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芜传 > 第012章 .大姑子听风就是雨

第012章 .大姑子听风就是雨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静言出嫁八年,育幼两个女儿,跟随者丈夫出任也搬动了几回,去年才回的仪都。

    柳家和孙家的婚事算得上是门当户对,姑爷孙志是孙家独子,在上有三个姐姐,嫁过去的时候姐姐都已经嫁人了,只需要侍奉公婆,夫妻和睦,底下也没有小姑子小叔子,按理说这日子不算难过。

    但柳静言也有苦处,八年来就生了两个女儿,就算是在外出任,收到孙家来信公婆言辞之间也尽是嫡孙的事,为此,她这些年还受了孙志那三个姐姐不少气。

    尤其是去年回仪都这段日子,在她看来是再难熬不过了。

    见过了几个小辈,柳老夫人就把女儿拉过去单独说话了,屋子里也没别人,冯妈妈服侍柳老夫人许多年,也是看着柳静言长大的,女儿见到娘,一肚子的委屈跟着眼泪不住的往外倒。

    “去年四月回仪都,拢共才大半年的时间,光是他几个姐姐那儿送来的就有六七个,娘,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柳静言泪涟涟的说着,光是想起那些个年轻貌美的小丫鬟,心里就堵着一根刺,刺的浑身上下都不舒坦。

    “你可拦得住?”柳老夫人知道女儿是个什么性子,过去在国公府里娇惯了,眼里容不得沙,更是要做主,不喜欢别人插手。

    柳静言拭了眼泪,哭归哭,心里清楚的很,“拦不住,都收下了,就是这样我心里头才委屈。”

    “孙家一脉单传,到了姑爷这一代,本想多生几个,结果是得了三个女儿才有了一个儿子,所以孙家才求子心切。”当初柳老夫人还看中孙家哪一点,七年无子方可纳妾,去年他们回来,几个姐姐想着法子送人,这刚好也是七年了。

    柳老夫人劝道,“你也别着急,既然回来了,就安心调理着身子,别把这气和姑爷撒。”

    “他答应了我不去的。”柳静言流露出一抹小女人的姿态,柳老夫人说的也直截,“如果去了呢。”

    “那我就把人打发了!”柳静言神情一狠,八年都这么过来了,如今要说有什么妾室她怎么能乐意。

    “糊涂,打发了一个,你能把所有的都打发了,到时候送进来的人一个接着几个,你奈如何?”柳老夫人指了指她的额头,“把身子调养好了,怀上孩子才是你该想的,一个当家主母和这么些人争,你这不是自降身份。”

    “可要是那几个有了身孕。”

    “那也只是庶出,再多也没有你肚子里出来的精贵,再好也没有你生的名正言顺。”柳老夫人接上她的话,重重道,“你侍奉好公婆,和姑爷感情好,孝义贤能,该做的都做全了,谁能挑你的不是,自个儿养好身子,就算是这孩子来的晚,那也是孙家的金孙,难道你要成天和一群上不了台面的人争做上不了台面的事。”

    “娘,什么叫上不了台面,您这话说的也太重了。”柳静言语气里有些不满,她心里确实起过一些心思,所以听柳老夫人这么训斥时才会觉得难堪。

    “你说这些,无非是想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心里想的是不是要我说让你把那些人打发了,让我敲打敲打姑爷,教你怎么对付你婆母和他几个姐姐。”

    这点小心思让娘看穿了,柳静言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她过来的时候确实是这么认为的,“难道娘要眼见着我受委屈。”

    “受什么委屈,贫苦人家一年到头吃饱的没几顿,穿暖的没几天,起早贪黑守着那几亩田,做的那几个铜钱的活计,他们可觉得委屈了,人家想的是怎么把这日子给过好了,而不是日子过的苦,想着法子去埋怨。”柳老夫人打定主意是要敲打她了,见她还没听明白过来,又说道,“你出嫁这些年,你婆母和三个姐姐可有待你不好的地方?”

    柳静言想了想,微低着头,出嫁这么些年,除了孙子这一点上,孙家人还真没有什么对她不好的,初嫁进去时为了让她更快融入孙家,三个出嫁的姐姐还特地回来教了她不少事,告诉她丈夫的喜好习惯,公婆待她也不错。

    “几代单传,孙家想要个金孙的想法可错了,姑爷可有做出宠妾灭妻的事情来。”其实归根结底,是自己女儿嫁过去,被惯坏了。

    出嫁第二年就跟着丈夫出任,一连六年,回来没几次,侍奉公婆的事都省了六年,如今回来,这也不习惯,那也不习惯,因为孙子的事,心里头闹不痛快,就觉得孙家人都不想让她好过,自己生了一肚子的委屈。

    “那...那我应该怎么办。”柳静言语气软了下来,细想一下,自己也有做的过分的地方。

    “别觉得自己有天大的委屈,凡事啊,你得去想怎么做会好,身子不好就养着,过去她们诚心待你的,你就应该诚心待着她们,日子要越过越顺,争这个吵那个,即便是你都赢了,那这家可还像个家,你该做的是教好玉芙玉蓉,孝敬公婆,和姑爷和和睦睦,就算真的命里无缘有儿子,养到你膝下的,都是你教导的,将来也都是听你的。”

    “那要是她们对不住我了。”柳静言抿着嘴心中还是有些不乐意。

    “那也别让人觉得你好欺负了。”柳老夫人淡淡道,语气里少了刚刚那一抹柔和,“我们柳家出嫁的孩子还没有到别人能随意欺负的地步。”

    柳老夫人年轻的时候可是有一股子狠劲,有时候老国公都怕她,但她却从不胡乱欺压人,对的错的,讲的明明白白,这一点上只有长子像她,其余的两个孩子都不像她...

    聊了一下午,到了要吃晚饭时娘俩才说完这话,都是自家人,在沉香院这儿吃的晚饭,姑爷孙志和柳尚义柳尚白坐在了暖阁屏风外,屏风内柳老夫人和孩子们坐了一桌。

    许氏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大姑子,不过两个人似乎很投缘,桌面上聊了几句都觉得对方顺眼,等吃了饭,柳静言还带着两个孩子去了一趟罄竹院,呆了一个多时辰才回去休息。

    第二天柳静言在柳老夫人面前就说了许氏的好话,正巧柳尚义因着要陪妻子回娘家,赶早过来和柳老夫人说一声,碰上姐姐说这些话,乐呵呵的就说姐姐有眼光。

    “就你嘴贫,打小就这样,一张嘴能说破天了。”柳静言的心情比昨天来时好很多,笑着骂他。

    姐弟俩使着眼色,柳老夫人不是没瞧见,等柳尚义走了,柳静言这才劝道,“娘,您昨个还说我,我这脾气全像您了,拧!”

    “二弟和弟媳妇孩子都有了,您这口气,得呕到什么时候,我看如今这弟妹挺好的。”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受了自己弟弟的托,自然得为他们说几句好话,更何况柳静言确实和许氏聊得来。

    “我和他们呕什么气,你想多了。”柳老夫人显然是不愿意谈,柳静言望着她,“娘,您是不是还觉得我们家亏欠了慕家,亏欠了慕老夫人,所以您不待见弟妹。”

    柳老夫人叹了一声,没说什么,柳静言自顾着说道,“您昨天也教导我日子要过的顺,当年她嫁进来时候,您和二弟都待她不错,也没人欺负了她,她自己性子要强,处处不肯让着二弟,两个人吵吵闹闹,这怎么算是我们家亏欠了慕家,换做是如今这个性子,您看不是好很多。”

    “你自己和她投缘,也不必埋汰了别人尽替她说好话,有些事你不清楚,也别人家说什么,你就是什么,这些事我自有主张,你也不必多说。” 柳老夫人不耐的摆摆手,柳静言瘪了瘪嘴,没有继续往下说。

    气氛僵持了许多,冯妈妈在一旁看的是直叹气,大小姐这性子,听风就是雨,难怪老夫人听着要不痛快。

    这边里屋内,孙玉芙和孙玉蓉和柳青芜一块坐在榻上,最里侧是煜哥儿,歪头听着几个姐姐说话。

    “你这面绣的真不错。”孙玉芙是长女,年岁也长,说起话来颇有长姐的风范,摸着柳青芜新绣的帕子夸道。

    “表姐若是喜欢,这个就送给你了,我这儿还有些绫罗,你带一些去绣喜欢的。”柳青芜拿出来的料子都不差,慕家送来的,柳老夫人给她准备的,孙玉芙笑着点点头,“那我就不客气了。”

    过了年才四岁的孙玉蓉还没开始学针线,所以话题一点都插不上,挨在姐姐身边看着煜哥儿,半响,懵然不知事的问了一句,“你们为什么住在外祖母这里,你们娘呢。”

    孙玉芙即刻瞪了她一眼,抬头看着柳青芜,拉着她的手想要把话题转过去,“下回你去我那儿,去年回来的时候经过苏河,捎了不少好看的绣面,你来挑几个喜欢的。”

    孙玉蓉很不满意自己被忽略,抬高了音量重复,“我问呢,你们为什么住在这里,你们娘呢!”

    “玉蓉!”柳青芜和煜哥儿都没说话,孙玉芙呵斥了她一声,“你怎么这么没礼貌!”

    孙玉蓉出生的时候孙家老夫人得知是个女儿,有些微词,柳静言就赌气似得格外的疼,这脾气养的就有些无法无天,别人说不得半句,一听姐姐这么吼自己,孙玉蓉双手一叉腰,气呼呼的冲着孙玉芙发脾气,“你干什么吼我,我说错什么了。”

    “你!”孙玉芙指了一下她的额头,脸上一抹愠怒,“你真是要气死我了!”

    此时煜哥儿已经捱到了柳青芜身边,靠着姐姐,嘴角一抽一抽的,倘若孙玉蓉再多说一句,他就要哭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青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小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凉并收藏青芜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