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幕后指使者,燕王拒母女

第二百六十五章 幕后指使者,燕王拒母女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御花园内,吕七儿之前赌气走开,跑到旁边一棵高大的桐树下,等韩湘湘跟云菀沁说完话。

    站了好半会儿,吕七儿一肚子气还没消,正是嘴巴里低咒着,身后飘来个声音,十分客气:“是仙居殿的七儿姐吧。”

    吕七儿回头一看,只见几步之遥的灌木丛后站着个年轻女子,十六七而已,梳双丫发髻,做侍婢打扮,穿的却又不是宫女的服饰,奇怪问:“你是谁?怎么认识我?”

    “奴婢只是个丫头而已,贱名不足挂齿,七儿姐是跟着韩侧妃进宫的,今后也是后宫妃嫔身边的红人,大名在宫娥中如雷贯耳,奴婢当然认识您。”丫鬟盈盈笑着,话叫人听得很舒服。

    吕七儿心头美美的,胸脯挺得高高,被初夏几人呛的一肚子恶气也消了一些:“小嘴巴还甜得很呐,你是哪个宫当差的啊,有什么事啊。”

    丫鬟望一眼不远处草坪上蹲着的两个小不点,笑着望住吕七儿:“看样子,七儿姐心情不大爽利啊。”

    吕七儿察觉她的眼神变化,再听她好像明白自己心里想什么,一怔:“你什么意思?”

    那丫鬟招招手,示意叫吕七儿过去,似是怕被人看到。吕七儿的好奇被挑了起来,趁主子们和瑶台阁几个宫人没注意,绕到灌木丛后,近距将这丫鬟上下打量一番,压低声音:“瞧你这样子,不像是宫女啊,你到底是谁?想做什么。”

    “奴婢想做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七儿姐能做自己想做的,”丫鬟手滑进袖子,捞出个绣袋,拉绳将袋口系得紧紧,勾在指头上,贴近吕七儿耳边,一字一句,“那小男童是隆昌帝的二皇子,却比皇女还要得皇上宠爱,七儿姐一定气得不浅吧?你看看,这小男童还有个那样的亲娘,今后这对母子,定当将皇上勾得越发紧,你家侧妃和皇女哪里还能机会靠近皇上?你可知道,皇上已经决意将云氏封为皇贵妃了?”

    “真的?”吕七儿一惊,这样的话,韩湘湘越是赶不上云菀沁了。

    “可不是,太皇太后都允了,今天,就连几个言官都拗不过皇上,全默认了。”丫鬟道,“这小男孩儿,也子凭母贵,成了皇上的宝贝皇子。”

    吕七儿银牙嚼得响:“岂有此理。”本来这次回京还指望打个翻身仗,到头来还是被云菀沁她们一行人压下来了?难道今后还真要见着初夏她们就躲!?

    她瞥一眼草地上虎头虎脑的小元宵,拳头扎得更紧。

    丫鬟见她脸色差不多快垮掉了,眼一眯,顺着她的话:“可不是,气死人啊,虽说你们家皇女是个女孩儿,可她才是名正言顺的皇长女啊,那小野种又算是什么,不就是个拖油瓶么,那些瑶台阁的奴婢,凭着个野种,尾巴翘上天,还故意给七儿姐气受,奴婢心里也不好受啊。”

    吕七儿听她好像是有什么主意:“你想说什么?”

    丫鬟适时将绣袋暗中她手上递过去:“七儿姐拿着这个,到时将里头东西拿出来,放到那小野种身边的草地里,肯定能给七儿姐出出气。

    吕七儿接过绣袋隔着一摸,只觉得里面软软滑滑一长条,还在手心里动了动,竟是个活物,吓得差点叫出声:“你疯了,万一出个什么好歹,事情闹大了怎么办。”

    “放心,死不了。这蛇只是普通小青蛇,拔了牙齿,没毒性。杀鸡焉用牛刀,对付小孩子还须要用毒蛇么,吓都得吓坏了,小孩子是最受不得惊吓的,随便病个几天,也能消了七儿姑娘这口气。万一吓死了,那就更好,看瑶台阁那些人到时还有什么炫耀的砝码,云氏失子心痛,估计连皇贵妃都当不安稳,你家主子说不定就有机会了。”丫鬟淳淳教导。

    吕七儿虽蠢蠢欲动,却也不至于傻到被人当枪使,柳眉一竖:“你到底是谁?哪个是你的主子?你们又为什么要帮我!”

    “我家主子虽不是宫里的人,但凭着能进出宫闱,七儿姑娘也该猜到我家府上在朝上的地位,我家家主,便是连皇上都得敬重几分,更重要的是,我家主子跟七儿姑娘一样,都是瞧不惯云瑶台阁那群人的。”说罢,丫鬟踮脚凑近吕七儿耳边,吐出个名号。

    吕七儿一怔,却更加狐疑:“你家主人怎么会跟云氏结了梁子?”照理来说,云菀沁跟这个人应该连照面都没打过啊。

    “那就不是七儿姐需要知道的了,”丫鬟眼珠一转,睫毛眨了眨,“反正我家主子跟你一条线的,随你吧。”

    吕七儿见那丫鬟似要拿去绣袋,再不犹豫,一把塞进袖口,走了出来,又回到桐树下。

    丫鬟盯着吕七儿的背影,唇角一勾,转身不紧不慢地离去。

    片刻,吕七儿做好了打算,先去将端姐儿抱起来,趁机再将蛇丢到草地上吓唬那小野种,想着,几步走到两个小孩子身边,蹲下身对着端姐儿笑眯眯:“小主子玩了这么久,要不要撒尿啊。”说罢,一把将玩兴正浓的端姐儿从地上抱起来。

    初夏、晴雪和珍珠见她给端姐儿把尿,也没多在意。吕七儿趁几人不注意,袖口往下一滑,一条与草色融合的青影“咻”声滚入草地里,没料中间出了一点意外,端姐儿根本不想如厕,见吕七儿把自己抱起来,哪里舍得走,大哭起来,小身子拼命往地上指:“下,下去……下去,呜呜……要下去……”

    小元宵见玩伴没了,也急了,跑上前,扬起肉呼呼的手,拍吕七儿的裤管子一下,鹦鹉学舌,帮着端姐儿:“下去!”

    吕七儿差点儿一脚将他踢开,这小兔崽子,还挺厉害呢,却只能顶着一张皮笑肉不笑的脸,对着地上的小人儿:“小皇子呀,奴婢是给端姐儿去把尿,女孩子尿湿了裤子多难看啊,是不是。”

    这时,云菀沁和韩湘湘听着吵嚷,目光已投过来。

    韩湘湘见女儿哭得厉害,眉一蹙:“她不想就算了,放她下去继续玩会儿吧,你退下。”

    吕七儿见主子发话,没法子,只能将端姐儿放下地,退到一边。

    端姐儿脚一落地,迫不及待地回了小元宵身边,两个小不点又蹲了下去,继续玩。

    韩湘湘看着女儿从没像今天这样活泼,心中百味俱全,若当时能放下那份没有结果的痴心,寻个两厢情愿的夫婿,也不至于落个如今这种独守空闺的可怜境地,至少能让孩子有个爱护她的亲爹。

    强扭的瓜不甜,这是幼年就懂的道理啊,为什么非要撞到南墙才真的明白呢。

    燕王当初的训诫绕在耳帘,何必为了一个对自己完全无心的人耽误了一生。

    百步之内,必有芳草,可她当年偏偏油蒙了心,就是听不进去。

    这份执念,害了自己不说,还害得女儿也没个幸福的童年。

    韩湘湘浸入思绪,眼眶潮红,正这时,女儿的一声嚎哭传过来。

    她醒了神,望过去,只见女儿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好像受惊过度的,吓得哇哇直哭,小元宵趴在地上,正饶有兴趣地盯着个什么。

    两个孩子的中间,赫然卧着一条四寸多长的小青蛇,咝咝吐着芯子,蛇皮与草色混为一体,乍一看根本辨不出是草还是蛇。

    韩湘湘脑子发晕,尖叫一声:“端姐儿——”

    云菀沁怕惊了那蛇,不敢走到小元宵身边,却见小元宵压根没一点儿害怕的意思,还一指蛇,笑眯眯地抬头望向娘。

    初夏几人大惊失色,却跟主子一样,也不敢随便动作,小元宵哪里知道旁边人都捏了一把冷汗,往前又爬了一步,举起小嫩手,要去捉那青蛇,就在所有人快要惊呼出声,背后一阵脚步踏踏,再一看,小元宵整个小身子悬空被人从地上捞了起来。

    那人抱起小元宵的一瞬间,一脚朝外踢远了地上的青蛇,身边的侍卫连忙过去将那青蛇七寸一捏,抓了起来。

    众人悬着的心落下来,这才看到是皇上来了,忙齐齐跪下:“皇上——”

    惟韩湘湘顾不得,跌撞过去,将女儿抱起来,上下查看有没咬到:“有没有哪里疼?告诉娘……”

    吕七儿也忙不迭过去,跟着主子一道查看哭得不止的端姐儿,心头暗啐,还真是见鬼了,这小兔崽子倒是胆子大得很,倒让自家皇女受了惊吓。

    云菀沁疾步到了夏侯世廷身边,只见他怀里的小元宵虽有些懵,却显然完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在指着侍卫手上的青蛇,咿咿呀呀地,似乎在告诉别人自己发现了个特别的玩意。

    夏侯世廷检查了下小元宵,低道:“没事。”云菀沁这才安心,只听侍卫大声禀报:“皇上放心,这蛇没毒。”

    “御花园里怎么会有蛇。”夏侯世廷眉宇拧紧,语气相当不悦,又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韩氏母女:“端姐儿没事吧。”

    韩湘湘忙抱着女儿跪下:“谢皇上关心,没事。”

    夏侯世廷收回目光,也没多说什么了。

    齐怀恩见皇上的脸色,吩咐下去:“不知道怎么做事儿的,将打理御花园的宫人全部问责!”

    “是。”几个侍卫依令下去。

    云菀沁瞥了一眼侍卫手上的青蛇,眼眸微微一动,只听身畔男子醇厚声音传来:“怎么了?吓着了?”

    她转过头,笑了一笑:“没事。”夏侯世廷见旁边都是近侍,也不避讳,一手抱着小元宵,一手轻揽她腰身,往怀里稍一带,谑道:“还说没吓着?脸都白了,连小元宵的胆子都比不上。是不是啊,小元宵?”

    小元宵还惦记着那条渐行渐远的蛇,趴在爹的肩膀上,恋恋不舍地盯着侍卫的背影,并没有理睬。

    夏侯世廷得了个没趣儿,脸色有些尴尬,云菀沁忍俊不禁,帮他解围,将小元宵抱过来:“三爷怎么过来了?”

    夏侯世廷将儿子给了她手里,瞄了一眼韩湘湘主仆,只道:“齐怀恩,将韩氏请去旁边的明光阁。”

    云菀沁一疑,却见他俯下颈柔声:“你也一块儿过去。”

    她故意虎着脸:“韩氏要去,我才不去。”

    这就是他刚才听说后担心到现在的事,就怕她误会了。

    “不去也得去。”他趁人不注意,拍拍她屁股,催促,“快点。”

    她将他的手打下来,这才将小元宵给了晴雪和珍珠先送回瑶台阁,跟初夏先过去明光阁。

    不远处,韩湘湘已将女儿哄好了,此刻见皇上与云氏母子相处宛如一家三口,哪里像是高高在上的天子和谨小慎微的妃嫔,顿时垂下头,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飞快拭了去,然后将女儿给了吕七儿,独自朝明光阁走去。

    明光阁。

    燕王从王府被召进了宫里,被御前几个公公领到了这儿,还觉得奇怪,若是谈正事,应该去议政殿或者御书房,若是说家常话,也该去乾德宫那儿,怎么跑来这里了。

    等了会儿天,燕王听见门槛外传来男子步履声,一听就知道是皇兄的声音,忙起身迎过去:“三哥怎么把皇弟叫这儿来了……”因兄弟感情好,两人私下相处还是按照旧日的称呼。

    话音一落,燕王却看见跨门进来的男子脸色有些不对劲儿。

    夏侯世廷没应声,一进来,背手坐于上座。

    燕王一奇,跟上去:“不是北边出了什么事吧?还是朝上有什么棘手事?”

    夏侯世廷阴测测望了他一眼:“朝堂前线暂时安好。”

    “那是不是有哪个没眼色的忤逆三哥了!”燕王义愤填膺。

    夏侯世廷没否认。

    燕王一拍大腿,骂了一句:“该死!是不是隆昌帝的那几个旧党,不是早就消停了么?又闹什么幺蛾子?”

    夏侯世廷摇首,一抬眼皮子:“光想别人,对自己就这么有信心?”

    “我?……皇弟是怎么得罪三哥了?”燕王诧异。

    夏候世廷捧了茶盅,撩开瓷盖,慢悠悠:“当年朕叫你做了件大事,你办得很好,只是手脚有些不利落,没做干净,留下了后患。”

    燕王一头雾水,张了张嘴:“三哥说的话,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啊。”

    夏侯世廷冷笑一声:“看不出来啊你这小子,毛都没长齐,还能叫你白得个女儿。朕都没有,岂有此理!”

    语气充满着浓浓的嫉妒。屏风帘子后,云菀沁忍不住无声笑起来,旁边,韩湘湘却是揪住罗帕,屏住呼吸。

    从看到燕王进大厅的一刻,她便有些丢了魂,透过缝隙,端详着两年多不见,挺拔了不少的男子。

    燕王听了这一番话,却是大惊,哗的站起身,却又好像记起什么,整个人发了呆。

    当年……纳侧妃的那夜……

    韩氏带回京城的女儿……

    他……有这么厉害?不能吧!

    “记起来了?”夏侯世廷英眉一抖。

    却见燕王怔然半晌,跪了下来,变成君臣称呼:“皇上恕罪……”

    “你这是承认了?”夏侯世廷这句话声音忒大,瞥了一眼屏风后,就是为了让某人听到,这样,今天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燕王喉结一动:“那夜臣弟是怕她寻短见,才进去看看,见她不停灌酒,生怕喝死,便将她余下的酒水喝完了,却高估了自己的酒量,以至于酒后乱性。”说到这儿,牙一咬:“但凭皇上处置!”

    “处置?”夏侯世廷目色一冽,“生下来的娃,能塞回去么?”

    燕王弱弱:“不能……”

    夏侯世廷便也挑明了:“当年是朕的主意,朕怎么会怪你?得了,纳侧妃那夜,朕连王府都没回,全靠你代替朕打理,最后又是你替朕进的洞房,这场仪式,倒像是你们的婚礼,说起来,也算是你跟韩氏的缘分。”

    “皇上什么意思?”燕王一惊。

    夏侯世廷淡道:“你后院的侍妾,只有原先为你启蒙人事的几个宫女。朕择个机会,将韩氏母女给了你,只是先帝爷已经为你订下的陈国公家嫡次千金作正妃,这个婚事不能违,韩氏只能委屈做妾。你看怎样?”

    屏风后头,韩湘湘神情紧张地等待着燕王的回答,帕子险些要掐破。

    “不怎么样啊皇上!”燕王嚷起来。

    “你不愿委屈她母女做小?”

    燕王哭丧着一张小白俊脸:“皇上饶了臣弟吧!天子的女人,臣弟哪里敢要啊,那韩氏若进了燕王府,不是每日都提醒着臣弟背叛过皇上么?”

    韩湘湘脸色一白,指缝的帕子滑下来。

    “什么天子的女人!朕与她从未有过什么,”夏侯世廷火大,怕屏风后面的人听见又误解了,压沉了声音:“朕说过,不怪你,当年你与她擦枪走火,朕也脱不了干系,多少也算是朕促成的,如今将她母女赐了你,也是情理之中,哪里来的什么背叛。”

    燕王这次却很坚持,只磕了几记响头:“不管怎样,韩氏终归是皇上潜邸的侧妃,三哥宽宏大度,可臣弟却实在不愿因为当年阴差阳错的春风一度,而使自己跟三哥之间有任何膈膜,更不愿意让自己有一丝一毫的亏欠三哥!”

    阴差阳错的春风一度……韩湘湘脸色又白几分,泪水无声地滑了下来,唇角却有绽出一丝苦涩笑容,可不是自找的么,当年燕王成日追在自个儿身后劝说,她仍是死了心往坑里跳,如今自己想通了,可老天只会原谅浪子回头,又哪里会原谅过走错路的女子,成了神女有心,襄王无意。

    什么隔膜。夏侯世廷脸色垮了,这个老八,这次怎么犟……不过细想之下,八弟推辞倒也不奇怪。他自幼与自己最亲,别说女人,便是连性命身家都可以为自己不要,两人的关系从来白纸一般,毫无瑕疵,如今与后宫的女人弄出个孩子,还接受了后宫的女人,他肯定会觉得对不住自己,也不愿意损了与自己的关系。

    夏侯世廷也不以权相逼,最后放话:“你不接受韩氏母女,朕不强迫,可这宫里也容不下不洁女和并非朕子嗣的皇女,朕若是私下处置了她们母女,你不会怨恨朕吧。”

    韩湘湘听了这话,似是木头桩子一样,毫无反应,仿佛在听到燕王的拒绝后,就已经心如死灰,是生是死,并不大重要了,眼泪一颗颗地往下落。云菀沁却是心头清楚,三爷这话,只怕是先想要激出燕王的心意,燕王对韩湘湘真的没一点儿感情?她不相信,三爷估计也不信。

    沉默半晌,燕王面色极其挣扎,手掌也慢慢蜷起来,扎紧了,可最终,还是匍匐下去:“不怨恨。”

    三字出口,夏侯世廷眉一紧:“出去吧。”

    燕王颓然争站起来,转身离开,在背影刚消失于大门的一瞬,屏风后传来一阵饮泣,虽压得低低,却十分无望和凄楚。

    云菀沁与哭着的韩湘湘走出来,道:“燕王还没出明光阁,侧妃还能去碰一碰。”又望一眼夏侯世廷。

    夏侯世廷没做声,任她安排。

    碰一碰?难道求着燕王接受自己?皇上现在已经彻底摊牌,知道端姐儿非他亲生,燕王待自己又像个烫手山芋一样,根本不想碰,那便安天命吧!韩湘湘露出一寸涩笑,泪涟涟地跪下来:“王妃,是我当年一进王府就红杏出墙,与燕王酒后失了伦常,得知有孕后,怕得不得了,为瞒天过海,去封地的路上用迷药迷晕了皇上,让皇上以为这胎儿是他的,才保得我母女性命,可如今看来,原来皇上早就知道,倒是我可笑至极……正如燕王所说,我一条贱命,怎么能破坏皇上和燕王的关系?罢了,随皇上处置。”

    “若只想处置你,那简单得很,皇上何必费精力将燕王叫进宫安排这么一场?”云菀沁凝视她,“只端姐儿也是皇上的侄女,还是燕王的亲女,这才花了点儿心思,皇上不想要等处置了你们母女后,燕王才发现自己后悔,从而积下怨气。”

    韩湘湘一听到女儿,醒悟过来,自己的命可以不要,女儿呢?她哭声一止,趴下去:“多谢王妃提点!”又看一眼皇上,得了允许后,磕了两个头,踉跄朝外面赶去。

    厅内一空,云菀沁舒口气,一转身,只见座上的男子面上松弛了许多,正持盏噙笑:“朕突然觉得神清气爽一截了。”

    “三爷叫我过来演这么一摊子戏,无非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用得着么,直接说不就行了。”云菀沁勾勾小嘴儿。

    她要是个这样好打发的人,他倒是轻松了。韩氏携女进宫后,他就想跟她说,只她没问,他也暂时按捺下去,这阵子燕王分身乏术,又不在京城,干脆等他回了,得空进宫,再直接把真相甩在她面前,叫她心服口服。

    “韩氏灌了迷药后,皇上果真跟韩氏没什么?”她眼波斜斜。

    他笑意一止,受了冤屈,鼻梁有些涨红:“灌了迷药还能有什么的人,你给朕找出来看看。”

    她噗呲一笑,走近了几步,见他暗暗气闷,挑起他下颌:“那去了封地以后呢,大把的机会。”

    他见她发笑,知道是又在故意戏弄自己,气笑地将她手臂一拉,拽到膝上坐下,贴她耳边:“去了封地后,朕就开始一天到晚穷思竭虑,想着怎么才能快点能回来降服你这小妖精了。”说罢,轻轻一咬。

    却说天井内,燕王因为有些魂不舍守,走得很慢,快到门口,听背后传来一声叫唤,顿时马上又加快脚步。

    韩湘湘见他要走,心头更痛,却一咬牙,飞快跑上去,将他一抓:“燕王难道连见都不肯见我一面了么?”

    燕王拂开她,退后几步:“侧妃有话用嘴说就行了。”

    韩湘湘苦涩:“以前是我避着燕王,现在是燕王避着我。若当日我就听燕王的建议,也不至于弄得现在大家都为难的境地。”

    “你现在说这些话有什么用,”燕王垂着头,有点儿不敢看她,她竟然给自己生了个女儿。活生生的女儿啊!他十七还未满,像他这个年纪的皇亲国戚,膝下有侍妾生的子女也不稀奇,可绝对不包含他。

    那夜他匆匆离开,只当是做了个梦,虽说三哥之前叫他接近韩氏,劝服韩氏,可他从没想过会把人家劝到床上去,更没想过会劝出个孩子来啊!

    一般女子就算了,可这人是他三哥的侧妃啊。这完全跟他平时接受的伦常道德背道而驰。

    他的头突然有点晕。

    韩湘湘揩干泪,平静了心绪:“我不求燕王待我像从前,更不求燕王接受我,可……”泪眼一红,“端姐儿是燕王的骨肉,在这宫里,是绝对不可能活下去的,请燕王想法子带回王府养育好不好?”

    “那个孩子叫端姐儿?”燕王眼一烁,却还是埋着头。

    “是个乳名。”韩湘湘哽道,“端午生的,两岁半了,生得瘦小,头发也稀少,我没照顾好她,叫她受了苦。”

    燕王一抬头:“本王……小时候也瘦小,也……是个秃子。”却马上又低下头。

    韩湘湘见时辰不多,再不犹豫,跪下来:“求燕王了。”

    燕王盯住她,半晌开口:“她都这么大了,不少人也见过她样子,若是将她带回燕王府,肯定有人发觉,始终还是知道她原是皇女的事。到时候,三哥名誉不保,我仍是对不住三哥。”

    这便是他不能接受韩氏母女的原因,三哥可以对于这顶绿帽子无所谓,大喇喇将两人给他,可他却不愿意,他这一生都是维护三哥的,从幼时喝了赫连贵嫔的一口奶水,跟三哥玩在一起时,便发过誓,终其一世,只会陪伴三哥身边,辅助他,帮衬他,却不会做出一丝令他有损的事。

    “燕王只在乎皇上,却一点儿不在乎自己的亲生女儿么?”韩湘湘失声痛哭。

    燕王头又开始疼起来了,再不做声。

    韩湘湘绝了希望,擦干了眼泪,打起精神,再不多说了,打着晃走出明光阁。

    燕王在原地呆了会儿,脚步声踱近,一抬头,三哥出来了,站在不远处,似是看到了。

    他顿了一顿,忽的上前撩袍跪下:“我知道,三哥当年肯纳韩氏,纯粹是因为不愿违逆先帝爷的权宜之计,可韩氏到底是先帝爷赐的婚,请三哥网开一面,说个不好听的,三哥当初能摄政,眼下能走到这一步,韩氏也算是有点儿帮助,至少能让先帝爷满意您的孝顺……如今,三哥能否对她母女从轻发落……打入冷宫,终生禁足都好,只要让她们活着……”

    这样的求情都说出口,却就是不愿将韩氏母女讨去。

    这个兄弟是自小最亲近的,他若是真心想要,自己怎会顾忌那些什么面子里子,偏偏这老八就是想不通,钻了死理,强送他,只怕还让他不安心一生,只能让他自己来求。

    夏侯世廷搀起他,语气遗憾:“宫规难违。”

    燕王脸色一变,眼圈微红,却再没说什么,转身离开。

    望着燕王的背影,夏侯世廷淡道:“八弟别的事儿倒是伶俐,可男女事上心窍开得有点儿晚,慢个一两拍。”

    “那就只能靠逼出来了。”云菀沁轻道。夏侯世廷望她一眼,唇角弯起弧度,却并未多问什么,她作甚,自己依着便是,这后宫,迟早不是她的么。

    燕王这事儿料理清了,夏侯世廷一桩心事了结,与云菀沁闲逛了半段路,就回议政殿书房去了,还有两堆北地的军务折子没批完。

    果然跟前世差不多,公务狂的秉性又冒了头。

    走到快要分开的僻静小宫道,四周没人,她才在他拼命的暗示下,叫齐怀恩和初夏避开,踮脚勾住他脖子,凑近去,轻轻碰一下他脸,看着他餍足离开,才苦笑了下,带着初夏朝瑶台阁的方向回去。

    快到瑶台阁时,初夏见她步子一刹,忙问:“怎么了?”一路都见主子凝神不语,似在想什么。

    “今天御花园那蛇,你不觉得有问题吗?”

    初夏当然觉得有问题:“主子说是人为?”御花园逛了不下数十次,几时见过蛇虫鼠蚁?宫里的人精心得很,这种可能会伤人的凶物,怎可能有出现的机会,可今天刚巧遇着韩氏母女一行人,就出现这种情况。

    “你去一趟仙居殿,找个原本仙居殿当差的下人,探听下韩氏回去后的情况,”云菀沁睫一闪,那蛇若真是韩氏一行人故意弄的,却肯定不是韩湘湘,一来她没这胆子和心智,进宫这副惨淡光景的样子,也没心思兴什么风浪,二来当时端姐儿也跟小元宵在一起,她怎会让爱女也面临险境。

    那就只有一个人了。

    仙居殿内,韩湘湘一回去就坐在临窗榻上,沉默不言。

    今儿这事不能白做,虽说没吓着那小野种,但趁这机会,教育一下侧妃,激发激发她也是好的。吕七儿叫人都退下,拉上帘子,走过去:“侧妃,您看看今天,两个小家伙遇着蛇,皇上一来,第一反应就是抱起那小元宵,端姐儿在地上嚎啕大哭,皇上却没看见似的,眼里只有那个小拖油瓶,哪里有皇女,事后才想起来,问一句。侧妃啊,您是当娘的人,难道就不心疼么?奴婢求您了,您就当是为了端姐儿,也得争口气,与那云……”

    “啪”一声清脆巨响,摔在吕七儿的脸,让殿外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吕七儿捂住脸,不敢相信韩湘湘竟跟自己动粗,此刻的韩侧妃,一改平日的温驯懦弱,竟脸色涨红,站了起来,直直盯住自己:“闭嘴!你这狗奴才好大的胆子!那蛇是谁放进草丛的,你当我不知道么?一个人离开了半天,一回来就要跟端姐儿把尿,你平日对端姐儿几时这么关心过?……你心里当真恶毒,险些就差点儿害了皇子和端姐儿!你居然还在絮絮叨叨,没完没了!今天这事儿就算了,你若再对瑶台阁那边的人有一分一毫的不轨,我就算被你牵连,也得举报你!我一次又一次容忍你,连你害了小彤我都不说话,不过就是看着你帮我冒着风险,挡过灾,可如今想来,你哪是帮我,全是为了帮你自己!收拾了你的包袱,滚出我的仙居殿!明天天亮后,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吕七儿震住,半天才醒过来,忙跪下来抱了侧妃腿脚:“侧妃,奴婢知错了,不要赶奴婢走啊,这皇宫内院啊,奴婢能走到哪里去啊,宫门奴婢也出不了啊。”

    韩湘湘气头上,狠命踢开她:“我去内务府捎个话,将你送进冷宫当差,或者说你生病了,不能再留在宫里,怎么都好,反正我就是再看不得你!若再不走,别怪我下狠心了,小彤死得冤枉,你当我忘得了?!滚,滚!现在就去收拾!”

    吕七儿生怕她真的马上要去内务府打招呼,手一松,再不敢多求情,只畏缩道:“主子,您先消消火。”说着,先灰头土脑地出去了。

    傍晚时分,有个宫人匆匆去了瑶台阁,将初夏叫了出来,把韩侧妃怒斥贴身婢子七儿姑娘的情况低诉一遍。

    果不其然。初夏冷笑一声,拿出赏银递给那宫人,示意知道了,见着宫人离开,方才进屋转告主子。

    仙居殿内,吕七儿被吼了一通后,并没走。

    大半夜的,她在宫婢居住的耳厢床榻上翻来覆去,不时起身,看一眼精致的房间,再摸一摸高床软枕,自己是韩氏的贴身近婢,一人独占一间殿室,俸禄厚,还有满宫殿的小丫头小太监们奉承自己。

    便是韩氏真的不济事,倒了,只要自己人还在宫里,何愁没机会再投奔另个主子?

    走?走个屁。

    在皇宫当差,胜过在民间当普通门户的千金小姐,这番荣华,既经历过了,又哪里舍得放手。

    算了,明天早起再去哄哄那韩氏吧。

    想着,吕七儿被打肿了脸就疼,吸口冷气,骂一声,下床去柜子里翻药,正翻了一半,烛火一闪,门开了,冰冷脚步踩着地面,涌进来。

    她一惊,回过头去,只见初夏领头,一左一右是晴雪和珍珠,身后还跟着一个公公和一个侍卫,顿时手一松,药掉了一地。

    “你们……你们为什么半夜能闯进仙居殿……这是干什么?来人啊,来——”吕七儿刚扯着嗓子一喊,便被侍卫用布条塞住嘴,又捆了手脚,被摁倒在一把雕花椅上。

    “呜,呜呜……”吕七儿惊恐万分,仍在踢腿,含含糊糊道:“你,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初夏捏住她下巴,往上一抬,眼神厌恶,嘴角又挂着一丝冷笑:“怎么进来的?自然是你家主子打开殿门,让咱们进来的。七儿姑娘真想永远留在皇宫,步步高升?”

    吕七儿一呆,停下挣扎和吵闹。

    人心不足蛇吞象,初夏淡道:“七儿姑娘这个心愿,我家主子帮你达成,也算是最后报答你家哥哥一次了,从此两清。主子不但让你留在皇宫,而且还让你成为后宫妃嫔,今后大宣历代帝王后妃同伴在侧,你看如何?”

    吕七儿不敢置信,虽然不知道真假,可光听这事便已心跳得厉害,眼里闪过一丝惊喜,含着布条儿,口齿不清:“不,不是……骗我吧……”

    “一句虚言,天打雷劈。”初夏意味深长地一笑,又凑近她耳边,“不过,出于交换,七儿姑娘也得告诉咱们,那青蛇真是你自个儿的主意,还是有人指使?”

    吕七儿没料到他们居然知道了,瞪大眼睛。

    “放心,若是真怪罪你,咱们一进来便,”初夏手作刀,往脖子上做了个杀头的姿势,“……又何必跟你磨叽。”

    吕七儿考虑片刻,再不犹豫,待口中布条儿一脱,就凑近初夏耳边,吐出那人名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然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然世并收藏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