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二百四十六章 闯宫

第二百四十六章 闯宫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话一出,贾太后和身边的妙儿脸色一变。

    几个紫光阁医女也大为震惊,一个胆小的吓瘫软了身子,当下哭起来。

    云菀沁紧紧攥住琴钗和听弦的手,却制不住身子轻微抖动。

    “你矫诏。”夏侯世廷直视太子,语气已显肃杀意。

    “不可能,”妙儿忍不住,“先帝爷素来喜欢秦王妃,就算是有殉葬的人,秦王妃也绝对不会在名单之内。”

    “在秦王府,云氏是王妃,”太子轻描淡写,“在宫里,云氏的身份,是养心殿的近侍医女,天子驾崩,挑选近侍殉葬,有什么稀奇?”

    眼光又一移,望向秦王:“姚公公,秦王说孤矫诏,孤担当不起这个罪名。那就劳烦您念一念遗诏吧。”

    姚福寿掏出袖口的遗旨,一字一句将陪葬名单念出来,最后一人,正是云菀沁的名字。

    贾太后叫朱顺接过圣旨逐句逐字地查验,一列列看下来,分明是先帝的墨宝和印鉴,绝无人工伪造涂改的痕迹。

    确实就是宁熙帝的意思,贾太后手一松,险些摔了圣旨。

    施遥安几乎能嗅到主子身上的火药味,转头见他一双眸埋得幽深,几乎看不清情绪,袖下双手虬得紧紧扎扎,竟有轻微的骨节碰撞的嘎吱声,十指掐入掌心肉,指尖煞白到褪尽血色。

    若是先帝的遗言,贾太后也是无可奈何,顿时有些发慌,看了一眼云菀沁,这么个巧丽人儿送去陪葬,怎么想都很是心疼,焦虑之中,忽的太阳穴一阵猛跳,本就还没好全的头疾又犯了。

    “还不扶太后回慈宁宫,叫太医去看看!”太子沉目一喝。

    马氏和朱顺忙搀进了贾太后,妙儿只得先跟着贾太后回慈宁宫。

    太子长袖一挥,敕令众臣先退出乾德宫外等待起棺,又望了一眼几名紫光阁医女:“将医女们带回去。”

    几名黄门官过来,一名医女吓破了胆子,竟朝旁边飞身避开:“我不要死——为什么非得是我殉葬——”

    “大胆!抗旨不成?”一名黄门官手往下一滑,欲拔出佩刀!

    云菀沁飞快将那医女一拉,又暗示那医女跪下认错,方才免了那医女当下成亡魂,然后跟着几人浑浑噩噩站起身。

    走了几步,她一抬头,只见殿前阶下,男子望了过来,目光灼灼,仿似盛满火星,一触即燃,满满都是焦虑。

    她怎么能不紧张,可是怕自己再多看他一眼,便忍不住会扑过去,只忍下眼泪,垂下头,手一紧,攥住琴钗和听弦的手朝紫光阁走去。

    宫院静下。

    太子见夏侯世廷站在原地岿然不动,吩咐宫人:“将秦王请出宫吧。”

    一名太监得令下阶,几步小跑上前,伸出手去:“秦王请……”

    话未落音,满身冷霜男子终是一动,雷霆之怒一瞬爆发,将那太监送过来的手臂一箍,当胸一脚踢去。

    这一记踢力道极大,连动怒之人都因惯性朝后猛退几步,靴底在毯子上刹出一道重重的印迹,被迁怒泄恨的太监就更不用提,心窝正中铁靴,没来得及叫一声,整个人就飞到身后的台阶上,摔得闷声一哼,吐出小口血。

    “三爷——”施遥安一声惊叫!

    太子瞥了一眼趴在阶上昏死过去的太监,胸膛鼓涨,看起来,肋骨全部都断了,啧,下手完全不留情。

    曾几何时,朝上朝下和父皇臣子面前,低调深沉、循规蹈矩的温良秦王,呵,如今,终是显出了一两分如狼似虎的真面目。

    踢的是个下人,却分明在震慑自己。

    太子顿了一顿,并未怪罪,只挥挥手,叫人将伤者抬下去,注视他:“秦王的心情,孤能理解。孤也是可惜,可先帝遗旨不能违。秦王或许认为,孤对你没什么善意,可秦王妃,你觉得孤愿意看着她死吗?若是孤提前知道父皇有让秦王妃陪葬的意思,一定会拼死阻拦。如今……晚了。”

    眼前男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的泄恨,已平息了胸中愠怒,此刻语气静得出奇:“什么时候?”

    太子道:“按遗旨,今日父皇的梓宫先行出宫后,几位医女直接回紫光阁内等待,两日后清晨,赐自尽,遗体送往献陵,入陵寝偏殿,长伺先帝。”

    夏侯世廷面无表情,只沉默须臾,开了口:“出宫。”

    施遥安一诧,见三爷已是转身朝大门走去,只得咬咬牙,跟上去了。

    太子盯住前方,那颀长背影如出笼猛兽,浑身气焰酝藏在皮囊之下,唇一抿,转头对着年公公:“你猜,老三会去而复返吗。”

    年公公被问得一愣,秦王的这架势,说不会再进宫要人,自己也不信啊。

    “秦王亲兵已经全部回京了吧?”太子拢着双袖,收回眼色。

    “差不多了,听城外密报,昨儿已经到了京郊了,只怕今天就能全部进城了,”年公公忙回应,“要不要现在就派京城禁卫军将回京的秦王府亲兵先扣住。”

    “不,”太子摇摇手,“既然全都回来了,急个什么?孤要擒贼,也要擒王。”

    年公公明白主子的打算:“太子的意思是等着秦王带兵进宫,再一网成擒……”

    怎能辜负父皇临终前的殉葬遗旨。父皇就是要利用云氏死殉一事为饵,逼得老三进宫要人,再连兵带帅,一块儿拿下,如此,才能彻底除去大宣的心头患。太子眼皮一动

    “哎,可惜了秦王妃。”年公公知道太子青眼云氏,可惜大局当前,这秦王妃只能作为牺牲的砝码,感叹了一声。

    太子眼神一转,并未说话。

    ——

    紫光阁内。

    几个医女回来后,全部被关在阁内最大的一间大屋内。

    两天下来,满屋子一片潮湿,全是眼泪的气味,女孩们哭累了睡着,睡醒了再哭。

    明日太阳一升,便是赐死殉葬之日。几名医女更是受了刺激一样,哭闹不已。

    早上,琴钗和听弦蜷缩在云菀沁身边抹着眼泪。

    “我不想陪葬,我本是丽妃宫殿里的宫女,再过几年就要出宫了,被临时召去当天子近侍医女,说好了侍完疾就能回去了,为什么会死?”听弦颤抖着身子,埋在双膝里饮泣。

    “秦王妃,我家父兄几代行医,悬壶济世,救人性命,不是应该有好报吗?为什么会有这种劫难?……为什么当好人反倒会没命……”琴钗红着眼眶。

    云菀沁替两人揩了眼泪,努力镇定下来,宁熙帝让紫光阁的医女殉葬,目的是自己,这几个医女不过是受了自己的牵连。

    可为什么宁熙帝又会无端端让自己陪葬?绝对是有原因的。

    听弦的呜咽又响起来,云菀沁将她搂紧,暂时不去多想。

    她就不信邪了,老天爷既让自己重生这一次,难道就是为了让自己再被活祭一次?

    一天格外漫长。

    黄昏降临时,几个年轻女子,早已经是心神俱疲,昏昏欲睡,室内静寂似坟墓。

    终于,门咯吱一声响,几个嬷嬷端了饭菜进来,刚好是六名医女的分量,依次放在桌子上。

    “吃吧,好好饱餐一顿,是御膳房的大厨做出的佳肴,全是你们平日吃不到的。”

    最后的晚餐。

    嬷嬷的话,刺激了几个好容易停止哭泣的医女。

    几个人冲上去抱了嬷嬷的腿:“我不想死!”

    “先帝赐你们殉葬,是你们祖宗十八代的福气,你们不但有了美名,连带着你们的爹娘兄弟也会跟着受犒赏!旁人想求还求不得!”一个嬷嬷骂了一声。

    “我不要这个美名!爹娘还等着我回家呢!我不要殉葬——求求嬷嬷,转告太子,咱们不想死——”几个医女哭成了一锅粥,都是如花似玉的年纪,日子还没过够,金山银海,前程似锦,又哪及性命重要。

    “笑话!”嬷嬷们再懒得多说,推开医女们,“哐当”一声摔门离开。

    屋子又暗下来,满案的佳肴美食,热气腾腾,香味扑鼻,反衬得屋子内的场景更凄凉。

    年轻女子们两天中,只喝了几口水,没吃一口米,早饥肠辘辘,可谁又吃得下去?嬷嬷来了一趟,几人更是绝望了,抱住膝盖哭起来。

    有个心性脆弱的女孩儿,受不了熬到天亮才被赐死,寻着没人看见,用头撞到墙上,幸亏几个医女眼疾手快,将她一把抱住,那医女的额头虽磕烂了,好歹没大事儿。

    “还没到那一步,你又急个什么!说不定有转机——”琴钗跺脚,给她用桌上的清水清理伤口。

    “什么转机?我才不做那种白日梦!早死晚死都要死,早点儿死还痛快一些,我听说以往殉葬的宫人都是赐白绫,若是不敢自己吊,便被那些太监活活勒死,勒得舌头都出来了,我才不要……”自杀的医女捧住脸,说不下去,恸哭起来,引得其他几人也默默垂泪。

    愁云惨雾间,云菀沁站起来,拿了几个白蒸糕,一一递给琴钗、听弦和几个医女,又自个儿拿起一个,坐在墙角,一小口一小口地吃起来,见几个医女看过来,淡道:“没被杀,自己倒把自己先给折腾死了,划不来。”

    几个医女一怔,情绪仿佛受了感染,总算都平静了下来。

    人家当娘娘的,本应该过着顺遂安乐的日子,如今被赐殉葬,应该是更憋屈,更委屈,更心不甘情不愿啊!

    到头来,倒比她们几个当奴婢的更坦然。

    连秦王妃都不怕,她们还怕什么?

    几个医女止住哭泣和悲伤,也跟着一点点地吃起来。

    热乎乎的食物下肚,让人充满饱胀和充实感,医女们的心情也整理好了一些,虽然仍旧恹恹的,却再没像之前那样失控了。

    ——

    夜色渐深去,月露出一角,倒挂金钩地悬在乌云边际,向人间洒向清晖,给邺京的巍峨四方皇城笼上一层冷白光泽。

    皇城正南的正阳门是连通宫内和宫外最外面的一扇门,跟平时一样,一入宵禁就关上了,城楼上闪烁着几点照明的灯火,是守护禁宫的京卫指挥使司士兵。

    城楼上,几个当班值勤的士兵跟平日一样,沿着城墙,来回张望皇宫外。

    大行皇帝驾崩,京城禁止一切娱乐喧哗,这一个多月以来,连夜市的声音都听不到。

    漫漫长夜,与往常一样的悄无声息。

    今日,甚至比往日还要静得诡异。

    巡守到上半夜,几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起来,一会儿是老婆儿女热炕头的那些事,一会儿又是京卫指挥使司部门谁高升了谁贬职了今年的俸禄不知道涨不涨。

    几人兴致勃勃,却察觉一个正说得起劲儿的同僚停住。

    几个士兵望向他,只见他直直盯住城楼下面的远处,抬起手臂,结结巴巴:“你们看——。”

    几人看他见着鬼似的,笑话了两声,抬起灯笼循着望过去,一个个却都仿似被点了穴,一呆。

    城楼下方,笔直街道的末尾是一片夜的漆黑,漆黑中却夹杂着一小团一小团的火光,仿似幽冥鬼火,越跃越近,也越来越亮。

    随着火光离皇城的逼近,声音传来。

    踏——踏——踏——

    噔——噔——噔——

    是整齐划一的铁靴步履和马蹄顿地之声!

    一人揉了揉眼,还当花了眼:“那……那是什么?”

    队伍大步跨出了黝暗夜色,在火光中显出气势磅礴的轮廓。

    是军队——军队!

    刚才黑夜中跃动的鬼火,是前行兵卒手上的照明火把!

    马肥器利,鲜衣怒铠,方阵队列井然有序,一看就是朝廷养的正规军,前方一排将官模样的人跨在高头大马上,领着大队,手握缰绳,徐徐打马,朝皇城迫近。

    “还不赶紧报指挥使同知!”其中一个士兵终于醒悟过来。

    几人慌了,连忙下城楼去告诉上级。

    等城楼下的队伍停定,沈肇已带着京卫指挥使司的官兵登上了城楼。

    “沈同知!”城楼上的士兵抬起灯具,照亮了护城河那一边,给上级看夜色下触目惊心的一幕。

    沈肇心中一动,已知道来者是谁,大军驻于皇城下,放眼望去,乍一看,人潮密密麻麻,宛如咆哮席卷而来的海潮。

    正中间枣红雄骏的鞍上,年轻男子脱去一身朝上的绣龙纹轻袍玉带,也褪尽了往日的文雅尊贵,此刻顶戴熟铜盔,胸膛套柳叶铠,及膝铁靴夹在马腹两侧,绷出笔直修劲的大腿肌肉,浑身被青铜钢筋衬得强健,一双修俊眉斜飞入鬓,或许是旁边亲兵手持灯火,映得双瞳赤红,如夜中雌伏的猛兽。

    看见城楼上的旧人,男子客气声音扩散在空旷的皇城外:“沈同知,许久没见,别来无恙。”

    沈肇眉一结:“无旨无诏,秦王私自深夜领兵来皇城,可知道已经是犯了重罪?”

    夏侯世廷朗声戏谑:“上次见面还是从晏阳回来,你我一块儿在三清殿领嘉赏,没料到,短短几月,沈大人京卫指挥使司指挥使同知的职衔,已经上了道。”

    沈肇目色黯下:“下官也没料到秦王好路不走,出了轨,秦王若是没任何正当理由,请尽快离开!”

    只听军中前方,一人声音传来:“谁说没正当理由?秦王进宫要见储君。”

    “那也该先通传一声,奉诏再进宫,贸然夜半带兵进宫,是为死罪!大行皇帝刚驾崩,正是全国戒严哀悼的时刻,秦王这般,更是罪加一等。”沈肇循声一望,说话的人正是施遥安,喝叱一声。

    城楼上京卫指挥司的官兵纷纷握紧了刀箭,戒备着。

    “本王就是等梓宫出宫,免得冒犯了父皇。”城楼下,男子抬起缰绳,催马踱了会几步,“今日既已出殡,本王再没什么顾虑,才敢进宫与太子商议紧急军务。”

    “听见了吗?沈同知,请开城门!”施遥安再不耐烦。

    亲兵们跟着吵嚷起来:“开城门——开城门——”

    夜半三更带着亲兵进皇城商议军事?狼子野心还能昭显得更赤//裸一些么。城楼上的官兵手中刀箭捏得更紧一分,只等着上级一声令下就准备驱逐人。

    “不知秦王与太子有什么军机要商议?为什么又要带着人马?”沈肇不动声色。

    “既是军机秘事,沈同知是让本王在城楼下昭告天下,说得路人皆知?”夏侯世廷唇角勾出冷笑,眉目却盖得严严实实,纵是大军之间灯火明煌,也照不出半点心绪,“至于为何带人马,——明日早起,内子要随先帝殉葬献陵,本王想亲自带兵送一程。”

    眉宇不见半点忧伤,只是平平静静,侃侃说出。

    沈肇手心微微一松,刀鞘亦是往下滑落几寸,殉葬的事,前天隐约就听人说过宫内有人要殉葬,还没来得及确凿,如今一听,才知道竟是真的。

    先帝竟真的要拿紫光阁的医女殉葬,而云菀沁恰恰就是其中一个。

    正在这时,一个年轻小副官稚嫩的声音从沈肇身边响起,充满惊慌:“沈同知,秦王妃真的上了殉葬名单……明天就要死殉了!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

    说话的人是卫小铁,自从被沈家军收了编,从晏阳来了京城,便跟在了沈肇身边,沈肇因平定晏阳之乱有功,那次被擢升为指挥使同知之后,卫小铁也跟在他身边当了副手。

    城楼上城楼下安静下来,空气叫人窒息。

    就在京卫指挥司的官兵们箭在弦上,下一刻就准备发难,却听上级声音在夜色中传来。

    “开城门。”

    开城门?

    官兵们只当听错了,一名士兵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开城门?秦王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什么商议军事,什么送一程,分明是不怀好意啊!您不能信啊!万一进了宫,有什么纰漏,咱们可全部都会被问责的,便是九条命都挡不住啊!”

    卫小铁明白了沈肇的意思。

    妈的,死就死,秦王妃可是自己个儿的救命恩人,又提携了他的前途,更在晏阳与他也算出生入死过,这条命本就是秦王妃的!

    他心急如焚地斥一声:“叫你开你就开!磨叽个屁!秦王说是紧急军机,若是耽误了,咱们也得玩完!”

    “开!”沈肇加重了口气。

    官兵们虽然惊愕,却也抗拒不了上级,一名管钥官员只得被迫下去开锁。

    嘎吱一声,通往天庭的九扇朱门连铸朱门,缓缓而开。

    “有劳沈同知。”夏侯世廷打了个手势,亲兵如潮水般涌入城门。

    沈肇伫立城墙上,静静看着城楼下的队伍踏过护城河,长驱直入,耳边是官兵们的焦急叹气声,又响起卫小铁的试探声音:“沈同知,秦王妃会没事的吧?”

    如今能救她的,只有他。

    ——

    金銮殿外面的空旷之地,秦王亲兵停驻下来。

    殿内灯火明亮,门口屹立着重重禁卫,早就为今晚做好准备,等着来人,虽早知秦王今夜可能会来,却想需要一些阻力,绝不会这么容易进城。

    没料管理皇城禁卫的京卫指挥使竟是直接打开城门。

    施遥安瞟了一眼阶上的金銮殿:“看来太子确实早有谋算,今晚果真是等着咱们上钩。”

    夏侯世廷唇一动,他又怎么会猜不出来。

    父皇终究是容不下他,终究不能放过他这个可能是北人的皇子异类。

    便是死了,也要留下一盘局,把自己擒下。

    用她的死,来逼自己领兵闯城,方便太子将自己一举拿下。

    不过,父皇这点确实是明智的,看准了就算知道这是一层网,他也得进来。

    殿内,一名年长太监疾步下阶,跑过来传道:“太子有请秦王入内——”

    夏侯世廷翻身下马,一个人径直走向金銮御殿。

    寒冰铁靴在白玉丹墀边的阶石上笃笃响起,钢劲冷硬。

    太监见他一身戎装,双目冷幽,腰际垮着佩刀,迎过去凑近道:“请秦王先卸去兵器,再请里面——”话未落音,夏侯世廷长臂一挡,已经将那太监推了出去,步履依旧大步不停,根本没有脱盔弃甲的意思。

    直到男子走到殿门口,禁卫才回过神,冲上前拦住,重申:“请秦王除掉身上利器,再进殿!”

    “本王偏偏不卸,太子若畏惧,请他出来商议。”殿前,男子手一滑,覆在精瘦腰际刀柄上,似有挑衅,昂起头颈,月光照得一双眸清幽无比,唇角噙着一丝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