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芜传 > 第109章 .暗处藏身的军队

第109章 .暗处藏身的军队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青芜出宫时已是傍晚,太子赐了不少东西让她带回来,其中有一大部分都是给长生和曜哥儿的。

    把从宫中带出来的东西转交给长生,柳青芜也转达了太子的话,长生的手顿了顿,从锦袋中取出了牌子,“慧姑给你的可顺利。”

    “太子宫中还有沈贵妃和德妃的人在那儿。”柳青芜把太子宫中发生的事告诉她,长生眉头微皱,“何姑姑,那是明粹宫里的人,皇上怎么会让沈贵妃和德妃的人留在太子宫中。”这和监视太子一举一动有什么分别。

    “慧姑说她们在打听你有没有留下东西。”柳青芜看她打开了锦袋,拿出一块巴掌大的牌子,漆黑的牌面上刻着字,背后也有字迹。

    等柳青芜看清那个字时怔了怔,一个偌大的霍字刻在牌子中央,这牌子的古旧,少说也有不少年了。

    “若不是和霍将军有关,我也不会让你替我去拿这个回来,慧姑说沈贵妃她们在找我留下的东西,不如说她们是在找郑皇后留下的东西。”郑皇后去世前长生拿到了这个令牌,藏了十几年,她也查过关于这令牌的相关消息,奇的是打听下来的消息十分少,她也不能打草惊蛇和皇上提及。

    “不知郑皇后是如何得到这个令牌,霍老将军在世时和宫中关系紧密,霍将军是否知道这令牌的意义。”长生曾经派人在宫外打听过,但是打听来的东西都不可信,连郑家都清楚这个东西的存在,郑皇后肯定不是从郑家人手上拿来的。

    “还有这张图。”长生摊开锦布,里面还缝着一层白布,边角处有刻画的纹路,长生把令牌另外一面摊开来给柳青芜看,柳青芜摇摇头,上面虽然有纹路,但是令牌呈黑色,看的并不清楚,便是手绘也不能。

    长生在桌子上倒了一些水,令牌背面轻轻蘸水,取来一张宣旨,按在了上面,奇的是上面出现了一张和令牌上完全不同纹路的图。

    “这。”柳青芜看着很快晕开来的宣纸,“似乎是地图。”

    长生拉过她的手摸在纹路上,柳青芜面露诧异,那些刻画精巧的纹路有些还能往内压,但是奇的是,从左往右,有些可以压,有些不能压,从右往左,刚刚可以压的又不会动了,仿佛这一面之下,如此厚度下的令牌内藏着一个机关术。

    “真是巧夺天工。”柳青芜看她用个好几个方向压在宣旨上,出来的图都是不一样,“这似乎只是一部分。”

    “对,这只是一部分。”长生也没找到过剩下的几部分,“如果沈贵妃和德妃找的也是这个,她们一定知道些什么。”也正是不能确保这东西是否来自郑家,长生才没有往郑家打探消息,郑皇后交代她的,是必要的时候找这令牌上的线索保护太子殿下。

    “我问问相公。”柳青芜把令牌还给她,把锦布拿在了手中,想了想还是把太子后来说的话告诉了她,“圣上的身体不是很好,太子代圣上处理朝政,没时间出宫来看你,长生,你真的不打算回宫?”

    “即便是回去,也不是现在。”长生捏着令牌,声音似叹息,“青芜,我也有私心。”

    若是霍靖祁忽然现在要纳妾,柳青芜也许不会反对,但是她心中肯定会对此事膈应,伴随着时间久远,那会是一根刺,也许明面上不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但是是刺就会戳伤自己,伤口会溃烂,这与妒忌和害人都无关,只是一个女子最切实的体会罢了。

    入宫为妃尚且如此,除非对那个位高权重的人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但凡是有感情的,都会不舒服。

    柳青芜不再说什么,屋子安静了一会儿,长生收起令牌,“天色不早,我先回去了。”

    送她到了门口,天色已暗,霍靖祁还没回来,柳青芜看她离开,恰恰是有感情,才会生那一根刺...

    霍靖祁回来的很晚,途中又遇上了一些事,柳青芜命人把热着的菜端上来,霍靖祁显得有些疲惫,拉着她坐下,拿起筷子吃饭。

    柳青芜发现他鞋子上沾着泥沙,“你出城了?”

    “是啊,去了南郊。”霍靖祁很快吃了两碗饭,喝下一碗汤后脸色看起来好了些,柳青芜替他准备好沐浴的衣服,“先去洗洗。”

    等他洗漱后出来,这边屋子内已经收拾妥当,柳青芜拿出一双新纳的鞋子让他试试,“刚刚下过一场雨,南郊那边应是泥泞一场。”

    “驻守的军营里出了点事,刑部的案子,我顺带过去看看。”霍靖祁靠在那儿,柳青芜拿出了锦布递给他,“你看看这个。”

    “这是什么。”霍靖祁看着图看不出其中的意思,柳青芜替他捏了捏肩膀,“这是长生那里拿来的,相公,你知不知道关于刻着霍字令牌的事。”

    柳青芜把令牌描述了一下,“长生手中就有这样一块令牌,十分的精巧,这个图只是一个方向印出来的,令牌上刻着的霍字,长生说就是霍家。”

    霍靖祁眉头深锁,似乎在想什么,柳青芜也不打扰他,半响,霍靖祁起身去了一趟书房,柳青芜跟了过去,霍靖祁在书房里翻翻找找,最终在架子上找到了一本薄薄的书。

    书的其中一页是柳青芜看到的令牌模样,夫妻二人对视了一眼,霍靖祁往下翻,“祖父过去和我说过一件事,先帝在时攻打南蛮,御驾亲征,那一仗祖父也在,大获全胜之后先帝带着他们回来,其中有两个军队守在了边境,沈老将军的和六王爷的,而他手中的一些人则跟着回了漯城,军权还在祖父手中,但是人却都交给了先帝。”

    “这些人交给先帝之后祖父再去漠地镇守,和狼族打仗时带走的已经不是当时还给朝廷的那一支军队。”

    “那这一支军队呢。”

    霍靖祁摇摇头,“先帝去世之后也许在皇上手中,并未听闻分到了谁的手下,祖父在世时我也没听他说起过这军权还在不在,他手下的副将并没有变过。”

    往下薄薄的一本书中十几页写的是一些军中记事,就是几十年前南蛮的那一场仗,当时先帝御驾亲征,最后也是无数伤亡才换来这一胜利。

    霍老将军的记事十分简单,什么时候发生了什么事,赢了还是输了,敌方我方伤亡如何,占领何地,霍靖祁翻到了最后,那里有一行字,十五年春胜归来,刻军牌送于圣上,我与裘副将等道别,此一别不知何时再见。

    “这个军牌就是长生手中的令牌吧,祖父给了先帝,就是不知有几块。”

    “不止一块。”霍靖祁忽然想到什么,“祖父手中应该也有,但不在这儿,这是调遣祖父手中那一支交还给皇上军队的军牌,这些人回来之后又离开了漯城,但是并不知去向,祖父后来没有带走任何一个前去漠地,是先帝另外派遣给他的人,罗副都统也是后来跟去的,在南蛮时并没有跟着祖父。”

    “这些人身在何处。”就算是光有了军牌,也得知道他们在哪里,柳青芜想起锦布上的图,“靖祁,我们应该把祖父的军牌拿回来。”

    小的时候霍老将军告诉过霍靖祁很多事,大都是南蛮和漠地打仗时的丰功伟绩,偶尔提及另外的,霍靖祁当时也不会太在意,如今一看这些,霍靖祁再回头去想就有思绪了,“先帝留着这一直军队,怕是应于不时之需。”但怎么会出现在郑皇后手上,这军牌,理应交给皇上才是...

    第二天一早霍靖祁就去了仪都祖宅找霍老将军留下的军牌,这边柳青芜把这事和长生一说,长生摇头,“你若说是先帝安排的事,皇上应该知情。”

    “若是皇上知情,怎么会容许别人得到这么一支军队。”皇权之下,即便是军权在别人手中,皇上肯定也是了如指掌的,除非是不知情。

    若真是一支军队,那郑皇后交托她的事也就说得通了,若是有危急情况,这一支暗藏的军队就算达不到扭转局势的效果也能够保护太子。

    只是恐怕连郑皇后都不清楚这东西并不是找到了霍家就可以用的,而长生心里还隐隐确信另外一件事,皇上不是不知情,他怕是根本不在意这些人的存在,他是在先帝驾崩后顺利登基为皇,先帝就算是有安排也不会是用来威胁自己儿子的。

    而要是皇上什么都知道,他就也知道她手上有郑皇后给她的军牌,她才一直是傻的那个。

    “青芜,我得入宫一趟。”长生沉思片刻开口,柳青芜微微一怔,“不等相公回来再去吗,即便是要入宫,你如今也无从查起,更何况,你是出逃离宫的宫女,不论你带不带曜哥儿入宫去都会掀起风浪,她们若是知道你还生下了皇子,你和孩子都有危险。”

    提到孩子,长生的神情一变,情绪稳定了下来,语气平静了许多,“你说得对,是我没想清楚。”

    “如今东西在手中也不急。”柳青芜安慰她,大概是这不清不楚的感觉作祟的难受,长生笑了笑,“没事了,这件事还要多麻烦霍将军。”

    “你不是说此事和靖祁也有关系,交给他也是应当,你此时肯定是不能入宫,太子宫中小喜子和慧姑都说沈贵妃和德妃往太子宫中安插了人手,即便这件事太子清楚,你如今也不能在宫中出现,谁若想对你不利,那就是她们的机会了。”

    长生刚刚有那一瞬因为想到皇上的事心思有点乱,她点点头,翠玲进来禀报说门口有人到访,是柳家大夫人陪着大姑奶奶前来,柳青芜让翠玲把人带去花园的小阁楼中,回了一趟主院后转而去了花园。

    帧哥儿满月的时候没有前来,柳静言是第一次来将军府。

    一路过来说了几回柳青芜嫁得好,又说自己的女儿嫁的不好,李氏一路听过来,笑眯眯着神情,嗯了几声。

    等柳青芜到阁楼里,柳静言看到她,笑着十分亲热,拉着她的手轻拍着笑说,“青芜啊,回来这么久了,在漠地那儿可苦了你吧。”

    “我也是好久都没见着你了,你的两个孩子呢,怎么没带来。”柳静言朝着她身后看了看,没有看到硕哥儿他们,“我还给他们带了东西呢。”

    “昨夜闹腾的晚,整夜没睡,一早起来吃了早饭后现在又和帧哥儿一起睡着了。”柳青芜命知绿倒茶,“姑母何时到的漯城。”

    “昨天就来了,今早与你大伯娘一起来你这儿看看。”柳静言上下看了柳青芜两眼,笑着对李氏说道,“咱们青芜可是柳家姑娘中嫁的最好的,漠地留了几年,霍姑爷可是立了大功绩,圣上看重,今后可有出息着呢。”

    就是柳静言脸上的笑太过于热切的,柳青芜看的有些不习惯,过去这些年里姑母可从未对自己这么热情过,她低下头敛了敛神情,笑回,“姑母您说笑了,大家都立了功,也不止相公一人。”

    “立功的人多,可不是每个都能做将军的。”柳静言脸上的笑意都快堆不过了,李氏在旁喝着茶,笑着提醒,“青芜,霍姑爷可在府上。”

    “他一早去了仪都,就算是晚上能回来也晚了。”

    “那可真是不凑巧了。”柳静言神情里有些失望,柳青芜从她手中抽回了手拿起杯子,“姑母找相公有事?”

    “也没什么大事,你表妹玉蓉的相公如今正巧在漯城外营做副尉,想让霍姑爷帮个忙,看能不能提携你表妹夫一把。”孙玉芙的婚事是孙家老夫人定的,十六岁那年就出嫁了,而孙玉蓉的婚事是柳静言千挑万选自己定的,真让她把女儿嫁到了漯城,成亲也不过才两年多。

    “卫家人不肯帮吗?”柳青芜知道玉蓉嫁的卫家在漯城也算是有名望的人家,如此一来也应该是由卫家人来帮衬比较合适。

    “家大业大的,孩子多了,有时候也忙不过来,再者由霍姑爷出面提携更合适,我听说漯城外营也是霍姑爷在掌管。”柳静言刚刚进来时还在和李氏说觉得自己的女儿嫁的不好,这会儿柳青芜这么问,她又不肯承认了。

    “那这件事,玉蓉的相公可知道?”柳青芜想了想问道。

    “这事儿他要知道什么,青芜啊,你总是盼着玉蓉她也过的好一点是不是,家中就这么几个姐妹,你这做姐姐的,怎么也得帮衬一下她。”柳静言又拉住了柳青芜的手,轻轻的摸着,脸上尽是慈和。

    “等相公回来,我问问他,外营内的事我也不懂。”柳青芜没有答应下来,能不能帮还是另外一回事,关键得看人家卫家肯不肯受,直接越过玉蓉相公的意思,届时知道了又不领情,岂不是好心办坏事。

    “这点事儿我看对你相公来说不成问题。”柳静言拿出送给硕哥儿和帧哥儿的见面礼,霍靖祁不在,两个小的还在睡,也没多留,早早离开了霍府,离开时还一再的强调,柳青芜一定能替她办妥这件事,姐妹间不能单一个过得好,得扶持着一起过好了才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青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小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凉并收藏青芜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