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妖孽

第一百八十一章 妖孽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尼姑的病难道还想赖自己头上?

    今天没有太后在场,蒋皇后一人拿大。云菀沁做足了被蒋皇后刁难的准备,如今一听,只毕恭毕敬:“突降风雪,气温骤降,宫人一夜染了风寒的不少在数,净逸师太毕竟也是上了年纪的人。”

    蒋皇后见她绕过去,鼻息微嗤,试探:“听长青观的嬷嬷说,净逸病得也是荒谬,好端端的睡觉,房间里的窗子却被人打开了,更可笑的是,被冬天雪夜的北风活活吹了一个晚上,竟睡得像头死猪,连醒都不知道醒。”

    你奇怪?我还奇怪呢!云菀沁眸子里闪过一丝似笑非笑的光彩,语气却是乖觉:“是啊,有人睡眠沉,有人睡眠浅,不瞒皇后娘娘,妾身家弟弟自幼睡觉,打雷闪电都是震不醒的,妾身不一样,稍有个风吹草动就容易惊醒。”

    蒋皇后鼻息冷嗤:“怕不是什么睡眠深浅的问题吧。本宫差人问过净逸身边的嬷嬷,净逸说了,她半夜本来是冻醒了,察觉到寒风刺骨,虽隐约有意识,却四肢无力,整个人像是被绳索绑缚着,迟迟起不来,就像是——”

    云菀沁心里一动。

    “就像是被人点了穴。”蒋皇后声音加重,目中已有不安定的冷色跃动,“连净逸自己都说,半梦半醒中,似也觉得有人贴近她床榻。”

    难道是——三爷那天晚上顺便做的手脚?

    云菀沁释然,沈子菱昔日讲过,气功同点穴相辅相成,气流转于穴位,进出于穴位,他年幼既然从悟德那儿学过护体保心的气功,必定也懂得一些人体穴位上的道行,通过封闭穴位,让人身体麻痹,起不来身,应该也不算是什么大难事。

    这种小孩子一样的恶作剧,亏他也做得出来!

    忍住笑意,云菀沁轻捻袍子侧一福,恬道:“皇后娘娘,妾身不才,却也听过一些基本医道,人体冻僵后手足麻痹,起不来也是正常,至于点穴、贴近床榻,人体失温前后,很容易产生幻觉。若是娘娘不信妾身,大可询问太医院的诸位太医大人们。”

    蒋皇后本想从她的反应揪出些异样,再严厉拷问出,如今见她自然而然,侃侃而谈,也察觉不出个什么,又说得样样合乎情理,毕竟没什么证据,便也不再多说什么,一转颈,望了望窗外,廊下虽已经清扫过,仍积雪半寸,唇角噙淡笑:“是啊,也是那净逸师倒霉。不过,秦王妃倒也说的是,今年这天儿,也是怪哉,冷了好几个月才来这么一场,之前连个兆头都没,连钦天监都说是怪异。”

    今儿的抽查也该到此为止了,什么都问完了还不放人走,倒聊起家常来了,无缘无故还扯到了钦天监头上。

    云菀沁没说话,只见白秀惠在旁边黛眉一动,看自己一眼,对着蒋氏,微微一笑,说不尽的深意:“娘娘,钦天监的大人们可不止说是怪异,气象反常,年内必定是社稷反常,国出妖孽,恐怕不是夏侯皇室之福啊。

    “呸,”蒋皇后啐一声,“胡说个什么,自己掌嘴!我大宣青天朗日,皇上春秋正盛,哪里来的妖孽,今年一年都过完了,青河之灾、晏阳之乱都已经被秦王压下去了,秦王声名大振,得了皇上和朝臣们的赏识敬重,明珠再不蒙尘,说到底,应该算喜才对!又哪里来的妖孽!”

    白秀惠噗咚一声跪下来,轻轻拍了自己脸蛋儿两下,却仍是没打算住口,弱弱再次望一眼秦王妃,低声:“……钦天监的大人们讲了,秦王妃私离京城是为皇室女子大忌,几代都不曾出一个这么大的皇室儿媳,与今冬迟雪的诡异天气倒是吻合。雪,乃雨水所凝,正与秦王妃含水的闺名——不谋而和!”

    听到这里,云菀沁不禁唇角一动,这一唱一和,演得当真好,不就是想用反常天气来证明自己是妖孽出世?

    扒皮揭骨的,就为了找自己个错处,能翻到这个地步,蒋皇后倒也是挺拼命的。

    “若是闺名嵌了水便能安上妖孽一说,皇后娘娘岂不也难逃过,这群钦天监的老儿当真胆大,”云菀沁不徐不疾,望一眼座上人,皇后蒋氏沛菡,也是含了水意,女子名字的涵义和结构,大多包含花、草、水、玉四个字,这样算计下来,整个大宣,四分之一的女子都得冠上个妖孽名,话锋一转,悠悠道:“况且,钦天监大人们前段日子还说魏王侧妃这一次是福胎,有利于社稷,如今那福胎呢?”

    “秦王妃该当何罪!竟敢将皇后的闺名拿出来提,皇后可没擅自离京,与灾民厮混!”白秀惠怕被她扯过去,刷的起身斥道。

    云菀沁岿然未动,反正该说的话已经说完,只觉座上女子目光投向自己,目光宛似尖刀,随时要人拎起人执刑。

    室内一阵岑寂,宛似罩了一层屋外的雪。

    气氛紧绷僵持。

    思罚殿门口传来宫人传报:“皇后娘娘,郑华秋姑姑有事奏请。”

    蒋皇后轻嗤:“进来吧。”

    郑华秋入内,走到中间,看了一眼云菀沁,捻裙行礼:“打扰娘娘训诫,奴婢罪该万死。不过,皇上那边有请秦王妃过去一趟。”

    蒋皇后生疑:“皇上请秦王妃过去?有什么事?”打从秋狩后,皇帝见秦王与云菀沁之事大白臣子之间,又拟定婚事,也就再没提过云菀沁,除了新婚次日夫妻二人进宫请安,再没召见过她,如今正病着,叫她做什么。

    “奴婢不知道,也不敢多问。”郑华秋答道。

    蒋皇后挥袖,饶是不甘心也只能放人:“去吧。”

    郑华秋吁了一口气,搀起云菀沁,离开思罚殿。

    转过身,云菀沁仍感觉芒刺在背,一双冷厉目光盯得自己紧紧,一直到出了殿门,那股子被人盯传了脊梁的寒冷,才消散许多。

    若不是郑华秋来得及时,还不知道之后皇后会怎样借题发挥,想着,云菀沁舒了口气,边走边问:“郑姑姑,皇上叫我去干什么?”

    郑华秋犹豫了一下,没说话,只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又朝四周扫了一圈,“嘘”了一声。

    云菀沁突然会意过来,皇上压根没叫自己,不禁秀眉一动,小声道:“是莫贵人的意思?她假借着皇上的名义过来给我解围?胡闹个什么!这是假传圣旨!”若是这样,还不如在思罚殿跟皇后僵着,若是这事儿戳穿了,妙儿还能不被处罚?

    郑华秋低道:“今儿皇后故意支开太后,单独在思罚殿审娘娘,莫贵人知道一定会生些事端,所以早就买通了思罚殿的宫人一直在外面听着,没想到这皇后别的事儿挑不出来,竟将钦天监搬了出来,莫贵人怕皇后拿着这由头,对您不利,也不管不顾,叫奴婢带走娘娘再说。娘娘放心,皇上这几天在养心殿卧病,除了侍疾的贵人和几个皇子,再不见其他人,皇后碰不到皇上的面,再过几天,兴许就忘了这茬。”

    以后帝后二人总得见面啊,依蒋皇后时刻盯着自己,恨不得自己栽跟头的性子,怎么会忘记?到时一问,还是得揭穿。

    没辙,都已经做了,也不能回头。

    云菀沁只得硬着头皮,跟着郑华秋先去了养心殿。

    进了养心殿,郑华秋将云菀沁领进正殿旁边的一间耳殿。

    穿着贵雅的年轻女郎坐在殿内弯脚红木喜鹊圈椅内,似是已等了许久,一见到云菀沁,欣喜站起来:“大姑娘。”又噔噔几步过去握她的手,目色一漾,似有水波转了一转,压不住心头激动。

    女子脱去稚嫩,早已经是个贵妇的仪态,眉眼沉着了不少,却依旧还是认识的妙儿。

    云菀沁心里也十分感触,却打趣:“还在叫大姑娘?被人听到是叫我再被罚一次吗?说起来,我还得给贵人行礼呢!”故意弯了弯腰,又不禁感概,这辈分还真是越扯越玄乎了,两人本是主仆,又成了姐妹,如今更是无奈,若在民间来看,妙儿称得上是自己的庶母,自己还算是她——儿媳妇。

    妙儿将她一抓,脸不禁有些红,把她一拉:“行什么礼,你也在笑话我吗,咱们俩私下见面,不许提什么贵人王妃的。”

    两人刚一见面,都有些兴奋,苦中作乐,暂时将思罚殿的事儿丢在一边,说笑几句,相对坐下,面色才沉静下来。

    云菀沁望着妙儿:“你这次太冲动了,假传圣意帮我解围的事儿也做得出来,皇后要是想为难我,就算这次没成,下次也得找机会把我单独弄出来,你能次次都打断她,将我搭救出去?今天这事万一被皇上和皇后知道了,你知道你会怎样吗?”

    妙儿却一脸无所谓,这一点,倒还是跟往日在云家一样,是个做了再说的性子:“皇后给你扣了那么大个帽子,今儿势必是不会叫你好生生走出思罚殿的,若不用皇上名义召你来,难不成看着你在殿里被她祸害?下次的事儿下次说,太后不会每次有事,下次再审你,有太后在场,情势就对你有利多了。”

    “但是你——”

    妙儿越过桌面,将她的手一捉,阻了她的话,笑盈盈:“行了,我知道。”

    目光澄澄,全无杂质。

    是眼前这个女子,在全府瞧不起她、视她为吃闲饭的废物时,将她调用在身边。

    也是眼前这个女子,在她被家法处置、快被打死时,没有丢弃她,把她救下来。

    更是眼前的女子告诉她真实的身世。

    且不提报恩,这世上,与自己有血缘又能相认的骨肉之亲,也就只云菀沁一个了,有什么理由不拼出性命保她周全?

    妙儿喟叹一声,安慰:“就算事发,皇上念我养心殿侍疾多时一事,想必也会从宽处理。”

    “你那是欺君之罪,不是侍疾几天就能免去的,”云菀沁见她信心十足,更是忧心,考虑了会儿,将解决办法说出来,“要不我们这就进养心殿,现在跟皇上坦白,不管皇上原谅不原谅,至少提前打个招呼,到时皇后问皇上的时候,也能减免些天子怒火。”

    妙儿目中莫名光泽一闪,知道若不说出实情,她肯定是怎么都不安心,望了一眼紧闭的门窗,道:“我说了,皇上不会降罪我。”

    云菀沁一怔,只见妙儿脸色略一沉暗,头一倾:“……皇上那病,并不是普通风寒。只有身边几个亲信知道,我也是那次在望月阁被他召去时,才无意知道的,这就是为什么这次偏偏选定我这么个小贵人侍疾。既是如此,若不是什么天大的错,皇上决不会迁怒我,就算皇后到时想要质问处罚我,皇上指不定还会为我打圆场。”

    难怪妙儿这次胆子这么大。

    云菀沁松了一口气,却又马上心思一紧。

    早就奇怪小小风寒怎么缠绵迟迟不退。

    皇帝的病不想叫人知道,那就必定是什么重症,怕被人知道了,会引起内外生乱——

    她也不好多问,妙儿如今身份特殊,跟自己的关系内外有别,皇帝的病况既想要瞒着天下人,那就是秘辛,说出来,对妙儿不利,就算知道了,对秦王府只怕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妙儿见她脸色宽舒了,似是放心,再没说什么,皱眉,道:“你不用担心我,皇后那边,我倒是好应对,倒是你得担心你自己,皇后借钦天监的占卜气象一说给你扣帽子,这么好的机会,绝对不会就这么完了,”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声音压了一压,“前几天,郑姑姑从凤藻宫相熟的宫人口中得知皇后最近托话出宫,询问蒋家外戚,看娘家有没有还未出阁的适婚女儿,说的年龄,刚好与秦王匹配,我当时听了并没多想,今儿见皇后在思罚殿责问你,倒是想起来,皇后难不成借这机会,给秦王后院塞人?”

    秦王还朝,风头渐大,地位权限渐渐水涨船高,如今百官巴结,皇后对秦王上了心,想监督秦王举止,时刻牵制,还有什么比给秦王府塞女人更百试不爽的办法?

    就像将侄女儿蒋妤送进东宫,随时帮她督促太子一样。

    秦王夫妇刚刚新婚,这就给秦王府塞偏房,似是有些不通情理,说出去,皇后还显得有些不近人情,太不慈蔼。

    但若是秦王妃是个“妖孽”,名声不好听,那就不一样了。

    皇后体恤秦王,给他后院加塞儿,让温和贤惠柔顺的女子为他打理后院,多细腻多周到的母亲!

    原来给自己安这么个名声,便就是为了这一出?

    云菀沁笑起来。

    “你还笑,”妙儿叹气,“若皇后问蒋家有没适婚女儿真是这个打算,秦王府就得进新人了。”

    不笑?难不成哭?云菀沁拍拍她手:“嗯,知道了。”

    妙儿见她并不怎么担心,也没说什么了。

    两人多时没见,趁难得的机会又说了些各自的近况,其中也包括云家的一些事儿。妙儿进了宫,却记得莫开来的养育恩,没曾忘记提点,其实几次都托人带信提出,叫哥哥离开云家,自立门户,莫开来虽然知道妹子好意,不想让自己继续为奴为婢,可在云家待久了,习惯了,谢绝了,妙儿也没多强求,只偶尔问问云家近况,多半是问问云锦重。

    云菀沁近来事儿多,没有顾全到弟弟,此刻听妙儿说着弟弟的一些近况,听得专注。

    正在此时,却听郑华秋叩了两下门,进来了,脸色好像有些不对劲儿:“贵人,王妃——”

    两人一抬头,郑华秋后面竟然跟着姚福寿,顿时刷的一下,站了起来。

    姚福寿目光落在云菀沁身上,又望向妙儿:“贵人以皇上的名义传了秦王妃过来养心殿,好大的胆子啊。”

    妙儿走上前,直接跪下去:“是妾身的主意。妾身早就打算好了,这就去给皇上告罪!”

    姚福寿轻笑一声,却又看向云菀沁:“贵人告罪之前,请秦王妃随老奴去一趟养心殿,皇上想见您。”

    “姚公公,全是妾身一人做主,妾身假冒圣意将秦王妃传过来,秦王妃并不知情。”妙儿拦阻。

    云菀沁开声:“姚公公,妾身随您去见皇上。”

    “啧,还是秦王妃心眼活泛。”姚福寿拂尘一摆,转了身。

    云菀沁叫郑华秋将妙儿扶起来,用眼神安抚了一下,随着姚福寿走出门,去了正殿。

    ------题外话------

    谢谢

    元胖子的评价票

    qquser8699563的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