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章 贵人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机械神皇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慌不择路了一通乱跑,跑到了一个废弃的伐木场,光秃秃的木桩,横七竖八的裸/躺在大地上,一间木屋在这样的环境里就显得极为突出;戚太保小心翼翼一阵搜索后,确定周围无人,一脚踹开木屋的门,得到“擅闯民居,声望-20,功勋-20”的惩罚。

    难得喘上一口气,戚太保赶紧翻开“战将入门指导书”,找到有关士兵的那一页,“第十一页:正兵提升到战兵,每个需要消耗300功勋,战兵可以修炼游兵诀、基础战技,装备法器级物品,战兵形成气海后无法进行强化。”

    在黑木坡守营寨时,每守过一天就能够获得500功勋,每击退一次敌人或杀死敌兵,也能得到不少的功勋,积攒下来,戚太保如今拥有3890点功勋,将10正兵全部提升到战兵,消耗了3000点功勋,由于没有游兵诀,就无法用功勋提升战兵。

    零级游兵也是游兵级士兵,因此,戚太保的武将技“突石”与“赤焰”,总算是可以施展出来,这让他的逃亡之路多了一些希望。

    这间木屋不大,锅碗瓢等一堆,还有一些木头之类的,戚太保与士兵一起翻箱倒柜后没有收获,倒也不失望,带着刚刚提升为零级游兵的战兵们暂时休息下来;大清早从黑木坡撤退,奔跑了好几个时辰到达平昌渡,又是打架又是突围的,把戚太保的精神累得不行。

    战兵虽然机灵很多,但没有具体的兵符书,无法形成哨兵、斥侯之类的兵种,警戒之类的只能戚太保自己来,让士兵们躲在木屋内,戚太保则爬到了房屋顶,拿出千里镜四周看,天色有些晚,四周静悄悄的,看来小伙伴们是凶多吉少了。

    之前一通乱跑失了方向感,也不知泰山在哪个方向,戚太保拿着地图一筹莫展,格外想念会看地图的小伙伴“蔡官包子”;看了一会儿,放下千里镜抬头看洛阳山,这几乎是所有玩家闲得蛋疼时的举动,时不时的看一看洛阳山,感受那座高悬天际的巨大城池,幻想有天进入逛上一圈。

    傻愣了一段时间,又提起千里镜观察,此时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洛阳山周围出现无数的星星,月亮也格外的明,让戚太保可以不需要消耗技力,通过千里镜可以看清附近的情况;猛得一道跌跌撞撞的黑影闪入视野中,此人的腿似乎有问题,走路的姿势极为古怪,几乎就是用蹦往前移动。

    消耗技力看清那人后,戚太保赶紧滑下屋顶,朝那人奔跑而去,那人发现戚太保接近时,吓了一跳,一声“烈风”出口,这是战技启动时必然的程度,声音出现就代表战技发动,若是不发动只是蓄势的话,就不需要喊。

    “罩子,是我。”

    戚太保硬生生的承受了一式基础剑技后喊道。

    “鸡哥,是你吗?哎哟我槽,我断了一条腿。”金钟罩一脸哭丧的说道。

    戚太保疑惑的望着金钟罩的双腿,在他眼里,金钟罩的两条腿都是完好的,金钟罩看出戚太保的疑惑,挣扎着起身,然后走一步,他的右腿看似还在却是软绵绵的,让他直接摔倒在地,躺在地上的金钟罩咧嘴而笑。

    “其余的人呢?”将金钟罩扶了起来,戚太保一边带他往木屋走一边问道。

    “蔡官包子挂了,陈年旧茶被曹安民一刀砍中,生死不知,勿弗子没看到人影,孤荡魂跳河逃走了,月下陇跟着大队突围出去。”

    “我擦,你又下线去问了?”

    “嘿,反正脱离了战斗,躲着也是躲着,不如下线打探一下消息。”

    “那有关魏军及黄巾军的消息,有没有?”

    进了木屋,也不点灯,两人坐在门槛上说话,金钟罩下线后打探来的消息还是蛮多的,首先,青州、翼州、兖州的黄巾军被魏、燕、吴三部数十万大军围攻,已经全面战败,但黄巾主力依然在,现在黄巾都在不断的突围。

    其次,汉庭方面仍然没有玩家的加入,所有的玩家都进行主线的生存任务。

    再次,青州黄巾的撤退方向是泰山,整个青州还活的玩家约有三万多人,死得则有十七万左右,复活后都是重生在其余的叛逆贼部。

    “三州的正规黄巾玩家只有一万左右,三州的玩家却有四十多万,十分之九都死了去复活,没有一个成功完成弃暗投明任务,一些游戏圈内的玩家都怀疑这任务根本无法完成。”金钟罩一口气把自己得来的消息说了出来。

    金钟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反正乱冲乱撞之下,他的兵全死光了,而他也掉进了河里,河水不深,让他可以借着水的浮力爬上岸,然后如同无头苍蝇乱走,结果,就走到了这个废弃的伐木场。

    半夜的时候出现一支小规模的魏军,戚太保背起金钟罩撤退而走,借着月光,随便选了个方向就跑,背一个人只是在食物方面消耗较大,戚太保的包袱里准备的食物蛮多的,而汉帑是可以充当士兵的粮晌,所以,不需要担心士兵们会饿死。

    跑到天亮的时候,发现自己等人居然就在官道边,这让两人顿时傻了眼,赶紧窜到官道边的草丛里趴下来,左右看了看也不知道这条官道属于哪个地界,两人商量一下后,认为还是要搞清楚方位才行,所以,趴在路边等着有平民路过。

    等了不久,清晨的雾气还较浓的时候,车轮行驶在官道青石板的声音传来,随着车轮声的接近,戚太保从千里镜看到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的行驶着,前面那辆马车的车厢边绣着极为华丽的图案,敢在马车上绣图案的,不是门阀就是世家。

    无论哪一种,都不惧怕汉军与黄巾军,当然,主要是黄巾军现在的表现与汉军无异,没有做出屠城,抄富户家等举动,否则,这些门阀、世家估计早就配合汉军消灭黄巾了。也正因为如此,战败的黄巾没有四面楚歌,不仅可以买到粮食,还可以从容的收集兵力,撤往制定的目地。

    戚太保想了想后,决定暂时不能破坏黄巾军的形象,因此,他等马车靠近后,就从路边跳了出来,驾车的车夫吓了一跳,一拉缰绳,马匹顿时前蹄仰起发出嘶叫,车厢也是阵摇晃,传来声女子的痛呼。

    “打扰了,请问此处是何地?”戚太保很有礼貌的行了个军礼说道。

    车夫有些愤怒的瞪着戚太保,抿着嘴不肯说话,戚太保眼光一闪就要攻击,车厢内传来软绵绵的声音,“此处乃北海府境内高密官道,往南可去北海城,往西则到达夷安。”

    戚太保挠了挠头,问道:“即墨栈道在哪个方向?”

    “将军,你若是想去即墨栈道,却是走错方向了,需得掉头往南面走,越过黄家的伐木场抵达平昌渡,再沿河往上走才是。”

    “有没有地图?”

    车厢内一阵沉默,10名黄巾战兵在戚太保吹响军哨后走出来,围住想要掉头离开的第二辆马车,这个行为让第一辆车内的女子有些慌乱,声音忽促的说:“将军莫伤了奴的家人,地图岂有随身带的道理,若是将军愿意,奴愿意载你等前往即墨栈道。”

    戚太保笑了一声,让10士兵与没了一条腿金钟罩挤到后面那辆车里,虽然人多了一些,但挤一挤也能挤得下,而车内女子与其家人则挤在第一辆车厢,戚太保脱掉黄巾军装坐在车夫的旁边,车夫虽然怒气满值,却是个普通人,只能在自家主人的吩咐下往南走。

    北海府全境显然大部分已经被魏军控制,沿途虽无城池,却有些村寨,特别是官道的一些关键位置,都有魏军设下的关卡;戚太保看到关卡时很是吓了一跳,后面那辆马车根本经不起检查,就在他想着是不是让马车调头时,身后那女子说无妨,她可以不让魏军查探。

    戚太保感应到那女子说此话时是信心十足的,他相信自己的感应能力,事实也正是如此,那车夫连马车都没下,朝要检查的魏兵一阵喝斥,那魏军小官看了一眼马车的图案后,赶紧站于路侧,与其余士兵一起行礼,目送马车过了关卡。

    戚太保顿时对车内女了的身份有了兴趣,只是人家这么仗义的帮助,他也不好意思掀了车帘去看,游戏虽然有很多自由,但擅闯一间无人居住的木屋,都要扣声望跟功勋,那调戏一个贵女,想来惩罚会更重的,“此时最重要的就是逃到泰山,欺男霸女的戏码只能暂时放弃了”,戚太保如此想着。

    有马车,更有一张连脸都不用露的通行证,即墨栈道很快就到达,戚太保遵守诺言,没有去动两辆马车,也没有乱看,目送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离去,然后,背着金钟罩,带着10名零级战兵,沿着崎岖的栈道往上攀爬。

    趴在戚太保背上的金钟罩,望着如同蛇般蜿蜒盘旋的栈道,有些担心的说:“鸡哥,我们堂而皇之的走在栈道上,万一曹军先一步在半山腰设卡,那我们岂不是走投无路?”

    “那能怎么办?要翻过即墨山,只能走即墨栈道,然后到达博阳谷,若是我们绕道的话,且不说没有地图,就是有,你能保证别的地方没有魏军?看看我们走得官道有多少关卡,你就知道魏军对北海府全境的掌控力有多深。”戚太保说道。

    “那你说魏军是不是知道我们要退到泰山?”

    “别担心这些,走这条撤退之路的,应该只有我们之前聚集起来的一部,但那上千黄巾被曹安民、曹植联手击溃,逃出来的少之又少,魏军主要消灭韩暹主力,不会派大部队杀我们的。再说,我们来的时候,魏军基本上在重要位置都设下关卡,除非有人象我们这样遇到贵人。”

    “不派大部队,只要派个百人队,我们也是死球啊。”金钟罩继续一脸悲观的说道。

    “麻壁,你能说些好话吗?”戚太保终于发怒的吼道。

    金钟罩顿时不敢再说话,他怕再说几句,鸡哥就把他扔出栈道,那栈道外可是深不见底的山崖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网游之不落的黄巾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狼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狼籍并收藏网游之不落的黄巾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