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婆媳对阵

第一百九十五章 婆媳对阵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是蓝亭。

    正迎面撞上云菀沁,蓝亭也是脚步一驻,随即走过来打招呼,行了个礼:“秦王妃今儿也过来慈宁宫了?”

    云菀沁将今天来慈宁宫的来意说了,蓝亭脸上露出喜意:“那可太好了,王妃总算能回王府了,秦王一定高兴坏了,奴婢回去也跟贵嫔说一声,叫她安心。”

    云菀沁见她行色匆匆,问道:“怎么,贵嫔派你来慈宁宫是有事吗?”

    蓝亭恭敬道:“也没什么,只是最近皇后新丧,宫里的事儿全是太后打理,后宫的主子们平日请安和汇报都往慈宁宫来了,有时也会差遣咱们身边人来跟马氏禀报一下日常琐事。”

    秦王送进宫的四个婢子中,这蓝亭最讨赫连氏的欢心,云菀沁每次见着赫连氏,几乎都能见着蓝亭在旁边。

    云菀沁点点头,再没说什么,见蓝亭要走,突然又心思一动,莫名喊住:“对了,蓝亭。”

    “嗯?”

    “大年初三的那几天,母嫔在萃茗殿吧。”云菀沁佯作不经心。

    这个月的初三,正好就是蒋皇后被宗人府押去凤藻宫的日子。

    蓝亭愣了一下,有些怀疑:“秦王妃怎么无端端问起这个?”

    云菀沁道:“没什么,只是有些好奇罢了,不知道宫里过春节,跟民间是不是一样。咱们春节头三天窜门见客,是最热闹的,也不知道宫里主子们通常会做些什么,你们跟母嫔有没有出殿散散心。”

    蓝亭眼内掠过什么,却一瞬而已,噢了一声:“宫里哪里能像民间那样走门串户?娘娘那几天犯了头风,待在殿里呢,咱们也都陪在殿里照料着,足不出户。”

    云菀沁蹙眉:“母嫔不舒服?不要紧吧,请了太医没。”

    蓝亭摇头:“秦王妃有心了,主子一向有些偏头疼,萃茗殿的宫人们都知道,似是坐月子时落下的病根,一吹风就容易疼,这几个月天冷,发作得也频繁,老毛病,早习惯了,每次歇个两天就好,早就没事了,放心。”

    云菀沁颔首:“没事就好,你去忙吧。”

    蓝亭福了福身子,进慈宁宫了。

    ***

    蓝亭在慈宁宫里给马氏禀报了日常琐事,调头匆匆回了萃茗殿。

    萃茗殿的内屋,赫连氏玉手托腮,倚在软榻上,闭目养神。

    一想到皇上叫皇儿摄政的事,脑子里就更像是抽筋一样,一扯一扯地疼。

    此刻,她见蓝亭打帘进来,半阖着眼睫:“回来了。跟太后那边禀过事吗了?”

    蓝亭打发了屋子里的青婵、赤霞和紫霜,将门帘拉紧:“是的,主子。”又走到软榻跟前,低声:“过去时,在慈宁宫门口,碰见秦王妃了。”

    赫连氏眼皮一弹,缓缓睁开,见她将另外三个支开,问:“怎么了。”

    蓝亭道:“秦王妃问主子您初三那日有没有出过萃茗殿。”

    赫连氏并没起身,支撑着玉腮的手臂却往下不易察觉地滑落几分:“你怎么说?”

    蓝亭回应着:“奴婢说主子犯了头风,一直待在殿里。”

    赫连氏没说话,只觉脑子里的弦扯得越发紧,突突跳着,叫自己不得安歇,却只点点头,声音柔和:“皇儿送的几个婢子当中,属你心眼儿最活泛,最会办事,所以有什么事,我也只放心叫你做。

    蓝亭本就是个嘴甜脑子灵光的,这会儿也听出主子的意思,忙一福身,让她安心:”蓝亭得主子厚爱,自然也是鞠躬尽瘁,主子交托的事儿,奴婢只一人去做,她们三人都不知道。奴婢知道,不管主子做什么事,全是为了秦王好,别人就算不体贴主子,怀疑主子,可奴婢却一定会好生维护主子。”

    赫连氏美眸中有什么光芒一闪,却愈发柔和,撑起身子,将她扶起来:“好。”

    第二天,长青观内,云菀沁下了早课,净逸叫庵堂里的嬷嬷过来通知,让她收拾细软和行李,准备第二天出宫。

    嬷嬷刚一走,同屋的几个小尼姑都围了上来,道起喜来。

    云菀沁与几人说了会儿话,开始收拾行装,大半是姚光耀送来的书和医用物具,小尼姑们闲着没事儿,也蹭过来帮忙,几人没一会儿就打好包,只听外面传来清脆的女声。

    云菀沁出去一看,是蓝亭和紫霜二人,一疑,下了阶:“有什么事吗?”

    蓝亭笑着说道:“秦王妃之前在受罚,主子想叫你过去说话也不方便,现在好了,明天就要出去了,也宽松,今儿叫咱们来喊你过去闲叙闲叙,今后进宫的机会难得了。”

    云菀沁点头,回屋说了一声,跟着两人先去了萃茗殿。

    到了萃茗殿的门口,蓝亭和紫霜在前面带路,云菀沁一瞟眼,见墙下的停轿所有一顶小软轿,看起来像是官宦人家的出行工具,轿子旁边还立着个婢女。

    她脚步放缓了一些,那顶软轿显然不是宫里女子的坐轿,婢女的打扮,也不像是宫女。

    莫不是宫外来了人?

    倒是稀奇了,赫连氏在大宣没有五亲六眷,来了好几次萃茗殿,还没见过招待过外客的。

    “是有客人吗?”云菀沁跨进大门,边走边问道。

    紫霜扭过头,犹豫了一下,要回话,正好赤霞得了赫连氏的吩咐,出来迎接人,刚到大门这儿,见云菀沁过来了,迎上前道:“秦王妃来了,主子在花厅等着您。”又吩咐紫霜和蓝亭:“我将王妃领进去,你们去厨房端水吧,再把太后赏赐萃茗殿的过年贡果儿啊小点心都搬出来,别怠慢了王妃。”

    云菀沁一听贵嫔将太后赏赐的贡果搬出来,道:“不用了,是太后赏给母嫔的,我怎么好享用。”

    赤霞相比蓝亭等人,是四个人当中最老实的,有什么说什么:“王妃客气什么,太后每年都赏赐各宫各院呢,大过年的,主子也没法子与王妃和秦王一块儿吃团圆饭,上面贵人赏的东西一个人哪里享用得完,王妃来了正好。”

    “是啊,主子只秦王一个皇儿,又怎么会委屈得了王妃这么一个儿媳妇。”紫霜年纪最小,说话最直率。蓝亭也笑起来,说着,两人分头去忙了。

    萃茗殿用来见外客的花厅在后院,有些距离,赤霞领着云菀沁从正殿左侧的小径走过去。

    走了小半,云菀沁随口问道:“母嫔头风好些了吧。”

    头风?赤霞扭过头去:“贵嫔头风没有发作啊。”

    云菀沁眼色一动,那为什么蓝亭会骗自己那几天贵嫔头风发作,待在殿里,足不出户?

    她没说什么,只浅浅笑:“哦,是我弄错了。”

    赤霞心儿直,没多想什么,转过头去就将事儿抛到脑子后面去了,继续带着人往前走。

    到了花厅外,赤霞先进去通传。

    云菀沁站在廊下的天井等着,赤霞进去时没关严的虚掩门扇的里面,传来女子的低柔笑语声。

    声音虽不大,也听不清楚,却一点点的飘了出来。

    是今天来萃茗殿的女客?

    正想着,赤霞推门而出:“王妃,贵嫔有请。”

    云菀沁提裙子上阶,进去了花厅,厅内置放着熏炉,并无节庆的欢快,一片素净。

    蒋皇后新丧,虽后事办得简朴低调,但宫里各殿和文武百官,仍是遵循大宣朝为皇后服丧的礼制,一定级别以上的官员和内外命妇穿二十七日孝服,禁声色娱乐。

    赫连氏一身缟素,将平日的艳光压下去几分,衬得清雅无匹,此刻怀揣着金丝手炉,坐在花厅的上首,正与下方的女子语笑晏晏,谈天谈得很是酣畅尽兴,显然被那女子奉承得很好。

    见云菀沁来了,赫连氏聊天的话音一顿:“沁儿来了,坐下吧,”又转头吩咐:“外头冷,给个手炉给王妃煨着,……茶水也叫蓝亭她们快奉上。”

    女客背对着云菀沁,可身影纤纤弱弱,并不陌生。

    云菀沁看着女子站起来,转过身子,在赫连氏的示意下,几步上前,行了个礼:“秦王妃有礼了。”

    韩湘湘面庞如三月桃花,不知道是屋子内太暖和,还是和赫连氏说话说得情绪激动,一张脸红扑扑的,腰身一弯,显得柔软楚楚。

    云菀沁目光转向上座,微微一笑:“原来母嫔的客人是韩小姐。”说罢,择了个让自己最舒服的姿势,坐在了牡丹圈椅内,又接过递来的手炉,捧在怀里。

    韩湘湘见她并没叫自己免礼,身子弯在半空,只得望了一眼赫连氏,见贵嫔示意,才坐了下去。

    赫连氏笑着道:“是啊,得了皇上的允可,今儿正好有空。我就差人去跟韩通那边说了一声,将韩小姐送进宫来做做客,陪我说说话。”顿了一顿,声音并无起伏:“反正,早晚也是一家人了。”

    韩湘湘听了脸色大红,埋下头,紧紧拽住裙子两侧。

    云菀沁轻抚杯盖,柔柔吹着热茶,正呡了一口,抬起头,望向赫连氏。

    赫连氏见她似是不明所以,脸上笑意未褪:“皇上之前与皇后为秦王商议的这门亲事,因为宫中最近事多,耽搁了。现在皇后的身后事妥当了,朝事也都安排了,样样都上了正轨,昨天我去养心殿看皇上时,他又跟我提起了这事儿,想要遵循皇后的遗愿,我看皇上心意坚决得很,也不好说什么,只得顺着他意思了。沁儿,你们两个刚刚新婚,母嫔知道,这会儿添人,估计叫你心头不舒服,可既是皇上的意思,也没法子……你不会怨恨母嫔吧。”

    一番话,已经全部推到皇帝身上,能怎样?云菀沁放下茶盅:“若是皇上的意思,自然是忤逆不得的。”

    赫连氏欣悦了一些,却听她话还没说完:“……只是,打从皇后进了思罚殿,皇上一直没提这事了,怎么突然又重新翻起来了。”

    赫连氏知道,她在怀疑是自己主动在皇上面前提起这个婚事,望了一眼韩湘湘,淡道:“谁知道呢?兴许韩家小姐就有这个进王府的命。”

    韩湘湘今天为了讨贵嫔欢心,使出浑身解数,全心全意地侍奉着,刚刚将贵嫔招呼得心花怒放,后来云菀沁进来,总觉得矮了一截儿,又觉得像是做了亏心事儿,再不敢说话,一直低着头,听到这里,却再也坐不住了。

    她拎了裙子,刷的站起来,脸色涨得通红,朝着对面的云菀沁,跪了下来:“王妃,那日御花园中湘湘的承诺,今天也一样!湘湘只愿意长伴秦王身边,不求别的,每日能看他一眼就好了,绝不会跟王妃争宠!进了王府后,王妃只拿我当下人就行了——”

    这一跪,室内的赤霞等人都一惊。

    赫连氏面色怜悯,走过去亲自将韩湘湘扶起来:“你到底也是个千金小姐,怎么能落得这么低贱可怜?你爹虽说官衔不如云尚书,却也是大内当差、成天能见着皇上的人,不用把自己作践成这个样子。我今儿叫你来,是让你们两个好好说话,沟通一下,联络联络感情,不是看你哭哭啼啼的。”

    韩湘湘见赫连氏教训,这才乖顺地噙着盈满水的眼眶,回到座位上,一双眼却仍是红通通地盯住对面的云菀沁,等着她一句回应。

    赫连氏回头,望向品贡茶品得正香,一字不发的的儿媳,再看看一听自己话就马上照做的韩湘湘,眉一拧,语气却是温和:“沁儿说句话吧!你看看,韩小姐委曲求全都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有什么不满意。”停了一下,声音陡然有些严:“身为正室,也该有点儿正室的气度。”

    气氛紧绷起来。

    云菀沁放下茶杯,望向韩湘湘:“进了王府后,只拿你当下人?”

    “嗯!”韩湘湘猛点头。

    云菀沁语带调侃:“能陪王爷睡觉的人,我好意思当成下人,府上的人也不敢吧,万一你陪得三爷开心,指不定到头来我还成了你的下人。”

    几个下人掩嘴笑起来。

    韩湘湘脸色一涨,泪水盈满,赫连氏亦是脸一变:“沁儿,你这话说得也未免太粗俗了,你这还是当王妃的人么?”

    云菀沁语气尚是谦和:“母嫔,阳春白雪,下里巴人,各有各的好。将话都挑明了说,胜过含在嘴巴里不吐不吞的,我娘当年也是一点儿不粗俗,见着来投奔我家的逃难小表妹,一派当家主母的作派,可客气了,见着那小表妹与自己的夫君有些暧昧,还是不粗俗,等亲自瞧着两人爬上了床,肚子都搞大了,仍是咬着牙,保持夫人风范。结果呢,我娘怄死了,当年若是粗俗点儿,一开始就横下心,将那小表妹一扫帚打出去,指不定现在还活得好好。”

    室内一片沉寂,没人说话,只剩下呼吸声。

    半天,赫连氏才叹了口气,回到座位上,看着她:“横竖你是不同意了?”

    云菀沁顺手捞起蓄了茶水的杯盏,呷一口,润了润嗓子,放下来,语气恭敬:“母嫔刚刚说的正室气度,妾身从来不觉得是靠给丈夫塞妾体现出来。”

    赫连氏看着她,语气凉薄了起来:“其实韩氏进门一事,也用不着你同意,旨意一下,就成了定局。今儿叫她来,只是你到底王妃,才来跟你提前说说。你既然是这个态度,那也没什么好说了,母嫔该做的都做了。”

    云菀沁静静品茶,这个态度怎么了,这态度非表明不可,若赫连氏有这个不住给王府送人的心思,以后还会连绵不断。

    话放到这里,至少能叫她心里有个数。你可以尽情地塞人,可人进去了,是个什么下场,那就是我说了算。

    赫连氏叫她脸色有些诡谲的清冷,心中一个咯噔,捏着紫砂小茶杯,指缝间,却是轻微的咯吱响,半晌,才平静下来,招呼两人吃喝,又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家常闲话。

    气氛好似恢复了之前。

    坐了会儿,只听脚步声来,蓝亭从外面走进来,对着贵嫔悄声耳语了一番。

    云菀沁一抬头,看到赫连氏脸色一变,还转过头,小声皱眉,问蓝亭:“……真的?”

    “是的,章德海刚去内务府领东西,听宫人这么说的,那人,这会儿都提去宗人府了呢。”

    赫连氏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韩湘湘见赫连氏脸色发白,手脚轻颤,忍不住关怀:“贵嫔,发生什么事了?”

    赫连氏看了一眼韩湘湘和云菀沁,似是有些难言之隐,半晌,才叹道:“蓝亭,跟秦王妃和韩小姐说说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