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芜传 > 第117章 .几家欢乐几家愁

第117章 .几家欢乐几家愁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件事发生时正临着过年,二十日刑部审理结束,霍老夫人被关进刑司所,热热闹闹的新年里,人们又多了一桩茶余饭后的闲聊。

    霍老夫人进刑司所的第二天霍家人前去宫中探望过,言传霍家少爷为了把霍老夫人从刑司所里捞出来想了很多办法,也花了不少银子,但这些几乎都是石沉大海,霍老夫人的亲儿媳萧氏也算是皇家中人,但汝阳王府从头到尾没有插手。

    二十四这天霍家大房那边佑哥儿丧殡,柳青芜带着硕哥儿前去,进灵堂鞠躬后,硕哥儿跪下来磕了几个头。

    出丧时送丧的人很少,孩子年纪小,辈分低,在他之下只有几个弟弟,就连哭灵的都是从外面请来的,霍家大房两位老人没有前去,冒着风雪天一路出殡,柳青芜牵着硕哥儿走在前面,三岁的硕哥儿对生死这个概念还没有很明确,他只知道小哥哥睡了,以后见不到了,周遭的哭声让他有些失措,紧紧的挨着柳青芜。

    回到将军府已经是下午,雪下的很大,走了许多路硕哥儿也没心思玩雪,回到屋子里看到霍靖祁,情绪低落的钻到他怀里,“爹爹,为什么他们都在哭,是不是因为以后见不到佑哥哥了。”

    霍靖祁摸了摸他的头,本来不应该带他去的,但是霍家的孩子就这么几个,三房那边孩子也还小,总该有兄弟送送那孩子。

    “婶婶哭的好伤心。”硕哥儿整个儿缩在霍靖祁怀里,仰起头又说了一句,“爹爹,那我以后是不是真的见不到小哥哥了。”

    “是的。”霍靖祁抱着他坐起来,捏了捏他的鼻子,“知叶在外面堆了个大雪人,你进来时看到没。”

    硕哥儿神情一亮,旁边伺候的翠玲会意的把他抱过来,带着他去外面看雪人去了,柳青芜进屋,奶娘抱着帧哥儿出来,看到哥哥出去,他也想要出去玩,不能下地走路,光是看着也好。

    柳青芜嘱咐奶娘给帧哥儿多添一件斗篷抱着在屋檐下走一会儿,知绿端着药进来,柳青芜看向霍靖祁,“一早出去你又忘记喝了。”

    对霍靖祁而言,这和战场上受了伤需要喝药是两码子事,打了几个喷嚏就受风寒了,连着喝了两天的药,一把年纪还想躲着不肯喝。

    “差不多了。”霍靖祁拿起碗一口灌下,柳青芜笑眯眯的看着他,“要不要把儿子吃的蜜糖给你来一些。”

    “不喝药过几天也好了。”霍靖祁撇开了话题,“大伯他们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他们去不了刑司所追责。”大老夫人喊着要霍老夫人命偿,可这到偿不偿还,不是官府说了算,“冬楹那边也不好过。”

    就像霍老夫人没有看清楚事实一样,那边的霍靖霖同样也没看清楚,他还想方设法的要把霍老夫人从刑司所中捞出来,转而还去霍冬楹那里,但是汝阳王府都不帮忙,霍冬楹的夫家,蓝国公府怎么会出手,霍靖霖越是如此,会让霍冬楹在蓝家的日子越不好过。

    霍靖祁对霍冬楹这个妹妹还是不错的,她从小就喜欢亲近霍冬灵和霍靖祁,霍靖祁还没去漠地时霍冬楹才四五岁,霍冬灵不理她,她就跟在霍靖祁身后。

    霍老夫人倒是把女儿养的很心善。

    “改天你去蓝府看看她吧。”霍靖祁侧身让她坐下,“皇上有皇上自己的主意,过两年宫中要开始替太子选妃,皇上怕是要在这之前把许多事清一清。”

    “那长生呢,曜哥儿可都一岁多了,再晚些时候接回去,就怕是会伤了孩子的心。”柳青芜对这些政治上的事并不关心,将军府这里也不太平,这么久时间过去,想知道的怎么会不清楚长生住在将军府,唯一还模棱两可不能确信的就是长生替皇上生下了皇子。

    这个霍靖祁也没法回答,皇上的心思,诸人难猜...

    十二月二十七,雪停了两天,到除夕夜时又纷纷扬扬的下了起来,霍靖祁进宫参加宫宴,回来时已经是深夜,外面烟火声肆起,这时辰还有去庙里祈福的人,街上马车来来往往,十分的热闹。

    霍靖祁回来之后陪着柳青芜去庙里祈福,雪下的大马车上不去,许多人都在山脚下的御锦庙中祈福,一条庙街灯火通明,霍靖祁扶着她随着人群往里走。

    身后翠玲和知绿跟的紧,左侧是从庙里出来的人,霍靖祁护着她进了御锦庙,比起外面的街上,这儿的人更多。

    祈福的树上挂满了牌子,柳青芜也写了牌子,依旧是平安二字,背后小字写了家人的名字,递给霍靖祁,他替她扔了上去,稳稳当当的挂在了高枝上,柳青芜合手心中祈愿了一会儿,两个人往前面的殿中走去。

    才刚刚上台阶,人数不多的殿中走出了几个人,和柳青芜他们正面相对,涂夫人带着儿子和儿媳妇前来祈福,和柳青芜他们撞了个正着。

    柳青芜微微颔首,也是简单的打了招呼,他们出来,柳青芜他们进去,并没有多的交集。

    只是擦身而过时,涂乾昊的视线在柳青芜身上停留了一会儿,这一幕落在关采菱眼中,她看到霍靖祁扶着柳青芜的手,轻哼了声,待他们走下台阶,凉凉的说了一句,“无需你多惦记,人家过的好得很。”

    涂乾昊眉头微皱,走在前面的涂夫人转头看关采菱,眼里有不赞同,“这里是什么地方,心平气和些。”

    涂夫人带着他们去一旁的小殿中求子,涂乾昊脚步停在了门口,“你们去吧,我在外面等你们。”

    “你!”关采菱意欲发怒,涂夫人看了她一眼,关采菱跺脚气愤,“娘,您看,相公根本不是诚心诚意,这样求了佛祖也不会觉得我们心诚。”

    “我们进去。”涂夫人拉了关采菱一下,并没有说涂乾昊的不是,在儿子和儿媳妇之间,她毋庸置疑的偏袒了儿子,更何况外甥女娶进门的儿媳妇,到现在都还没有身孕。

    关采菱憋了一肚子的气,直到祈福出来,看到涂乾昊站在那儿,目光落在祈福的树上,心中的怒意更甚,上了马车之后沉默无言,过半路时关采菱忍不住了,“你心中不乐意,为什么要娶我。”

    这也不是关采菱第一次问了,每次两个人之间有了矛盾,闹了别扭,她都是这么和涂乾昊说,后者眉宇深皱,看了她一眼不想起争执,关采菱却停不住,“没人逼过你,可现在呢,你心里就是还有别人,你看她过的这么好,心里是不是很难受,明明嫁给你才是更好的,却几次三番推拒涂家的婚事,她根本看不上你。”

    “你现在说这些话有什么意思,没人和你作对,整天都是你自己在和你自己过不去,你这又是何必。”涂乾昊累了回答她这些问题,一次两次,次数多了谁都会疲乏,就算是心中还有一点情分,也让她折腾没了。

    “到底是我自己在与自己过不去么。”关采菱笑了,“那你告诉我,你心里到底念着谁,为什么得知她回漯城了是这样的反应,看到她又是这样的态度。”

    “我心里没有念着谁。”涂乾昊的脸色沉了下来,“你这么揪着事情不放又有什么意义。”

    “我怎么不能揪着不放,我等了你这么多年,嫁了给你,你却是这个态度,你要我怎么放得下。”关采菱等他,等他娶他,要的是他的全心全意,从身到心,都是属于她的,如此她才会觉得开心,才会觉得满意,而现实和她当时所设想的差距太大,所以她不能容忍不能接受,一直耿耿于怀。

    她自认为自己要的并不多,可从他的眼中看不到一点对自己的爱意,付出远大于得到时,关采菱心里失衡了,她也不是什么宽容的人。

    “你要是不满意这桩婚事,我们可以和离。”涂乾昊忽然看着她认真说道,“你对祖母待你的态度有百般不如意,对我你也有百般不如意,这桩婚事里你有这么多的不顺心,我们可以和离。”

    关采菱愤懑的神情顿在了那儿,满是错愕的看着他,半响才缓缓出口,“你说什么。”

    “嫁到涂家让你有这么多不开心的事,你若是觉得心里委屈,我们可以和离。”涂乾昊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关采菱愣愣的看着他,还不置信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要和我和离?”过去了好一会儿关采菱泪眼看着他,要看着他收回刚刚那句话。

    “不是我要与你和离,而是你现在咄咄逼人的样子,是在要求离开涂家,让你自己宽心。”涂乾昊话音未落,马车内忽然传来一声尖喊。

    “你休想!”关采菱泪眼婆裟愤愤看着他,“你休想,你休想甩开我,你休想不要我,我不会和你和离,你休想把我从你身边支开。”

    涂乾昊抬手替她擦眼泪,语气淡了些,如是在阐述一件已经发生且无力回改的事实,“那你就不要再想这么多了,好好过日子,不要再揪着那些事,除了你之外,没人在意这些。”

    关采菱低下头去,紧握着拳,依旧是不甘...

    这边御锦庙内,柳青芜求了护身符出来,霍靖祁在殿外等着她。

    霍靖祁看她手里许多个护身符,笑她,“你要了这么多,佛祖可顾不过来了。”

    柳青芜把护身符放到他腰封内,“怎么会。”

    夫妻俩走出了御锦庙,庙街上的人依旧很多,往上看还有很多人走山路去庙里烧大年初一的早香,霍靖祁扶她上马车,此时的烟火声淡了不少,回将军府的街上家家户户的灯还点着。

    回到府里后柳青芜去看过了两个孩子,把压岁的红包放在了他们的枕头底下,又把平安符给他们带上,出来时厨房那边桑妈妈拿来了一些饺子,霍靖祁在宫中吃的不多,这会儿吃了十几个饺子,一连吃出了好几枚的铜钱。

    柳青芜笑着替他数了数,拿起锦袋装起来,“在家的时候祖母说了,守岁吃饺子吃出来的铜钱都要放起来。”

    霍靖祁笑着看她把锦袋藏到柜子中,“那这些年你攒了多少了。”

    “不多,思煜攒的多。”柳青芜倒了水,说起来脸上满是笑意,“还在仪都的时候,思煜和思旭,还有青妍,来玉清院里守岁,翠玲端来的饺子思煜他们两个人就能吃上一大半,有一回思旭吃的急了,刚好是换牙的时候,咬到了铜钱直接牙给崩了下来。”

    “崩了牙之后他还不知道,傻乎乎的吐出来给我们看,还问肉饺里是不是忘记把猪的牙给拿出来了,思煜就骗他说那是猪蹄子的爪子。”

    霍靖祁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柳青芜一怔,他把她揽到自己怀里,抱着她轻叹,“还有呢。”

    “思旭当然吓坏了,从那之后他有好长一段日子都不爱吃肉,把三婶给担心的,后来换了第二颗牙时他才知道这是自己嘴里掉出来的。”说起仪都时的事真的不少,国公府内姐弟几人,儿时的生活最为无忧无虑。

    “这么说思煜闹了不少笑话。”窗外黎明渐渐浮现,他们还没睡意,霍靖祁抿着笑意听着,她说的小时候的事他都爱听。

    “他啊,当时大伯请来了罗先生教他读书习字,原本想着他能在仕途上走的顺当些,结果跑去军营里了,小时候没少挨罗先生的板子,犯了错最会的就是和思旭比,只要是能赢过思旭他就沾沾自喜了。”柳青芜说到后来有些惋惜,霍靖祁握住她的双手,“学的那些东西不会没用,打仗又不只靠蛮力,一人蛮力能及的三四人,可不能及过百人。”

    “他就是让人有操不完的心。”

    “若是为官走仕途,你也有操不完的心。”

    听他这么说,柳青芜笑了,承认,“是啊,谁让他是我弟弟。”...

    夫妻俩聊了一夜,天亮了。

    硕哥儿起的早,本想赶早过来钻爹爹娘亲的被窝,拜早年讨红包的,一进来看他们衣服穿的好好的,比他起的还早呢,爬上卧榻挤到了他们中间,摊手向霍靖祁讨红包。

    翠玲拿来早就准备好的红色锦布袋子,里面放了银子,还放了一小袋的金裸子,硕哥儿抱着锦布袋子十分的满意,乐呵呵的朝着霍靖祁恭祝了一声‘恭喜发财’,目光熠熠的看柳青芜,“娘,我的呢。”

    “你爹不是给你了。”柳青芜指了指他怀里的袋子,硕哥儿嘟着嘴反驳,“爹爹是爹爹的,娘还没给我。”

    柳青芜戳了他额头一下,“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守财奴。”

    硕哥儿对这个词语引以为傲,三天前柳青芜刚刚说过他,所以他现在知道守财奴是什么意思,把柳青芜给他的锦袋子往怀里一踹,稚声道,“都是我的。”

    “行行行,都是你的,你藏好了,快去换衣服,起来要去祖父家拜年了。”柳青芜把他交给奶娘回去换衣服,推了霍靖祁一把,“你也起来换衣服,准备去父亲那里。”

    一家四口准备妥当,马车上装好了送的礼,迎着小雪出发前往霍家,马车上帧哥儿才醒,趴在硕哥儿身上,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帧哥儿开口和硕哥儿一样晚,他和曜哥儿之间最有话题了,两个人之间差了五个月,一个咿咿呀呀时一个刚刚牙牙学语,凑在一块儿谁也听不懂他们说什么。

    到了霍家,柳青芜下马车后微怔了怔,往年都是大红灯笼挂在门口,如今就是几盏小的红灯笼,进了院子之后变化也甚大,在这里,新年的气氛一下被削淡了几分。

    得知他们来了,霍老爷他们在前厅等着。

    因为之前的种种,这个年要拜的开心并不见得。

    两个孩子给霍老爷拜年,霍老爷笑归笑,东西归给,对霍靖祁总是有着诸多的怨言和不满,没有保住霍家,没有保住霍家的声誉,没有帮忙把霍老夫人从刑司所里捞出来。

    “要是娘在就好了,也不知道刑司所那边有没有照顾周到,她膝盖不好,怕是要疼。”霍靖霖凉凉的说了一句,霍靖祁没理会,柳青芜也没说话,他兀自闷气,就连萧氏都不想搭理这件事。

    唯一会和他有共鸣的就是霍老爷,“是啊,下午你带孩子进宫去看看她,托些关系,让她过的舒服些。”

    柳青芜在他们脸上看到了对霍老夫人境遇的不舍,却没看到他们对霍家大房失去嫡孙的愧疚,可真是比陌生人还要不如的情分。

    “靖祁啊,你在宫中走动多,也替你母亲疏通疏通。”霍老爷转而吩咐霍靖祁,霍靖祁抬头看他们,“刑司所是关押犯重罪之人的地方,不是养老去的,里面的人没有特例,塞了银子那些监管的宫人也不会多上心。”

    “大哥你不肯替娘打点也就算了,何必说这样的话。”霍靖祁说的是事实,但霍靖霖不愿意信,反着指责他的不是。

    “打点出来了又如何,你以为大伯一家会善罢甘休。”霍靖祁瞥了他一眼,据他所知,就在没多少日子前大伯娘才来这边闹过,若不是那宫墙进不去,大伯一家活拆了老夫人的心都有。

    “好了靖祁,过去的事就别再提了,我已经向圣上请求及早致仕,这个家以后就要靠你和靖霖,你们有出息了,你大伯一家若没有嫡子所出,你祖父留下的家业你还能拿回来。”霍老爷说的云淡风轻,霍靖祁笑了,“父亲还惦记着这些家业呢。”

    霍老爷脸色一讪,被他说话的语气闹了恼羞,“你是能这么和我说话的!”

    “不然呢。”霍靖祁淡淡的回了一句。

    霍靖祁和霍老爷每回见面都少不得争执,最后不欢而散,他们午饭都没用直接离开了霍家,柳青芜知道丈夫对公公有极大的怨言,一家之中,该是秉公决断的一家之主没有主意,偏听偏信,又不够诚心没有公允,这些年来让霍靖祁和霍冬灵吃了不少苦。

    他从来没有真正的为霍靖祁和霍冬灵考虑过什么...

    在将军府里呆到了初三,他们去了一趟柳家,仪都那边柳尚白和何氏带着儿子新儿媳前来给柳老夫人看看,柳青芜跟着小住了两日叙叙旧,回到府中时已经是初六。

    霍靖祁要连值守两日,柳青芜正好抽着这空挡的时间打算去一趟蓝府看看霍冬楹,就是在初七下午,新年气氛还沉浸着,郑国公府家的少爷出事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青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小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凉并收藏青芜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