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有孕脉

第二百三十五章 有孕脉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府纳侧一事落定后,恢复安静,完全没有办过喜事的痕迹。

    新纳的韩侧妃除了进王府第二天,携着小彤和拉得奄奄一息的吕七儿,在两个嬷嬷的带领下,去主院外面请安,此后一直待在棠居,连个声息都没有。

    便是第一天去请安,下人们听说韩侧妃也没见着王妃的面,只有初夏姑娘出来代为交代,说娘娘病刚好,多半留在屋里将养,三爷近来忙碌,早出晚归,一天大半时光都不在家,就免了新人的晨昏定省,今后什么时候开始请安,再说,请韩侧妃安心待在院子就好。

    新进府的妻妾,就是靠进进出出请安说话来混个眼熟和人脉,然后才能与府中的上下关系快速打理熟,建立一些威望,一句“免了请安,安心待在院子”,看似体贴和蔼,其实从开始就把韩侧妃今后的交际圈子都限制了,简直就是画地为牢,将那韩侧妃堵在了西北院落过活儿。

    当下一听,棠居一道跟过来的几个下人面面相觑,轻微一阵哗然。

    两个嬷嬷是王府的,也领教过王妃持家的手段,虽有些惊讶,却也还不至于为新来的主子与王妃作对,默默的垂头,并没吱声。

    小彤是韩家的家生子,见王妃分明是冷待的意思,抱不平地哀求:“今儿是第一天,娘娘也得见一见侧妃,让侧妃表个心意。”

    初夏眼光回望了一下主屋,直接拒了:“娘娘还没起身,不方便。”

    都日上三竿了,怎么会没起身。韩湘湘心头又是不禁一凉:“初夏姑娘,是不是王爷在里面?”昨天从棠居走了以后,他还能去哪里?

    吕七儿只怕惹了云菀沁,捂着还隐隐作疼的小腹,另一只手拽了一拽韩湘湘,低声劝道:“娘娘身子刚好,这几日安排府上的喜事本就操劳了,侧妃若有心意,今后给娘娘请安的机会还多着呢。”

    初夏瞥了吕七儿一眼,脸上是孺子可教的神色,语气颇是满意:“聪明,难怪被贵嫔看中,还被侧妃抢着要啊。”

    吕七儿听着,打个寒颤,韩湘湘却只叹了口气,制止小彤吵着见王妃,对着院子一福,声音有些虚弱:“妾身谨听娘娘的意思,今儿就不打扰了。”又吩咐下人:“走,回去吧。”

    吕七儿今儿一早回了棠居,便觉得韩湘湘有些不对劲儿,开始只当是还没从昨天的打击中恢复,后来才觉得她有些惶惶的,试探了几句,却也没问出个名堂,此刻见她这模样,更有些怀疑,却只默默与小彤将她搀离了主院。

    其实韩湘湘来请安时,云菀沁并没骗人,还真没起身。

    破晓前,两人从先开禁的京城东北门进来。

    一路上,夏侯世廷虽然一直把她揽在怀里,避免马车起伏的碰撞,可她身上还是疼得慌。

    不过,她也没吃亏,他的后颈、后背上,全是她抓痕。

    昨晚一宿,这男人精力旺盛得吓人,她都怀疑他不仅仅是事前服了固血丸,池子里也不仅仅只有温补的药。

    在他感觉因药物和温泉的调节,体内气血走得顺畅,并不像昔日*稍涨便气血难行、有毒发征兆,便彻底放开了手脚。

    几个来回下来,夜还未过一半,他没把她骨头架子拆散了。

    就算前世有些经验,却也抵不住他这么索取,若不是他一开始的动作很鲁莽,她怀疑他绝对是个中老手。

    夜将尽头时,初夏备好了干爽的帕子和干净衣裳,提前放到池子边上。

    她已是全身娇无力,路都走不动了。他提前起身,先将池边软榻铺了软褥高枕,旁边生了软炉,虽是春意浓浓的季节,又有温泉蒸汽,却因是郊外,又是长夜,还是有些凉意,她的病才刚好。

    准备好了,他方才把她抱起来歇息。

    马车到王府门口时,天蒙蒙亮,府上下人都还没起来,惟晴雪和珍珠两人在门口迎着,夏侯世廷将她抱下车子,抱回了主院内厢房,换了件袍子,直接去宫里上朝了。

    她真的很想问他哪里来的这种精力,到底知不知道累,不过真没力气说话了。

    初夏三人打了水,替她清洗了身子,中途,她连三人偷偷的笑话都懒得阻止了,交代了一番,就直接一头栽在床上睡着了。

    韩湘湘来的时候,她不知道正跟周公下第几盘棋!

    不过,那日回去后,韩湘湘便一直待在棠居,再没出来。供侧室居住的西北院落,原先死寂,如今还是一片死寂。

    若不是知道,根本没察觉府上多了个侧妃。

    只是初夏还是吩咐了晴雪一声,叫她盯着棠居那边,尤其燕王来王府的时候,晴雪回来汇报时,只说燕王再没像那夜一样大胆进侧妃院子了,只有几次走的时候,朝西北院落这边张望,似是心事重重的样子,竟还有两次在府上碰见吕七儿,还停下来问了几句话,只是离得远,晴雪也听不见说了什么。

    燕王素来没将那吕七儿放眼里,跟她能有什么话?十之*是问韩氏的事。初夏叫晴雪没事儿盯着就行了,不要声张。

    *

    刑部监狱那边提前下了函,因红胭在邺京没亲人,通知直接送到了香盈袖。

    这日午后,初夏从香盈袖回来时,说了这件事。

    就算不用提醒,红胭行刑的日子,云菀沁也是日日数着,并没一天忘记,先前日子距离远,如今却是迫在眉睫了。

    初夏说完,叹口气:“三爷之前说红胭姑娘兴许有救,可到现在也没个信儿……难道真是没希望了?”

    他之前那话她又怎么不记得,这段日子心安,大半也是因为信他不会随便乱说,可到现在还没个音讯,如今连行刑的通知函都来了,她怎么还坐得住。

    她沉思不语,手心却渗出汗,若到最后真不行,也只得用些迫不得已的法子了……正想着,晴雪进来禀:“娘娘,三爷回来了,来了主院这边。”

    难得回来得早,韩氏进府后没两天,赫连允已临近京城,目前已经到了京城几十里开外的一个小县驿馆住着,他这几天忙得没怎么回来,云菀沁整理了一下心情,仰起头吩咐:“这个时辰还没吃饭吧?将午膳端到外面的小厅,先叫三爷用。”

    等云菀沁出去小厅,八仙桌上已上了几样菜和汤。

    夏侯世廷换下了朝上衣冠,俊颜略带倦意,眸下还挂着浅浅的青影,见她来了,唇际浮出笑意,示意她坐下。

    云菀沁已吃过,坐下来看着他用膳,时不时用公筷为他夹菜,一边随口问道:“北边储君来邺京的事,安排得怎么样了。”

    “三天后抵埠,届时本王与燕王一并去城门郊迎,赫连允先进宫面圣,致两国修好之词,估计得住下个几日。”

    面圣?云菀沁想起皇帝的病,为了不起风波,几乎谁都不见,如今赫连允来了,却不能再避而不见了,也总不可能隔着一道帘子见,为了不让北人起疑心,只怕还得振作精神。

    想着,她不禁道:“皇上病还没好,这会儿能见客么?听闻……前些日子从泰州回来,又沉了几分,说是连床难下吧。”

    他望她一眼,略一颔首:“嗯,所以父皇这几天正在择些会医术的宫女,作为近侍医女,召进养心殿,贴身侍疾。”

    云菀沁明白了他的意思,皇帝的这个病,果真是越来越严重了,怕是光靠妙儿和姚福寿近身照料都顶不住。

    如今,皇上只怕是要赶在赫连允来之前好好调养一阵子,若病发作,也有懂得医术的人照应,不管怎样,这几天得要撑着,不过太医院的太医到底是外臣,不是天子身边的人,进进出出,不住在宫里,人多嘴杂,总怕走漏风声,选些宫内懂医术的人作为近身侍从,入驻养心殿内照顾,倒是更牢靠一些。

    许是因公务太重,夏侯世廷胃口也不是很好,扒了几筷子就净手漱口,叫晴雪和珍珠收了。

    云菀沁站起身:“这就不吃了?还没吃多少呢……”话没说完,男子已跨过来,手臂一伸,圈了她腰身,横抱在手里,朝内室走去。

    晴雪和珍珠捧着碗碟还没来得及出去,这一看,大红了脸,噔噔疾步出去,又拉上帘子,正碰上初夏进来,见她们急匆匆,奇怪:“怎么了?不正吃饭么?”

    “是,正吃呢……”晴雪红着脸,一语双关,初夏会意,三人掩嘴笑着,赶紧出去了。

    内室,他袍角翻飞起风,几步将她抱进帐内,俊脸再没刚才用膳时的严肃正经,高挺鼻梁上全是急不可耐的涨红,一天没回,一想她就有点儿受不了,此刻低喘:“宝贝,本王受不了。”

    一天就受不了?这是什么动物。

    那天开了荤后,这男人就成了不能餍足的猛兽,云菀沁本想着,那晚在温泉兴许只是个偶然现象,不对,天下所有男人都能*熏心,他绝对不会。

    第二天才知道自己错了,长年清粥,一旦吃过肉,怎么可能再成食草动物。由奢入简,难!

    若不是因为中的毒需要禁欲,只怕更如狼似虎,如今既有了应对的药,他更是像出了笼的饿虎。

    那日敦伦顺利,便说明浸入温泉的温补药材合适,堪与固血丸的凉性平衡,又不会影响克制毒性的药效。事后,应大夫将那些温补药材凝炼成丸,配于固血丸中,只每次敦伦前服用即可。服食了重新提炼的固血丸三五天后,他只觉每次欲炽时,体内气血清畅了许多,以前每次情绪波动时,都会骨痒难捱,更不提男女之事,现在就算没提前服用,光用气功,也能压制个一二。

    按应大夫的说法,如此再服三两个疗程,也不用次次都服固血丸方能行房。

    云菀沁哭笑不得,若前两日倒也罢了,今天一点心情都没有,也不得不易察觉地推开他。

    他见她嘟嘴不喜的样子,压下强要的心思,浓眉却一皱,像个委屈的小孩:“怎么了?”

    “刑部的行刑通知都下来了。”

    原来是为了这个着急。夏侯世廷颊上欲热消褪,坐起身,理了一理衣领与腰带,好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只淡道:“你打算如何?”

    云菀沁也不瞒他:“大不了找死囚顶,我连人都叫初夏找好了,不行的话,头两天便安排。”

    找死囚在临刑前移花接木,倒也并不稀奇。

    夏侯世廷闻言,无声笑了笑。

    “三爷这时候还笑得出来?”她是真的有点生气了。

    一双盈亮杏子眼儿盯得他又有些心猿意马,自嘲自己简直是疯魔了,却依旧笑道:“顶刑的事,做得干净,也不无不可,只是你在公堂上还喊着大公无私,一切按照律法来,现在又知法犯法,便是骗得过别人,自己心里会安乐么?”

    “我连红胭都保不住,还做什么圣人?”她语气发急。

    他见她眸子晶光一闪,心里一扯,也再不逗弄她了,替她拉好了皱了的衣裳,朗声:“遥安!”

    脚步骤近,施遥安进来,在帘子外应声:“三爷。”

    “应先生从刑部女囚室回来了吗?”

    应大夫去刑部监狱了?去女囚室……?是去红胭那里?

    云菀沁一怔,却听施遥安回应:“早半个时辰已回了,就等着三爷回府禀一声,这会儿正在院子外面候着,要不要将应先生请过来?”

    “去吧。”

    脚步离开,云菀沁诧异地望着他。

    他凝视着她,道:“叫死囚抵刑,红胭虽然保住一条命,但从此再也见不得人,活得如同鼠蚁,非但香盈袖回不了,你只怕也再很难见她了,岂不得不偿失?”

    正这时,应大夫已进来了,在外面拱手:“三爷。”

    夏侯世廷望云菀沁一眼,朝着帘幕淡淡示意:“说吧。”

    “上午我去囚室为红胭姑娘把了脉,红胭姑娘已有孕脉。”

    ------题外话------

    谢谢

    qquser8699563的评价票和月票

    LUL草莓阿拉的月票(3张)

    fm1967的月票

    xyyd的月票(3张)

    hry0429的月票(3张)

    1294855193的评价票和月票

    fyq8445的月票(2张)

    phyllislee的月票

    漫漫红尘路的月票

    风中百合521的月票

    韵锦1990的月票

    yunjiao59的月票

    ls2126251的月票

    fengsa0910的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