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凤氏九郎,赶货出口

第一百四十八章 凤氏九郎,赶货出口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宫宴上的气氛瞬间凝滞,只余呼吸。

    大宣的贵妇们虽然听不懂,却从大食夫人一行人惊奇的脸上,看出来了,秦王妃说的正是通用于大食的西域语言。

    “这丫头,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惊喜没叫哀家知道。“贾太后从诧异中醒转,笑着低声对身边的朱顺说。

    “可不是,咱邺京朝廷上会外邦语言的,也就是理藩院打理外务那些臣子了!难得啊,这秦王妃身在闺阁的人,竟也能与波斯猫儿对上两句。”朱顺笑眯眯道。

    使节夫人听了这女孩子对有志不在年高的双语翻译,怠慢的脸色也慎重许多,与后边的部属耳语了几句,转过头来,语气瞬时和善了许多,却还是有些怀疑:“你年纪轻轻,果真有那样好的手艺?还是你背后有高人指点?你可有师傅?”

    云菀沁见这群大食人愿意跟自己沟通了,舒了一口气。

    其实她刚刚心底也是有点寒的,因为知道的西语还真不多,只是西方舶来医妆书籍上的词汇看不懂,去书斋采买过一些词典研究过,而之前在娘家时,正好弟弟国子监有同窗是理藩院家的子弟,借着这个便宜,也询问过一些词语的发音。

    不得不说,有人的语言天赋就是天生强,自学便能成才,一点即通的那种,而云菀沁正是属于这种。

    有志不在年高这句话,词汇很简单,临时组装翻译出来,竟蒙过去了。

    此刻,听使节夫人这么问,云菀沁平静道:“大半部分是自学,小部分源于一名恩师的隔空教诲。”说的便是姚光耀,只是并不方便讲出姓名罢了。

    使节夫人脸上的震惊越深:“自学就能有这个水平?实在让人惊叹。”

    云菀沁怎么好说是有两辈子的专业常识,只是这辈子在实践操作上更多,经验积累地更加丰富罢了,加上有个香盈袖在后面不断鞭策自己,积累知识量半天也没停下来过。

    使节夫人后面的大食臣子朝前几步,微微一倾身,知道眼前少女模样的人是大宣皇子妃,施了个礼,汉话竟是比使节夫人还要标准许多,掷地有声,抑扬顿挫:“不瞒王妃说,此次我大食出使大宣邺京,除了开辟与中原大国的商路,同时也想引进一些中原特产回去,以往大宣的瓷器和丝绸在大食十分走俏,是臣民中的抢手货,每逢带回去都是供不应求。此次,使节与使节夫人想要发掘别的中原特产,那日见到太后娘娘的脂粉香膏与我大食女子使用的有些不一样,使节夫人有心引进一批,正好就是看上了王妃手工私制的。”

    云菀沁原本以为刚跟使节夫人说话的是个普通奴仆,此刻端详眼前人,是个二十三四岁的青年,长腿细腰,黑发束顶,五官如同凿出来一样,一双眼略往上扬,长眉入鬓,双瞳略微泛绿,宛如幽深的青苔,有几分阴柔和妖冶,可比起相貌完全西化的使节夫人,脸孔又稍微东方一些。

    许是入乡随俗的关系,男子穿着京城本土贵胄的一袭素净月白色锦袍。

    朱顺见云菀沁脸色好奇,忙介绍:“秦王妃,这位是使节夫妇身边的翻译大臣,通晓各国语言,经常游走各国,这次来大宣,是陪同使节夫妇商议与大宣通商之事。”

    青年使臣道:“下官虽然是大食臣民,可祖母是大宣的汉人,姓氏为凤,在汉地游走时,下官也以凤为姓,在家中叔伯兄弟中则排行第九。”

    云菀沁敛衽道:“凤大人好。方才你说的引进脂粉香膏一事,若使节及夫人信得过,妾身大可一试,到时妾身可以将样板拿给夫人过目,待使节夫妇选定以后,再吩咐人去批量制作。”

    凤九郎纤唇汲笑,在中原汉人中,还真是难得见到这样落落大方的女子,脸皮倒也是颇厚,倒不谦虚退让,直接开口就想接下这事儿,若不是知道她是王妃,还当是个生意人。

    他并没回答云菀沁的话,转移了话题,淡淡笑着:“王妃别慌,下官话还未完。虽说使节夫人有心,可细细斟酌后,又是有些犹豫的,大宣香料技术的历史,并不如西域各国长,国人似乎也并不重视,可我大食在香料的制作上却向来叫其他国家马首是瞻,就怕将大宣香料引回国后,臣民觉得比不上本土的,反倒他们笑话,也让使节夫妇丢面子。”

    身边的使节夫人也是一脸的审视,跟着点点头,似是那凤九郎的话,就是她想问的。

    云菀沁一怔然,明白了,说到底,大食一群来客,还是不大信任自己。

    云菀沁的身上,霎时聚集了宫宴上的八方注视。

    目光中,有充满信心的,有等着看笑话的。

    沉吟少顷,云菀沁面朝凤九郎,缓道:“凤大人说我国人并不大重视香料技术,妾身勉强同意,可凤大人若是说大食的香料技术是诸国翘楚,妾身倒不能苟同。”

    使节夫人脸色微微一变,抢在凤九郎前面:“王妃瞧不起大食?轮香料技术,哪个国家能比得上我大食?”

    好好谈个通商,这么一下子,倒上升到了国耻程度,云菀沁啊云菀沁,就看你能逞几次能!若是影响了两国外交,言谈之间破坏了友好关系,就算你没事儿,也是给你夫君丢脸,给你秦王府拉黑!席间,云菀桐暗中发笑,却见姐姐面不改色,侃侃而谈:“妾身得知,远在遥远西方的古埃及,早在千年前,便能利用香油香膏制作防腐剂,使他们本国的首领法老王身体不衰,古代曾出过一名王后,最喜欢用精油护肤,曾经还耗费巨资修建香膏花园,专门为自己制作香油。若夫人觉得这个太远了,再来谈近一些的希腊、大秦,更在其君王的推崇下,将芳香疗法发痒光大,大秦人酷爱奢香,将香品装入玛瑙、大理石等昂贵器皿内,随处携带,以至于满国的香气。若夫人觉得妾身说得还是太离谱,那便说一说临近大食的中东诸国,早在他们宗教圣者耶稣的墓穴中,便发现了用没药香膏储藏的不腐尸体。更有毗邻大食的身毒国,出过一本流传千古的植物经典《吠陀经》,不瞒夫人说,妾身这儿还有精藏版呢——如此诸多香料大国珠玉在前,大食的香料成就尽管斐然,但又怎能说自己堪称榜首呢?”

    一字一句,听得席中众人屏住呼吸,半点声音都不出。

    大宣众人大半高兴秦王妃驳回一城,打击了大食使者的傲慢情绪。

    而使节夫人听得心中发虚,冷汗直冒,却也确实无话好说,这一席话,除了将自己引以为傲的香料崩技术抨击垮了,更让这秦王妃展现了自己确实是有真才实学的。

    只听那貌美王妃继续说道:“……至于夫人不大信任的大宣香料技术,其实从汉人神农尝百草的原始阶段,就已经算是出现了香料技术,一部黄帝内经,一部本草纲目,记载两千多植物,八百多配方,医妆一体,妾身不信大食会不知道。如此说来,此中技术,大宣哪里又比不上大食,两者各有千秋,大可共同进步。”说罢,浅浅一笑:“此次夫人引进,就是一个极好的开端。”

    使节夫人听了这一席话,脸色才好转,心中不免感叹,这个本来瞧不大起,看起来很是稚气的秦王妃,原来核子里倒是老道得很,沉思会儿,招招手。

    凤九郎弯下腰,听了夫人几句耳语。

    凤九郎听着听着,面露笑意,直起身子,走出长案外,面朝贾太后,拱手:“太后,大食使节夫人决意招进大宣香料,”抬起修长手臂,遥遥一指,目标是云菀沁:“要那日太后用过的,也就是出自秦王妃亲自调配的。”

    说罢,略有几分妩媚的绿瞳眸子一闪,眼皮一开一合,丢了个眼波过去。

    云菀沁一怔,西方的外邦男子,还果然是开放。

    云菀桐盯得姐姐紧紧,凤九郎青睐的媚眼怎么会没看见,眼眸一沉,嫁了人还勾三搭四,招蜂引蝶。

    出口是展现国威国力的事儿,贾太后何乐而不为,正合大宣眼下的国策宗旨,只是——

    她望了望云菀沁,有些犹豫。

    云菀沁知道贾太后担心什么,既然是引进商品,就是大批量的,太后怕自己赶工赶不及,使了个眼色,示意无碍,大可答应。

    怕什么!除了香盈袖,还有偌大佑贤山庄当后盾呢!

    贾太后放了心,便也笑着对使节夫人道:“行,那么待哀家与皇上商议后,若没什么意外,就由理藩院的外交臣子去操作,若在商品上有什么疑惑,夫人大可派人去找秦王妃。”

    使节夫人颔首,捧杯笑道:“祝我大食与贵朝永结友好。”。

    云菀沁松了一口气,已经开始琢磨起来了,到时可以在出口的香料物品上印上香盈袖的名号,这样就能将名声打出去。

    贾太后与那使节夫人商议妥了,也不多耽搁,一个先去与宁熙帝碰头,一个回了宫中的驿馆。

    临行前,众位外命妇起身送行,贾太后笑着压一压手,示意免礼:“既然都进宫来,你们也别慌着走,先坐坐。”

    使节夫人便也对着自己的几名部下说:“你们也都留下吧。”

    众人笑着谢恩,目送太后与大食使节夫人离开后,蒋皇后和韦贵妃也一左一右同贾太后离开了。

    几名贵人一走,气氛更加轻松。

    宫人鱼贯出来,重新为各个桌子蓄茶蓄酒。

    梨园乐人抚起琴笙管乐。

    众位内外命妇品茶听起曲子,不时闲聊两句,聊的多半是云菀沁刚刚震动宫宴,与大食使节交流的举止。

    言谈不乏赞美。

    景阳王妃潘氏还特意挪了个位置,跑到云菀沁身边,笑道:“没想到秦王妃还有这个本事,原先就听臣子千金说过两次,那内阁大学士家的小姐尤其推崇!但是没多注意,料不到今儿竟吸引了外使夫人,秦王妃妹子的那香粉膏脂,不知道我有没福分见识见识?”

    是女子哪里有不爱美的?这潘氏虽徐娘之龄,却也生得花容月貌,想必平时在打扮上也是花不少心思,云菀沁见她眼馋,叫初夏去找宫人要了一套纸笔,写下香盈袖的地址,递给潘氏:“我平日经常将物品寄在这家铺子,潘妃要是有兴趣,大可上门去挑拣,到时只说是我的友人,掌柜的定会好生招呼。”

    潘氏一看,这铺子听说过,好像是前些日子翻案的塘州案遗孤女儿开的,那个洪氏女与秦王妃有点儿渊源,倒也不奇怪,笑着将纸条叫侍婢收了起来。

    潘氏这么一开头,潞王妃的儿媳妇世子妃坐不住了,侧着耳朵听了半天,听到了云菀沁对景阳王妃的话。

    她年纪轻,性子本就活泼,领着侍婢走过来:“不知道我能不能去看看!”

    全都是些一个顶一打的贵胄千金,怎么不能?

    云菀沁叫初夏照着将地址多写了几份,分发给几人。

    这边正是热闹和谐,席间那一边,女声幽幽传出:“身为闺阁女子,又是嫁了人的,夫君还是皇子之尊,与异邦的外臣当众讨论通商之事,会不会有点儿丢朝廷颜面?”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逢奏乐中途停下来,所以异常清晰,众人都听到了。

    虽然没主语,谁又听不出指的是秦王妃?

    “经济是政治的基础,一旦经济通畅,两国政事也能少些灾祸,得益的是君臣百姓,——云侧妃是从哪里看出丢了朝廷的颜面?”云菀沁正在和潘氏说话,扭过玉颈,拔空回应,又浮起一缕笑意:“或者说,侧妃觉得抱着个大肚子到处炫耀,才叫做长了颜面,了不起?”

    云菀桐见她周围围满人,打架也好,吵架也罢,自己都不是她的对手,摸了摸肚子:“为夫家开枝散叶,为皇室延绵子嗣,当然是面上光耀,了不起。”本想立刻回王府得了,可难得出来一次,又是受了恩赐进宫,不大甘心这么快就走。

    隔着一丈多遥的猩猩红织毯,对面大食使节的座位中,凤九郎仰靠皮榻座椅,一手扶盏,一手伴着中原乐曲轻叩案面,此刻听见云菀桐的话,慵懒转过线条流畅的颈子:“下官那位汉人祖母尝言,中原女子诸多束缚,许多女子一生都如井底之蛙,眼界极低,今日一见这位娘娘,知道并非祖母乱说。”

    云菀桐脸色一变,将翡翠盏往长案上一磕,咬牙低斥:“这个绿眼猫!若说跟那云菀沁没什么,我还不信了!离这么远还要帮她说话!是看太后他们走了,瞧不见他们打情骂俏不成?——不成,看我不卸了他嘴巴!让他知道他这会儿站在哪个国家的土地上!”

    “侧妃娘娘,到底是外来尊使臣子,得罪不起,”鸳鸯见侧妃越说越离谱,忙制止,那凤氏九郎长得是大宣万中无一的俊美,刚宫宴中,偷偷向宫人打听过,得知这人尽管年纪轻轻,不但是大食国君屈尊亲请的外交臣子,还是列国君主的座上宾,与多国贵人都是颇有交情的。

    云菀桐狠狠咽下这口气。

    云菀沁望向凤九郎,轻轻一颔首,示意感谢。

    时值晌午,差不多要起身离宫,云菀桐也总算舒了一口长气儿,进一趟宫,简直像是坐牢似的,还憋了一肚子气。

    正这时,内侍官过来了,旁边跟着两名年轻太监,手上捧着红木托盘,盖着绒布红绸。

    众人一见是皇帝身边的人,统统起身,俯下腰。

    内侍官目光巡梭,落到云菀桐身上,搬出口谕:“魏王府侧妃云氏今获天眷,得皇家子嗣,帝心甚欣,念魏王软禁期间,侧妃娘娘与夫婿大半时光相守,长期若困于府邸,只恐委曲皇胎,今日侧妃进宫,太后贵妃俱喜,特赐恩典,云侧妃今后胎势稳定,可随时进宫与皇贵妃请安,”说着一顿,“由魏王相陪。”

    这话一出,举座暗中喧嚣起来。

    云菀沁垂着头,盯着地面一点,看似无波澜,却心头一动,珍珠之前的无心猜测成了事实。

    果然宁熙帝是想凭着云菀桐的身孕,帮魏王缩短罚期,尽快重返朝堂。

    今儿能够叫魏王陪伴侧妃进宫,明儿就能再找个理由,完全赦了他的禁足,再过两天,兵权、官位,兴许全都还回去了。

    到底是宁熙帝最疼爱的儿子啊。

    一个人的心,怎么能长得偏成这样呢?一个儿子无论犯了什么错,哪怕险些弑祖母,也会被原谅,另外一个儿子,都快被人害死了,却不闻不问,一主动调去穷山恶水,他也没半点劝止。

    云菀沁忽然有点儿理解,为什么在与世无争环境下长大的秦王会有争储的心了,也许不是争储,是争一口气。

    与此同时,云菀桐听了口谕,惊喜不已,今儿可真是一波三折,刚气完又来了喜事儿,情不自禁摸摸肚子,这孩子,果真是她的福星啊,忙俯身:“多谢父皇恩典,妾身也代魏王殿下多谢父皇。”

    内侍官见她弯腰,生怕动了胎气,知道皇上对魏王府这孙子看得多重,忙道:“侧妃娘娘快起身。”又扬起声音:“来啊,将皇上御赐之物给云侧妃过过目,然后送去城门外魏王府的马车上。”

    小太监将托盘端过去,掀开绸子,亮出赏赐,全都是从国库里拿出的御用保胎药材,一等一的珍贵。

    云菀桐又谢了一遍洪恩,不过这次再没弯腰了。

    等皇上的人走了,时辰也晚了,太阳越来越大,众女眷耐不住晒,陆续离开御花园,朝宫门外走去。

    云菀沁刚转身没走两步,背后传来声音:“大姐。”

    云菀桐搀着鸳鸯的手,走过去,凑近姐姐白净耳珠子下,面容充盈笑意,小声说道:“……妹妹现在才算是明白了,什么地位啊,身份啊,都是虚的,只有宠,才是真的。咱们都姓云,今儿我有宠,我这云侧妃就比你这云王妃要大。”

    在外人看来,便是娘家姊妹难得见面,妹妹分别前在跟姐姐说什么亲热悄悄话。

    这话虽然很欠扁,但云菀沁赶着回家置办香盈袖货物的事儿,哪里有什么闲心思跟她聊骚打嘴巴仗,见她拦着去路,只捧住头:“太阳太大,头都晒昏了。”

    云菀桐见她身子晃荡荡的,一撞过来自己准得摔个不轻,知道她是故意,却也禁不起这个意外,咬咬牙,退后了几步。

    “无聊不无聊。”云菀沁睨她一眼,拉了初夏、晴雪和珍珠扬长离了。

    ——

    后宫公主所,鸾仪殿。

    永嘉郡主听巧月一字一句说完宫宴上秦王妃出风头的事。

    巧月说完,见郡主脸色不好看,不免嘀咕:“料不到那秦王妃竟还会说西洋语,奴婢还当京城贵女中,只有郡主一人懂呢,早知道,郡主当时就应该也去宫宴上与那些大食人碰个面。郡主下次若有机会,一定得出出风头,叫大伙儿瞧瞧您也懂西洋话,压根不比秦王妃差——”

    此西语非彼西语。

    永嘉郡主脸色颇有些讪讪。

    巧月只知道自己会外邦语言,以为就都是一种。

    大食是她那个时代的伊朗及其附近国家,用的是印欧语系语言中的波斯语。

    就是说,云菀沁今天用的西洋语言是典型的古代波斯语。

    波斯语在古代,是西方诸国比较流通和大众的语言,可是,放在永嘉郡主前世的那个年代,波斯语那可是不折不扣的小语种,十个国人当中,只怕还没一两个懂。

    永嘉郡主会的西洋语言,是前世她那个年代烂大街的英语,而这个时代——使用英语的国家,基本上都还没横空出世呢!

    会也是百搭,苦无用武之地啊!

    不过,这一次,倒是叫她燃起了几许重视,这云氏,原来竟也是不容小觑的。

    ————

    回府后,云菀沁便将香盈袖几个招牌镇店货的样板托人带去理藩院。

    正好燕王世宁供职于理藩院,通商事确凿下来后,宁熙帝为了锻炼这八子,将这件事儿交给他去办。

    使节夫人通过八皇子收到样板货,很是满意,挑中几样有代表性的面部四彩,头油、黛笔、胭脂、唇脂,又附加一些熏香精露,托话叫秦王妃按这个批量赶制。

    云菀沁叫初夏去跟红胭交代了一声,红胭当天就去了佑贤山庄,与胡管事夫妇召庄子上的师傅们照着配方,按工序赶活儿。

    不到几日,货物备齐,分装入器皿。

    与此同时,云菀沁也早就找好了雕版印刷的匠人,亲自题了香盈袖三字的簪花小楷,叫匠人提前先刻在了装香料的瓶盒和外包装上。

    这是个铭牌,不管货物走到哪里,都能为香盈袖闯出名声来。

    一切妥当后,货物装入货柜中,送去了理藩院。燕王做事儿利落,当即清点好,令衙官送去了大食使节宫外的驿馆。

    这边忙完一头大事儿,云菀沁听初夏来汇报,说是香盈袖那边自从景阳王妃和潞王府世子妃上门后,生意带动着火爆起来,便又叫红胭去牙行,加聘了两名短工帮手。

    顾着忙关生意的事儿,云菀沁过了几天,才发现府上的胖妞儿好几日都没见着影子了。

    这天忙下来,快到晌午,云菀沁将何嬷嬷叫过来,问:“阿萝最近怎样?”

    何嬷嬷迟疑了下:“吃得好,睡得好,一切都好。”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云菀沁道:“前几天那丫头的痴缠劲儿呢?这不对头啊,不过来跟我睡就罢了,平日一天跑我这儿三趟,叫我*蛋糕给她吃,现在居然连吃的也不要了?

    何嬷嬷又是犹豫了一下,道:“这……表小姐说要减减肥呢。”

    云菀沁愣了一下:“她是哪儿去开了天眼?怎么就突然顿悟了呢?”

    何嬷嬷这回彻底没做声了,头压得低低的。

    云菀沁觉得不对劲儿:“她这几天每天都在做什么?”

    何嬷嬷支吾:“也没做什么,跟以前一样,就是每隔一日会出府去,不过娘娘放心,表小姐出门前都会跟高长史打招呼。”

    准许崔茵萝出门放风,是她答应过的,倒也没什么,又问:“去哪里?”

    何嬷嬷摇头:“表小姐带着她身边的杨梅和黄桃出去的,没带奴婢。”

    虽说没带何嬷嬷,可看这何嬷嬷的样子,明显就是知道的。云菀沁正想再多问几句,却听高长史进来了,在帘子外禀报:“娘娘,理藩院八皇子燕王派人来,说是大食使节那边传话,查验后那批出口货后,发现有点儿问题,请您去一趟理藩院。”

    ------题外话------

    谢谢月票:

    yinshue,蝴蝶飞飞2013(5张),玫瑰爱蓝(5张),iner,820308111118,mars罗,囡囡和小乖(5张),火舞天翔(2张),黄雪爱(2张),kinki511(2张),954688047,13500319948(2张),13857286674,南宫茉,wsj111(5张),jz1007(5张),wy246239(2张),冬天的味道1(5张),18383299743,elingfang,xxyjfm,13044756697(2张),13807836071,光井微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