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打架

第二百一十九章 打架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伴读学子跟着起哄:“是,汾王!”

    “翻到昨日刘夫子讲习的,跟着本王诵读。”汾王越玩越起兴,“本王巡视!看你们念错了或者没开口的,小心本王的戒尺。”

    厉王一向厌烦这小皇弟仗着幺儿的宠爱在后宫是个小霸王,此刻脸色难看,却也知道父皇喜爱汾王,不想做些让父皇不高兴的事。就算汾王失形忘矩,自己到底是兄长,就算他不对,到时他双腿一撒,哭闹起来,还成了自己的不是,让父皇责怪自己不让弟弟。

    想着,厉王掸掸袍子,眼不见为净,暂时离开了教室。

    景王倒是没离场,可自恃生母比丽嫔高好几个位份,怎甘心听汾王的话,自顾自做自己的事,也没理睬。

    除了两个皇子,其他伴读学子不管是有心巴结的,还是不愿得罪的,个个都照着汾王的意思端起书。

    云锦重本想找个借口出去等刘夫子来,想起姐姐的叮咛,终究还是将书翻开,晾在眼下。

    一群人逢迎汾王,汾王读一句,办伴读子弟们应一声,读得摇头晃脑,声音洪亮,兴致盎然,便是汾王读错的地方,也跟着歪曲。

    云锦重不觉微微皱了皱眉。

    汾王一边领读,一边走到后排课桌之间,目光一顿,停在一条书案背后,声音一止,声音陡然尖利起来:“你!站起来!到后面去罚立!”

    景王回头一看,只见汾王点中的是刚刚进内书馆的云少爷,摇了摇头,真不走运,被汾王缠上。

    却见云家少爷并没起身:“不知我犯了什么错需要罚站。”

    景王愈是摇摇头,若是顺着这皇弟的意思,说不定还能逃过一劫,对着干?汾王还没被忤逆过呢。

    果然,汾王见云锦重不照做,还反问自己,怒不可遏,教鞭砰的一声摔在他的课桌上,发出无比刺耳的声音,教鞭的铁质头柄在桌面上跐一声摩擦而过,显出一道划痕,惊得室内其他子弟不敢作声。

    “别人都在跟着本王念书,个个声音洪亮,唯独你,懒懒散散,声如蚊呐,本王站在你身边都听不到你的声音!你说,当不当罚!”汾王训诫。

    “这本书我已倒背如流,要义考点,在国子监都学习过,不需要用大声朗读来加强记忆,默诵也不无不可。”云锦重就算处处提醒自己遵着姐姐的意思,到底年少,也是有几分锐气,“若汾王不行,大可随便挑一段考察。”

    汾王早知他精通学业,刚来就被几名夫子和杨太傅称赞过,此刻也没有自取其辱真跑去考他的学问,免得反倒让他在众人面前逞了威风,越发恼怒:“云锦重,你对着夫子,难道也这样恃才傲物?难道会了就可以不读了?那你何必进内书馆!叫你爹找个博学名士在府上单独为你授课啊!”

    旁边有妒忌云锦重的伴读子弟风点火地插嘴提示:“殿下,云少爷如今正在秦王府小住。”

    汾王冷笑,“原来是仗着秦王内弟的身份,才敢跟本王叫嚣!你那姐姐不知道怎么教你的!进内书馆之前,也没多教导一下宫内的礼节吗?亏这秦王妃是怎么当的!”

    “说到这里可就有意思了,”涂郡王家的世子向来是汾王跟班,笑着说道,“晏阳那档子事,殿下该听说过吧?云少爷的姐姐前些日子才从长青观受罚出宫呢。”

    “难怪啊,有其姊,必有其弟!”其他子弟哄笑起来。

    “那样的姐姐,又怎能教出个乖顺懂事、遵纪守律的弟弟?!”

    云锦重见汾王几人提到姐姐,脸色一变,站起身:“不就是罚站吗。罚就罚。”

    汾王见他终是服软,得意起来,再见他转身要去背后,却喝住:“站着!”

    现在想罚站?晚了!

    汾王手持教鞭,在掌心轻轻一拍,余怒未消,刚不照着自己话说,驳了自己面子,这口气还没完呢。这个罚,不能不加重!

    韦贵妃瞎眼的事,就是萃茗殿的赫连贵嫔举报所害,韦家失势,又跟秦王夫妇不无关系。

    生母丽嫔在殿里哭着念叨了好几次,汾王都是知道的。

    再一听周围伴读的怂恿,汾王怨气都涌了出来,今儿就给贵妃和魏王报仇,冷哼一声:“罚站就完了?罚站只是惩处你不尊师重道,你还对本王不敬!本王听说你很小就死了娘,没娘管教,教养差了点,本王也不怪你,可你父亲还在啊!不是还有个当了王妃的姐姐吗?你父亲和姐姐教不了你,本王来教!”

    不尊师重道?七八岁小儿拿着教鞭上讲台,将庄严学堂弄成取乐的地方,也不知道是侮蔑了师道。云锦重听他侮辱,捏紧拳:“殿下不要将我娘和姐姐扯进去。”

    “怎么扯不得?你就是有娘生,没娘教的,你娘死得早,就是因为被你气死的吧!你爹也是,本王就怪了!朝廷那么多世家大族,一个寒门出身的兵部小官儿,是怎么能一路爬上左侍郎,又爬上尚书的?怕并没什么能耐,只是会谄媚吧!还有你姐姐,也不知道怎么将父皇蒙混了,那么多资质不凡的千金小姐,唯独她能进王府,是使了妖法吗!”汾王见他生气,越说越得劲儿。

    云锦重指甲嵌入掌心,脸色一点点,越涨越红。

    景王被汾王吵得头都是大的,皱皱眉,终于开口:“够了,刘夫子快来了——”

    就是因为快来了,才不能放过大好的机会。汾王将教鞭啪地一摔课桌,气鼓鼓:“不行!他侮辱本王!”

    “他怎么侮辱你了?不就是读书声音小了点儿,没配合好你,没逗得你开心吗?行了,你在内书馆扮夫子的事也是于理不合的,传到父皇那边也不好听。”景王语气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汾王虽向来只听父皇的话,但对于几个母家地位比丽嫔高的皇兄,也不是完全不忌惮的,又被小太监拉扯了几下,心不甘情不愿,退回座位。

    正这时,厉王和刘夫子已步入课室。室内,恢复一片肃穆。

    景王怕云锦重想告状,回过头瞟了一眼,见他已坐下了,脸色倒是平静,可眼圈发红,身子轻微发抖,却好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似是吞下了委屈。

    临近晌午,上午课业结束,伴读子弟们前后出了内书馆。

    云锦重收拾了书袋,一个人默默走了出去。

    汾王前呼后拥,在一群私交不错的伴读子弟和太监的伴随下,走到前面,走到半途,又扭过头,轻蔑地睨了小少年一眼,笑着说了几句什么,身边人也跟着笑起来。

    景王走在后面,看到这一幕,路过云锦重时,脚步放缓:“本王这个皇弟从生下来就被父皇宠着,霸道惯了,不管做错什么,父皇都觉得他是年纪小,不懂事,宫里人看着皇上的面子,也没一个人拂逆过他。你就别放在心上了。”又凑过头去,露出狡黠笑容,掩嘴道:“像本王和厉王一样,拿那小子当个宠物就行了,有什么好计较?”

    云锦重见是景王,驻足:“谢景王开解。”一开声,语气却是轻轻发抖。

    景王知道,他被当了这么多人的面子,被汾王辱骂一通,还牵家带口的包括娘和姐姐,心里的委屈一下子肯定难得消,也不好说什么,点点头,带着太监先离开了。

    前面不远,汾王不时调头看看,见景王停下脚步特意跟那云家小子说话,似乎还挺亲近的,脸一边,不高兴了。

    涂世子递了头过去:“怎么了,殿下?”

    “那小子,看得真是叫人不顺气。”汾王揉揉胸口。

    尹国公家的长孙少爷在内书馆中学业优秀,素来很受夫子们的夸赞,连皇上抽查内书馆学子们的功课时,都表彰过他。一行人中,尹少爷最嫉恨云锦重一来就夺了自己的光彩,此刻一听汾王的话,忿道:“他本就仗着学业不凡,是皇上亲自挑选进来的,再仗着他那姐夫在朝,这才进内书馆几天就不将殿下放在眼里,日后还得了啊?这个气焰一定得要打下来!”

    一番添油加醋下来,汾王按捺不住,勾勾手,跟贴身小太监说了几句。

    小太监怎么会不清楚这主子的性子,只怕闹大了:“殿下,这……”

    “啰嗦个什么~去办!”汾王跺脚。

    小太监忙朝云锦重小跑过去。

    云锦重正欲出内书馆的正门,只见汾王身边的小太监跑过来,拱手道:“云少爷,奴才家主子请您去内书馆的后院一聚。”

    “早课完了,殿下有什么吩咐,可明日上课时再说。”云锦重道。

    小太监早预计好他会推脱,将准备好的话搬出来,声音更低一分:“云少爷,汾王今儿一时冲动,回头想想也有些不好,只是到底是皇子,当着众人的面,不好明说,所以才想与您找个清净地儿和解,您不是这点儿面子不给吧?若是秦王妃知道您来几天就跟汾王闹成这样,不知道多伤心,多难做人啊。”

    云锦重虽然不觉得汾王会跟自己和解,但一听姐姐的名字,喉头一动,仍是跟了过去。

    内书馆的后院,一株老柏树屹立,树下是几面青石墩子,供学子们课余读书,因为已经散学,此刻十分宁静,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作响。

    云锦重见天井内没人,望向小太监。

    小太监指着柏树下的一面墩子,好声好气道:“云少请坐着等,奴才去瞧瞧,殿下许是等了半天,坐不住,跑到旁边去玩儿了,奴才去找找。”

    云锦重只得坐了过去,见小太监离开,庭院内空无人声,静得出奇,等了小会儿,不见小太监回来,心里莫名有些诡异,站起来正想走,却听头顶传来一声簌簌乱响,还没来得及躲闪,哗啦啦一阵雨水从天而降,宛如瀑布一般下来,从头淋到了尾!

    一个看上去足有五六斤重的厚重木桶也掉了下来,“哐当”一声,幸亏云锦重避得及,才没砸到头上。

    “哈哈哈——”伴着一声大笑,有人从树上跳下来,竟是汾王身边身边一名太监,一见任务完成,匆匆跑到主子身后。

    汾王领着几个伴读子弟从灌木丛里走出来,看见成了落汤鸡的云锦重,心头的气彻底消了,奚落:“哎呀,这不是皇上钦点进内书馆的优秀学子吗,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比街上的乞丐还不如!对得起皇上的青睐吗?”

    “殿下也别这样嘲笑人家,仔细云少爷哭哭啼啼回去找家人告状呢!”涂世子顺应着笑道。

    “告诉谁?他爹食君之禄,吃的是我夏侯皇室的饭!还是他那刚刚也出了罚的好姐姐?”汾王哼一声,话音未落,却觉眼前一道黑影扑来。

    众人没料云锦重竟有这个胆子,一时都没反应过来,眼睁睁见着云锦重将汾王扑倒在地。

    汾王当他根本不敢怎样,一张嘴仍是不依不挠,愤怒至极:“竟敢跟本王动手!果真是个没家教的,亏得你娘死得早,不然真得被你活活气死——本王要告诉父皇,要他摘了你爹的帽子,还要休了你姐姐——”

    云锦重脸色一赤,举起拳头就朝下面人砸去:“闭嘴!你才没娘没家教!”

    一拳头下去,汾王一只眼疼得睁不开,从没这样被人对待过,另一只眼隐约见他俊脸扭曲,十分可怖,尖叫一声,恐吓起来:“云锦重,你完了!父皇肯定会杀了你的头!来啊,你打啊,有本事再打啊——”

    云锦重忍无可忍:“这可是殿下说的!”说罢,又一拳头狠狠砸了下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