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芜传 > 第060章 .回漠地战事紧急

第060章 .回漠地战事紧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昨夜霍家的婚宴散时已经过了漯城的宵禁,几个城门口早已关闭,霍家少爷接到急报时匆匆离去的马蹄声在这寂静的夜里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尤其是住在西城门口附近的百姓,入夜入城门时一阵,过后出城门又是一阵,所以第二天消息才会这么快传开来。

    霍家大少爷在成亲前一日才回来,成亲当日夜里撇下新婚妻子又匆匆离去,这般成亲法也是奇了。

    漯城距离漠地太远,所以人们对霍家大少爷匆匆离去的原因不感兴趣,倒是对霍家大少爷这样一来一去的行径中挑起话来,只有少部分的人关心着漠地那儿的情况,狼族忽然几度来犯,漠地军情紧急。

    漯城包括仪都,没到边界的地方这些百姓一辈子也没经历过什么战争,他们平安惯了,自然也不能够深切去体会到那些边界地带的百姓是什么样的生活,唯有去那边打过仗的人才知道那动荡不安,时时会有生命危险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漠地是这几处中最凶险的,西北狼族,有着一支打不怕的军队,你祖父当年去的不是漠地,回来之后倒是说了不少关于漠地的事。”时间久远,柳老夫人想了想缓缓道,“听闻他们养了无数的狼群,一旦他们入侵村庄,所到之处半条性命都不会留下,狼族凶残,那些年霍老将军守漠地时也只能将他们赶出漠地,并不能使他们降服,饶是如此,也解救了许多的百姓。”

    “祖母,朝中的沈老将军不是很善战,为什么他不去漠地。”柳青芜想起沈家,那沈老将军的战绩功勋可比霍老将军还要大,如今在朝中的地位又是举足轻重,若是沈老将军前去,士兵士气都会高涨许多。

    “他当年也去过漠地,如今啊,老了。”柳老夫人拍了拍柳青的肩,感叹了一句,“有些人老了就会糊涂。”一旦糊涂,他想的就不是当年那些事。

    “南蛮那儿如今靠沈家守着,还有较为平和的西域数族,沈家在那儿扎根了多少年了,从沈家祖辈开始就替皇家守江山。”就是因为如此皇上才想动又不能动这沈家,谁人不明白那个道理呢,功高盖主的一天势必会让皇上起忌惮,沈家这忌惮早就有了,很多的选择都在一念之间,说是在朝堂,不如说是走在悬线上,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掉下来。

    “霍老将军的一些旧部还是得皇上赏识的,将来总是年轻人的天下,年纪大了,走不动了,得让一让。”柳老夫人说罢顿了顿,没有继续往下说,看着柳青芜笑了笑,忽然起意和孙女说了这么多。

    “祖母,大哥也说过,过去漠地是镇守,如今狼族来犯,岂不是又要打仗。”柳青芜眉头微微一皱。

    “是啊,又要打仗了。”柳老夫人轻叹着,这漯城是永远都感觉不到的,就是那儿的百姓,又要遭罪...

    霍靖祁离开后半个月,漠地那儿又一封急报传来,这一回是直接传到了宫中呈递给皇上,小战胜利,但我军伤亡严重,这一次交锋是险胜。

    皇上即刻下旨派人带兵前去支援,连派三队,军队先去,粮草随后,朝中要推举前去的人时,沈老将军站出来推荐了如今在散秩副臣一职的慕衡铄,由他带兵前去最合适。

    沈老将军这一开口,跟随着他的也纷纷开口,虽然很多人明白沈家这是见不得皇上器重年轻有为的将士,非要都推出去,但论职位,慕衡铄确实合适。

    旨意下的很快,这边朝中准备妥当,慕衡铄很快就要出发,他来不及回仪都和慕老夫人告个别,这边的柳家碍着身份柳尚荣没能前往,让长子去了一趟慕家,柳青芜一同跟了过来。

    到了慕家,慕衡铄正巧在,见柳青芜他们来了,伸手摸摸她的头,“我们青芜长大了,你舅母在后头呢,珲儿也在,你去看看。”

    让人带柳青芜去后院见妻子,慕衡铄把柳思祁带到了前厅旁的屋中,差人倒茶,神情也没刚刚见柳青芜那边的轻松。

    “我爹让我过来看看。”柳思祺坐下,慕衡铄点点头,“柳大人确实不好出面。”

    “这一趟要去多久?”

    “不好说。”慕衡铄也不知要去多久,按着漠地那边回报过来的军情,这一趟过去起码需要一年半载,长则就更难预计时间了。

    “你这一趟过去什么都不熟悉,还是要找个人。”柳思祺沉声道,“霍老将军的长孙最合适。”

    沈老将军这番推荐就是没安什么好心的,慕衡铄对漠地并不熟悉,找谁自己心里都不放心,唯有找知根知底的人,柳思祺这一趟前来也是要向他推举好友。

    “不是说霍老将军的旧部都在那儿。”慕衡铄考虑过这个问题,他这趟带兵带粮草,到了那儿并不说要他上阵,这些东西先交给谁,怎么交,如何打这交道,他都还在想。

    “俱是在拼命的,撇开这打仗,人心隔着肚皮,旧部是旧部,可不知还是不是好旧部了。”柳思祺意有所指,慕衡铄听着神情一沉,这事儿本来沈将军不开口,应该要派一个对漠地熟悉的人去,也轮不到他。

    “你与我说说。”沉默了一会儿,慕衡铄抬头开口...

    这边慕家内院,两岁多的珲哥儿坐在床上看娘替爹爹收拾东西,又看看一旁过来的表姐,翻身爬到了柳青芜怀里,撅着小屁股趴着,视线追着赵氏,半响糯糯的喊了一声娘。

    赵氏回头冲着他笑了笑,珲哥儿蹬了蹬腿,忽然冒出一句,“爹爹要去哪里?”

    约莫是听了柳青芜和赵氏的话,知道爹爹要出去,珲哥儿抬头看着她们,等她们告诉自己。

    “爹爹要出一趟远门。”赵氏扶着身子坐下,小腹微隆,已经是四个多月的身孕。

    “远门是什么。”珲哥儿知道娘怀着小弟弟,不能趴,老老实实在柳青芜怀里,赵氏摸了摸他的头,“远门就是去很远的地方。”

    “什么时候回来。”

    赵氏微怔,随即柔声道,“很快就回来了。”

    珲哥儿哦了声没有继续追问,要柳青芜带着自己去院子里走走,柳青芜拉着他到院子里,珲哥儿蹲在小花坛边上,转头看柳青芜,“虫虫。”

    花坛空出来的一块泥地里松松的土壤中爬着几只蚂蚁,丫鬟拿来了几块糕点,遂他的意思把糕点黏成粉末洒在泥土上,很快蚂蚁围了上来开始搬运那些糕点粉末,肉眼看着就是一颗颗白色粉末在移动。

    “搬家。”珲哥儿又说道。

    柳青芜摸了摸他的头,珲哥儿自己捏了糕点,并不是十分的粉粹撒在了上面,一只蚂蚁搬不动,来了好几只搬运他扔下的糕点,珲哥儿就蹲着这么看,神情认真极了。

    赵氏在屋子里收拾妥当了东西走出来,看柳青芜陪着他一块儿蹲着,笑了,“他就是爱看这些,有时候是你舅舅陪他看,父子俩能呆上好久,也不知道他们看出多少有趣。”

    柳青芜过去扶她,赵氏摸了摸小腹,深情柔和,“您舅舅想要个女儿呢。”

    “舅舅想着他与珲哥儿一起时,有个女儿能陪舅母你呢。”柳青芜笑说,那边妈妈搬来了椅子,赵氏坐了下来,目光看着儿子那边,柔柔的,“长大了都要嫁娶,也陪不了一辈子,唯一能陪的就是你舅舅了。”

    父母老了,子女大了,最后留在自己身边的就是枕边数年的那个人。

    “舅舅一定能安稳回来的,漠地虽然战事乱,但舅舅只是带兵前去。”

    “自然是险不过那些在前线的,就是不知你舅舅这一去,回来时这个孩子多大了。”赵氏也清楚丈夫这一趟去时间不会短,她抬头看柳青芜,“到时候啊你多来我这儿走走。”

    “只要舅母不嫌弃我,我肯定常来的。”柳青芜咧嘴一笑,赵氏嗔了她一眼,“我嫌弃你做什么。”

    她们在后院聊了一会儿,前面慕衡铄和柳思祺说的差不多了,不能留太久,柳青芜跟着大哥出了慕府。

    上马车时傍晚太阳已经落山,街上的人来去匆匆,马车在一间铺子前停了停,柳思祺下车买了几盒的蜜枣,上车时柳青芜笑眯眯的看着他,“买给嫂子的?”

    “顺路带着。”柳思祺脸皮厚着呢,摸了摸她的头,把其中一盒推给她,柳青芜笑着撅嘴,“我可托了嫂子的福了。”

    “说的好像平日里我对你不好似的。”柳思祺轻拍她的额头,柳青芜谄媚,“那也不是,有了嫂子之后大哥就待我更好了。”

    柳思祺笑了,情绪好了许多,挑开帘子看了一眼窗外,马车很快回到柳府,天色渐暗...

    起了些风,看似要下雨的天气,等了一个多时辰,天黑了都没动静,嫱芜阁这边知叶前去厨房替柳青芜取炖着的补汤,到了厨房这儿才取好食盒,还没迈脚出屋檐,天忽然下起雨来。

    入了秋的天有时奇怪得很,熬了这么长时间,像是反应不过来似得过了许久才开始下雨,知叶本想着来去也快,应该是不会淋着,也没带伞,这会儿只能干等在屋檐下了。

    一时半会儿雨也停不了,食盒里的汤会凉,知叶转身想去厨房里借顶伞,那边走廊处走过来一个身影,手里拿着伞,到了她旁边也没说什么,打开伞走到屋檐下,抬头看她,“我送姐姐过去。”

    “伞借给我,我自己回去就成了。”知叶摇摇头。

    “姐姐,你还在生我的气。”小兰放软了语气,可怜的看着她,知叶扭头过去不看她,看着雨这一阵小了,把食盒护在怀里,直接冲入了雨中,快步朝着嫱妩院走去。

    小兰就看着她远去,定定的站在那儿,偌大的散遮去了她的神情,直到知叶的身影看不见了她才回了走廊,收了伞轻轻拍着刚刚被雨水溅湿的衣角,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嘲讽,“来了一年多,现在想着要攀你姐姐去了,可惜啊,人家不领情。”

    “原来是小红姐姐,你不去看着炉子,出来就不怕炉子里的火灭了,炖着的汤失了火候老夫人那儿怪罪。”小兰转过身去,看到那个倚在门口的丫鬟,好心提醒。

    小红脸色微变,看小兰的眼神不甚善意,要不是她,她也不会被马妈妈剔除了险些不能跟来漯城,最后使了她所有的银子才跟了另外的妈妈,过去是马妈妈手底下的使唤丫鬟,如今却变成了一个看火的。

    “火灭了我遭罪承着,不像某些人,暗中使计夺了别人的差事,在这厨房里除了会讨好啊,别的什么都不会,如今又看不上厨房了,想去大小姐的院子里了呢,可惜咯,你好姐姐再也不理你了。”小红哼笑着转身走回去,小兰抓着伞的手捏的死紧...

    知叶回到嫱妩阁雨还没停,知绿赶紧冲下来从她手里接过了食盒把她拉回去,看她淋的这湿透,“你傻了啊,厨房里不是借一把伞,怎么冲回来了。”

    冬雪接过了食盒,“知绿你陪知叶去换一身衣服,秋寒天冷,别得了风寒。”

    等到拉着知叶回了屋子知绿才发现她的异样,催着她把衣服脱了,给她打了一盆热水绞干让她敷脸擦手,“怎么了这是。”

    “我在厨房里碰到小兰了。”知叶换过衣服擦了脸,身子暖和了许多才缓缓道。

    “不是早就遇到过了么,你们才不像是两姐妹,她把你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知绿给她倒了一杯热水,坐下看着她,心直口快,“你自己说说,去年六月到的漯城,她跟着来了在一个府上却没有告诉你,还是从别人口中得知她跟着马妈妈过来的。”

    知叶不语,去年六月到漯城,她是七月底才知道小兰也来了漯城,一路上过来她竟然不知道,在仪都时小兰也没有告诉过这件事,若不是后来厨房里相熟的丫鬟转达,她去厨房里找,小兰还想瞒着她。

    “你攒了几年的银子全让她拿去给马妈妈了,我去打听过,本来马妈妈是带小红来漯城的,她也不知塞了多少银子,以马妈妈那贪财的,没有十五二十两她岂肯带?”知绿一点都不觉得这像姐妹,专坑姐姐的还差不多。

    也就是去年见的那次后知叶没有理过小兰,小兰也没同她说话,虽然同在柳府,厨房里有意闭着,一年多见面没几次,直到今天晚上小兰忽然找她说话。

    “好了,你也别傻了,等会儿拜托桑妈妈给你煮点姜汤喝着,也没见你这样的,淋回来了。”知绿拉着她到屋外,此时雨停了,这边柳青芜喝完了补汤,冬雪拿着食盒出来,“今天我和翠玲守着,你们去歇着吧。”

    “怎么能让冬雪姐姐你守着,我没事。”知叶摆手,“明天你还要替翠玲姐姐呢,今夜就是轮着我守,换了衣服,不打紧。”

    “那行吧,若是不舒服可别撑着。”听她这么说冬雪也就不强求了。

    知叶看冬雪走了,也催着知绿去休息,“明早清早还要你来替呢,快去休息。”知绿伸手捂了捂她的额头,“我先替你去要姜茶。”...

    第二天柳青芜起来,知绿端着早饭进来禀报,“小姐,知叶染了风寒,这两天怕是不能伺候小姐您了。”

    翠玲在替柳青芜梳头,简单的戴了一朵簪花,她回过头来关切,“请了大夫没。”

    “还没,昨天夜里淋了一些雨,今早我来替时发现她发热了,自己有有些烧糊涂,靠在那儿还觉得自己没事,让我拉回去了。”

    “你替她去请个大夫来看看,如今这天气,风寒也可大可小。”柳青芜让翠玲从账上支给知绿银子,知绿千恩万谢,她们这些丫鬟若是没有小姐开口,生了病去请大夫,花销都得自己来。

    柳青芜喝过了粥,冬雪走了进来,“小姐,马车准备好了。”

    起身套上素净的衣服,柳青芜前去缀锦院那儿向柳老夫人请安后出门前往泰峰寺,今天一早小舅舅出发去了漠地,她想给小舅舅祈福。

    泰峰寺的人一直很多,没有遇到皇家出行的日子主峰中的几座殿也是对百姓开放,马车到了山脚下停住,冬雪拿着香篮,翠玲跟在她身后,陪着柳青芜上山去。

    若是单纯祈福,那只去一座殿就够了,若是要祈长福的,柳青芜就需要在多个殿外烧香再进殿祈福。

    冬雪从香篮中取出香点燃,柳青芜拿在手中,朝着正前方的一座石佛参拜,再朝着主殿参拜,把香插在偌大的香炉上,走进大殿,清晨的时辰赶早来参拜的人不少。

    柳青芜等别人走了后跪下祈福,这儿还有僧侣念早课,禅佛念诵声声入耳,让人不由的感觉心中宁静。

    柳青芜从泰峰寺这边的几个殿拜过后继续往上走,一圈下来冬雪手里的香篮中香烛少了一半,柳青芜再往上走,到了有一片竹林子的地方,左拐石板小径,昨夜下了雨,这石板上密布了青青的苔衣,石板下一条小渠中还有山泉下淌,再往前走就是平安堂。

    一个半百年岁的僧人正在扫平安堂外的落叶,柳青芜双手合十行礼,走进平安堂,里面有几个僧人在诵经。

    柳青芜看到那几个诵经的僧人前跪着一个女子,背对着她瞧不清楚模样,只见她是合着双手祈福的姿势。

    柳青芜等着,在旁边的僧人这儿先写了符,给小舅舅的,给弟弟的,想了想,柳青芜又多写了一个。

    那边的诵经快完成,女子桌子前也放着三枚平安符,直到最前面的僧人睁眼,在符上画了什么,女子跪谢取走了平安符,站起来转身,和柳青芜撞了个正面,竟是认识的人。

    柳青芜微怔了怔,还是那女子先反应了过来,对柳青芜作了个请的姿势,柳青芜跟着她到了平安堂外。

    “柳姑娘,今日之事,还望保密。”长生看着这个在宫中只有过一面之缘的柳家小姐,说的恳切。

    “姑姑放心。”柳青芜微微一福身,长生把平安符收入怀中,“柳姑娘请便,我先走一步。”

    柳青芜站在那儿看着匆匆离去的长生姑姑,宫中出入都需要令牌,她是要让自己保密她来过泰峰寺的事么。

    柳青芜重新折回平安堂,像刚刚那样把平安符放在桌子上,她祈福,几位僧人诵经。

    因为小舅舅已经去了漠地,平安符带不去,可以在平安堂内烧了,按僧人师傅的说法,她的愿力会传达过去保被祈福的人平安。

    冬雪帮她点火,柳青芜拿起平安符点燃放入铜盆中,烧了两枚,一枚是祈求舅舅能快点平安归来,另一枚是刚刚加上去,祈求还在漠地的霍家哥哥平安。

    余下那一枚求给弟弟的柳青芜放入怀里,翠玲添了香油钱,柳青芜又跪拜过平安堂内的佛像,下山时已经快接近中午。

    这时辰到寺庙里来的人不多,走下山路的途中柳青芜低头看去,看到了上次来时二哥说过的御锦庙。

    就是远远的看着就能看到庙里来来往往的人,柳青芜到了山脚没有上马车,往御锦庙的方向走去。

    其实这是一条小闹市,闹市的尽头就是御锦庙,路两边很多小摊子,摆着孩子们喜欢的小玩样,还有卖可以扔在树上的刻字牌,摊贩们的吆喝声促成了这儿的热闹。

    一小段路并不远,两旁有几家铺子,柳青芜到了御锦庙门口,进去就能望见前面一棵偌大的榕树,榕树上挂满了红色和黄色的布,布的一端都有一个木牌子,和外面摊子上摆的一样,这边庙宇内还有卜算的人,算着一日吉卦。

    “姑娘,求一个吧,这老榕树上挂着的愿,定能实现。”柳青芜看着,身旁出现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婆婆,手里拿着许多这样的红色黄色布,底下也坠着木牌子,只不过这些木牌子尚未刻字。

    “老婆婆,这要如何求呢。”柳青芜让翠玲拿钱付,老婆婆摆了摆手,“不要钱,拿了这个,去那儿想求什么,就写什么,姑娘,记住了,一次只求一个愿,不能贪。”

    老婆婆递给柳青芜一个牌子,笑呵呵的走了,柳青芜朝着那边刻牌子的摊子走去,那摊子前坐着的老者不像是刻字的,倒像是卖字的,一旁几张宣纸写着不凡的字体,他则惬意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姑娘,刻字还是写字。”老者看柳青芜,看到她手中的牌子,笑呵呵的问她。

    “也刻也写,请您刻上平安二字,在这布上请您写一个归字。”老者摸了摸胡子笑着拿起刻刀,娴淑的刻上了平安二字,在其中点上墨色,又在黄色的布上大笔一挥,写了个‘归’。

    柳青芜早就看到这桌子旁放着一个瓷碗,碗里放着一些铜钱,接过这牌子,柳青芜让翠玲拿出碎银放在瓷碗中,她笑看着老者,“得此墨宝,多谢师傅。”

    到了树下,抬头看去,密密麻麻都是牌子,柳青芜看准了一个枝桠,用力一扔,牌子传过去,布挂在了枝桠上,牌子缀在了那里,露出平安二字,随风翻动。

    “小姐,挂上去了就能如愿了。”翠玲在一旁说道。

    “嗯。”平安归来,定能如愿。

    出了御锦庙过小闹市,准备上马车,柳青芜走上马车,伸手扶了一下侧鬓要进车内,忽然发现一早出来带着的小簪花不见了。

    以为是上车时候碰到了掉下,看了看并没有找到,若是掉在了途中,她走了这么多的殿,还去了御锦庙,真不知道何时掉的。

    “小姐,我去瞧瞧吧。”冬雪把篮子交给翠玲,跑着去了御锦庙那边,过了一会儿回来,并无所获,还想着上山去看看,柳青芜拦下了她。

    “泰峰寺上这么多殿,算了别找了,一支花簪掉了就掉了,时辰不早回去吧。”柳青芜拉下帘子让她们上马车,阳光普照的中午,马车渐渐远去...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已经是十二月的天,漯城开始下雪,下了七八天,清晨起来,放眼望去漯城就是像是覆盖在了大雪之下,皑皑一片。

    慕衡铄在半个月前就到了漠地,如今从这儿运过去的粮草也已经到了,因为西北那儿大雪封山,消息暂时传递不出来,漯城这儿关心这战事的,都抬眼望着年初到底会是什么结果。

    到了十二月二十几,书院那儿都放了假,柳老夫人还想着今年能回去一趟仪都,柳尚荣脱不开身,李氏还得收送着年礼,柳尚义提早几天放休,家里一切准备妥当,二十四这天雪停了,柳尚义陪着柳老夫人先回仪都,等到年初一这边李氏她们再回去。

    雪天路滑,马车走了大半天才到仪都,清早出发,到国公府时已经是傍晚,下马车时柳老夫人还激动着不小,一年多没回来了。

    何氏早早的就在门口等着了,仪都这边柳尚白放休的早,和妻子一块儿迎柳老夫人回来,毕竟在国公府里生活了几十年,进了沉香院,柳老夫人还是觉得这儿才像是回家了。

    柳思煜和柳思旭两个人一下就窜的没了踪影,柳青芜陪着柳老夫人,如今李氏没来,这边备过年的大小事都是何氏的打理,进屋子后何氏便在说过年这边的收整,末了等柳老夫人坐下,何氏笑盈盈的看着她,“去年家中就我们呢,今年可好了,一家子团聚,娘您看还有什么要添的我让人再去备。”

    “你看着办吧。”柳老夫人一路看过来见打理的不错也就不提什么了,“初一大郎他们回来,初二回乡下祖宅祭拜,你若是空着,提前帮你大嫂准备起来也可以。”

    “空的,娘您不说我都替大嫂准备起来了,祖宅那边我们也有好几年没去了,不过二嫂在那儿,应该也是有准备的。”何氏顿了顿,还是提起了在那儿有一年了的许氏,柳老夫人淡淡的嗯了一声。

    “娘您好好休息,我先过去了。”何氏走出了沉香院,脸上一抹喜意,叫了随身的妈妈派人去一趟乡下祖宅,“去告知一声二夫人,初二家中要回去祭祖,让她早些准备起来。”

    回到了碧水轩,何氏见女儿还坐在窗边看书,伸手拿了她的书,推她去沉香院,“你祖母都回来了,你怎么还在这儿,还不去沉香院陪着。”

    “不是还有青芜姐姐陪着,还有平姐儿呢,那么多人,等晚些时候再去。”柳青妍下了坐榻要回自己院子去,何氏拉住了她,指了指她的额头,“你这丫头,怎么说不明白呢,让你去你祖母那边还是为了你不好不成。”

    “那为了什么好,难道我去了祖母还能让大伯把爹也调去漯城,这样咱们一家也能跟着去漯城了。”柳青妍一句就说出了何氏心里想的,她当然想自己丈夫也能升职去漯城,这么想也没有错,一家子帮衬着也是这个理,三房好了柳家脸上也有光啊。

    “你别瞧不上,你大伯和二伯都在漯城,你祖母这一趟回来,将来这样回来过年还能有几回,只会越来越少,若是他们都留在漯城了,等你祖母过世,咱们就只能一辈子留在仪都,你也想想你弟弟,只有亲近你大伯他们,以后才能帮衬些你弟弟。”

    两房人走了就留下他们一房,说着掌管这么大个国公府,实际上就是替大房他们在看家罢了,这里的东西以后分家了三房也分不到,再不去眼前多现现,就真的被抛弃在这儿了。”

    何氏给她戴上袖套,拉着她出了屋子,语重心长道,“你也别觉得这是阿谀奉承去的,孝敬长辈,多陪着你祖母也是应该的,你爹孝顺,你做女儿的不得替你爹孝顺,这一次回来能有多少日子,青芜还在老夫人那边,你们姐妹俩也能好好说说话。”

    “我去就是了,您还拿爹的孝顺来说。”柳青妍不肯再听她说下去,抱了暖炉走入雪中往沉香院走去,何氏这才露出满意的笑来,凭她一人努力是不够的,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这一家子被忘在这儿...

    本来是打算初一过来的,三十下午李氏带着儿媳妇先过来了,这时雪下的正大,进了大门到沉香院这些路就临了满肩,脱了披风走进屋子,柳老夫人命人给她们送热茶,李氏笑着拍了雪渣子,“夜里他们都要入宫,我也就不管他们了,一早我们先过来,来家里过这团圆的年三十。”

    “得,留下俩大老爷们,明儿一早过来也整好。”柳老夫人呵呵的笑着,李氏喝了一口热茶,问起乡下祖宅那儿,“这雪还要下些日子,听弟妹说起今年的粮和去年一样都是捐去了官府,我们初二回乡下,少不得也得开仓,那儿可准备了?”

    李氏知道老夫人不喜二弟妹,也就没提她的名字,柳老夫人端起杯盏,“之前派人去说过,昨天又派人去准备了。”

    “那明日我先过去,看看还有什么没备下的。”李氏看了一眼身旁的儿媳妇,“我带晴禾一起过去看看。”

    “也好,你们去那儿总比尚义的去好。”柳老夫人抿了一口茶,语气甚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青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小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凉并收藏青芜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