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三爷领新职,杏仁配乳茶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三爷领新职,杏仁配乳茶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凤藻宫。

    提前进宫的尤嬷嬷向蒋皇后汇报了昨日的情况,又递上了染有人血的喜帕。

    宫里年纪大的嬷嬷经验丰富,还身怀一些医技,眼睛忒精,看得出来人血或是动物血,素帕上的落红暗沉,已经干涸许久,如凋零的梅,显然是人的血渍。

    尤嬷嬷见蒋皇后捏着那喜帕端详,又小声道:“皇后,三皇子与王妃昨儿晚上玩得动静不小呢,还跑到窗户边上——到底是年轻人啊,奴婢都看得脸红。”

    蒋皇后面无表情,将那喜帕啪一声,掷给尤嬷嬷。

    尤嬷嬷将那落红喜帕收好了,待会儿还要送去宗人府,按照其他王妃嫁入皇家的规矩,归档封存,以证这皇室媳妇儿的清白和新夫妻的闺房生活正常。

    蒋皇后踱去窗前,呼吸一口晨光中的冰冽空气。

    当初秋狩,主动为他的婚事开声,是为了解决当下的棘手问题,怕皇上不放过那云氏,见他提出来,赶紧趁势云氏推给他,灭了皇上的心意,事后想想,倒还是有些悔意的,感觉拆了东墙补西墙。

    皇子成婚,与皇子封王一样,表示已经长大成人,若夫妻和谐,后院顺遂,子嗣延绵,便会得皇上的欢心,朝臣的重视,力量自然比往日壮大。

    当初,老三封秦王,便得了宗人府的差事,这一次成婚,按着往年规矩,只怕肩膀上又得加些任务。

    蒋皇后倒不是怕老三会如何,半血之人,再怎么厉害,总没法子触及那把皇位,只是母以子为贵,那老三若是渐渐得了皇上的重视,便是给赫连贵嫔抬了风头,本来那北女最近就复了宠。

    依那老三如今的身子,蒋皇后只当他昨儿不会圆房。

    房都没能耐圆的皇子,便是连个女人都驾驭不了,自然不会被人放在心上,可如今——

    身边,白秀惠看出娘娘的心意,低声说:“娘娘,成婚也好,圆房也罢,您是婆婆,三皇子的后院还不是掐在您的手心,想叫这后院乱还是静,都是您说了算。”

    蒋皇后沉默不语,正在这时,有宫人来传:“娘娘,秦王与秦王妃快进宫了,皇上唤您一块儿过去养心殿,去秦王夫妇见面。”

    蒋皇后心中一定神儿,清清淡淡回了一声:“回皇上那边,本宫这便过去。”

    正阳门内,金帷黄顶、紫色流苏的双人宽轿停下来,还未等太监前来掀轿帘,夏侯世廷已经用手扒开,下了轿,然后将帘幕扬得高高,手掌放在轿门上面挡住边缘,将女子接了下来,待女子走近,又将她大氅的帷帽拉起来,为她挡住风,举止之间,一派亲昵和宠溺。

    夏侯世廷今天是行宫面圣的行头,发束金龙二层嵌东珠冠,绣五爪四团龙纹金黄袄袍,外披青狐暗云纹大氅,仪表英朗,深眸薄唇,无一处能够挑剔,长眉斜飞入刀裁鬓发里。

    年轻女子与身边的秦王比起来娇小得多,可身姿挺秀,气态雍容,一身进宫行礼的曳地长服,让王妃风姿尽显于众人前,却又不时扬起一张芙蓉碧玉脸颊,冲着夫君笑笑,透出几分娇憨。

    冬季清晨很凉,眼下场景却是春意盎然,暖阳弥漫,不少宫人都看在了眼里,看来秦王夫妇琴瑟和鸣,夫唱妇随。

    今后,王府后院也一定有条不紊,必得皇上的欢心。

    大宣帝王秉持齐家方能治国的观念,喜好家宅有序之人,对于皇家内的子侄就更是重视,所以皇子郡王以及大批世子们,只要还想在朝廷上有发展前途的,私下再如何恣情纵乐,表面也得装得乖巧老实,便是有见不得人喜好的魏王,也只能生生将好男风的事儿压得紧紧,绝不能流入宫中叫父皇知道。

    下了轿后,两人刚走几步,有掌事的太监上前道:“请秦王殿下与王妃稍待片刻,奴才这便去内务府备软轿,两位换乘后去养心殿,面见圣上与皇后。”

    夏侯世廷道:“时辰若是还充足,本王与王妃步行去便好,天气尚好,免得耗宫中物具,正好也能活络筋骨,强身健体。”

    太监一愣,笑道:“好的。”说着挥挥手,与其他宫人跟在二人身后,一起步行朝养心殿走去。

    云菀沁的手,从上轿前到这会儿,一直便被夏侯世廷攥着,掌心都出汗了,这会儿被他牵着朝前走去,偶尔偏过颊,看他一眼,他半边侧脸望着前方绵延密集的华丽宫殿群,目中光华淡淡,却又是志在必得。

    看来从成婚这一天起,他已经决定火力全开了,小事细节也是不放过,皇宫太大,皇子进宫后到目的地还有一段距离,基本都是乘软轿再到目的地,他选择步行去拜见,既能当着满皇宫的人彰显夫妻和谐恩爱,又显亲民低调。

    正在沉思,只觉手中一紧,某人在掌心抠了两下,似是不满她的不专心,她还没反应,男子已俯下头来,在她耳珠下低道:“紧张?”

    紧张?云菀沁对着宁熙帝如今倒还好,反而对蒋皇后更警惕,或许是一看见她,就不自觉联想起她当年如何拆散娘和皇帝,然后如何对待袁妃,以及——她看了看身边的男人。

    她摇头,示意无碍,只觉得手心又被攥紧了几分。

    虽然她在摇头,可夏侯世廷仍看出她眼眸中一闪而过的茫然,以前的自己几乎无牵无挂,可如今不同了,从得了她这天起,他肩上的赫然重了,便是为了保她的安心,也得加快得势的步伐,——权势,方才是让人无忧的源泉。

    两人进了养心殿,稍等会儿,身穿金色龙袍的宁熙帝和蒋皇后前后到了。

    两人按照规矩,给帝后二人请了礼,又递了新婚儿媳茶。

    云菀沁跪在青石地板上,对着宁熙帝行了皇子正妃拜见皇上的六肃三跪三拜:“父皇。”

    宁熙帝盯着墀下的女孩子,还是心绪不宁,几回都晃了神儿,听她一声父皇出口,手中的玉杯子更是一颤,险些泼了。

    再看看她身上的王妃着装,又见从进养心殿到此刻,老三全程将她的手托得紧紧,完全没有放下的意思,皇帝才镇定住心情,暗中叹口气,将儿媳茶一饮而尽:“平身吧。”

    蒋皇后见皇上盯着那新儿媳的样子,护甲掐进了掌心,刹那又不后悔将这云氏给了秦王了,若然真的进宫,这会儿还不知道迷成个什么样子呢。

    宁熙帝事先已听说过宗人府那边传达过秦王新婚和顺之事,并无可挑剔,以往没成家,能说他是个小孩,不堪重任,且他自己倒也识相,顺着意思,用病推脱,正好便能压住他,不让他有大发展,可如今,经秋狩立功和成婚一事,再不能用未成人和身子孱弱来推脱了,若是还不给他多些职务,说不过去。

    这样想着,宁熙帝将昨儿拟定好的计划搬出来:“秦王自从封爵后,因为长年身居简出,很少出府,又没曾成婚,加上你自己也总说身子不好,朕才一直只叫你供职宗人府的闲差散岗,既如今已经成婚,已经算是大人了,看你夫妻和乐恩爱,朕心甚慰,昨儿便已经给秦王想了个好岗位,姚福寿,来啊——”说着,便要姚福寿代自己宣布。

    云菀沁听了宁熙帝的话,却是心底轻嗤一声,说得真是冠冕堂皇,不就是看在秦王是个混了北人血的皇子才限制他的前途么,秦王见皇帝打压,难道还能说我不要?聪明一些,自然只能暂时顺着皇帝的意思,推脱自己身子不好做不了关键岗位的事儿!

    如今没法子了,才不得不赐秦王一个好位,……不过,看样子,只怕也不是什么好位。

    云菀沁竖起了耳朵。

    果然,姚福寿面朝秦王夫妇二人,面带浅笑:“如今火器营有个掌印大臣的空缺,火器营在朝廷中那可是一等一的好衙门啊!秦王是知道的,论官位是正二品,这个品阶,在皇子中,除了原先的魏王,没人再超过呢!比秦王原先宗人府不当职的闲差不知道要好到哪里去,也是皇上对秦王的一片苦心。”

    火器营是管理京城兵器和火器的地方,因为云玄昶是兵部出身,常与那火器营打交道,所以云菀沁也算了解一些,这个部门确实是朝廷重中之重的地方,油水厚重,可并不算能够建功立业的好地方,聚集的都是京城一些世家豪门中不愿意拼搏,只想着吃朝廷饭混日子的子弟,进去了,便是成日看管那些死板冷清的兵火器具,除了官位品阶升了,还真是看不出宁熙帝有什么苦心,无非是将秦王从一个品位低的闲差调到了另一个官位高的闲差罢了,说来道去,仍是个闲差事!

    还有一点,这火器营的掌印大臣已经是正二品的高位了,在官阶中,基本已经是到了顶,若是接下这个有名无权的差事,今后就再难往上更升一级了!宁熙帝的打算,摆明了就是想叫秦王困死在这个官位上。

    姚福寿宣布完,又笑着朝向夏侯世廷:“秦王还不谢恩——”

    云菀沁深吸一口气:“臣媳觉得不妥。”

    这话一出,蒋皇后率先脸色一变,斥道:“大胆!皇上亲自为秦王挑拣的职位,这是圣意!你有什么资格插嘴,居然敢说不妥?”

    宁熙帝再如何偏袒云菀沁,见她当庭说出这种打脸话,也垮了脸。

    夏侯世廷没料到她连个招呼都不打就突然开口,脸色一黑,沉声:“哪有你说话的份!还不退下去!”眼看皇后有责罚的意思,将她胳臂一拽,大力扯到了后面。

    这么个气氛,天下至贵人矛头统统集聚一人,若是一般的女子,吓都得吓死,先躲得远远再说。姚福寿见秦王有心护着,故意责骂,可那王妃却不领情,玉肩一转,挣开秦王的桎梏,拢袖上前,跪下去,道:“臣媳并不是忤逆圣意,相反,恰好是体察圣意,能理解皇上对秦王望子成龙的苦心,又为了朝廷官场平衡,以免日后发生些颠覆律法之事,才说不妥的!”

    蒋皇后凤目一眯,生了厉色,冷笑道:“这还越说越玄乎了!云妃拒绝皇上的封赏,居然还是体察圣意!还什么为了官场平衡!早晓得云妃一张莲花小嘴能耐,逗得太后都是喜欢不已,可如今这是御前,是在为皇子封官晋位,不是取悦长辈的时候!不是靠你嘴巴厉害就能乱扯的!”头颅又一偏,朝向秦王,声音更冰了一层:“秦王是怎么管理后院人的,进宫前也不曾教导教导?宠得太过分了!将这养心殿当成闺房?!”

    夏侯世廷本来见她冲出去,也是一惊,可刚听她那一番话下来,知道她打过什么腹稿,安心了几分,上次撷乐宴上,不也是这么吓人一跳地冲到太后面前么,叫他心里悬着半天放不下来。

    她做事又几时跟自己提前交代过。

    这样一想,他反倒脸色澹然了:“父皇不如听听再说。”

    宁熙帝虽不喜云菀沁忤逆,但见蒋氏在旁边恨不得下一步便要打罚她,便也揉揉鼻梁,皱眉道:“你说吧。”

    云菀沁道:“火器营乃管理兵器之部,负责保存兵器,而臣媳娘家父亲恰好是兵部长官,负责调动兵器,两个部门堪称是兄弟部门,联系紧密,经常有业务往来,臣媳自幼便经常看见家父与火器营的官员在职务上有走动,因公场上的事,在一块儿吃饭饮酒都不在少数。若秦王在火器营当了二品的重职,可能会与家父在官场上往来甚密,两人是姻亲关系,就算秦王与家父廉洁奉公,只怕也会引人猜疑,也会为皇上治理江山埋下隐忧。皇上治国,一来忌讳官员私下太过亲密,二来更忌讳官场上的姻亲不可供职于一条线,全都是为了防止结党,造成私人势力壮大,秦王若得此官位,不正好与皇上的理念背道而驰?臣媳也是巴不得秦王能得到火器营的高位,可一想到这官位就像个烫手山芋,诸多的隐患,对朝廷、皇上、秦王和家父都不利,就算再想要,也只能避嫌——还请皇上收回成命!”

    女子清脆声音在殿堂内缭绕,宛如金玉锒铛坠盘,众人屏息听着,俱没出声。

    蒋皇后转脸,见皇上脸色好转,攥紧的拳也只能慢慢松弛下来,既是为国家考虑,防止贪污*,从天下大义出发,皇上又怎么能怪责?

    半晌,宁熙帝叹道:“你起来吧。倒也是朕没曾考虑到那儿,本来说这火器营的位置很适合老三,这下,还真是难得再选个好位置了。”

    云菀沁笑了一笑:“皇上圣明——”又恢复一派娇俏活泼色,还没说完,却手臂一紧,被人攥到了后面,只见秦王已经走前了几步:“若是父皇一时难以抉择,儿臣倒是厚着脸皮,想自荐个位置。”

    “噢?”宁熙帝眼皮一动。

    “儿臣早前听闻长川郡的专城副都统因摔马中风而病在床榻,专城副都统一职还没来得及有人顶上,儿臣倒是有意接替这个位置,就看父皇意下如何。”

    宁熙帝松了一口气,还当这老三要提出什么厉害的官位,万一不自量力提出些不能拨给他的,还得想些缘故来回绝,原来是长川郡的专城副都统,却仍是皱眉道:“这专城副都统是地方官,官职在地方都不到三品,且事务繁杂,除了镇守险要、绥和军民,若遇敌情,必要时还需亲自对敌于阵上,是个辛苦还有危险的差事,老三你——”安排这老三最头疼的地方无非就在这儿,不能真的给他实权高位,可也不能太怠慢了,到底是个皇子,皇家总得要面子的。

    夏侯世廷道:“上次秋狩围猎,儿臣既能胜任,就不怕拿下这差事,与其将儿臣放到岗位充足不缺人的部门,不如让儿臣填补真正需要人手的岗位,方是真正的为国效力。”

    蒋皇后眼光微微闪烁,那长川郡在京城西南方向,来回路程大概两三天,囊括三州四县,可谓是个穷山恶水的地方。

    绿林土匪强盗不少,经常闹腾,还灾荒丛生,不是地震就是清河决堤泛滥,历来在长川郡当差的官员都头疼得很,从上任开始便琢磨着怎么能快点儿调走,许多过去的官员,都是因为得罪了朝中权贵,没有打理好人脉关系,才分派到那个地方,听说最近又闹起了匪祸,那个原来的专城副都统就是因为亲自去捕捉匪头,中了流箭,才从马上摔下来,摔中风了。

    这个秦王,竟主动提出跑去那种地方,要不是傻子白痴,那就是——心眼儿活络得很!

    毕竟,在恶劣之地才有机会显出能耐,做出最大的成就!

    在饱食终日的安逸岗位,便如温水煮青蛙,始终难得出头!

    蒋皇后眼神睨向墀下的秦王,说什么深居简出,不问世事,到底有向上奔的心,不过——那长川郡的破败不是一天两天,不但环境恶劣,穷山恶水出刁民,连百姓都不如京人柔顺,听说个个泼辣难驯服,几代的官员都治不好,就凭他,有能耐一朝之间翻覆天地?呵!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就怕与那前任的副都统一样!

    这么一想,蒋皇后脸色舒展,巴不得宁熙帝答应下来。

    宁熙帝听了秦王的话,心意动了,权衡了一下,开了金口:“既秦王有心为国效力,主动提出,朕便许你长川郡的专城副都统之职,改日由姚福寿正式颁旨秦王府。”

    夏侯世廷谢过恩,时辰差不多,新人大礼行过,恭送皇帝先离了养心殿,正要携着云菀沁出宫,却见蒋皇后在殿门前停了步,道:“秦王且先回去,云妃若无事,便随本宫去凤藻宫吧。”

    夏侯世廷目色一暗,白秀惠在蒋皇后身边开声道:“云妃甫进皇门,许多规矩只怕还不清楚,今儿既然进了宫,正好前去听从皇后教诲。”

    前世刚进归德侯府,云菀沁也是经常被那邢氏拉去立规矩,这是避不开的事,转身朝夏侯世廷福身道:“那就请王爷先回府吧。”

    蒋皇后见秦王并没移步,轻笑一声,笑中不乏凉意:“还怕本宫吃了秦王的新娘子不成?”

    云菀沁轻声道:“你先回府。”

    夏侯世廷见云菀沁频丢眼色,再不多说了,转身离开。

    云菀沁跟在蒋皇后和白秀惠的身后,到了凤藻宫。

    殿门口,有个年轻女子在宫女的簇拥下,正在伸颈张望,似是已经等了许久。

    女子身穿绣折枝花果绿缎子圆领宫袄裙,头戴一把缠枝镶珠金扇簪子,浑身珠光宝气,一见蒋皇后便笑嘻嘻甩开宫女儿,扑了上来,连个礼都没,亲亲热热地攥住蒋皇后的手摇晃着:“姑姑上哪里去了,等了妤儿好久。”

    是太子良娣蒋妤,云菀沁并没做声,只见蒋皇后没怪她失礼,看来姑侄二人关系不错,私下这么惯了,倒也是,若蒋皇后讨厌这侄女,怎么又会将她选给太子当良娣呢。

    蒋皇后拍拍蒋妤的手:“你看你这脑子,一天到晚不知道记什么,昨儿三皇子大婚忘记了么,今儿进宫行大礼,本宫刚去养心殿了。还不给秦王妃打声招呼!”

    蒋妤目色冷冷地瞥了一眼姑姑的身后,云菀沁身着一身盛装礼服跟在后面,并没搭理。

    云氏虽说是正房,自己是侧室,可抵不过秦王在太子之下,出嫁从夫,女子的地位都是根据夫君的地位决定的,两人面对面,她不一定比这云氏要低一级,她为什么要打招呼。

    云菀沁只一笑,也没跟她计较,这么多人看着呢,主动几步上前,落落大方:“蒋良娣好。”

    被云菀沁抢了先机,侄女的狭隘小家子气立刻曝露,蒋皇后有些脸上无光,不禁眉毛一皱,将侄女的手松开了,蒋妤看见姑姑不高兴,更是记恨云菀沁,却只能扯开话题,笑道:“姑姑是将秦王妃带回来立规矩吧。那就别多说了,快进去吧。”

    蒋皇后领了一行人进殿,赐了几人座,先问了几句关于昨天新婚的事,云菀沁一一答了。

    蒋皇后抚着尖尖的珐琅翡翠金护甲,淡道:“秦王身子不好,往日不娶亲都以身子为理由推了,不然啊,只怕膝下的儿女都能跑了,本宫还想着你们得缓一缓呢,没料这么快就圆房了。”

    云菀沁努力憋出个脸红,嗯了声儿,今早来的路上,秦王也跟她提前说过那喜帕的事,还把受伤的拇指哥亮给她看,讨她的怜爱,她哭笑不得,抱着他的手指头吹了半天,又放在唇边挨了挨,某人才心满意足了,还说早知道就应该割嘴了。

    往日他雌伏不动,避开风头,自然拿这病当借口,如今既然有了争储的意思,肯定也不会被这病拖累。

    孱弱不堪的皇子,不会得到朝廷的重视,而顺利圆房,便是证明身体健康的证据之一。

    蒋皇后见她那儿挑不出什么破绽,也便点头,脸上摆出慈相:“那就好,秦王自幼身子不好,如今一天天好起来,本宫与皇上也就了却一桩心事,安心多了,你今后也得好生照顾秦王,不能懈怠。”

    云菀沁道:“臣媳是受了宗人府金印的王妃,必定不辜重托,今后一定好生打理王府和王爷身子。”

    蒋妤正坐在姑姑身边吃着宫女剥好的杏仁儿,姑姑喜欢吃杏仁,一年四季都不断,凤藻宫的杏仁新鲜甘甜,她上门吃时赞了几次,凤藻宫的宫女后来见她来了,便会主动给她剥好,今天见云妃来了,便也剥了一碟,放在了云菀沁身边。

    她本想着看一场婆婆给儿媳妇立规矩的好戏,没想到蒋皇后不过只问了几句,并没挑三拣四,更没给云菀沁离下马威,这会儿早就失望透顶,按理说姑姑这人,不做没目的的事儿啊,将云妃特意叫过凤藻宫,难道还真的是为了好好教导儿媳妇?

    现在一听云菀沁抛出一句王妃金印,蒋妤不觉心里嗤一声,皇家的儿媳妇只有正房方才能受金印,难道看不见自己坐在旁边么,这是在讽刺自己?

    想着,蒋妤连杏仁都吃不下去了,拍拍沾了渣粒的手,开玩笑一般:“云妃说话还真是口气大啊,妤儿瞧姑姑根本不用操心云妃!人家什么不懂?何必浪费时辰,叫云妃回王府算了。”

    蒋皇后睨了蒋妤一眼,低声一斥:“闭嘴。”

    蒋妤见姑姑为了个外人给斥责自己,丢了面子,再想想太子爷都对这云菀沁青眼,咬了咬牙,更恨几分,又十分尴尬,将气出在旁边人身上:“愣着干嘛!我吃了半天的杏仁,口干得要命,也不知道给我拿水去!笨死了!真不知道怎么当差的!”

    蒋皇后一听,眉眼一动,语气却是随意:“将良娣每次来喝的乳浆茶拿来,再多舀上一盏给云妃送上,来了半会儿,忘记给云妃斟水了。”

    白秀惠会意,忙带着宫女下去准备好,然后一人端着个托盘上来,给蒋妤和云菀沁旁边各自放下。

    蒋妤拨开珐琅瓷青雀小碗,用鹅勺搅了搅浓稠液体,室内飘起一股极其浓烈的香味。

    云菀沁心下一凝,乳浆茶一般是谷米打出来的白浆放上冰糖、蜂蜜以及各种提味的作料,女子的口味一般嗜甜,茶嫌太苦,水嫌太淡,所以这种*味饮品,大多数女子都喜欢,搭配上杏仁吃,就更是受欢迎。

    可那乳浆茶里——除了一般的糖蜜果脯的配料,还多了一味东西。

    只是那乳浆茶调得格外浓,生生将那味玩意儿给压下去了。

    别说一般人闻不出来,就算闻得出来,不懂个中道道的,也不会有什么疑心。

    坐在对面的蒋妤像往常一样,一勺一勺地舀着喝起来,末了,才用宫女递来的丝帕抹了下嘴,笑道:“每次来姑姑这儿,光是杏仁配上乳浆茶,就像活神仙一样。”

    云菀沁瞥了一眼蒋妤手边碟子里吃得快没了的杏仁,再看看那乳浆茶,吸了口凉气。

    “云妃在想什么。”蒋皇后目光飘来。

    云菀沁免得她起了疑心,端起茶盏呡了一小口,笑道:“没什么,只没想到这乳浆茶味道这么好,臣媳在家中也曾尝过,可都没凤藻宫的这么独特。”

    “那是自然,中宫的东西,能有次等货么。”蒋妤不屑。

    几人说了句,天色不早,等蒋皇后终于开了口,云菀沁便赶紧告辞离开了,疾走出了宫城,刚出城门,一抬头,只见不远处有个熟悉的人影,秦王竟没回去,一直等在城门口,此刻站在金帷宽轿前,看见自己的一瞬间,绷紧的俊颜松弛下来。

    她飞快走过去,想把在凤藻宫无意撞见的密辛事告诉他,话还没出口,他已将自己的手腕一抓,拉到了轿子内,伴着迫不及待的沉闷声音:“回府。”

    她叫他猴急的模样,忍俊不禁,可还没笑完,手臂一阵刺疼,雪雪呼痛,蹙了秀眉,捂住胳膊。

    ------题外话------

    谢谢^O^

    179279750的月票(2张)

    Zhuoli123的月票

    玥锦葵的月票

    花香柠檬的月票

    睿睿0913的月票

    jxq2012的月票

    虎斑巨猫的鲜花(5朵)

    xurong0603的月票

    jchlchxq的月票(2张)

    黄雪爱的月票

    世界尽头的风景的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