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结干亲

第一百九十一章 结干亲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东宫,后院花园。

    梅林间,花蕊清美,枝桠傲骨。

    新春一过,天气也跟着暖下来,廊下阶上走动的宫人们穿着轻便了许多,风吹在脸上也温和了。

    太子看见人来了,笑眸弯弯:“沁儿,过来。”

    女子站在几步开外,并没上前:“太子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太子见她保持着些距离,眼眉一宕,有少许的失望。

    之前尚算与她有亲近的理由,蒋氏一事过后,机会再难得了,他凝着她:“没有事孤就不能找沁儿?”

    “宫里的嘴巴太多,太子也得顾惜些名声。”

    太子俊眉微动,并没表态,折一枝梅桠,在宽大的掌心摩挲着,慵懒把玩:“来啊。”

    话一出口,梅林粉墙的转角下,一名宫装美妇人怀抱着金色的绵绸襁褓翩翩过来,对着太子楚楚一拜:“殿下。”又转身面朝云菀沁,真心的感激写在脸上:“秦王妃有礼了。”

    是兰昭训。

    云菀沁目光落在兰氏怀里的襁褓上,还礼:“昭训。”

    太子将她看小皇孙的神情尽收眼底,看了一眼兰昭训。

    兰昭训会意,轻移莲步,将襁褓朝前稍稍倾斜,露出孝儿小半张白嫩小脸蛋。

    婴儿正吮着手指头,瞪着乌溜溜的眼,完全没有那夜的一点病态了。

    云菀沁忍不住俯下脸,问了句:“病好了?”

    “那日回了东宫,殿下请几名御医来给孝儿会诊,用太医院的好药调养了几日,这会儿已是痊愈了,御医说可以适当地抱出来走动,接接地气儿。”兰昭训笑着说。

    云菀沁禁不住望一眼太子,现在对待小皇孙宛如慈父,当初却也是他故意让蒋妤抱走小皇孙,听任不管。

    孝儿若是真的熬不过去,一命呜呼,也是他杀了自己的亲生骨肉。

    眼前男子紫氅白袍,气态悠闲,五官温和,俊逸如仙,可云菀沁看着,一刹那,又有些陌生。

    兰昭训笑着开声:“秦王妃要不要抱抱孝儿?你看,孝儿一直盯着秦王妃呢,只怕知道王妃是他的救命恩人。”

    云菀沁收回心绪,目光又挪到襁褓上,正好对上孝儿的脸,将他抱到了怀里,婴儿的指头拔出嘴巴,样子呆呆,乖乖的,一点不认生。

    “孝儿平日除了乳娘和妾身,从来不愿意叫别人抱,一抱就哭,秦王妃一抱,小家伙声儿都不吭。”兰昭训道。

    救了这个孩子,好像跟他也有了特殊感情,云菀沁贴了贴他充满奶香的脸蛋,轻轻挨了一下,孝儿很给面子地笑得咯咯响起来。

    兰昭训见状,笑道:“看来不仅孝儿黏秦王妃,秦王妃也很喜欢孝儿。”

    云菀沁没有否认,抱着孝儿逗弄着,兰昭训也在旁边看着,却听太子噙着笑:

    “秦王妃跟孝儿这么有缘分,还救过孝儿的命,今天不如结个干亲吧。”

    结干亲?云菀沁抬起头。

    兰昭训马上拉了她的袖子,恳切:“孝儿的命是秦王妃救回来的,也不知道怎么报答,只有让这孩子认你做义母,好好侍奉和孝顺你。孝儿多个干娘,也能多一份福气,何况还是秦王妃这么个能干人儿,求之不得,就请秦王妃收了孝儿这义子吧!”

    干娘?义子?云菀沁哑然失笑:“这怎么行?孝儿是储君的子嗣,又不是随随便便谁家的孩子,我怎么能收他当义子?再说了,按辈分,我该是孝儿的伯娘,再认干亲,又成了他的干娘,这……不是乱了套?”

    “伯娘哪里有干娘亲,”太子轻声道,“你放心,孤跟太后提过这事,太后很高兴,咱们皇家也很时兴认干亲,孤有个小皇弟年幼专门生病,说是龙子光芒盛,遭魑魅魍魉的觊觎,认过九皇叔当干爹,图好养,太后说既然有这个缘分,私下认干亲也不错,她老人家既答应了,父皇也不会说什么。”

    “是啊,秦王妃不是也喜欢孝儿么?就认下这孩子吧。”兰昭训哀求:“到时候秦王妃自己有了孩子,也能与孝儿有更深的关系,今后兄弟之间,还能彼此照应呢。”

    与这小婴儿的缘分确实不浅,也真的是很喜欢。

    云菀沁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一团软兮兮的肉,心里有些痒。

    孩子始终是她从前世到今生的一个缺憾。

    “秦王妃是不是嫌弃妾身这生母地位低下……”兰昭训有些忧虑。

    云菀沁再没什么犹豫了,抓起孝儿肉呼呼的指头,轻轻摇了摇。

    孝儿不知是条件反射还是怎的,反手将她的手指一抱,不放。

    她笑了起来。

    兰昭训吁了口气,娇柔的面庞松缓下来。

    太子尽收眼底,轻笑:“来人,设案,摆酒。”

    短短一会功夫,东宫下人将铺了红毛织毯的长案抬到梅树下,开了一坛泡好了的梅子酒,倒入两钵瓷盏中。

    兰昭训将孝儿抱了回来,暂且退到一边。

    太子拾起一盏,递给云菀沁,笑意盈眸:“民间结干亲,都是要大摆筵席,换帖行礼,招呼亲戚六眷上门。今日一时兴起,仪式简便,只有昭训和几个宫人观礼作证,秦王妃不会嫌弃吧?”

    云菀沁也没认过干亲,更没想过这么年纪还能认个干儿子,倒是新鲜,接过梅酒:“怎么会?心意到了就好。”

    太子拿起另一盏梅酒,示意她随自己走到梅树下,面朝天地,双手举盏。

    云菀沁跟他并排而站,捧着杯子对着天地,有些说不出的怪,颦眉:“是这样吗?”

    身边男子低下头:“孝儿年幼,自然由孤这当父亲的来替他行礼。”

    云菀沁也不好说什么,只听太子站直,侧脸轮廓清俊宁静,声音平和而悠长,字句飘来:

    “夏侯世谆长子,生于甲午年,甲戌月,壬申日,乳名孝,与秦王妃云氏结为谊母子,从今侍谊母为亲母,敬孝终生,若谊母今后膝下有子女,也定当视为亲手手足,不得怠慢。”

    说罢,呡了一口清甜梅酒,环绕膝下,洒于梅树树根的土壤里。

    云菀沁照着他的举动做了一次。

    兰昭训笑着抱着孝儿上前:“恭喜殿下,叫孝儿得了个好谊母。”

    云菀沁将肉团子似的干儿子抱过来揉了会,只觉太阳沉了些,起了些风,才亲了亲,将他还回去。

    太子见她爱不释手,笑着凑近,盯着襁褓中的孝儿,又瞥一眼云菀沁:“儿子,叫娘。”

    云菀沁脸色一变,太子这耸耸肩,走开了几步。

    兰昭训看了看太子的神色,躬身:“孝儿大病初愈,禁不起在室外多逗留,殿下与秦王妃先聊。”

    得了太子的示意,兰昭训抱着孝儿,离开了梅林。

    宫人也把长案抬下去了。

    园中寂静下来。环顾四周,空无一人,云菀沁福福身:“没什么事,那我就先告辞了。等出了宫,我再派人到东宫,给孝儿送些结干亲的礼。”虽然说形式简单,可也不能太简单了,不能委屈了干儿子。

    太子凝视她,并没阻挠,却淡道:“你就这样迫不及待要躲着孤吗,你是孝儿的谊母,孤是孝儿的亲爹,你与孤也是脱不开亲家关系。难道你日后还得时时刻刻躲着不见?”

    云菀沁禁不住笑:“亲爹和谊母,就算不来往也好像没什么吧,我认的干儿子是孝儿,又不是太子。”早知道他叫孝儿与自己结谊亲的目的不单纯。

    太子脸一紧,这家伙,还不忘奚落自己两句,方才饮的梅酒在体内转了一转,有些炙得慌,压低声音,身子朝前一倾:“可刚才与你拜天地,结谊亲的,可不是我儿子,是我。”

    太离谱了。云菀沁看他一眼:“今天就当是我最后一次来东宫。”

    太子见她恼了,慌了神,赶紧拦住:“好了好了,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你是第一天认识我?”

    云菀沁本来懒得多说了,直接走人就是,却莫名一驻,抬头望着他:“殿下哪句话真哪句话假,我还真的是不知道。”

    太子目色一凝,却挺直身子,双臂一张,彻底不放她走了:“又是怎么了?我又惹你什么了?来来来,把话说清楚。”

    云菀沁把他手一扒:“闪开。”

    太子半开玩笑半认真:“今儿不把话说清楚,别怪我把你绑了,丢在东宫不让出去。”

    云菀沁沉默了会儿,道:“太子为了绊倒皇后,放任东宫的女人们厮杀,还故意让亲骨肉陷进杀伐,孝儿病中被良娣抱走,太子一定派人盯着动静,孝儿在杂物房关得快要死了,太子也应该知道吧,却眼睁睁看着孝儿病死都不出声……我觉得好像真的是第一天认识太子。不过,无论如何,还是恭喜太子这次大仇得报,拔了心头患。”见他不语,提步朝前走了,没走几步去,却听背后声音传来,语气并无情绪: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蒋氏不倒,我自身难保,孝儿又能好到哪里去?我在拼命,他既然是我的儿子,这个战场,他也得一起上,这就是身为皇族子弟的命运。我宁可他死在我这当父亲的手上,也不愿意他日后担心受怕地活在别人的操控下。”

    云菀沁脚下一停,身后步履慢慢踱近,只觉得阴翳一降,肩上有甘冽的梅酒气味传来:“你怪我冷血薄情,不够顾念亲情,可这个地方,不止我一个人如此。”

    她肩头一动。

    梅酒的微燥夹杂着她耳下飘来的清馨,令他动容,趁四下无人,又趁她心神出窍,忍不住双臂往前一伸,忽的环抱女子腰肢,一把搂过来,紧夹在怀里:“老三从长川郡领功还朝后,面上无波无澜,朝下却不断结交朝臣,动作倒是快得很,难道不是有夺储之心吗?这次蒋氏之事,也牵涉他多年前被毒的事,我之前曾经暗中请他帮忙在大殿上控诉,至少能助我一臂之力,他却婉言谢绝!他宁可不报蒋氏的毒杀之仇,也装聋作哑,不说半句话,只因为他爱惜羽毛,想要坐山观虎斗!我被蒋氏弄倒或者两败俱伤,绝对比他大仇得报的利益要大得多,如何选择,他明白得很。”见她开始挣扎,抱得越发紧,嗓音压得低沉:“如此……,他又几时顾念过我这个兄弟?他又能比我良善到哪里?”

    云菀沁听到这里,心中早就蹦得厉害。秦王之前总叫自己不要与皇后作对,甚至对于自己查皇后,并不算太高兴。

    原先,她只当他怕自己出事儿,所以才总在反对。

    原来还有一层原因是,他想借皇后铲除储君。

    想着,云菀沁一时忘了继续推开。

    正在这时,东宫太监小跑过来,气喘吁吁:“启禀殿下,思罚殿那边有事——”头一抬,看清楚了面前场景,一惊。

    太子爷从背后环抱住秦王妃,牢牢不放。

    宫里的流言蜚语,果真坐了个实!

    云菀沁手肘一弯,狠擂他一下,挣了出来,狠狠瞪太子一眼。

    太子扯了扯氅,看那太监一眼,漫不经心:“东宫这边的人,不会乱传。你要是实在不放心,孤将他舌头拔了,弄哑了。”

    太监扑通跪下:“殿下饶命!秦王妃饶命啊!奴才什么都没看见!奴才发誓,要是敢乱嚼舌根子,一定被千刀万剐,不得好死啊!”

    云菀沁瞥太子一眼,还是弄不清他哪句真那哪句假,朝那太监道:“你起来吧,没人弄哑你。”

    太监知道没事儿了,抹着一头冷汗起身。

    太子笑:“还不多谢秦王妃。”

    太监忙哭丧着脸:“谢谢秦王妃,谢谢秦王妃!”

    太子脸色阴翳重重,转移到正事上:“明天不就要送去送去宗人府了吗,怎么回事?”虽然蒋氏大局已定,可一天没有在宗人府过堂,没有正式定罪受罚、废除后位,太子一天都还不放心。他叫人一直盯着思罚殿那边,蒋氏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都通报一声。

    太监回过神魂,禀道:“皇后那边叫人托话给皇上,说是明儿要去宗人府,今天想要与皇上再见上一面。”

    太子冷笑一声:“还有什么好见的?难道还要求情吗?她嫌把父皇气得不够厉害?”

    太监挠挠头:“现在要求与皇上见面,只怕也就是这个想法了,眼下不赶紧求情,还等到去了宗人府再求情吗?依小的看,太子要不去看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皇上与皇后到底多年的夫妻,万一这会儿皇后一个人痛哭流涕,将皇上说软了心……”

    太子笑意凝住,蒋氏罪罚重大,闹得皇室宗亲皆知,只是还未对外臣和天下公告罢了,皇上再如何耳根子软也不会给她开小灶,但——为了安心,去督促着也好。

    他眼一沉:“你跟孤去思罚殿。”刚说完,只听云菀沁道:“我跟太子一起去。”

    太监吸了口气,这还秤不离砣了呢,太子爷去哪里,还要跟着去,却低下头,只哪里敢出气儿,当没听见没看到。

    太子一疑:“你去干嘛?”

    秦王那傀儡散的毒,至今没有解除的对症方子,但是下毒的人,兴许有,等蒋皇后被送去宗人府,不管是进冷宫还是罚下狱,再没什么机会见面了,云菀沁想趁最后的机会,探听一下。

    她没明说,只敷衍:“皇后就是不肯承认毒害过秦王,我想着不大甘心,趁她出宫前,想要问个清楚。”

    太子虽有些怀疑,却也没拒绝:“走吧。”说着转身朝东宫大门走去。

    云菀沁忙跟上。

    ——

    思罚殿。

    小年夜后,宁熙帝开始上朝,今儿刚下朝就被禀报,说是蒋氏这边恳请见面。

    他一口气至今还没消完,本来不愿意见,可不去,又有些不舒服。

    妙儿见皇上犹豫不决,知道他虽然气恨蒋氏,可仍是不舍几十年结发的感情,劝了几句,马上要送宗人府,见一面也好,免得皇上总有个心结。

    宁熙帝这才叫妙儿陪着,轻装简服地过来了,此刻一身朝后的袍子,坐于上座,看见蒋氏被人押请出来,眉一皱。

    短短几天,蒋皇后消瘦了不少,眼下脂粉未施,摘去了珠钗首饰和华丽大衫,穿一身深色素服。

    可一张脸,却仍是静默淡泊,连一滴泪都没有,脸色苍白地笔直站在室内,没有主动跪下,头扬得高高,平静注视前方。

    本来以为自己一来,她就算不痛哭流涕,也应该匍匐趴地悔过,反正,总应该表现出犯了错的愧疚,没料竟是——如此死性不改!

    宁熙帝心中最后一丝留恋烟消云散,忍住不喜,咳了两声:“皇后叫朕来,不会就是为了让朕看着你这副模样吧?怎么,事到如今,你还觉得自己没做错,委屈了?”

    身后,妙儿赶紧轻捶天子脊背,这几天虽然上朝了,可因为蒋氏的事儿,又牵动了些旧病,全是强撑着。

    蒋皇后木木反问:“妾身做错什么了?”

    宁熙帝勃然大怒:“暗杀皇子,残害袁妃,运毒进宫,心思恶毒,气量窄小,不堪为国母!你居然还问朕你做错什么了?亏朕这么多年,只当你冰清玉洁,高贵典雅,心思不俗,从来不把你跟那些俗气的莺莺燕燕混为一谈,原来,你跟一般的女子没什么两样!甚至更阴险歹毒!皇后,你瞒得朕好苦啊。”

    斥责一*传到殿外,太子与云菀沁等人听得一清二楚,对视一眼,暂停了脚步。

    思罚殿宫人小声:“殿下,可要小的通知皇上,说您来了?”

    “先不急。”太子摆摆手。皇帝正骂得欢,何必打扰他兴致。

    殿内,蒋皇后听了皇上的话,冷意和苦涩交织,垂下头,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沿着凹陷的面颊滑下去。

    他以为给自己的最高荣誉,却是她这辈子最厌恶的事,她才不愿意当什么冰清玉洁,高贵典雅,心思不俗的仙子——

    她宁可在他心中与别的女人一样!

    可是,这辈子,她已经失败了,失败得厉害!

    在他眼里,自己并不是个有血有肉的女人,注定只是个端庄先贤惠的完美模板,一旦这份完美染上了污点,不再端庄,不再贤惠,自己在他心里,就一文不值!

    蒋皇后狠狠吸了泪,压住心头的真实情绪,今天请他过来,不是为了在他面前告饶求情讨可怜。

    她抬起头,脸色与低着头的哀苦截然不一样,唇角勾起,目色幽冷,就好像面前的男人才是罪人:“我从来不觉得那些是错,不过是一些争宠的狐媚子和小杂种。帝后齐体,你是皇帝,能宠他们,我是皇后,也能诛了他们。”

    “你——”宁熙帝身子一抖,站了起来。

    妙儿见蒋皇后今天将皇上请过来,显然不是告饶,眼看着皇上被气成这样,只觉得眼皮子乱跳,恐怕会发生什么事儿,只搀住宁熙帝:“皇上,不如回养心殿吧。”

    宁熙帝再也不愿意跟她多说,已经是死了心,若她今儿哭着哀恳几句,指不定他还会动容,便是顶着压力,也想为她减免一些刑责,至少,叫她余生的日子过得舒服些,可是现在看来,她根本不需要!

    她不仅不知悔改,还处处挑衅!

    他呼吸沉重起来:“嗯,回去…”

    蒋皇后见他要走,露出一丝诡异的笑:“至于瞒骗了皇上,那我也不怕多说一件。许青瑶当年与皇上两情相悦,无端端拒了皇上,全是因为我将他大哥暗中绑了,叫人打了个半死,才叫她拒绝了皇上,以死相逼不进宫,为了绝皇上的心意,连挑都没挑就火速嫁到云家……”

    说到这里,她欣赏着皇上脸色发白,又笑道:“……不过皇上也别说我恶毒,我若真是恶毒,就该直接将那贱人给杀了,哎,想来真是后悔啊,要是当时直接杀了,多好啊,谁想到皇上死心不改,隔了几年还是忘不掉,许氏就算成亲了,您还……”

    云菀沁的心猛一跳,还怎样?

    她知道,娘婚后是跟皇帝见过面的,可原先只当不过是冬夜那么一次,短暂的一面而已。

    。现在听蒋皇后的话,好像又有些不一般。她屏住呼吸,正要继续听下去,却听宁熙帝已经一声吼,打断了蒋皇后:“住口!你这贱人!断送青瑶一生幸福!”

    殿内,宁熙帝再是忍不住,几步上前一巴掌摔到蒋氏脸上。

    蒋皇后闷哼一声,倒了下去。

    室内几个宫人吓了一跳,却无人敢扶。

    蒋皇后爬了起来,见宁熙帝发怒,脸上的神色却是更加怪异的开怀,反手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渍,笑起来。

    宁熙帝见她张狂至此,不敢置信,猛咳几声,肺腑一阵针扎的痛,身型一仰,倒在了圈椅内。

    妙儿大惊,忙俯下身查看:“皇上没事吧?”

    宫人也慌了,忙要出去叫太医,却被宁熙帝制止住。

    太子见皇帝被气成这样,也再不好继续在外面站着,掀开帘子,跟云菀沁前后进去,先冲到皇上身边:“父皇没事吧?”

    宁熙帝又咳了几声,摆摆手:“没事。”却自知体力不支,只怕当场犯了疾,扶在太子和妙儿的手臂,打算回去。

    他撑了起来,看一眼地上的皇后,语气再无怜惜,已是绝了心意:“将蒋氏押回去,明日一早就送去宗人府过审!朕再不愿意见到这个妇人!”

    蒋皇后像没听见,仍趴在地上,头一转,眼光落在云菀沁身上,诡异神色放大,唇弯到了极处。

    她也来了,正好。

    云菀沁见蒋氏神情怪异,心中一动。

    蒋皇后趴在地上挥了挥手,语气诡谲,笑道:“秦王妃,你过来,秦王中毒的事儿,我告诉你到底是谁做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