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芜传 > 第097章 .战事后夫妻眷睐

第097章 .战事后夫妻眷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战后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包括抓获的俘虏要如何安置,最重要的是被霍靖祁重伤的狼族首领勇王还在军营里,为了防止狼族偷潜进来救人,军营中重兵把守,东南城墙那边被炸出了这么一个大洞,修补工作又不少,加上战后的狼族首领被抓后算是战败,青岭这边理应派兵前去,如此一忙,到了二十四五霍靖祁才回家来养伤。

    翠玲她们出去抬水进来,柳青芜看他这么些天就只换了一回纱布,让他脱了衣服,替他把纱布解了下来。

    当还未结痂的伤口出现在柳青芜眼前,那刀伤周围皮肉绽开,纱布拉重一点就牵出了血,柳青芜手一顿,拿起浸湿绞干的纱布替他轻轻的擦伤口周围。

    肩膀上的刀伤下没多远就是过去的那个刀伤,柳青芜看着如今还有一指宽的伤口,声音低了许多,“等伤好之前不许再回军营里去了。”

    “不碍事,很快就好了。”和之前那次比较,这一回真的算还好了,只是伤了骨,没有伤及内腑,柳青芜换了一块纱布,不赞同的看着他,“什么很快就好了,那这伤你说说几天可以好了?”

    霍靖祁看她微嘟着嘴巴隐隐透着不满,笑了,“你说养几个月。”

    “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半个月也没好好休息,你看,到现在外伤都还没愈合。”柳青芜替他擦干净,拿过一旁的罐子打开来涂药上去,又取过已经敷了药的纱布贴在伤口上,细细的缠上几层纱布固定,“起码半年。”

    霍靖祁伤及右手,又伤了骨,为了能让伤口好好愈合,他的右手并不能动,最好是穿衣的动作都先避免,以免牵动肩膀处的筋骨,柳青芜给他缠好了纱布后拿出给额外做的衣服,右手袖子和衣服分开来的,另外再套上去绑好。

    低头看她给自己缠带子,霍靖祁脸上始挂着淡淡的笑,听她掺着关怀的教诲,他伸出左手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低头答应,“好,就半年。”

    “前三月也不能拿东西。”柳青芜认认真真的告诫。

    “好。”

    “军营里的事如今告一段落,罗副都统一直是守在这边的,他能料理后续的事,你安心养伤先。”

    “好。”

    柳青芜抬头看他,霍靖祁笑眯眯的回看她,她退了退身子,“你笑什么。”

    霍靖祁把她揽到自己怀里,“这段时间都没有好好陪过你。”

    “这段时间你刚好可以看着硕哥儿学走路。”柳青芜轻轻靠着他,这一年来他在军营的日子比在家多,好在现在告一段落了。

    想到这儿,柳青芜仰头看他,“那个狼族首领被俘虏,狼族是不是就算臣服于我们,如今一族之内没有首领,必定是要内乱。”

    “罗副都统派了牧协领前去,一年下来,即便是他们有再多的后方可以侵略也难保别人不反抗,如此的来的兵力肯定难全心效劳,如今元气大伤,首领被抓,民心乱了,容易归顺朝廷。”

    霍靖祁顿了顿,语气里有了一抹不是看敌人的情绪,“那个勇王,若是能够为我朝所用,确实是个人才,他一心想要占领漠地,绝不归顺,这些年他已经侵吞了二十几个后方部落。”否则也没有这么多的兵力前来和大业朝打,“如若青岭这边守不住,他要霸占漠地很容易,将来还会继续向内威胁。”

    霍靖祁在牢中见过他两面,那就是个为战而生的勇士,天生就是要在战场上厮杀的人,不能安逸,不能平淡,只能不断的在侵略中获取他自己的存在价值,那时的狼族若是再强大一点,如今就不会是此番情形。

    “若是真能顺利归顺,那就好了。”外面冬雪在通报,柳青芜坐起来,冬雪送了食盒进来,柳青芜让她出去,端出炖好的鸡汤给他喝,霍靖祁就算是左手能够自己吃东西,此时也犯懒了,享受起妻子的照顾,一口一口的喝着柳青芜喂给他的鸡汤。

    过了一会儿硕哥儿午睡醒了,奶娘抱着他过来,睁着惺忪的眼睛,他看到靠在床上的霍靖祁,招手要到他身边去。

    一到炕床上他就不愿意走,爬着趴到霍靖祁的怀里,挑着舒服的位置躺好,仰头看着他,在他怀里翻了个身,撅着屁股起不来了,头拱在了霍靖祁的怀里,咿咿呀呀的想要起来,霍靖祁扶了他一把,他一下扑倒在了他怀里,红着脸看他,咧嘴一笑,露出了小门牙。

    父子俩玩的很开心,霍靖祁一只手就足够应对儿子,硕哥儿再顽皮他都只是一个不满周岁的孩子,柳青芜留了翠玲在屋子里,去了前院准备年礼的事,二七二八这几天青岭中有些来往的人家都得把年礼送到了,再迟也不能过了年再送。

    外头鞭炮声时不时响起,这几天都在送年,从天没亮的凌晨就有鞭炮声,一直能持续到夜里,何管事前来请示明天霍府的送年祭拜,送年的家禽都已经备在厨房内。

    回到内院厨房里已经送来了晚饭,霍靖祁明明能用左手拿勺子吃的,他如今也不乐意,就享受着柳青芜给他喂饭喝汤,坐在旁边吃淡粥的硕哥儿看了几眼后不要奶娘喂了,要娘喂,扭头过来挪着小屁股和霍靖祁坐在了一块儿,一大一小都这么看着柳青芜。

    柳青芜哭笑不得,偏偏大的如今娇着,小的不讲理,父子俩都等着柳青芜喂呢,奶娘把碗递过来,柳青芜舀了一勺的淡粥,硕哥儿知道那是自己的,阿了一声,示意柳青芜应该喂给他。

    天知道他哪里来的意识,爹吃一口,下一口就一定得是他的,眼睛盯的可牢了,一勺都不让柳青芜多喂了,霍靖祁一本正经的做着和儿子一样幼稚事,二十六的大老粗,脸不红心不跳的坐在那儿,柳青芜喂的都替他们羞了,他吃的毫无压力。

    一顿饭吃了半个时辰,最后硕哥儿摸着圆鼓鼓的肚子仰躺在霍靖祁怀里,柳青芜晚上吃的少,半碗就饱了,抬头看他们眯着眼靠在一块儿的模样,谁说不像呢,一个德行...

    入夜硕哥儿被奶娘抱下去睡了,霍靖祁靠在炕床内侧,本为了不压倒他的伤口分被子睡的,等柳青芜漱口后过来,另一床的被子已经被霍靖祁放到了床尾。

    他要抱着她睡。

    “小心你的伤。”睡觉的姿势都不能乱动,他还想抱着她睡呢,柳青芜推了他一下示意他老实躺好。

    霍靖祁一手环到她的脖子下,手腕一带,柳青芜就靠到了他的怀侧,“这样也可以。”他就是想抱抱她。

    “那你不能乱动。”柳青芜不放心的抬头看了一眼他的肩膀。

    “好。”霍靖祁转头亲了亲她,胡渣还蹭到了她的下巴,一阵的痒,柳青芜伸手摸了摸他的胡渣,霍靖祁扬起下巴抓起她的手往上蹭了蹭,此时的神情,孩子气极了。

    夫妻俩在被窝里摸摸胡子都闹了一炷香,最后柳青芜低喘了一声警告,“别闹。”

    霍靖祁环着她不动了,转头沉着眼眸看她,真的是睡不着啊。

    柳青芜意会过来他的意思,伸手轻轻把他的脸推向内侧,霍靖祁被子底下的左手挠了挠她的咯吱窝,柳青芜佯装怒了,“你还闹!”霍靖祁有些无赖的转过头来在她嘴角亲了亲,声音眷睐,“我想你了。”

    柳青芜脸热的发烫,生下硕哥儿之后他就开始忙了,算起来并没有多少回,如今什么事儿都放下了,娇妻在侧,霍靖祁这都能忍那不得成圣人了。

    “你还伤着呢。”柳青芜抓住他不老实的手,霍靖祁往她耳边靠了靠,“其实,还可以无需用到双手的,一手即可。”

    某人正儿八经的语气讨论,柳青芜恼羞的瞪着他,“那现在也不行啊。”说完就意识到这话不对劲了,霍靖祁抿着笑意,依旧是很认真的神情,“好,那再等等。”

    柳青芜已经不想再出声,干脆闭上了眼,绝不睁开看他...

    第二天起的早,前院那边何管事已经准备起来了,柳青芜也不能去的太晚,霍靖祁本想陪着她一起过去,柳青芜压着让他多睡一会儿,又把早醒来的硕哥儿抱来和他一块儿睡着,父子俩钻在一个被窝中,玩闹着嘻嘻哈哈。

    柳青芜赶到前院,桌子前已经都备齐了贡品。

    蒸熟的鸡鸭鹅,一大刀的猪肉放在中间,周围的盘子里放着大葱豆腐等各种菜,何管事把鱼端上来放在鸡鸭鹅前,放齐了饭碗酒樽,等着蜡烛点起开始倒酒。

    上香祭拜后院子里要先放鞭炮,等到送年结束后再放鞭炮,蜡烛不能灭得等着它燃尽,等到桌子这边东西撤了,蜡烛端到一旁放着,这些菜重新端回了厨房内。

    快到中午的时候军营里有人前来霍府,呆了一会儿就回去了,柳青芜回到内院墩哥儿也在屋子里,他和硕哥儿坐在一块儿玩九连环,霍靖祁在看刚刚送来的军报。

    “夜里把他们请来家里吃顿饭吧。”柳青芜给他倒了一杯水,“你来青岭的时候与他们的关系不是都很好,如今战事刚过,你们聚一聚也好。”

    “年初再办吧。”霍靖祁看了一眼墩哥儿,“每年初二都会去祭拜他的爹娘,回来之后再在家中聚。”

    柳青芜点点头,墩哥儿转过头看冲着他们笑了笑,他的性子像他娘亲,温温和和。

    二九作三十,很快就是除夕,今年的青岭这个年过的尤为的热闹,初一这天两个孩子在他们这儿领过红包后,初二一早,霍靖祁和柳青芜带着墩哥儿出门前往军营以北的小山岗,前去祭拜墩哥儿的爹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青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小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凉并收藏青芜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