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寻夫

第一百五十四章 寻夫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燕王派乔威入夜过来,肯定是有什么重要事。

    大食出口的货那事儿已经妥了,还能有什么?初夏躬身一福:“乔大人,燕王殿下那边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乔威隔了锦雀帘,朝主屋里望去一眼:“我家八爷请娘娘过去一趟理藩院,有关长川郡的事要跟她说。”

    初夏心里发紧:“魏王不是已将粮饷和物资送去长川郡那边了吗?这几天,娘娘叫咱们抄了塘报回来,那边并没动静,——怎么了?”

    乔威眸中划过一丝阴沉:“若是紧急军情,一般不会录在塘报上的。”

    初夏心都要跳出来了,再不敢耽搁,咚咚几步进屋给娘娘说了。

    云菀沁这两天只觉得有些心不落地,没料到现在却真应验了,二话不说,换了身衣裳,在渐渐坠落的天色中出了门。

    除了初夏陪同,高长史不放心,也提着灯具跟在后面随行。

    到了理藩院,乔威将三人带到燕王办公的小偏厢。

    “八爷,秦王妃到了。”乔威叩门,低声禀道。

    “三皇嫂请进。”燕王的声音传出来,语气比平时明显多了几分的焦躁和急切。

    云菀沁听得清楚,知道事情恐怕不小,回头:“高长史,初夏,你们在门口等着。”两人应下来。

    厢房内。

    紫袍金冠的燕王背着双手,站在办公的长案后,案上亮着一柄烛台,旁边摊放着一张写满字的纸,末尾有红印,似是公文信函。

    “皇嫂坐。”燕王走出长案。

    云菀沁并没坐下,只走近几步,隔着长案,盯住他:“八皇弟,到底出什么事了?”

    燕王眉头紧扎,宛如理不清的丝线,又似是难以开口,半天才道:“这事本不该对三皇嫂说,可三哥到底是你夫婿,本王想来想去,还是跟你说一下,让你心中有个数。今早,长川郡加急密报送进了宫里呈给父皇,本王差人拓印过一张。”说着,将案上的信函拿起来,递给云菀沁。

    云菀沁接到手里,抑住心头乱,一字一句读完,卷睫微颤,脸色也在火光中一点点坠暗。

    军函中说,晏阳城灾民并未收到足够的赈灾粮饷,物资分摊到灾户头上,根本不够用,这令灾民十分不满,叫嚣官府和朝廷不守信用,觉得受了朝廷的欺骗,再不愿意协商,前日在一名叫吕八的百姓头目带领下,受灾的大批民众闯进知府府宅,将晏阳知府徐天奎一家上下十七口绑走了,还杀了好几名护院,更将办公衙署和宅院砸了个稀巴烂。

    所幸那徐知府在衙役的保护下仓皇脱身,跑了,如今在秦王的行辕中避难。

    这事造成晏阳更加动乱,官衙砸了,知府的家人绑了,连知府老爷都跑了,官府和官员在百姓心中形象大跌,全都倾倒在暴动灾民一边。

    暴动的灾民得了风头,更是气焰嚣张,干脆组建了队伍,在空荡荡的原晏阳知府里安下了根据地,与长川郡的官员对峙起来。

    那吕八虽是个打铁匠出身,倒也不乏勇谋,既然走到这一步,什么都豁出去了,得知京城的三皇子秦王来晏阳走马上任,此刻就在城内的行辕,递信过去要求谈判,一来要求赈灾粮款全都到齐,二来要朝廷保证自己这一行人事后不会受任何惩罚。

    长川郡一名梁巡抚性情暴烈急躁,平日就瞧不起这些平头百姓,压根不屑与这些刁民谈判,你会抓人威胁,老子难道不会,瞒着秦王,先斩后奏,竟将那些受灾叛民的家人都抓了,威胁对方赶紧投案自首,其中包括了那头领吕八唯一的亲妹妹。

    如此一来,事情就陷入了僵局,很难和平解决。

    吕八是个比石头还硬的,一听说他们的家人被官府抓了,彻底撕破了脸皮,懒得谈判了,决意硬磕到底,又杀了几个关在知府衙署大牢里的官差,包括晏阳城的县丞,大半夜将脑袋挂在城门上,给朝廷颜色看。

    恰好守城门的几名本地将官中也有受灾亲属,被吕八的人说服,也加入了吕八队伍,彻底封闭了内外四方城门,阻止援兵入内。

    晏阳城尽管是长川郡的中心主城,可毕竟是地方,兵力有限,本城最大的知府官衙已经被吕八剿了,剩下的官差,根本不堪对敌吕八的队伍,于是梁巡抚等人赶紧去求行辕的秦王出兵。

    秦王携带的皇子兵甲,有一半在城外驻扎,现在跟在身边不超过几百名,论数量,多于吕八的暴民队伍,若是带兵去冲击暴民,胜算颇大,可不知道为什么,秦王拒绝了梁巡抚,至今仍是按兵不动。

    而吕八若不是觊觎秦王的兵甲比自己人数多,早就连皇子行辕都去闯了,虽暂时没动,却虎视眈眈。

    前天夜里,晏阳城内被困的官员才派人冒着危险,星夜偷出城门,送了紧急密函回京。

    将军函往桌上一放,云菀沁脸上下了阴霾:“魏王不是带足了赈灾粮饷物资吗?那些灾民为什么会说不够?魏王现在人呢?也在晏阳城?”

    烛光下,燕王脸色很难看:“前些天,那老五到了晏阳附近的沛县,停驻下来,差人押送了一半物资进晏阳城,并没给齐,三哥多次派人让他将剩下的一半放出来,老五并不答应。这才叫三哥处于危境。”

    云菀沁目色一跳,声音发厉:“魏王凭什么克扣赈灾的物资?剩下的一半为什么不给?皇上可知道?他是哪里来的胆子!”难怪民怨这么沸腾,竟只给了一半。

    燕王脸色越发黯黑:“魏王这么做,自然是出发前与父皇商量过,得了批准的。”

    云菀沁一疑,只听燕王道:“本王今天从姚福寿那儿打听过,临行前,魏王对父皇进过言,此次虽是送赈灾粮饷去安抚灾民,可那些灾民之前索要粮食时实在蛮横无礼,竟敢当众聚会闹事,还杀了官差,实在是大逆不道,绝不能完全满足他们的胃口,不然只会养大祸苗。父皇素来就不喜欢长川郡百姓性子刁烈,总想找个机会驯一驯,被魏王说服,将分拨粮饷的权利尽数交给了他,如何分配,如何调用,全都由魏王做主。”

    “他这样会害死三爷和晏阳成的所有官员。”云菀沁掌心一蜷。

    燕王嗤一声:“指不定这就是老五的目的,一边立功,一边借刀杀人,让暴民的矛头指向三哥,在百姓眼里,只知道朝廷不派粮,哪里又管是秦王还是魏王?”

    云菀沁勉强压下心头波动:“三爷身边兵甲人数足够,照理说,应该是可以破城而出或者擒住暴民一党的,为什么迟迟不动?”

    燕王眉头一皱:“这也是本王奇怪的,三哥那边一直没动静。”

    晏阳城内的情况,看来比想象中的还要复杂,这才令他有顾忌,并没轻举妄动。云菀沁沉吟。

    窗棂细缝渗进的夜风,吹着室内灯火缥缈不安定,空气里灌满了一股风雨前近乎肃杀的宁静。

    半会,云菀沁掐住袖口缎边,尽量让语气听起来平静:“皇上现在怎么说?”

    燕王迟疑会,眉皱得更紧:“父皇听到长川郡的事,大为震怒,本来叫沈将军领兵去清肃暴民,因为沈老将军近些日子风寒在家,由沈肇代其领兵前往晏阳,授明麾将军之衔,明日天亮前就启程。”

    云菀沁冷笑:“皇上丝毫没顾忌三爷的安全。”

    燕王喉头一动,只长长叹了一口气。

    正在这时,门嘎吱一声开了,高长史隔着门全都听得一清二楚,听到这里,再也按捺不住,顾不得乔威和初夏的阻拦,闯进来道:“八爷,皇上不能怎么做啊!强闯晏阳,这不是逼得乱民狗急跳墙吗?难道不能先将粮饷给了灾民,安抚下他们再说吗?”

    燕王不无气恼,一拳头砸向案面:“还不全是那魏王和韦氏一党进言,跟皇上说,让不得步,让不得步,让了这一回,以后其他地方发灾,是不是都得让?全天下都得笑话朝廷,区区几个暴民就能吓得朝廷妥协,还谈什么威望。而且,那些灾民这次确实也太过火了,胆子包天,连冲击官府,绑架官员内眷的事都做得出,还杀了好几个差人,父皇大为光火之下,怎可能跟他们谈判?反正,全是那老五做的好事,要不是他不肯放粮,将灾民逼得走投无路,哪里会走到这一步!他这是为了立功,根本没把三哥和晏阳官员的性命放在眼里!”

    高长史忐忑不安,这事也不知道拖到什么时候,三爷此次出行所带药物有限,也并没带亲信医者,应大夫都留在府上,万一围困个一月几十天甚至更长的,那还得了?就算药物足够,需要有个熟悉他病征的在旁边伺候,这么一想,下定决心:“八爷能不能让老奴随沈少将军的部队一起去往长川郡,一来送药,二来能随时照料,图个心安。”

    燕王为难:“要是本王还好说,可这次是沈肇领兵,他是主帅,军队森严,想要混进去是不可能的,只能提前跟他招呼,也不知道他同不同意,你们知道,他这人,最是古板守规矩的。”

    只见云菀沁一双瞳仁望了过来,脱口而出:“沈少将军现在在哪里?”

    燕王道:“白天领了旨意,沈肇率领部下去军营练兵整队,明天早上黎明之前便要出发,这会儿应该先回将军府准备行装去了。”

    云菀沁眼光一凝,若有所思,似在琢磨什么。

    高长史见缝插针,又求起来:“八爷,只能求您牵个线了,老奴也没别人能求了。”

    燕王咬咬牙:“得了得了,不管了,老高,你随本王去找沈肇,大不了本王说说情,看能不能把那块石头说动——”说着就拉住了高长史的手膀子,高长史一拔腿,正要跟着燕王出屋,两人却听见女子声音阻止了步伐:“等一下。”

    两人回头,望住云菀沁,只听她声音清冷却笃定:“高长史留在府上,我去。”

    这话一出口,燕王和高长史还没会过来,初夏最先大吃一惊,扑过去拉了她袖子:“娘娘,您怎么能去啊?”

    燕王吞吐:“三皇嫂,你,你这不是开玩笑吧?”

    高长史也急了:“奴才知道娘娘担心三爷,可那种地方娘娘怎么能去?万一沈少将军的朝廷军队同暴民动了干戈,娘娘太危险了,不行,绝对不行!”

    云菀沁看了一眼高长史:“我比高长史熟悉医术,也知道三爷的病情,由我过去最合适不过,”说着,声音一低,“最关键的是,领兵攻城擒暴民的沈少将军也算是我老熟人,我跟过去,万一攻城中有什么对三爷不利的地方,我在场,至少也能有制止和劝谏的机会。”

    燕王摇头,很坚定:“整个晏阳如今都封了城,里面暴民多得很,三皇嫂,那儿可不是繁华安宁的京城,是你想象不到的乱!开起火来,三皇嫂能劝谏什么?不行!三哥要是知道本王让你去了,准得把本王杀了,就算沈肇,也不会让你随行的!”

    云菀沁见天色不早,也懒得多说,一甩袖,不耐了:“我这秦王妃难不成是个挂名的?随我回府,再敢多说一句,马上逐出府去!”

    高长史和初夏见她树起了主子的威仪,再不敢多说,跟着云菀沁朝门口出去。

    燕王知道她要直接去找沈肇,忙拦到前面,修臂一张,鼓鼓气:“三皇嫂若是非要去,别怪本王这就去通知父皇绑了你!本王就算让你受罚,也不能看着你去那种危险地方!”

    云菀沁眼光往下一挪,趁他不备,咻的一声抽出他腰上的防身玉鞘小匕首,拇指一弹,刀尖出鞘,抵到自己颈窝子:“八皇弟还要通知吗?”

    燕王一惊,皮笑肉不笑,连忙慢慢伸手:“这是做什么,三皇嫂怎么这么认真啊……快放下!刀剑不长眼,这玩笑开不得…”

    云菀沁将匕首扔到地上哐啷一声:“走!”说着便带着两人离了理藩院。

    乔威早就看得目瞪口呆,见三人走了,才醒了神儿,窜到主子跟前:“就这么看着秦王妃去?”

    连刀子都竖起来了,决心大得很,燕王哪拦得住,横竖两边都镇不住,只能装个睁眼瞎,望着三皇嫂的消弭在夜色中的背影,叹口气:“乔威,你说三哥应该不会那么狠心,舍得弄死本王吧……”

    **

    三人先回了秦王府。

    云菀沁吩咐应大夫去准备药蛇和药物,又把高长史和初夏、珍珠和晴雪叫到屋子里,闭了门帘,交代了这些日子的主要任务。

    离开的这些日子,叫高长史先递信对内务府,给自己抱个病,对外声称染了风寒,不能染风见人,没法进宫请安,初夏和珍珠、晴雪则要相互说好托词,扯好障眼法,瞒住外人,连家里人都不许说,便是连崔茵萝都不能告诉。

    王妃私自出京,是大事,去别的地方倒还好说,这回竟是跑去灾民暴动的长川郡,若被上面知道,怕是脱不了责罚,高长史等人自然连忙答应下来。

    吩咐完几人,云菀沁心中一动,收拾了几样可能会派上用场的东西,又站起身,扬声:“高长史,将凤大人前几日送来那个紫檀木礼箱搬到我院子来。”

    高长史知道娘娘要干嘛,虽不大放心,这会儿也没时间多问,匆匆下去办了。

    初夏犹豫半天,趁空走过去,哀求:“娘娘带奴婢一起去吧!奴婢实在放心不下您!”

    云菀沁见她眼圈微微发红,胸脯起伏着,紧紧拽着自己的衣裳角儿,紧迫的心松软了几分,捏了初夏的手在掌心轻拍两下:“我一个人去都要避开人的耳目,不容易,带你去更不方便,这次的事儿,不是人越多就越好办。”

    初夏还想说什么,见她秀眉冷持,半日之内,陡然褪了不少温婉,坚韧不少,却也明白了,娘娘已是下定决心,改变不了了。

    与此同时,云菀沁坐到了梳妆台前,打开几个妆奁匣,调起脂膏,又将头脸上的珠钗耳珰统统卸了下来。

    初夏疑惑,却明白了娘娘要做什么,若跟随军队一块儿去,女儿身当然不方便,忙去找了一套深色男装和斗篷来,又去寻了一卷束胸布条。

    就在屋内云菀沁正在改装,高长史已叫人抬着紫檀木礼箱回了院子,放在天井,将人都打发得远远。

    云菀沁打扮好,跨出主屋。

    高长史见她一身英朗男装,深吸一口气,半刻前,还是娇媚和煦宛如春风一般的貌美女子,这一刻,却成了英姿飒爽的少年,若不是看着初夏陪在她身边,乍一看根本认不出。

    云菀沁走进天井,打开紫檀木箱。

    箱子内,两管深色的火铳,一长一短,显露在众人眼前,旁边还配着好几盒火药。

    这是大食制作的金属射击武器,又称火门枪,在原本简陋的构造上经过了几代的改良,如今已经十分方便。

    内膛装上火药,射程远,迅猛,让人避无可避,威力无穷,便于随身携带,远胜过一般的弓箭刀剑,在西域诸国很是流行。

    火铳也早就传进了大宣,宁熙帝就收藏了好几把,在宫里时常练习把玩。

    那天云菀沁翻开礼物时,一看到这个,颇惊喜,只是因为这武器杀伤力太大,怕走火,并没放在外面,叫管家收进了仓库,但收罗进去前,云菀沁稀奇,在王府后院的射箭房内,对着草靶子试了几次,一拉保险栓,扣动扳机,崩的一声,火光一冒,震天一响,对面的草靶子打得稀巴烂,应声而倒。

    练习了几次,除了后座力太强,有时把控不住,总的来说还算娴熟了,却吓得高长史心惊肉跳,不停叫娘娘赶紧将这玩意儿给收起来,又将那凤九郎暗中骂了几遍,送什么不好,竟送这种东西。

    此刻,云菀沁挑了一把稍微短小精干些的火铳,又将所有弹药戴带上,叫珍珠一块儿收进包裹,用来防身。正在这时,应大夫那边也备齐了,将所有东西包扎成一个小细软,送了过来。

    云菀沁背在身上,初夏为她披上宽敞的银羊斗篷,几人眼前,赫然是一名英俊无匹的飒爽少年。

    她抬头看看,再过不到三四个时辰,沈肇的部队就会挂旌去往长川郡的晏阳了,静道:“家里,就有劳你们四个人操心了。高长史,马车备好了吗?”

    初夏几乎陪同大姑娘长大,从闺阁中的女孩到如今的秦王妃,任何细微的成长和变化,都看在眼里,可她今日做的事,却是自己一辈子都想不到的,狠掐自己手心一下,方才鼓起勇气,镇定心神,自己也不能给娘娘和三爷拖后腿,率先道:“娘娘一路安心,奴婢在京城王府一定料理好后方事,等着娘娘与三爷回来!”

    这么一说,珍珠和晴雪也都忍不住红了眼圈:“娘娘放心!”

    高长史长叹一声,事已至此,却也不能再说什么:“车子备好了,老奴送娘娘过去。”说罢,亲自领着云菀沁从王府后门出去,乘上早就备好的马车,马鞭一甩,径直朝将军府疾驰而去。

    **

    是夜,将军府。

    沈肇去主院对祖父告了别,刚回自己院子。

    沈老将军这次推举孙儿去,一半是因为风寒未痊愈,一半也是为了给孙儿一个机会,也是该建功立业的大好年纪了,这些年,孙儿在武艺骑射上是什么造化,老将军都看在眼里,对他十分有信心,缺的,不过就是个机会。

    而这一次长川郡之事,正好。

    沈老将军看着高大威猛的孙子,完全不担心他会拿不下这事,几句嘱托不过是让他放轻松罢了,见时候不早了,道:“阿肇,明日鸡不叫你就要起身,赶紧回去休息吧,打理打理,也睡不了两个时辰了,这会子,养精蓄锐最重要。”

    沈肇起来,俯身行礼,回了院子。

    夜阑人静,京城一片宁谧祥和。

    虽是冬夜,却没什么萧索之气,处处透着浓浓的烟火人气,将军府的高墙外,甚至还传来宵禁后准许营业的店铺中的笙歌乐曲。

    让人无法想象远在京城西南之向的晏阳城,正是官民对峙,剑拔弩张的时刻。

    还有几个时辰就要上路,沈肇却没有什么睡意,长身背手,站在院子的书房临窗案前,长眸下移,认真地看着晏阳城的地形图,眉宇更添了几分刚毅。

    正看到一半,外面有小厮的声音传来:“二小姐……”

    沈肇眼一抬,窗外,沈子菱将院子里的小厮都赶走,咚咚几步上阶,门都没叩就进来正屋了。

    沈家满门武职,家规本来就不如文臣和世家那般繁冗,这二妹又是被祖父宠大的,沈肇此刻并不在意,想她估计是来跟自己告别的,卷起地图:“子菱。”

    沈子菱噔噔快步走来,却是压低声音:“哥,秦王妃来了,就在你院子外。”

    沈肇手在半空一滞,心中重重一动,在确定妹妹不是开玩笑后,忽然意识云菀沁星夜来是什么意思,道:“还不把王妃娘娘请进来,别叫人看到了。”

    沈子菱点头出去,不一会儿,帘子一打,身穿男装的英姿少年出现在在眼前。

    云菀沁站在帘前,行了男礼:“大哥。”

    沈肇本以为她是想来询问长川郡那边的事,或许还要叮嘱自己保护好秦王,却没想到她是这么一身打扮,再看她斗篷里鼓鼓囊囊,似是背着什么,脸色一变:“子菱,快扶娘娘起身!娘娘这是做什么?”

    云菀沁看了一眼沈子菱,也没时间废话了,仰脸凝住沈肇,双目波光盈盈,宛如湖水,安静且沉稳:“求大哥带沁儿一块去晏阳城。”

    沈肇腮帮一紧:“胡闹!”

    沈子菱已经开声:“哥!沁儿没有胡闹!长川郡如今什么样子,咱们都是知道的,沁儿想要给秦王送药,陪在身边照料!”

    “闭嘴!”沈肇目生愠意,瞪向妹妹,“你既然知道长川郡是什么样子,还撺掇娘娘去,你疯了么?”又转向云菀沁:“送药,伺候,娘娘可派个下人,再不然转交给我,我帮忙带到,娘娘亲自去往王爷的任职地,若被皇上知道,你可知会怎样?没有这个道理!”

    哥从来没发这么大的脾气,沈子菱就算性子再天不怕地不怕,这会儿也有点寒了,却还是一咬牙:“哥!秦王身子不好,这次又是突发情况,你叫沁儿怎么在京城坐得住,她要是不去,在府上急都得急死的。”

    这话一出,沈肇英俊面孔的怒容,莫名消弭了一点,目色微沉,胸膛起伏,一时之间竟没说话。

    云菀沁依旧看着沈肇:“大哥,我已经准备妥当,自保无碍,也不会叫人发现身份,王府那边高长史是个极老道的,也会帮我滴水不漏地瞒着。这事绝不会拖累你,更不会影响军队,你只顺便将我带去晏阳城就好了。”

    沈肇只觉牙关咯咯发响,又生了心火:“我不是怕你拖累我。”

    “我知道大哥是关心我,”在他面前,云菀沁永远好像是那年骤失母依的八岁小女孩的心态,怀着无保留的依赖和信任,“可秦王府是我的夫家,那人是我的夫婿,我不愿意在旁边当个双手摊着的旁观者,只会干着急,什么都不做,你就让我去吧,秦王在京城没外戚帮衬,只有我!我只知道,我去了,我会安心,他也会安心,大哥!”

    沈肇健朗笔直的身体仿似遭了雷霆一击,轻微的一震,面肌抽搐了一下,却叫人看不出什么心绪。

    眼前的女孩,懦弱过,低顺过,委曲求全过,抓着自己的袖子恸哭过,后来意气风发过,笑得畅快过,今日,却显出曼妙丰盈的羽翼,露出另一个他从未见识过的姿影。

    沁儿……从她嫁进王府那日起,只有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了。

    可不管是心底,还是嘴上,这名字,一世大概都是逃不开了。

    “大哥!”沈子菱一声叫唤,拉回了沈肇的思绪。

    室内一片静默,是那种石头丢进水中都激不起浪花的静。

    良久之后,沈肇喟道:“子陵,将书棋的袍子给娘娘拿一件来换上。”

    沈子菱大喜,知道沈肇是同意了,忙道:“大哥是想叫沁儿扮作随身小厮一块儿去晏阳?”

    沈肇淡道:“叫娘娘跟军队的男人们在一起,我不放心,也不方便,被人发现了更是不得了。这一路上就跟我在一起吧,我也好随时照料。”又望了云菀沁一眼:“明日天不亮我们就要启程,娘娘若是准备好了,今日就在将军府过夜,院子中有个客房,稍后叫子菱带你过去歇息,明早破晓前,我来喊娘娘随我一起趁夜出府,府上不会有人注意,到了军营,你只记得一直跟在我身边,不要多说话,将官也只当你是我的随扈,不会问什么。”

    云菀沁摇头:“不,我若是作为少将军的随从,从现在开始一切就应该遵照下人的待遇,怎么能住客房?被人看见了,一定会起疑心。稍后我换好衣裳,就跟其他随从一样,今夜在大哥屋廊下守着。明天开始,一路上,大哥也千万不要给我特殊待遇,该怎样就怎样,娘娘这个称呼,可千万再别喊了。”

    沈肇脸一紧:“睡外面廊下?那怎么行,这么冷的天……下人们习惯了,身子骨都扎实得很,你怎么能禁得住夜寒。”

    云菀沁嘴角却噙了笑:“大哥,晏阳城那边条件说不定更艰苦,我这么点儿小事都禁不住怎么行,就当是提前先锻炼下吧。”青河决堤,冲垮了很多民屋,这会儿又是冬季,四处肯定冷得很,又没有京城这边什么地龙瑞炭椒泥的取暖物。总得提前适应。

    沈子菱想想也是,连连点头:“大哥,你就听沁儿的吧,这么大的事儿你都帮了,小事还不准吗。”

    这两个人夹击攻势,胜过千军万马,是沈肇永远几乎克服不了的,只得妥协,眉一皱:“子菱,那你拿件厚实一点儿的,里面的贴身衣裳也多拿几件,要干净的,听见了没?”

    沈子菱笑起来:“还用你说。”拉了云菀沁朝外面走去。

    **

    夜深沉,苍穹似墨染。

    云菀沁将随身携带的行李都交给了沈肇,换上沈家小厮的衣裳,在廊下的柱子边,找了个小凳子坐下来,等待天亮。

    沈子菱怕被人看到猜疑,不敢多陪她,说了几句就先回自己院子了。

    夜越到深处风越寒,云菀沁的鼻头吹得粉粉红红,尽管困意袭来,却冷得根本不敢睡,拢袖站起来跺脚,面朝着东方,盼着天快点亮。

    颊一偏,又不觉眺向京城西南方向之遥的晏阳城——

    他在行辕,不知道安不安好?

    他看到自己,会惊喜吗?也许是惊吓吧……她双手合拢掩住朱唇,呵出一口白雾,手脚已经开始冰凉,却蓦然想起临行前,他抱着自己的一夜,身子才发了些暖意。

    她情不自禁双臂抱住自己两侧玉肩,仿佛他拥着自己,用火热体温为自己驱赶寒冷。

    对于他来说,这次的晏阳之变,是个极大的转折。

    若没处理好,此后名誉尽丧,再没前途,若是能想法子扭转局面,便一鸣天下。

    寒意加深,倦意也跟着加深。

    云菀沁转到小凳子上坐下来,窝成一团,撑了半天的眼皮终于还是耷拉了下去。

    夜深人静。

    屋内走出个高大的身影,打开帘子,目光落在廊下缩成宛如猫儿似的女子身上。

    清冷月光中,女子浓密睫毛扑下来,遮住莹亮杏仁眸子,娇嫩的唇珠微微拱起,行成一个漂亮而诱人的弧度,双手拢在袖子里,抱得紧紧,睡得正酣,可小巧的鼻头却红彤彤,身子微微发颤。

    沈肇走过去,长身弯了下来,双臂一开,将她轻手轻脚抱起来,放进了屋子内的碧纱橱的简榻上,盖上一床厚被。

    ------题外话------

    谢谢

    qquser8699563的月票

    樱舞浅草的月票

    blackcat123的月票

    wy246239的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