,永嘉的意淫梦,沸腾了起来,她甚至感谢老天爷毁了她另一个时代的生命,重新嫁接到这个朝代!

    而她与这个梦寐以求的男人之间最大的阻碍,无非就是堂兄妹的关系。

    若是表兄妹还行,可同族同姓,在古人看来是*,是绝不可能通婚的。

    这成了她最需要攻克的地方,可也是一个有利的杀手锏,嫡亲堂兄妹就跟亲兄一样,就算亲近,别人也只当她是黏腻哥哥,绝对不会怀疑她的企图。

    她觉得自己很幸运,穿到这个陌生的时代,虽然一生下来就父母双亡,兄长远在北方城市,可没有成为三餐不继,成天想着怎么讨生活的村姑,没有成为成天被人欺负,每天憋一肚子的气的小妾,还被养育在皇宫里。

    而在她第一次看到夏侯世廷时,她更明白了,自己绝不要只做个郡主。

    郡主算什么?宠自己的宁熙帝一死,她就屁都不是了,依她的身份,不能嫁给夏侯家中的男子,只能往外配夫婿,就算配个再高的门庭,能比得上皇家吗?

    她要以那些光环万丈的穿越前辈为榜样,脚踩那些目光短浅、蠢笨如猪的本土女,当宠妃,甚至宠后。

    想到这里,永嘉就又是热血燃了起来,见秦王将擦亮了匕首正在磨刀石上来回摩擦着,脸上恬静一笑,端起一杯甜白瓷碗,斟满茶谁端到案上:“秦王哥哥先喝口水,再忙不迟。”

    虽然襁褓中就来了这个朝代,可这副古典优雅的说话腔调,学起来却是花了好几年,还要拼命回忆那些古人的诗词歌赋,杂糅成自己的,以此取悦宁熙帝,所以这些年,永嘉也并没闲着,只后悔前世在学校读书时基本是混日子,上课拿着手机上网,下课顾着谈恋爱,刚毕业后也是无心工作,一天到晚做梦能够勾搭个高富帅从此当上少奶奶……以至于,肚子里对什么都是半桶水。

    要知道自己有朝一日有穿回去的机会,她说什么也得好好地学一门技艺。

    想到这里,永嘉微微叹息一声,脸上的笑意更加荡漾开来。

    夏侯世廷瞥一眼茶碗,将匕首挪开了磨刀石,永嘉郡主心中欣悦,没料男子并没拿起来喝,只是将匕首插入羊皮鞘袋中,又将一把小弓拿了过来,检查起来。

    永嘉郡主没放弃,坐近了几寸,面上有些黯然:“秦王哥哥,今年女眷骑马,长乐公主得了第一,永嘉赛马输了。”

    “噢。”夏侯世廷哦了一声,并没打算接下句,别人遇到冷场,都会主动说几句来圆场,他这人却最不爱逢场作戏,尴尬就任它尴尬,可转念一想,却启唇:“长乐的骑艺一向并不好,今年怎么会得第一,难道请了个高明的师傅?”

    一提长乐公主就有话了,因为他知道伴在长乐公主身边的是谁,这是爱屋及乌吗?永嘉郡主压住心中的黯然,嫣然一笑:“叫妹妹看,师傅没有,高人倒是有一个。永嘉早就从柔庄口里听说过那云小姐,那次贵嫔邀请云氏进宫赴宴,被太后留宿,永嘉因伤了风寒,无缘见到,只能打心底揣测是个什么人儿,今儿再见云氏伴在长乐公主身边,才知道,原来真的是不一般呢。”

    “你的意思是,长乐赢马,是云小姐教的?”男子声音起伏不大。

    永嘉轻微歪着玉颈,长长的睫毛扑闪着,神色茫茫,仿若不经世事的娃娃,她核子里的年龄已经不小了,可这么些年,她已经学会了怎么装成最适合自己年龄的语气:“永嘉也不知道,只后来巧月帮我引马时,看见终点落下一小柄簪子,饰样不像是皇女们的,倒像是臣子女眷的饰物,不由回想起,长乐公主最后那坐骑像是受了刺激,发了狠,才提前冲过终点。”

    夏侯世廷明白了,永嘉这是暗示云菀沁教唆长乐公主用簪头刺马赢取赛事。

    永嘉郡主打量着他,在赛场上,这种手段能称得上不堪和卑鄙,只会遭人厌弃,却见男子唇形一扬:“兵不厌诈。”

    这话,显然不是厌恶,而是在夸赞云菀沁。

    永嘉郡主喉头好像被什么堵住,却顺着夏侯世廷的意思:“是啊,输就输了,不过一场比赛而已。经过这事,永嘉倒是对那云小姐更感兴趣,秦王哥哥知道,永嘉最爱结交友人,于是趁云小姐离开看台时,派巧月去私下相邀,没料这一找,云小姐果真是比永嘉想象中的还要厉害。”说着一停,欲言又止,见夏侯世廷征询的目光望过来,才柔声道:“这一找啊,居然见着她在凤帐后,跟国舅爷,——单独见了面。原来,除了贵嫔和太后对云小姐青睐有加,便是与国舅爷都与她有——私下的交情。”

    呵,终于还是叫她找到那蒋胤,还见了面。夏侯世廷埋头继续检查弓具,眉眼都没动一下,还拿了一把小钳子,拧紧弓上的螺丝,似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并不在乎。

    永嘉郡主悄悄注意男人脸上的每个细微动态,又添了一把干柴:“……巧月说,两人关系似是不浅,亲眼看着国舅爷……”声音低了一些,“……与云小姐面贴面地站着,还摸了云小姐的脸。国舅爷是个什么性子,秦王哥哥是知道的,年轻时一心专注公务,这几年更是不近女色,今天却是大失仪态……。”

    手掌中的弓“啪嗒”一声拍在案上,永嘉郡主心中的黯然却随之拨云见日,晴朗多了,在几个男子之间游走的YIN乱女子,无论在哪个朝代,都是不讨人喜欢的,还未来得及欣悦,却听男子语气淡然,面色寒了下来:

    “够了。”

    摸脸?贴身站?

    夏侯世廷骨头又开始有虫子在咬。

    昨儿晚上他主动送上门的一块新鲜肉,她连看都懒得多看一眼,稍微走近几步还推自己,今儿大白天的那蒋老头子又摸又蹭的,她也不知道避讳?

    永嘉咬了咬下唇,盯住夏侯世廷难堪的脸色,心底却是发喜:“秦王哥哥若不喜欢,永嘉就不讲了。”

    “这种事,未经查证,确实不该乱讲。”声音更寒。

    永嘉郡主轻声道:“永嘉对云小姐其实也是有好感的,这种事怎么会乱说?永嘉这些私密话,只跟秦王哥哥才说呢。今后便烂在肚子里,绝不再提。”

    夏侯世廷见她做了承诺,眼一沉,也没说什么了,只朝帐子外喝了一声:“将狼王带进来!”

    狼王?永嘉郡主一愣,还没回头,帘子已经刷的掀开,伴着沉嘎的两声吠,施遥安牵着一头的黑色狼狗进来。

    大狗毛发黑亮,威风凛凛,一双眼睛狠戾十足,身型快赶上七八岁男孩那么高,肌肉发达,一进来就汪汪两声,很有气势,还果真与“狼王”这个名字匹配,可一见到帐子里的男子,却像个小孩子,撒了蹄子就朝夏侯世廷冲过来,呜呜地盘在男子的腿下开始撒娇。

    永嘉郡主正坐在长案旁边,见这头长得很威猛的狗离自己很近,倒有些紧张。施遥安笑道:“郡主别怕,这狼王是王爷带进山里去一块儿猎熊的,不会咬人的。”

    夏侯世廷摸着爱犬的脊背,胸臆中的不适也慢慢消失。

    狼王被主人摸得十分舒服,使劲儿摇尾巴,伸出舌头舔主人的马靴。

    永嘉郡主见夏侯世廷似是很喜欢这只狗,忍住厌恶和畏惧,上身一倾,伸手飞快摸了一下狼王的头,笑着说:“秦王哥哥的狗当真威风。”

    狼王不喜欢生人摸自己,头皮被女子触碰,又嗅到香喷喷的脂粉味儿,更是敏感,鼻腔打了个猛烈的喷嚏,回过头,赤红着一双狗眼,脖子朝前一梗,闷呜呜地斗狠一哼。

    永嘉郡主一惊,啊一声,缩回手,委屈地盯着堂兄。

    夏侯世廷没见到堂妹的惊惶,只生怕狼王被她惊了,蹲下身又将爱犬揉了一揉,才面朝施遥安,问:“喂食了吗?”语气充满着宠溺。

    “刚喂了小半斤牛肉,喝了点水,”施遥安挠挠头,“估计是知道要进山了,很兴奋,吃得不多,狼王每次出去时都这样,习惯了。”

    不吃怎么行,没有体力。

    夏侯世廷将长案边的一个小匣子顺手拿过来,拿出个红色缎子,软绵绵的,好像包着的一大坨东西,想也不想,往前一抛,打了个唿哨。

    狼王身子一转,飞身一扑,一口叼住那红缎包裹的东西,先是闻了两下,然后牙尖一咬,扯开红缎,露出一截儿白森森的肉,嗷呜一声就含了半块在嘴巴里,啃起来。

    “慢点儿,小子。”夏侯世廷笑了笑。

    永嘉郡主见夏侯世廷还真的将这狼狗当成祖宗在伺候,有些吃味儿,却是仰起脸,甜笑着,没话找话:“秦王哥哥喂的什么?”

    夏侯世廷这次回答得很快:“猪肉。”

    猪肉?怎么——不大像啊?永嘉郡主见他嘴巴闭得紧紧,像是想安静地喂狗,也再没有说话,只将屁股下面的凳子又离长案搬近了几步。

    *

    永嘉郡主只身去探视夏侯世廷时,云菀沁那边早跟吟雀回了看台。

    夏侯婷已经有点儿等得不耐烦了:“你们怎么才回啊。”

    吟雀看了一眼云菀沁,云菀沁便也揽下责任:“是臣女在净房耽搁了。”夏侯婷见刚刚的功臣致歉,便也没多说了,反倒笑着拉她一把,坐到了身边。

    云菀沁望了一眼御帐那边,却是有些坐立不安,那人还真是的,身子有病,脑子也难道有病了么,好好地出来游玩不就行了,还非要领那个头功去打猎,就算赢了赏他十座城池又怎样,这可是拿命去拼。

    夏侯婷见她从净房回来就心不在焉,奇怪地问:“云小姐怎么了?怎么像是有事似的。”

    云菀沁被她这么一问,终于下了决心,罢了罢了,还是去看看,脑子里飞速一转,刚刚是净房,现在再找什么借口长乐公主估计都得怀疑,管不着了,刚准备编造出个由头,有名年纪十四五的太监走上了台阶,打了个躬:“长乐公主有礼了。”

    夏侯婷认得这太监是燕王世宁身边伺候的,一疑:“怎么了,是八哥有什么事儿么?”

    小太监笑眯眯地说:“燕王那边几件将士出猎的袍子脱了线,正巧身边的侍婢不在,一时找不着人,想借个女眷过去帮帮忙,顶一下手,正巧看到长乐公主这边有人,不知道能不能方便借个用用。”

    机会来了,云菀沁忙道:“臣女女红还不错。”

    夏侯婷大方地挥挥手:“行,那云小姐就去给八哥帮个手罢,也能叫八哥欠我个人情,那个小气鬼,平时连个马球图都不借我看。”

    小太监领着云菀沁下了台阶,朝皇亲帐那边走去,走到一处紫金帐边,燕王世宁身着五爪龙纹海青骑服,站在门口,招招手,笑道:“你可算来了。”

    小太监任务完成,俯身退下了。云菀沁见四周无人:“不知道燕王殿下有几件袍子要臣女缝补?还不快点儿拿出来,缝完了,还得回去长乐公主那里。”哪里没有宫女嬷嬷,还非要去女眷那边借人?不是故意的是什么。

    燕王一看就知道她已经猜到自己是把她引过来,笑道:“咱们也算是老熟人了,你怎么还奚落我?”也不多说了,走近她身边:“三哥要去围场猎黑瞎子的事儿,你知道了么?”

    云菀沁点头:“刚刚听说了,山中风险大,猛兽多,三爷身子也不大稳定,燕王与三爷交好,也没劝几句么?”

    “也得要我劝得住才行。”燕王朝她眨巴眼,“这不,把你叫过来,继续劝劝。你听到奏乐声没有?等乐声一停,父皇用三牲祭完天地山神,就得出发了。还有些时辰,你再来说说。”

    云菀沁还没来及说什么就被燕王一拽,几步到了另一座帐子边。

    帐子外,巧月正守着,一见燕王带着那云小姐过来,忙上前行礼。

    云菀沁一怔,永嘉郡主在?

    燕王也是颇诧异:“永嘉在三哥帐子里?”

    “是的,郡主见着秦王也要跟随出猎,特地来看望一下秦王。”巧月看了一眼云菀沁,主子难得与秦王见上一面,这姓云的一来,主子肯定得坏了心情,不自禁上前拦住云菀沁的路,眉头一攒:“怎么,云小姐也是来找秦王的?”

    这目光,怎么像是示威?跟郁柔庄看自己的眼光差不多了。云菀沁睨一眼巧月,眸子含了几分好笑:“燕王殿下请臣女来,臣女便来了。”语气不卑不亢,配上一身束腰胡装,自有一份清姿傲劲。

    燕王见巧月言语不逊,低低喝叱了一声:“滚下去!本王请来的客人,本王进去,她自然跟着进去,什么时候由得你来盘问?”

    巧月忍气吞声,只得退了下去。

    燕王带着云菀沁走前几步,还没有高声叫一声“三哥”,帐子里传来狗吠声。

    透过半掩的帘缝中,一只全身漆黑的神勇狼狗两只爪子正抱住地上的一团血肉,呜呜咽咽地吃得正香。

    夏侯世廷坐在长案后,就像父亲看着一向厌食的宝贝儿子吃饭,一脸满足。

    而那永嘉郡主,坐在长案旁边的一张凳子上。

    云菀沁虽隔得远,却能清楚地看见狼狗吃的东西不大对劲儿,除了狗已经含在嘴巴里的,还有一截在外面,忙拉住燕王的袖子:“殿下,那狗是在吃什么?”

    燕王脸上露出神秘笑意,也不瞒着:“郁成刚的宝贝疙瘩。”

    云菀沁的胃液一翻腾,亏得今儿早上吃得不多,不然真得吐出来,却又清楚了,是他,果然,郁成刚被野兽弄死,跟他脱不了关系。

    与此同时,帐子里,狼王几口啃完下肚,咂了咂舌,摇了摇尾巴,准备回到主人身边,经过永嘉郡主,再次呲了呲牙,树了一下狗威。

    永嘉一直不知道自己与这堂兄的突破口在哪里,他这人性子冷清,难得接近,就算接近了,没有一个正当理由,也很难捅破那道纱,堂兄妹的禁忌关系,始终是一道高不可攀的大山啊……

    这会儿永嘉一见耀武扬威的狼狗,一半是借机利用,一半是真的有点儿害怕,干脆借题发挥,嗖一声起身,惊慌失措窜到长案后,躲在夏侯世廷背后,抱住男人的一条袖管子,贴住他骏瘦窄腰:

    “秦王哥哥……你看那狗,吓唬我!”

    燕王的声音已经在帐子外响起:“三哥,皇弟携云家小姐来了,这会儿方便进帐么?”

    一个条件反射,夏侯世廷想也没想,手指悄然对着狼王下了个指令。

    狼王收到命令,一下子扑到挂在主人身上的可疑人物身上,永嘉郡主瞳孔骤然变大,还没来及叫出一声,已经被扑到在地。

    夏侯世廷瞥了一眼被狼王缠得不放、舔得正欢的永嘉,吁了口气:“好了,现在可以进来了。”

    ------题外话------

    谢谢^_^

    13671910474的3张月票

    jchlchxq的2张月票

    cherrylucia的月票

    sjypxh的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