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禁忌感情

第一百二十一章 禁忌感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河对面是一片静谧的小林子,比起小河这边皇子郡王们齐聚一起钓鱼捉虾之乐的欢声笑语,俨然幽静不少,是一处隐蔽无人的小天地。

    落日熔金,洒在林子上方,显得金碧辉煌,气势苍阔,却又带着几许静谧,林子间断续传来归鸟回巢的叽喳,偶尔掠过树梢,才引起轻微的骚动。

    永嘉还没走近,已经看见水边站着熟悉的人影。

    男子身形如青松茂竹,气质却又如幽潭沧峦,披着白狐毛领的五龙爪绣纹大氅,坐在一块奇骏厚实的岩石上,红木拐杖斜靠在旁边。

    一个人稍显寂静,没有河那边的热闹,却决不贫瘠落寞,与此刻的环境融为一体。浑然天成。

    她心神一动,颊上发热,她从来没有将他当成族内的兄长,从来没……第一次看到他,他就是自己心中的良人,无论他日后的地位,还是他目下的容姿、气度和仪态。

    永嘉暗下挥挥手,示意巧月就在这等着,不要打扰,自己则朝水边走了过去。

    巧月俯身应下,退到了林子入口处,给自家郡主放风,殊不知一具小身子板儿嗖的猫腰探了过去,隐在了一块大石后面。

    夏侯世廷半个时辰前刚在车子上换过今天的纱布,在应大夫的叮嘱下,还是得接一接地气儿,伤口捂久了也不好,于是下了车子,走了几步,干脆打发了施遥安。

    河那边,几个异母兄弟正围成一团,观水钓鱼,太吵了,这边清静,夏侯世廷已待了半会儿了,此刻看着时辰差不多,刚准备起身拿红木拐杖,女子纤细的声音传来,明知故问:“秦王哥哥一个人在这儿?”

    夏侯世廷眉峰微耸,衬得五官更加精致英美:“永嘉,你怎么过来了?”眉目稍一弯,看得永嘉心跳宛如小鹿,越是扼腕叹息,大宣皇族内论姿貌,有几个能与他媲美,更不提日后还有滔天的权势,这样个男子,自己要是真的就这么放过了,那才是蠢!

    “嗯,”永嘉娇娇哝哝着走过去,跟每次与这男子相处一样,挑着一缕儿额前碎发,在嫩笋般的指间绕来绕去,看似漫不经心,尽显少女娇憨风姿,“永嘉见马车停下来,便去看看堂兄的伤好些没,却没看到人,只听施大人说堂兄一个人去转悠了,永嘉知道堂兄喜欢清静地儿,特意来找找,没想到心有灵犀,果然是在这里呢。”

    “嗯,也该回去了。”夏侯世廷挺了挺脊背,永嘉伸手去替他拿靠在岩石边的拐杖,一手夹住他胳膊,搀得紧紧。

    “永嘉。”男子身子滞住,眉眼一沉,“不像话,放开。”永嘉笑笑,头一仰:“秦王哥哥的腿脚不方便,永嘉这个当妹妹的来搀你,谁能说什么闲话?再说了,永嘉只把你扶到林子口,然后再叫个肩舆把秦王哥哥载到马车上去,没关系,别人看不见的。”

    “放开,本王的腿又不是残了,不需要别人扶,更不需要肩舆。你年纪已经不小了,再过一两年,只怕父皇就要给你指婚了,再不要像现在这样,对你自己的名声不好。”男子声音已经有些不喜,却仍压着脾气。

    永嘉见他不领情,反倒还训斥自己,红唇翘起,不服气:“永嘉搀扶一把堂兄都不行,秦王哥哥那次却能将大氅脱下来给了云小姐。秦王哥哥的男女之别,是因人而异吧?一点儿不公平。”

    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夏侯世廷脸肌一动,倒也没反驳。

    永嘉见他默认,心里更是气极,睫毛一扑,眸子罩上一层雾气:“秦王哥哥真的要与那云家小姐大婚了吗?萱萱真的要多个嫂子了么。”

    这个堂妹,自小尽管对着自己亲厚,大半时候都是适可而止,知情达理,这些日子却尤其不一样,更加黏人。

    夏侯世廷将她的手一抓,要往旁边扒,脸色已经有些不虞:“永嘉。”

    永嘉用了把劲儿,跟个小孩儿撒娇一般,死死箍住男子修长的臂膀并不放,吐气如兰,一双目雾朦朦地盯住男子:“堂兄还记得那年咱们第一次在相国寺见面?我陪太后去寺里烧香,一个人跑到寺庙里玩耍,跑到寺庙后院的小园子,不小心撞见了一条小青蛇,朝着我吐芯子,我吓得连路都走不动了,幸亏遇到了那会儿寄住在寺庙的秦王哥哥。你为了救永嘉,不顾危险,冲上来就帮我把那条小青蛇拽起来,摔在石头上,因为担心永嘉害怕,头也不回地拎着蛇便走了,那份关爱和恩情,永嘉一直铭记在心。永嘉不是个不思回报的人,秦王哥哥为了永嘉,连命尚且都不顾,永嘉当时便立了志,今后秦王哥哥便是我最亲的人,没人能取代,秦王哥哥不管有什么难处,永嘉一定会全力照应着。可,可为什么,秦王哥哥如今反倒没有以前那么关爱永嘉了呢。”

    年份有点儿久了,不过夏侯世廷听她一提,却还记得,确实是有那件事,那年自己十岁还不到,仍住在相国寺内,未建牙府,与其他小沙弥同居在后院一排厢房内,每天在寺内吃斋念经,担水种地,定期服药克制毒伤,跟小僧侣一样过着清简的日子。一日午后,他出屋给寺庙小园里的几亩菜地浇水,遇见个衣着锦绣的小女孩儿与一条蛇对望着,那蛇见着人,直起了身子,瞪着小女孩,吐着蛇芯子,小女孩估计吓到了,迟迟不敢动。

    他记得自己当时想都没想,放下手中的水桶和水勺,卷起袖子大步过去,一把揪住青蛇的七寸处,然后“啪”一声打在旁边的石墩子上,拍昏了,心里也高兴得很,——这个月的药蛇,有找落了!

    那时,姚光耀已经教过他用无毒且拔掉牙齿的蛇来吸取毒液的镇痛办法。

    可哪里有那么多的蛇,每条蛇用过后,体内就已经带了他的毒,再不能用,都是一次性的,所以随时找蛇成了他的日常任务。

    遇到一条,他当然是忙不迭地过去将蛇给收了……

    没料到,这堂妹却一直以为是他不顾性命地救了她,从此感激涕零,记到了心里。

    夏侯世廷有些好笑,却轻咳两声,古井无波:“照应本王?你个小丫头片子,要怎么个照应本王?”

    小丫头?永嘉郡主只恨不能剖开这具外壳,露出核儿,让这男人看看自己,并不是什么平凡的小丫头片子,暗示:“永嘉知道秦王哥哥的抱负和才智,一向不输给其他皇子,欠缺的不过就是展露的机会,母族血统也是个绊脚石。秦王有位份,永嘉有皇上的宠爱,秦王在宫外,永嘉在宫内,若然秦王有什么需求,永嘉一定能帮秦王里应外合,帮秦王达成夙愿,这是别的女子都无法做到的事,更别提那些只懂在闺中调脂弄粉、养花种草的官宦小姐。”

    秦王的正妃不管是谁,如今,都不可能是自己,这个道理永嘉虽然明白,可若是个木讷愚钝胆小、方便拿捏的多好,怎么偏偏就是那不安分、一双眼生生能看进自己骨子里的云氏?

    这么一想,倒还不如叫那郁柔庄上位呢。

    对他的念想,现阶段,只能藏在见不得人光的的阴暗处,可是她也不能闲着,要证明自己绝对比他未来的王妃好上一百倍。

    永嘉搅了搅腮前秀发。

    “别的女子”四个字,说得尤其重,最后一句,意有所指,听得云锦重身子一直,这不是说姐姐又是谁?

    灌木丛后,云锦重深吸口气,他年纪还小,也说不上这场景哪里不对,就是觉得那郡主不该靠得秦王那么近,嘴巴里更不应该埋汰姐姐,只知道那秦王可能是未来姐夫,别的女人休想碰得。

    云锦重越,胸口越是没来由堵上一口气儿,火气上头,拣起地上一把小碎石子儿,朝前面的目标扔去。

    “刷”一声,石子儿破空飞去,天女散花一般,一颗不落地掷到了永嘉身上。

    “哎呀——”永嘉被打得生疼,尖叫一声,缩手回来,恼火得很,四处乱望,定是有人在旁边偷听!

    夏侯世廷眼色一暗,声音骤然厉起来:“谁?”

    巧月听了这边动静,早就过来了,一把将云锦重的衣领子一拎抓过来,将云锦重往前面一推:“殿下,郡主,是这小子。”

    永嘉知道面前清秀俊朗的小少年是云菀沁的弟弟,脸色一紧,这是干什么,派弟弟来盯自己的梢?只装作不认识,斥了一声:“听贵人的墙角?还暗中偷袭?活得不耐烦了?不知是哪家的子弟,这么没家教!”

    少年一张俊秀小脸上盛满鄙夷,并没回应永嘉郡主,只将巧月箍住自己的手打开:“别拉拉扯扯的,男女授受不亲不懂?抱着人家的袖子这么亲热干嘛,也没看别人愿不愿意给你抱着!”

    巧月脸色尴尬,永嘉却明白了,这是在指桑骂槐呢,简直就跟他那姐姐一样,叫人不舒坦的功夫倒是厉害得紧!寻不到云菀沁的错处,眼下她弟弟正冒犯贵人,难不成还寻不到?

    冷笑一声,永嘉语气凉飕飕,见秦王暂没开声,摸了一把被石头掷得生疼的纤臂:“巧月,将这油嘴滑舌的小公子送到内务府那儿去!看看殴打皇亲是个什么罪名!”

    “是,郡主。”巧月将那云锦重的胳膊重新一拽,拖了两步。

    静默了半会儿的夏侯世廷却是扭过头,目色幽深:“殴打皇亲?这个罪名是不是大了些。”

    永嘉晓得他这是要维护那云家小子,却也不好跟他对着干,哝了哝粉粉鼻头:“皇兄,永嘉的手都被他砸到了,还不知伤了没。”

    “你抬起来。”男子挑了眉。

    永嘉还没会意是什么意思,男子已经将她的胳膊顺手一拎,半空转了个圈,语气淡漠:“袖管没擦破,关节没错位,骨骼尚完好,拿着也没见你喊疼,哪里伤了?”目光又落到云锦重身上,俊颜上的笑意若有似无:“还不过来,搀本王回车子上去。”

    干干脆脆,毫无拖泥带水,说得永嘉一口气梗在胸,竟是连反驳都不知道往哪儿下嘴。

    云锦重又不笨,哪不知道秦王是在给自己解围,长长应了一声,一溜烟儿甩开巧月的桎梏,跑到秦王跟前,一手扶好了。

    夏侯世廷一手扶着拐杖,一手搀着比自己低两个头的小少年,走了两步,忽的扭过头,面上浮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永嘉刚刚提过的建议——”

    永嘉郡主瞬间宛如被人注射一剂强心针,纤细的身子一直,双目发亮:“秦王哥哥——。”

    “——另择下家罢。堂兄真没你想象中的那么雄心万丈,有野心,固然是好的,但也累,本王身子不甚康泰,受不得这辛苦,你口里’调脂弄粉,养花种草‘的那类人,正合本王胃口。”

    语气明明慵懒轻缓如棉絮,却又是冷如钢刀,字字掷地有声,戳人肉骨。

    一席话将永嘉又打落了凡尘。她一个激灵,料不到他会这么拒绝自己。

    云锦重趁热打铁,已是回过头,做了个鬼脸,狠狠吐了吐舌。

    一大一小,一高一矮两个人走出林子,施遥安见三爷迟迟没回,已经寻过来了,见着这两人在一块,一惊,忙过来。

    云锦重见他随扈来了,就是立冬那晚一起去的人,撒了手,嘀嘀咕咕:“果然就是你啊,还装得挺像啊,还说什么是王府管家呢,骗小孩是一把好手,也不知道骗过我姐姐没……”

    “大胆,云少爷怎么对王爷说话的?”施遥安虽然知道三爷看在云菀沁的面子上绝不会怪罪,可场面上还是得斥一下,这语气明显敷衍,软软温温,慵慵懒懒,像是生怕吼重了得罪了未来王爷内弟,连夏侯世廷都忍不住望他一眼,施遥安当没看见,偏过头。

    “王府管家是你猜的,”夏侯世廷平静地辩解,脸上毫无羞愧色,“本王只说自己是替皇家打理庶务而已。”

    云锦重没功夫跟他绕圈子,一本正经,提前给个下马威:“王府管家也好,王府主子也罢,我都管不着,我只知道想当我云小爷姐夫的,一定要好生待我姐姐。不然,”顿了一顿,先退后十来步,离得远些,秦王这会儿腿脚伤了不要紧,可他身边那随扈却是长得孔武有力,“不然小爷我一定闹得你王府鸡犬不宁!哼!我姐可也是有兄弟和娘家撑腰的!”

    施遥安正要上前去揪他耳朵,却被自家三爷喊了回来。

    夏侯世廷看着云锦重飞跑走了,将这小孩儿的话回味一遍,怎么咂巴怎么都觉得甜丝丝,半晌,挑挑眉:“走吧。”

    云菀沁这边,被郑华秋拦着不让下去乱闲晃,只得先扒在马车边,瞧着外面风景,正看着看着,身子一直,风景有点不对头了,一大一小出现在视野里,揉了揉眼,没看错,那不是弟弟正搀着某人嘛,直到看着那人被接上马车,叫郑华秋将弟弟喊了过来,眉一拧:“去哪儿了。”

    云锦重也没瞒着,将刚才跟踪永嘉郡主之后的事儿,巨细无遗地统统交代一遍,他贪玩归贪玩,真正念书时,脑子瓜还是好使的,记性尤其厉害,转述起来,一个字都能不落,说得绘声绘色。

    云菀沁心中晃过什么,只觉得这么多天的猜测,总算尘埃落定。

    在荀兰马场就觉得奇怪,今年秋狩为什么人来疯,都挤在了一堆儿,往年从不来的,全都来了。

    果然啊。

    哪里是巧合?那永嘉郡主就是奔着秦王来的。

    永嘉郡主——不是里溧阳王的亲闺女儿、皇上的亲侄女儿么!这种注定难得发芽的禁忌感情,还真是叫人——恶心,天下是没男人了么?偏瞧上自个儿的兄长,犯得着么?可听弟弟的转述,明显的,永嘉郡主已经是做好前仆后继的准备了,这一点,还真跟宠她的那个亲伯父宁熙帝差不多了,贪恋臣子的妻房,还有心将旧日情人的女儿收入宫里!

    难怪宁熙帝这般宠永嘉郡主,原来臭味相投,伯侄两个都爱玩禁恋。

    云菀沁蹙了蹙眉,突然脑子又有些闪念,想起驿馆林若男的案子……若半夜进来放蛇的人,原本真的是想害自己的,而失败后,凶手将蛇栽赃放进了郁柔庄的行囊……不管怎么陷害,害的都是跟秦王有关的女人——

    那么,还会是谁呢!

    她了然于胸,只可惜暂时没证据,全靠自己猜测。

    “姐,”云锦重见与陷进沉思,迟迟不说话,只当她不大高兴,笑嘻嘻地安抚:“你放心,我那秦王姐夫还算争气!临走前将那狗屁郡主气得够呛……”说着,将秦王对着永嘉郡主的话又说了一遍。

    姐弟二人正在说话,云锦重的声音渐渐低下来,使了个眼色:“姐……”

    永嘉郡主后脚出来,正瞧见云家那兔崽子跟云菀沁嘀嘀咕咕,步子一滞,干脆调了头,悠悠踱步过来了。

    云菀沁目色清寡,叫弟弟先回车子上去,趴在窗户上,佯装看风景。

    “云小姐,”巧月见这云家小姐不下车子,眉头一蹙,这是哪里来的高傲劲儿,重申了一次,“郡主来了。”

    下车?行礼问安?

    云菀沁巧笑倩兮:“郑姑姑提醒了,臣女这会儿的身份,不好再像以前随意抛头露面,永嘉郡主,”轻柔了几分,“请自便了。”

    自便?永嘉捏紧了拳,这一世,还没人这么跟自己说话过,这个云氏,还没当正式成为皇子妃,就已经傲娇得很了!倒也是啊,堂兄当了那么多人的面,转赠金翡晶给她,暗示要她当妃,给足了她天大的面子,叫她出尽了风头,最后还有蒋皇后和蒋国舅亲自发话恳求皇帝赐婚,若是自己,也得横着走啊!

    这云氏,还真是宠上了天!

    巧月冷笑了一声:“云小姐虽有皇命赐婚的身份,可这会儿不是还没成王妃么?无论如何,郡主驾到,你身为臣宦女眷,迎见施礼是基本规矩,云小姐如今这样,就是未来要当王妃的女子该有的风范和礼仪?”

    “我再不懂女子该有的风范和礼仪,”云菀沁笑意不减,托着雪玉香腮,一派悠闲自得,“也知道什么是伦常道德。无视伦常、肖想族兄,非人,牲畜矣。”

    “你——”巧月气极,可人家没点名道姓,也不能接过来,那岂不是不打自招!永嘉郡主亦是变了脸,却又镇定下来。

    永嘉郡主缓和了脸色,款款上前:“云小姐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云少爷年纪小,有时候看到什么,传话也会不清楚,永嘉与堂兄感情不错,自然有时稍显亲昵,可绝对不会有什么,”弯唇一笑,尽显天真无邪,“云小姐可不要误会了。”

    “臣女自然知道你们不会有什么,”云菀沁笑容自信,“你们的身份和关系永远逾越不过去的,郡主,永远只是郡主,这个不用特地解释,刚臣女不是说了么,伦常道德,这是做人的最基本底线,我是懂的。”

    永嘉郡主牙关一紧,笑意凝结,牙齿磨了两下,拂袖离开。

    *

    秋狩队伍前后抵达京城,云菀沁携着弟弟,换了一亮金盖赤缨马车,被送回了府中,彼时已是天黑,可家中却是灯火通明,亮堂堂如白昼。

    宅子门口的阶梯下,除了莫开来领着家仆提着灯笼,连云玄昶都搀着童氏,领着怜娘、方姨娘、黄四姑等一行人在后面等了小半晚。

    郑华秋先行下车,撩开帘,将云家姐弟迎了下来。

    童氏等人一看那年青女子举止端庄,仪态不凡,就知道是宫廷女官,这个孙女儿,果真是要当王妃的人了。

    童氏高兴得皱纹迭起,亲自下阶拉住孙女儿的手,怜娘也跟着老太太一块儿上去,陪在旁边,听老太太嘘寒问暖,黄四姑、茂哥和竹姐一并窜过去,套起近乎。

    莫开来提前听说了妙儿的事,想问又不敢。倒是云菀沁看出他心思,先望过去,道:“莫管家,你放心,妙儿在城门口换了车子,被宫人送进宫去了,现在只怕已经接旨封了寓所,成了后宫的选侍,皇上承诺过,等时间长些,积攒一些资历,便册为贵人,从今以后,荣华富贵是享不完的,再不会过苦日子了,也不会再提心吊胆,总想着有人要将她送走了。”说这话时,淡淡瞟了一眼阶上的爹。

    莫开来听了,这才放心了,脸上更露出一丝欣慰。

    云玄昶虽然也早就听说妙儿的际遇,可眼下被女儿这么一提,脸色仍是讪讪,哪里又会想到那个乡下老婆生的丫头,竟有这个福分!

    惟独方姨娘痴痴木木,有些没回神,只当自己的女儿是云家嫁得最好的,没料这一个也混了个皇家的正派媳妇儿!而且魏王现下岌岌可危,弄得桐儿也没法儿风光,只怕还要受牵累,更是可恨!

    不过……听说那秦王的生母是个北方外族人,他身子似是也有些不好,成日憋在府中,差事也不过是宗人府的闲职,却也不见得多好!

    这么一想,方姨娘努努嘴,看来,自己桐儿也不见得比云菀沁差,最多——也能打个平手!

    几人进了宅子,到了正厅,问候了几句,天色不早,童氏亲自送郑华秋出府回宫,又送了些答谢礼,怜娘也跟着老太太出去送客了。

    云菀沁叫人将弟弟送回房间去歇息,呡了几口热茶,消了一路风尘,想郁柔庄早就回京了,开口问起爹郁柔庄这会儿的情况,听了之后,倒是一惊,脸色紧绷起来。

    ------题外话------

    谢谢mayueyu2002的月票,繁花似锦的紫色的2张月票,syr34的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