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芜传 > 第081章 .新婚夜人事初经

第081章 .新婚夜人事初经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迎亲队伍绕了半个漯城,到霍家时已是黄昏,三月初六的天太阳落山的迟,花轿到霍家大门口时天边的红霞像是在庆祝这一喜事,红衬着艳色。

    伴随着花轿落地,柳青芜伸手扶了一下轿身,门口那儿传来喜娘的话,踢轿子了,半响,轿身三下轻响。

    喜娘拉开了帘子请柳青芜出来,顶盖喜帕,她的手中放入一段红绸,喜娘扶着她,前面由霍靖祁拉着,走入了大门。

    周遭的声音嘈杂,听不清也看不清,柳青芜依照着喜娘所言抬脚过火盆,踩瓦片,直到走入喜堂,她喜帕底下的余光才看到站在她身边的人,一身的红袍,距离她不到几步远。

    好像有那么一点不真实,喜娘扶着她拜堂,此时不能言不能语,跟随者去往新房,这一段路柳青芜陌生也并不知前方有什么。

    直到在新房内喜帕被掀起的那一刻,柳青芜看到了霍靖祁才觉得这件事是真的,那么近的距离她看到了他眼底闪过的一抹紧张,也看到了他拿起喜帕时微颤着的手。

    柳青芜仰头看他,脸颊发烫,与大红色的帷帐相应,更显娇羞。

    霍靖祁和她有着异样的感觉,大约是觉得尚未看到她之前都还有着那么一丁点不真实,一年前还未曾想过要娶亲,如今她就坐在那儿望着自己,眼底的琉璃清晰可见,肤如凝脂的脸颊上浮现了一抹红晕,她低下头去,连那颤抖的睫毛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时间仿佛静止在了这一刻,一旁喜娘说什么他也忘了听了,霍靖祁心中忽而的升起一股雀跃感。

    喜娘看新郎官这么怔怔的看新娘子,笑着把合卺酒端到了他们面前,“新郎官儿,该喝交杯酒了。”

    霍靖祁很快回神,拿起盘子中的一杯酒递给柳青芜,又拿起另外一杯,欺身伸手和柳青芜的手绕了一下,两个人贴近,压着些辣意的酒入口而下,霍靖祁喝的快,这一瞬瞥过来,柳青芜还未喝完,嘴角溢出了一滴酒,垂挂于唇边,莹莹的泛着光。

    柳青芜侧了侧脸,四目相对。

    他们隔得太近了,以至于她脸上每一种神情他都捕捉到了,也是他从未看到过的,羞涩,慌张,躲避,她的眼底不断的闪过这样的情绪,就连呼吸都跟着凝重了起来,忍着一半不肯吐露。

    柳青芜躲过他的视线,忽然听到他轻笑了声,转眸看他,霍靖祁气定神闲的松开了杯子,柳青芜低下头去轻轻吁了一口气,耳畔响起他的声音,“我很快回来。”

    等她再抬头的时候霍靖祁已经出去敬酒了,喜娘刚刚在一旁看着也不敢打搅,这新郎官瞅着新娘那眼神她才不会这么不识趣的打断。

    门口那儿出现了不少人,柳青芜都不认识,霍家大小姐霍冬灵没有回来,那个站在前面和霍夫人有些相像年纪相符的应当就是霍家二小姐霍冬楹,其余的,霍家分家之后大房还在漯城,三房外任举家离开了,这些柳青芜都不认识。

    “可真是个俏媳妇。”门口站的前面些的一个妇人笑眯眯的看着柳青芜,对一旁的霍冬楹说道,“你娘可真是有福气了,找了这么个俊俏的儿媳妇,我们家靖荣可没这么好福气。”

    说话的是霍家三夫人,为了参加婚宴特地赶回来的,她对侄子霍靖祁倒是没什么看法,早早去了娘亲,过的也不容易,就是对如今的霍夫人看法甚多,一起争过家产的,这看法能少么。

    霍冬楹从小就知道大伯娘和婶婶与娘不和,小的时候祖父去世家里大闹那一场她还记得,如今听三婶婶话中有话的样子,笑着应了她的话,“三婶婶也是有福气的,如今可不是刚刚得了孙儿。”

    “那是老天爷补给咱们霍家的夫妻,你大哥到现在才成亲,靖荣可是头一个生下这嫡子的。”霍三夫人回看柳青芜,又笑了,“现在不用担心了,准是能给我们霍家开枝散叶的。”

    她们两个说了几句,其余的霍家人就是看看新妇,也不会像她们这般放得开的聊。

    过了一会儿门口的人都散了,喜娘也出去了,翠玲过去把门关上,柳青芜不再僵坐,动了动身子,冬雪前来替她拿下了凤冠,“小姐一定饿了,我去外头问问厨房在哪儿。”

    柳青芜点点头,为了嫁衣合身早上起来吃的并不多,从早到晚又滴水未进,腹中早已空了。

    翠玲扶着她到了梳妆台前坐下,冬雪没出去多久又回来了,神情里多了一抹愤意,“这霍家太过分了。”

    柳青芜转头看她,原来冬雪出去问门口的丫鬟厨房在哪儿,那丫鬟说霍家族规,新嫁娘第一天到这儿是不能吃东西的,明天才能吃,冬雪出了院子去外面问婆子,那人给她指路了厨房,到了厨房之后真就没人准备。

    “从未听过这样的规矩,就算是大少夫人她们进门时大夫人都命人送吃食过来的。”哪有要人饿着的道理。

    “不碍事。”柳青芜摆摆手,看了一眼屋子,除了供奉的瓜果外就剩下茶水了,“先把衣服换下。”

    柳青芜到屏风后换衣服,门口那儿传来叫唤声,冬雪出去开门,之前那两个拒绝她的丫鬟面有尴尬的站在那儿,后头一个拎着食盒的妈妈,笑看着冬雪,“这是少爷命人替少夫人准备的。”

    冬雪赶紧请这妈妈进来,那两个丫鬟面面相觑,其中一个见着那门关上了,急忙朝着门口跑去,屋子内冬雪把食盒接过放在了桌上,柳青芜出来瞧见,眼神闪了闪,冬雪笑道,“刚刚还听外面守着的丫鬟说霍府中娶新妇今夜是不吃东西的。”

    “规矩都是夫人定的可不是什么霍府的老规矩。”哪家人会对儿媳妇这样,这是故意要做规矩的才会如此,这个妈妈看着柳青芜笑道,“我是少爷身边的魏妈妈,少爷吩咐让我替少夫人准备了些吃的,您先用着。”

    冬雪送了魏妈妈出去,塞了个红包给她,笑道,“魏妈妈走好。”

    关门前看到门口守着的丫鬟少了一个,冬雪的神情有几分肃然,“人呢。”

    “她身子不舒服等会儿就回来了。”

    “既然如此今夜就不用你们守了,夜里小姐和姑爷需要些什么,我们服侍熟的人守着就行。”冬雪往那边看,喊了知绿和知叶两个人过来,“你们两个守在这儿。”

    知绿点点头,看了那年纪相若的丫鬟一眼,也不说话,三个人大眼瞪小眼,还互相看不痛快了

    魏妈妈准备的是简单的粥食小菜,一天没吃东西,喝着些清淡的刚好暖胃,门口那儿有响动,桑妈妈带着丫鬟冬云走了进来,柳青芜放下勺子看她,“怎么说。”

    “姑爷回来一年多,这厢院上下没几个人伺候,除了清扫的婆子和丫鬟外,姑爷近身伺候着的有个妈妈还有两个小厮,院子里的小厨房荒废很久了,主屋旁边几间屋子里有烧水房,倒是大小姐那边的院子里小厨房还在用。”桑妈妈过来后带着冬云到处走了一通,该问的问,该打听的打听,能塞两个钱问出些什么的更好。

    “这儿也不是长住的地方。”来了都一年了这院子还整的不像院子的,可见霍靖祁对这霍家的归属感有多低,柳青芜注意到她提霍冬灵的院子,“魏妈妈刚刚送来的,应该就是在那边院子里煮的。”

    “门口那两个丫鬟也不是厢院的,刚刚走了一个说身子不舒服,我看是报讯去了。”要难为柳青芜,要她饿肚子,这会儿有人送了吃的过来,怎么能不赶紧的把厢院这儿的事通报过去呢。

    “桑妈妈,我们带来的人可够守院子的。”

    “大伙儿熬一个晚上,肯定是够了。”桑妈妈算了算,嫱妩阁那儿人带来了一部分,加上老夫人那儿赐的,大家都不休息肯定是足够守院。

    “那辛苦一下,桑妈妈你去安排,门口冬雪姐姐和知叶守上半夜,翠玲和知绿守下半夜。”霍靖祁的院子上下没他自己的人,两个小厮一个妈妈能做什么,霍夫人有心要刁难她,她也没理由一定得让。

    这边安排妥当,前院的酒已经喝得差不多了,来向霍靖祁敬酒的人不少,但想要灌醉他却难,他带的顶酒的人多,几个从漠地带来的属下,喝酒那是不会醉的,漠地那边一年当中四五个月的日子都是冬,喝酒暖身子都得大豪碗,一杯一杯的根本不成意思。

    最后霍靖祁由两个小厮搀着回新房,门口这边知叶看到姑爷回来了,赶紧开门,从小厮手中扶过姑爷,和冬雪两个人搀扶进了新房。

    一股酒意冲散,柳青芜看着靠在床边的霍靖祁,命冬雪去端一盆热水来,撩起袖子绞干毛巾,等走到床边要替他擦的时候霍靖祁忽然睁开了眼,柳青芜还以为他会自己接过去擦呢,可霍靖祁就只是睁开眼看着她,好似在等她下一步的动作。

    “要不先沐浴吧。”柳青芜有些不好意思,布巾到他脸上轻轻的抹了两下建议道。

    “好。”霍靖祁起来,高大的身子一下就凌到她之上,柳青芜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床沿本就是有搁脚的小台子,她这一退左脚就踩空了,身子往后倾倒晃了晃就要摔倒,霍靖祁一把拉住了她,顺势的带到了自己怀里,低沉道,“小心。”

    浓烈的酒意直冲她的鼻息,霍靖祁喝了很多酒,柳青芜光是闻着都觉得自己要醉了,他的一手还放在她的腰上扶着她,柳青芜挣扎了一下从他怀里脱离出来,低着头面红耳赤,“我去替你看看水倒好了没。”

    霍靖祁看着她落荒而逃的模样,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余温尚在。

    他轻笑了声,解开扣子脱下了外套挂在架子上,走入内漱的屋子,柳青芜替他准备好衣服关上门,站在屏风旁重重的呼了一口气,继而走到床帏边,柳青芜的脸颊又开始发烫,她怔了好半响,直到那边内漱间的门开了,霍靖祁走了出来,屋子内的冬雪早已经出去了。

    霍靖祁拉起她的手到床边才发现她手心都湿了,抬头看她,柳青芜也抬着头呢,说她羞涩,其实性子里也有着一股倔强,每每都败在他的眼神之下柳青芜不肯服输了。

    可这样的事儿哪有她瞪得赢的时候,霍靖祁看她也这么看自己,眼底泛着些湿漉,身子侧了侧,靠向了她。

    她的手还在他的手中,他的脸越靠越近,双方都能感受到呼吸,带着淡淡酒香的味道不时飘入柳青芜的鼻息中,还有那一股热意,和他的身子一起逼近。

    霍靖祁不是十七八岁的少年,即便是成了两回亲还是个新手,他也有霸道强势的一面,尤其是在这时候,最近的距离,低眸看到柳青芜微微颤动轻启开来的唇齿,霍靖祁没有犹豫,低头擒住了那一抹芬芳。

    酒意芳香,迷人心醉,窗台上的红烛无风跳跃,床帏上那两抹身影由清晰渐渐模糊,在他们倒下的那一刻,床帏也落了下来,遮挡去一床的秀色。

    垂在床侧的帷帐轻轻晃动,偶有旖旎赧然声传出,烛火安静的燃着,正对床帏的方向,像是在见证这一切,端立着

    屋内传来了叫唤,冬雪让知叶去抬水,等到内漱间里的水放好了两个人退出去霍靖祁才拉开帘子,柳青芜累坏了。

    霍靖祁自己披了一件衣服把她抱起来,柳青芜轻呼了声抓住他的手臂,霍靖祁此时也不闹她了,把她抱进内漱间放她入水,柳青芜整个身子沉了下去,双手扶着浴桶的壁看着他,“你出去。”

    “我怕你站不稳。”霍靖祁脱下外套拿起一旁的布巾在她洗的浴桶中浸了浸擦他身上的汗水,柳青芜视线避不过,又因着他刚刚的话,恼羞,“我能自己出去。”

    “原来你还站得稳。”霍靖祁简单擦洗过低头看她,脸上的神情一本正经。

    回应给他的是‘哗啦’一阵水声,柳青芜扭过身去背对了他,霍靖祁笑了,“你洗好了我抱你回去。”

    柳青芜背对着他红着脸,盘在浴桶中的腿有些酸涩,脑海中不住的闪过刚刚那一幕,柳青芜不争气的发烫着双颊,知道他在后面,把身子沉在水中来遮蔽她的害羞。

    最终霍靖祁还是抱她回去了,初经人事柳青芜站不太稳,裹了一件衣服到屋子内,柳青芜入了被子中那一幕看的霍靖祁脸色一黯。

    食之未足。

    但是她太累了。

    霍靖祁就怔了那么一会儿,躺下的柳青芜累的睡着了,他掀开被子躺下,发现她背对着他身子蜷缩的像一只小虾。

    她在他眼里很娇小,在她身旁躺下,霍靖祁环抱住她便能将她整个人圈在他的包围中,睡梦中的柳青芜双手擒在胸口,像是保护一般,霍靖祁握住了她的手,她低喃了一声,眉宇轻皱着,翻了个身面对着他缩到了他怀里。

    霍靖祁低叹了一声,把她揽在自己怀里,整个护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起来,门口桑妈妈她们等着送水进来,地上的衣服昨夜冬雪都收起来了,桑妈妈把床上的白绫收入匣子中交给了身后跟着的一个妈妈,那妈妈离开后翠玲拿着食盒进来,这边柳青芜洗漱后坐在梳妆台前,冬雪替她把头发挽起,在后做了个髻,带上一对玉凤对珠的金钗,知绿拿了新换的衣服给她穿上,等她这儿收拾妥当,霍靖祁已经坐在那儿等她吃早饭了。

    霍靖祁在军中习惯了,也不需要人伺候,柳青芜看他都已经穿戴妥当,心里暗暗想着下回要比他起的早一些才行。

    “箱笼里不必把所有的东西都拿出来,这些天要用的取出就行,你看看有什么要带的,到时候回漠地了都带去,那里物资匮乏,光有银子也没办法,吃的用的都会缩短不少,若是有想带的你告诉我,列了单子我派人替你去备齐。”霍靖祁就是吃饭的速度也很快,但看着柳青芜细嚼慢咽的,不自觉的放慢了些,但习惯终究是习惯,霍靖祁喝一大口粥也不可能在嘴里嚼个十下八下的,于是他边说边吃,维持着和柳青芜差不多的速度。

    柳青芜想了想,漠地那边她也问过不少,能带去的最好是干货,平时物资就匮乏,到了大雪封山那几个月更是难,百姓的日子就更别提了,她看了看霍靖祁,“要不带一些耐寒的种子,到了那儿还能种着。”

    霍靖祁一怔,“若是这些的话那儿倒是有很多,分给百姓的也不少,单是哪几种菜吃久了也会腻,我让人多被一些干货。”

    “好啊。”柳青芜点点头心里有了主意,看他的碗都已经空了,加快了喝粥的速度,放下碗拿起帕子擦了擦,笑靥道,“午时空了我写个单子。”

    柳青芜对要去漠地这件事没有一点抗拒也出乎霍靖祁的意料,他更意外的是她要求带的东西是这些,他在漠地生活了十来年,很多生活习惯都是在那里养成了,让他惊喜的是,他的小妻子也在努力的适应他。

    差不多时辰该去敬茶了,身后冬雪她们一人端茶盘,一人拿着柳青芜亲手做的针线,到了霍家前厅,早到的霍家三房人都已经在了。

    霍夫人昨夜就已经体会过了想要给儿媳妇下马威却让继子拦下来,眼下笑看着柳青芜,比起十五六岁就出嫁的姑娘,柳青芜本就早慧的神态更显沉稳。

    她向霍老爷和霍夫人敬茶,送上亲手做的女红,霍老爷对儿媳妇没什么意见,以儿子这样的还是圣上赐婚,他觉得挺好的。

    霍夫人端着茶杯喝了一口,一旁侍奉的丫鬟递过来一只锦盒,里面放着的是足量的两头金饰,宝石镶嵌的大颗,打开来一眼瞧着就金光闪闪,“当初你跟着你祖母和大伯娘来霍家,我还说你若是年长些就能给我们靖祁当媳妇了,谁想呢,就是有这缘分,到最后你们还是能成夫妻。”

    “哟,我怎么看着两头金饰这么眼熟呢,二嫂你之前是不是送过一样的给人家,好像是”就坐在右边的霍三夫人忽然看着那锦盒里的礼开口道,说罢了又好似识趣的闭上了嘴,提着帕子捂着嘴巴看了柳青芜轻笑。

    霍三夫人开这口有点意思在里头,这双头金饰像极了当初霍夫人在秦向彤当初敬茶时送的那一套,若真是如此,不免晦气。

    通常这些金饰都不会做的一模一样,夫人们也爱攀比这个,谁乐意和别人戴的一个样的,像霍夫人这样的手中更不可能出现一模一样两套金饰。

    听闻秦家小姐和离之后还还了一些首饰给霍夫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柳青芜和霍靖祁都不知其中还有什么道理,就觉得霍三夫人的话透着奇怪,霍夫人淡定的放下茶盏,“三弟妹记错了吧,我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有一样的。”

    “是吧,我想也是看错了的。”如今都分家了霍三夫人也没在怕她什么,洋洋的应了她的话,柳青芜身后的翠玲接过锦盒,冬雪扶她起来,柳青芜又到霍家大老爷他们面前敬茶。

    霍家大老爷和大夫人都是很严肃的人,尤其是霍家大夫人,不苟言笑的坐在那儿,就算是柳青芜把女红送给她,她也只是点了点头,送了她一对镯子。

    转而到了霍家三老爷三夫人这边,霍三夫人的话多,摸着柳青芜送的女红,“你这东西做的可比我们家茵儿做的好多了,就是没这机会让那孩子和你这个长嫂好好讨教讨教。”

    正经婆婆一句话没夸,都让霍三夫人夸去了,她跟着丈夫外任,一家子都在外头,当初这霍家争家产的事三房是可能性最小的,大房和二房这些年来都还没化解着冰呢,三房最自在,霍三夫人又是个脸皮子后不怕臊的,声音说的大,若是霍夫人不舒坦了她就更开心。

    只不过霍夫人颜面功夫做的比谁都到位,笑眯眯的应下了霍三夫人的话,这边剩下的都是一些同辈,柳青芜送了自己做的女红,认了下来,除了往后会多接触的霍家孪生姐妹,其余的几个其实一年到头见不了几回。

    敬茶过后就要去祖祠入族谱。

    霍老爷点香祭拜,其实这一幕在霍家大房眼中跟针刺一般呢,柳青芜入了祠堂接过霍老爷手中的香跪拜,她虽说是霍靖祁再娶,可上头并没有前妻,因为秦向彤和霍靖祁和离之后不算是霍家人,柳青芜的名字直接记在霍靖祁的后面。

    从祖祠中出来已经快中午,霍家大房和三房连午饭都没留下来吃就直接离开了霍家,这边柳青芜回了厢院,霍靖祁和她一起吃过午饭去了霍老爷那边。

    柳青芜正欲备纸笔写要带走的东西,那边霍夫人派了人过来,说请她过去一趟,有要事相商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青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小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凉并收藏青芜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