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芜传 > 第090章 .我就是想娶你啊

第090章 .我就是想娶你啊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青芜看了霍靖祁交给她的信,神情微凝,“若是冬灵不肯走,即便是派人过来绑回去也无用。”

    “父亲还能求康安大长公主进宫面圣。”若是皇上下了口谕,霍冬灵就不得不回了,其中是连着霍家一块儿搭上要给霍冬灵压力。

    “霍家的事康安大长公主怎么还能插手。”柳青芜说完这句后自己也舒然了,怎么会不插手呢,当初霍夫人要阻止她来漠地,不也请了康安大长公主来,只不过当时相公提前带她进宫过,这一回父亲要女儿回家去,要替年纪已经不能再拖的她定下亲事,合情合理。

    “除非。”柳青芜抬头看霍靖祁,“除非她已经定下亲事了。”

    “父亲这一次是铁了心要让冬灵回去,其实冬灵也不该在留在这里了。”霍靖祁叹了一声,留在漠地难道要把妹妹熬成一个老姑娘么,“牧协领的事,她固执,别人怎么劝都没有用。”

    “那倒未必。”柳青芜笑着放下信,往后靠了靠身子,月份大了端坐久了也累人,“傅少爷在的这些日子里,冬灵开心了不少,她在我面前提起牧大人的次数越来越少,我耳边的,都是她咒骂傅少爷的话。”

    傅非宁在青岭的这几个月中,霍冬灵没少骂他,见一次气一次,到了柳青芜这边,她说起来时就时常咒骂他,虽然咒骂的都不凶狠,但她确实是极少提起牧邵越了,都是让傅非宁给气的。

    “那小子。”霍靖祁也笑了,“他不着调的性子,还几番招惹冬灵,若不是他心性未定,我倒是觉得他与冬灵也能相处。”

    “前段日子我托严夫人帮忙,打听了一下封地那边的事。”严大人任职守巡道员要在漠地各处走动,封地虽不在漠地,但是人多力量大,打听王府少爷还是不难的,“外头传的他调戏丫鬟,逗弄小姑娘都是言过其实的事,有趣的是,似乎有人不遗余力的在抹黑傅少爷,封地那边有待字闺中姑娘的人家,提起他都是绝不会把女儿嫁给这样的登徒子的说法。”

    连王府的名头都不要了,就是不能把自己闺女嫁给这样的人去祸害,那傅非宁的名声该有多差。

    “有时候流言都是夸大其词,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为人其实算正直。”说话不着调,真做实事了,他还是会沉下心来去办,真是个一无是处的人,总督大人怎么会放心让他过来交代事情呢。

    “所以且看看吧,他留在这儿也不是无缘无故,眼看大雪就要封山,他若再不走,肯定是要留在这儿过年了。”柳青芜眉头一皱,霍靖祁看向她,“怎么了。”

    “孩子顽皮。”柳青芜拉起他的手放在左侧的腹上,那儿明显的能感受到腹中孩子的胎动,霍靖祁的手心被轻轻顶了一下,柳青芜慢慢的把他的手挪到下面点触碰,他的手心又被顶了一下,那种微妙的感觉直冲他心底,柳青芜腹中的孩子和他之间有的那牵绊,让霍靖祁有些激动。

    “四五月的时候还不爱动,如今可好动了,这儿是手,这儿是脚。”柳青芜放着声音缓缓道,腹中的孩子顽皮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停歇下来,柳青芜转头看窗外皑皑的白雪,“此时的漯城,还有人出去秋游的。”

    “冬季在这儿格外的长。”霍靖祁拉起她的手,“狼族若是能安稳,我们也能回去了。”

    “这儿也挺好的。”柳青芜笑道,“我听底下请的妈妈说,盖过霜冻的菜尤其的脆甜,大雪覆盖是天然的冰窖,不必等到过年,家中若是宰了牛羊,也不用忙着腌渍肉来保存,只要装上一缸子的雪,用油纸包了肉藏在雪中,好久都不会坏。”

    “再下些日子的雪就要封山,这几天可能夜里都补回来了,军营里忙着运送粮草,总督府那边派来的人已经到了第二批。”

    “家中冬灵也在,不要紧。”柳青芜也知道这时候基本是一年当中最紧张的时刻,士兵就算是呆的再久,御寒都没有生活在关外,一年中有半年时间都是冬日的狼族人来的好,每年漠地开始下雪,狼族就要蠢蠢欲动。

    霍靖祁抱着她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不知为何,当初决定去提亲时,我心中笃定着你会跟着我来漠地。”霍靖祁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笃定,他就是觉得她会跟着他来漠地,不会嫌弃这儿的天寒地冻,也不会嫌弃这儿和漯城相差遥远的生活条件。

    “我也笃定你一定会带我来漠地,不会把我一个人留在漯城的。”柳青芜在他怀里轻轻说着,他低下头去,两个人相识而笑。

    柳青芜就是那样的女子,不论怎么样的环境里,她总是能报以好的心态去看待,也许是这么多年的环境所致,霍靖祁觉得自己捡到的是宝,她常给予他惊喜,与其说他给了她莫大的安定和心境,不如说她在他身边,让他觉得无比的安心。

    “我还记得当年第一次看到你,你在思祺的怀里,看到我时还给我吃了果子,乖巧的在思祺怀里,小手趴着桌子,睁大眼睛听我们说话。”那肉肉的小手把盘子往自己这边挪的时候,小模样可爱极了。

    “你还记得呢。”柳青芜笑了,霍靖祁下巴抵着她的额头,“当然记得了。”

    目光对触着,霍靖祁的视线慢慢流连到了她的唇边,低下头去。

    柳青芜微闭上眼,他的热气都已经呼在自己脸颊上了,忽然门口那儿传来了轻咳声,桑妈妈端着一碗柳青芜此时应该喝的鸡汤,一脸严肃的站在那儿。

    夫妻二人,“......”

    柳青芜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红着脸坐在那儿,霍靖祁一张老脸也觉得不好意思,偏偏桑妈妈还一脸正色的走进来,把鸡汤放在桌子上,对着霍靖祁十分严谨的教导,“姑爷,您得注意些小姐腹中的孩子,小姐是头胎,凡事还是小心为上的好。”就是亲一下,万一过火了可怎么办。

    霍靖祁下了坐榻一脸冷静,“我去休息。”...

    十一月中时霍靖祁连续好几天留在了军中,柳青芜是听霍冬灵说起,这雪势,大雪很快就会封道封山,到那时候,青岭等于是有长达两个月多的时间要去外面断了联系。

    出了屋子院子里的雪上午扫过后不过一个时辰就又积累了厚厚一层,柳青芜好几天没出门,如今也只能在屋子中走动,桑妈妈她们走廊也不让她去,怕雪飘进走廊结冰容易滑倒。

    这边外院内,霍冬灵迎着大雪出去清点霍靖祁早先派人去青岭外买来的年货,有些在九月时已经定好了,十月派人去漠地外采买,一车一车的东西运回来都已经十一月了,雪一下走的更慢,临了大雪封山前几日才到青岭。

    其中有不少是给柳青芜买的补品,临盆的日子也许恰逢融雪,青岭最冷的日子,在这之前之后去置办都来不及。

    霍冬灵顶着穿着披风让管事把东西抬进前厅,才出去一下身上就积累了厚厚一层雪,站在屋檐下掸落,那边大门口又来了几个人,为首的正是傅非宁,他带人抬了几个箱子的东西过来,霍冬灵看到他,没好气道,“你来做什么,大雪都快封山了你还不回封地去,赖在这儿不走了啊。”

    “是啊,父王和舅舅都派人送了东西过来,说我过年要叨唠你们了,这些都是感谢你们收留我的谢礼。”傅非宁走到屋檐下,几个人把箱子抬进屋子,霍冬灵瞪着他,“你真不要脸,谁要收留你了,趁着大雪没封山你就赶紧回去,别在这儿呆了。”

    “那不行,你还没答应我呢。”傅非宁笑眯眯的看着她,霍冬灵看雪势笑了,带上披风的帽子走入雪中去看前院左侧小屋中放着的烟火,傅非宁赶紧跟了上去,“喂。”

    “你别跟着我,我答应你什么。”霍冬灵被他缠着烦了,在前面停住脚,弯下腰抓起旁边走廊里扶手上的积雪往他身上扔,傅非宁没来得及躲开,被扔了一脸,眉宇上挂了雪白,又冻的发抖,样子有趣极了,霍冬灵看着噗笑了一声,随即又瞪了他一眼,“别跟着我!”

    “我听说你明年要回漯城了,不回去的话你爹派人都要把你绑回去。”傅非宁打了个喷嚏追着她道,霍冬灵顿住脚步,笑意没了,就剩下怒意,“关你什么事!”

    “你年纪也不小了,你爹让你回去肯定是要你成亲啊,说不定都给你找好人家了。”傅非宁转悠到她面前,霍冬灵低着头,披风帽子盖住了她的眉眼,她忽然抬起头朝着傅非宁吼道,“我都说了不管你的事,你这人还不害臊,怎么老是缠着我,我回不回漯城关你什么事,傅非宁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我不害臊啊,我一直都这么不要脸。”要脸能这么缠着你么,傅非宁一脸‘你现在知道真相也不晚’的神情。

    霍冬灵看着他,一脸的怒意,仿佛是要瞪穿了他似的,傅非宁下意识准备要挡她的攻击,霍冬灵就这么瞪着他,咬嘴恨恨的的看着,傅非宁正欲开口,霍冬灵忽然蹲了下来,顿在了雪地里,大哭了起来,“傅非宁你究竟要做什么,你净欺负人,你净欺负人。”

    傅非宁还等着她打他,等来的却是这反应,霍冬灵蹲在那儿哭,他失措了,左右看了看,然后陪着她蹲了下来,轻轻的拉了拉盖在她头上的帽子,“你...你别哭啊。”

    霍冬灵使劲一甩,不让他拉自己的帽子,“你说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怎么老是缠着我,老是气我,你是不是成心的,你为什么欺负我。”霍冬灵哭的伤心,每次见到他都没好话,每次他都气自己,还拿她最不乐意的事情来说,她心里担心的要死,不想回漯城去,他却玩笑的说出口,“你真是太过分了,总是欺负人。”

    “我没有欺负你啊。”傅非宁忙解释,又拉了拉她的帽子,看到她眼泪都掉到雪上,融出个坑了,傅非宁更慌了,“我...我不是欺负你啊,我真没有要欺负你,每次都是你欺负我的啊,你看我手上的伤都没好,还是你掐的。”

    “那是你活该,谁让你总是说那样的话,你不气我的话我会这么做么,你,你就是个登徒子。”霍冬雪伸手抓起地上的雪往他身上扔,“你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傅非宁一面闪着一面解释,“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娶你啊。”

    霍冬灵抓着雪的手顿在了半空中,她被傅非宁的这句话给弄愣了,睁着眼睛看着他。

    “我是说真的啊,我没有要欺负你。”傅非宁好不容易把身上的雪都掸下来,一脸真诚的看着她,就算是起初只觉得她好玩想逗逗她,几个月相处下来,傅非宁的想法早就变了。

    这个时不时被他气的跳脚的姑娘在他心底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记,他就是用这样最笨也是最有效的方式让她记住自己,即便是讨厌吧,那也是先记住了。

    “骗子!你还说你不是登徒子!”下一秒,一大把的雪直接摔在了他的脸上,霍冬灵气呼呼的站起来,看着他还蹲在那儿,不解气,伸手推了他一把,直接把傅非宁给推倒在了雪地里,踹了两脚雪,转头跑回了内院,谁也没发现她冻的通红的脸颊上有着一抹不同寻常的绯然。

    傅非宁好不容易从雪地里爬起来,狼狈至极,小厮赶紧跑过来把他扶起来,雪都跑到衣领里去了,冷的他直打颤。

    这不合乎常理啊,怎么一下又变成这样了,他没骗人啊,他是真的想娶她,怎么就骗人了。

    “少爷,咱们赶紧回去换一身衣服吧,可别受寒了。”小厮给他打了伞,傅非宁吸了吸鼻子,脑海里算着到底哪一个步骤出错了,出了霍家回到军营里,换过了一身衣服还是觉得冷。

    傍晚时霍府这边霍冬灵得到了消息,说是军营里的傅大人得了风寒,发热生病了。

    霍冬灵想起自己往他身上扔了这么多的雪,又把他推到在雪地里,恨恨的捏着手中的帕子咬牙切齿的骂道,“活该,登徒子,谁让他这么和我说话的,骗子,活该你发热生病。”

    一旁的云巧听她这么咒着傅少爷,出声提醒,“小姐,大少爷也在军营里呢,好几天没回来了,少夫人不便出门,她说要麻烦小姐去一趟军营,替大少爷送些东西,少夫人还说,傅少爷好歹是大少爷的客人,小姐若是可以的话,顺道送些药过去给傅少爷,也算是霍家对他的关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青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小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凉并收藏青芜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