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为太后上妆,皇帝的嘱咐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为太后上妆,皇帝的嘱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男子说话声尖细,雌雄难辨,肤色白净无须,头戴乌纱描金曲脚帽,身穿葵花胸背团领衫,腰系乌角带,红扇靴,是地位不低的内侍常服打扮。

    是贾太后身边的近身太监朱顺。

    云菀沁虽然有些讶异,仍侧身合手,聚在纤腰边,遥遥一拜:“朱大人有礼了,不知道亲自出宫找臣女有何差遣?”

    朱顺虽只跟她一面之缘,但眼前的少女宛如雏嫩牡丹,隐藏不住芳华,一次就已经印象深刻。

    今日一见,她只是宅子内的穿着,肉桂色对襟滚银鼠边的对襟小袄,天青撒花潞绸裙,从上到下,清清素素的,可再淡雅的颜色,已经掩不住少女的冶艳娇态,——比上一次见面时,又增了貌美,一张玉般脸蛋薄施浅妆,眸水聚,眉黛成,长睫如蒲扇,两片樱色朱唇微微启合,气度与态势更是不是一般官家小女儿可比,看得朱顺短暂一失神!

    他被阉了几十年,看着宫里美人早没什么反应了,可如今一见这名日趋展露的人间绝色,竟是气血一热,那秦王还当真是好福气啊!也难怪听说秋狩时连皇上都起了意思——

    朱顺方才与云玄昶相对时的几分傲慢早就烟消云散,主动上前迎接,笑道:“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云小姐的气色和姿容比上次见着又貌美不少!什么差遣?这是说哪里的话,不是折杀奴才了么?您再过几日可是过了宗人府玉碟的在册皇子妃,奴才哪里敢差遣您啊,只太后最近有点事儿,貌似正对云小姐的路子,这才派奴才将你请进宫一试。”

    “太后她老人家有什么事?”云菀沁与朱顺面对面坐下,叫自己进宫,正好啊,刚想着怎么能进天牢与慕容泰见一面呢,天牢就在宫城外缘,这下方便!

    云玄昶见两人有要紧事,将自己当透明的,自己在旁边压根插不上嘴,像个闲人,有几分尴尬,可身为主家也没法子走,只得讪讪地吊着两个胳膊坐在旁边。

    朱顺坐下,说:“上回云小姐进宫,太后娘娘将您留下的两个养颜方子令人照着去做,敷在脸上一阵子,细纹果真浅显了许多,说是整张脸都像是裹着水似的,足足年轻了好几岁呢,这不,着迷的很,总念叨着,还想试试你其他手艺。正巧,今儿晌午过后,太后要宴请接待外国使节的夫人,叫宫人化了几个妆都不满意,还闹起了脾气呢,想到了云小姐,便叫奴才将您尽快请进宫。”

    云菀沁记得,上次跟贾太后闲侃大半晚上,临睡前是说过两剂纯天然的药草做成的护肤方剂,太后有过敏症,一般的花粉用不了,当时便叫马氏记下,没料太后经御医查过没问题,就叫人去做了,还有些成效,如今既然是来了口谕,也便答应了下来。

    回院子去换了一身进宫的衣裳,云菀沁带了些用具,想了想,脑子闪过,将蒋胤送给自己的狴犴玉牌拿出来,然后才出门,跟着朱顺坐上了宫轿。

    一会儿工夫,绿呢宫轿穿过御街进了皇城内,直接进了慈宁宫。

    慈宁宫内,贾太后正坐于金镶翡翠镜台前,晚宴的服饰都差不多上身了,凤凰展翅六面镶玉金步摇搭配和田宝玉银杏形耳坠,纤长手指带着金丝琉璃三色护甲,身着菱纱斜襟旋袄宫装袍子,外面套了件儿宝石青织金缠枝莲花六团罩甲,既彰显大宣中原上国最高贵妇的宝相雍容,又没有那么正式,透出几分东道主待客的随性。

    就是盯着镜子里的妆容,百般的不满意。

    云菀沁被马嬷嬷引进去,俯身行礼:“拜见太后。”

    贾太后在玉镜中看到少女,欣喜转过头:“云丫头来了,快过来。”又叫人搬了个锦杌放在镜台旁边,靠着自己落座。

    云菀沁见太后见到自己心情似是还挺愉悦,跟上次在慈宁宫留宿一样坐下,大大方方应着太后的问话。

    贾太后见着面前的女子,心情颇有些复杂,上次还想着她指不定有机会进宫侍圣,这样也能多个可心人留在宫里,时刻陪在自个儿身边,于是秋狩前暗示皇上,将这丫头的名字放进随行名单,皇上果然也是有心的,一听就应下来。

    她本来想这丫头能跟以往的章氏一样,在秋狩中得宠封位份,没想到鸳鸯谱乱了,听说皇上都已经暗下召幸了,却被这丫头挡了过去,最后没进宫,却被赐给了秦王。

    更没料到,原来,这女孩居然是当年皇帝意中人的女儿。

    贾太后不觉出神:“如此看来,老三比他父皇有福气多了。也罢,也罢,上一代没缔结成的姻缘,你们这一代续上了,也合该你们母女与夏侯皇室有缘呐,只是你娘亲没你这般的福气和造化。”

    云菀沁眉一动:“太后当年也知道且见过臣女的娘,对不对?”

    贾太后倒也没多瞒着,脸上添上一层追忆往事的光辉,唇涡噙着淡淡笑意:“哀家得知皇上对许氏青眼有加,一次去相国寺进香时也曾与她碰过一面,与你确实很是相似。”

    “太后,”云菀沁目中闪过一丝光泽,如绕膝承欢的孙女儿一样,面色乖巧甜美,“那么,当年为何我娘与皇上分开,没有进宫呢?”这个问题,她浴池那夜问过蒋胤,蒋胤并没告诉她,可当时她已经起了疑心。

    贾太后很有几分怜悯当年的那许氏,更看不得喜欢的云丫头得不到满意答案,暗示:“丫头,不进宫也不一定是个坏事,依你娘那般得宠,却又是个商家女出身,进了宫若是集万千宠爱在一身,最后的结局,不是她自己早夭,便是她诞下的子嗣有难,你娘不进宫,再怎么样,至少不会死得凄惨,子女也不会受人的暗中加害,能够顺利长大。你可知这宫里的人使起手段来,比你们民间的深宅后院,更要凶残百倍。说实话,哀家虽希望你进宫,但见你这回没有进宫,却又松了口气。”

    云菀沁屏息不语,琢磨着,贾太后的这意思是深宫有人在把持和操纵人的生死,一般妃嫔压根是敌不过那人的,那么,还能有谁呢?就是那人,当年使出什么手段让娘与宁熙帝分开,草草出嫁了却一生。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蒋胤不告诉自己娘进不了宫的原因,却又帮着自己。

    那人,与蒋胤是有亲缘关系的,蒋胤不愿意抹黑那人,又想为那人赎罪,这才处处偏帮自己。

    而贾太后话里的提及的,妃嫔凄惨而死和子女被暗中加害——不用说,也是那人的策划。

    子女被加害?莫不是说秦王幼时中毒一事?彼时赫连贵嫔正是得宠,诞下皇子肯定会风头更旺,自然会被那人妒恨和防范。

    这样就对了,这就是为什么秦王会私葺药田医馆,对外隐瞒具体病况,避讳宫中太医和送来的药,——那人的地位后宫至高,若在医药中动手脚,秦王哪里又能次次察觉和阻止?

    那么,妃嫔死得凄惨,又是哪位?

    云菀沁拉回思绪,看来,秦王未来的道路并不容易走,——至少在登基前。

    可,今生与上辈子很多事都不一样了,在这样的虎视眈眈下,他又真的能顺利登基?

    想着,云菀沁目光澄净,回应道:“多谢太后提醒,也请太后放心,臣女必不会走娘亲的老路。”

    眼前女孩面色坚定,眉目初透果敢韧挺,光看她撷乐宴上她的作派,便是个不会叫自己憋屈的人,该得的东西一样儿不会放弃,怎会与许氏一样?贾太后一点儿都不担心,只笑了笑。

    与此同时,马嬷嬷已是打趣:“太后娘娘真是喜爱未来孙媳妇儿,一见面就说个没完,只怕连今儿请云小姐进宫的目的都快不记得了吧。”

    马氏是太后身边几十年的老人,贾太后不怪罪她说话随意,反倒还一拍脑门:“可不是!快快,云丫头给哀家上妆。”

    云菀沁打量一下镜中太后的倒映面容,叫宫婢先用金盆打来清水,用自己带的妆奁匣子打开,用杏仁油抹在掌心,先给太后将先前的妆容卸得一干二净,用棉巾拭干,再拿出已经几盒香粉和胭脂、唇脂、黛笔,这几样都是已经拿去香盈袖卖的货,反响还不错,但是到底比不上天香斋等其他老字号的货那么得人心,今儿特意带进宫用在太后的凤面上,若太后满意,这不是给香盈袖的这几样做了活宣传么。

    卸完妆的贾太后皮肤底子情况很好,几乎没什么皱纹,且白净无暇,没有斑点,更没蜡黄暗哑感,手指轻微一摁,皮肉马上反弹回来,表示还是很有弹性的,这样的皮肤,连许多年轻女子甚至都赶不上,很难挑出毛病。

    皮肤底子好,就跟巧妇做饭前什么食材都备好了,云菀沁信心十足,要说唯一的缺点,就是年纪到了,两边的脸颊肉儿有些往下面坠,不如年轻女子那么紧实饱满。

    先前的妆容,跟邺京贵族女子们喜欢的风气一样,美艳浓丽,将厚厚的粉往脸上堆匀了就算成功了,若是少女倒还好,可对于年纪稍长一些的妇人,就显得俗艳了。其实贾太后的五官和气质也撑得起来浓妆,只是今天的衣裳本来就贵气斑斓,颜色充盈,脸上再花里胡哨,倒衬得累赘了,而且贾太后今天是去饮宴,稍后酒酣耳热,妆容一花,更显得有些脏感。

    还有一点,邺京人喜欢浓妆的缘故是因为中原汉人的五官远远不如北方和西人那么立体,若用浓妆,便能凸显五官,弥补先天的不足,而刚刚一来的时候,听朱顺提过,今儿来的,恰好是西域国家的来使夫人。

    西域国境的女子多半鼻高目深,蓝眼睛,绿眉毛,就跟个洋玩偶一样,就算不化妆,也是五官浓艳,何必非要用自己的短处硬要跟别人的长处拼?大宣中原人,除了秦王那种有一半外人血统的五官精致逼人,大半人的长相眉眼唇鼻偏向柔润,不如在自身的长处发扬光大。

    云菀沁心中已经确凿了一个妆容方案,净了手,从底妆开始,到眉眼,然后用口脂点上唇,最后将亲制的花水喷一些在自己的小腕上,蹭在贾太后的耳根后和袍摆处,幽香自然发散,初调是玉兰和广藿香,有开胃和助心情愉快的功效,中味和后味是栀子和茉莉的淡淡甜香,又有饭桌上解油腻的作用。

    待妆容妥当,云菀沁卷下袖子,示意马氏与宫婢将长立镜搬过来。

    长镜中的贵妇人,妆容跟以往大相径庭,干净剔透,没有浓墨重彩,却暗中处处雕琢,有股天然去雕饰的通透明亮感,比之前的妆容更加精美清爽,既大气典雅,不流于俗艳,又显年轻了不止十岁,却又没有故意装嫩的轻佻感。

    尤其,平日稍显松弛的法令纹部位,也被一层略深的脂粉往上扫了两撇阴影,显得整张脸提升不少,衬得皮肤紧实多了。

    太后从年轻起便是个美人儿,即便年老也没色衰,可许多年却没这么惊艳过,马氏衷心赞道:“太后这模样,比那西域使节夫人美不知道多少倍呢,西域女人就跟波斯猫似的,乍一看是不错,可看久了挺腻人,满身的汗毛倒胃口,体味也重!还是太后姿容清美,耐看!倒是叫奴婢想起了您刚进宫与先帝爷初次见面的样子。”

    贾太后笑着啐嬷嬷一口:“哀家那会儿才多大啊,瞎说个什么!”说是这样说,面色却添了一抹难得的酡红与欣喜,又一指状态上的花水香粉等物:“稍后云丫头留一套下来。”

    云菀沁咯咯笑道:“这些都用过,太后要用便得用没开封的,臣女回去后再拿一套新的叫人送进宫。”

    贾太后被哄得心花怒放,又意味深长地望了一眼云菀沁:“是啊,到时候便去那香盈袖拿一套。”

    云菀沁笑意一滞,脸色微微酡:“什么香盈袖……私制小物而已。”

    “还在瞒哀家?”贾太后笑着剜她一眼,“香盈袖若是没有有技艺的人撑腰,光靠洪嗣瀚那女儿一人,哪里开得成?那红胭找皇上求要御赐牌匾时,哀家同皇上都猜到了,背后东家,只怕就是你这丫头,只嘴巴上没揭穿你罢了。”

    云菀沁也不多忸怩,捻了裙摆笑道:“臣女多谢太后不揭穿之恩,”又一顿,“亦多谢皇上的赐匾之恩。”说来,除开秋狩他召幸之事叫她心里生了些疙瘩,这位天子待她还是偏袒的,若真只是因为娘亲的原因,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毕竟,自己与宁熙帝并没什么关系,宁熙帝这些年对云家的提拔,后来装聋作哑打着红胭的名义赐牌匾,到现在赐婚的顺利,应该多少也是看在娘亲的面子吧。

    “不过,”贾太后的声音打破了女子的沉思,“你有些小兴趣爱好无妨,只是,毕竟马上就要嫁入秦王府,到时还是得要以王府中馈为主,你手艺这般出众,哀家叫你关铺子,废了你的长处,也不忍心,只是你要记得,不要太过分心,听见了么。”

    云菀沁脸上乖巧笑着:“一切听从太后的。”

    贾太后一看她这小模样就知道不是个安于本分的,面上一套,腹内一套,这是在哄自己呢,看她这样子,估计那老三也难得压住,就算有能耐管,只怕也舍不得,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也没说什么,笑着叹息一声,拍拍她的手。

    正在这时,马嬷嬷又进来,说宴请那边的布置差不多了,请太后先过去入座,又叫朱顺将云菀沁送回去。

    云菀沁福身别过太后,跟着朱顺出了慈宁宫。

    **

    养心殿,书房。

    姚福寿凑近御案边的宁熙帝,悄声道:“皇上,听说刚刚太后将云家小姐召进宫了,好像是帮忙负责稍后宴会上的妆容。”

    宁熙帝正在改朱批的御笔一顿,虽说云家这个女孩就快成为秦王妃,可一提到她名字,心中仍是有些涟漪,因为总会想到青瑶,隔了半会儿,终于还是叹口气:“嗯。”

    末了,宁熙帝又停下笔,看似不经意的随口发问:“她再过几日便要出嫁,云家家中的儿女,便只剩下她那个同母弟弟了吧。”

    姚福寿悄悄端视皇帝的脸色,云小姐没有得到手,莫不是皇上心病还没消,又想好号照料许青瑶的另一个孩子?他点头应着:“可不是,云玄昶如今一妻三妾,四个孩子,三个女儿,两个出嫁,一个听闻前段日子没了,如今后院就只有……许氏夫人诞下的这么一个独苗苗了。”

    宁熙帝点点头,又写了几行字,淡道:“学业可好?”

    姚福寿照直禀道:“国子监门槛高,就算是官家子弟可以享受荫监的资格,进去也得通过笔试和面试,十岁不到就能进国子监的人,官家子弟中十个中没有一半能做到,那云少爷肯定是个聪明孩子,加上有个云小姐这般的长姊,学业也差不到哪里去。”

    “唔。”宁熙帝面上松缓了许多,紧绷的疲劳消失了大半。

    姚福寿当自己眼花了,好像看见皇上唇角刹那一扬,浮除了一丝笑意,却转眼即逝,还没多想,又听宁熙帝开口:

    “那你便去看看吧,若然那孩子学业好,上进心强,便暗示曹祭酒叫他多给那孩子一些机会,科举和推举上,都多照应一些。他这个年纪,也可以参加童生试了,要是聪颖悟性强,接着就能考进士,到时便能一步步地入仕,功成名就。”

    说完,蜷起拳头,弯下腰,咳了两声。

    姚福寿忙道:“皇上要不要紧——”

    “朕没事。”宁熙帝歇了会儿,又道:“朕刚才说的,你都听清楚了么?”身子一日比一日沉起来,有些事儿必须得要陆续交代了,以往那孩子还小,可如今已是该安排的时候了。

    姚福寿叹道:“奴才知道了,奴才一定会去国子监暗中交代曹祭酒的。其实,皇上这些将云家这寒门府宅一步步提了起来,如今云玄昶已经贵为尚书,那云少爷因为父家的门楣,前途本就已经不容小觑了,就算不用皇上照应,应该也是个出人头地的,皇上放心——”

    “朕不要应该,朕要一定!”宁熙帝忽的眉头一皱,又咳了几声,“除了父家的门楣能照应他还不够,还须要朝廷的提拔,朕要那孩子一定要成人中龙凤,为大宣万人之上的高官名相,世代享受尊荣耀,明白吗!”

    姚福寿一怔,这话说的,怎么感觉云家这些年风生水起,一步步高升,那云玄昶从兵部普通官员晋升侍郎,得到不少军功机会稳坐左侍郎位,如今又升为尚书,——全都是因为皇上为了荫照那孩子的前途?

    若正是这样,皇上这盘棋,还真是有点大,云玄昶的光耀,原来全部系在儿子身上?

    虽说那云少爷是许氏的骨肉,可毕竟也是云家的儿子。皇上就算再念及旧情人,让那孩子吃穿不愁,一世无忧就行了,居然金口一开,要那孩子万人之上?!

    这么费心,有必要吗?

    姚福寿脑子有些云里雾里,却只能点头,接下嘱咐:“是,皇上。”

    宁熙帝听了,这才脸色逐渐好转。

    **

    云菀沁沿着红色高墙朝宫门走去,一边走,一边趁朱顺不注意,左右张望。

    那日得知慕容泰被刑拘在天牢,她就探听过天牢的具体方位,这会儿正想找个借口先甩开朱顺,还没出口,却见前方走来个盛装女子,在两个宫女和两个太监的陪伴下,正迎面而过。

    女子十四五岁,身着杏黄缎面交领长袄和湖蓝绣迎春花款滚金绫百褶裙,眉眼漂亮又有几分娇纵,一看就身份不低,也不像是宫中谨小慎微的嫔妃。

    云菀沁一见,这不是长乐公主夏侯婷么,旁边那个婢子不是吟雀又是谁,眼睛一亮,轻轻一喊,挥挥手:“长乐公主。”

    夏侯婷停下步子,望向云菀沁,疾步过来,笑起来了:“哟,云小姐不在府上待嫁,今儿怎么进宫了。”

    朱顺将云菀沁进宫原因说了一遍,夏侯婷脸上似是生了兴趣,吟雀见状,朝朱顺道:“朱公公,奴婢家公主秋狩时便与云小姐有些交情,这会儿云小姐难得进一次宫,能不能将云小姐借给咱们公主,聊聊天啊?”

    朱顺颇有些为难:“这——太后交代过,叫奴才直接送云小姐回去啊。”

    云菀沁见缝插针:“朱公公,不妨的,稍后公主应该会派人送的。”吟雀亦是趁热打铁,笑嘻嘻:“是啊朱大人,小姑子和未来嫂子拉拢拉拢感情,天经地义,便是太后老人家知道了也会高兴呢!您还怕小姑子将嫂子给吃了啊。”

    朱顺苦笑,只得叫云菀沁先跟着夏侯婷去聚聚。

    云菀沁见朱顺离开,跟夏侯婷在吟雀的引路下,边说话边朝御花园的方向走去。

    冬季的御花园,虽百花凋零,空气却清爽干净,很有一番清冽劲头,风微微扑在面颊上,叫人心旷神怡,衬着不远处波光闪耀的承天湖,别有一番风情。

    走到了御花园内,又说了会儿话,云菀沁正想找个借口告辞,一个人出城门,临走前再摸去天牢,夏侯婷却将她一拉:“等一下,你先跟我来个地方,有人想见你。”

    有人见自己?这宫里,云菀沁认识的人倒很有几个,可大部分都是不大想见的,正想着,已经被夏侯婷牵着手儿,拉到了承天湖边的藕香榭台阶下。

    水榭四周静悄悄,一个宫人都没有,看来早就提前被人清了场子,云菀沁抬头朝亭子内的人影望去。

    ------题外话------

    谢谢^O^

    guyoky的评价票和3张月票

    chunfeng888的月票

    帅气的土豆的3张月票

    趣味小花的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