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歌长吟 > 第十一章 戏中语

第十一章 戏中语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流水落花去,转眼间已是双月过了。

    今日,乃是庆祝泉城府解围大胜的洗尘与庆功的大宴,同样也是预祝出击龙虎寨成功的践行庆功会。主人家的自然是叶太守大摆筵席,广邀众宾客于府,羽轩作为大功的主人公自然也来到宴上。喜宴刚到一半就有人提议道玩些游戏来增添些雅兴。——有宴无酒不出会,有酒无娱定闹腾。遂说如此,那叶太守与叶太夫人也都很是欢喜,即命那人道来。

    提议者道明游戏规则:“找出府中所以奴仆,让每个奴仆都在一张纸上写上自己的名字,捣搞弄混后再让公证人取纸做题。公证人就说出与纸上姓字相关的迷句,若连中能五十庄者皆可从弄混的五十庄中任意抽取一张,此张纸上写的姓字人即归得胜主所有,不许更改不从。”——也真是奇了。这宴会大多是武莽粗鲁的将军汉子,却猜起了迷,玩起来穷酸腐儒的那些样式来。

    也是,毕竟这是有礼仪体面的宴会,总不能像平常私底下哥俩几个聚一起划拳,斗酒,闹腾喧哗吧。——也就别提什么哥俩好,五魁首,六个六的了。

    可样式这说话的还是个知趣晓礼的人,这叶太守自然也是会欢喜准予。

    既是如此了就说说如何?

    明了了游戏规则后即时开始。王博先提出自己当这公证人,也是得众人推荐场中的地位高重之人。就是不毛遂自荐也定然是意料之中所选。

    全府五百七十三人,即五百七十三票。开始还从未有人超过三十庄,轮到羽轩时居然给打破了记录,连赢五十三庄止。——说来也是比较羽轩可不同于那些粗俗的汉子,也不是那些之乎者也的死书呆子大夫们。——这猜谜才是草莽民间的能人雅士的拿手游戏,也是后来才让那些个新进儒生大夫所认同。再说羽轩从纸卡中抽了一人,不料大水冲倒龙王庙——这人竟然就是那武胜!羽轩赶紧推说道:“这不过玩玩罢了,不必认真……”——自己可不行自个往仇人那推。找死啊!

    可未想宾客中竟然有人起哄道:“赢了就是赢了,莫非还怕叶守公爷不舍得这一奴才不成!”才是兴头上竟谁也拦不住,居然能就怎么借着酒劲大喊了出来,也就非是那肥虫这粗莽的大嗓门莫属了。

    看着情形,不是什么好状况。而一旁叶太夫人也跟着劝说道:“对啊!天儿不过一侍仆而已就赠予这位小将军吧!”叶太守听叶太夫人这么说,自己更加不可有何推辞了只好将武胜赠予了羽轩。

    其实这些不用说,看也明了都是羽轩安排好的。哪有人能连中五十三庄止,何况是文武状元王博出的题句。可就是王博出的题羽轩才有机会连中五十三庄,还顺利地摸取到武胜的姓名牌。其实羽轩和王博等早已串通好,王博自己提出当公证人,再在武胜的姓名牌上做上手脚,羽轩就拿有记号的姓名牌,再使人起哄,此等场合设计让叶太守不可有所推辞,加之慈善的太夫人可早早暗地里就被王博等灌上几壶好话了。如此一来即是大功告成了。

    再说武胜被羽轩救出后羽轩对他百般敬行,如侍兄长父母一般。而武胜认得是羽轩,认为他惺惺作态,数次拒绝羽轩的好意,还在房中大吵大闹,硬是嚎叫着要取羽轩的性命。羽轩因为愧疚故只好躲着武胜,不去激动他。而若不是武胜身上的那副锁套紧紧锁咬着武胜的琵琶骨,恐怕早取了羽轩的姓命了。但现在却只能整日在房中嚎闹着……

    赎罪?

    宴后过了既预备时日,三月之期乃过,那也就是说三万匪军大限将至了。羽轩在行刑前几日就去拜见了叶太守万安,提议了行刑之事等细节:‘叶公,这五万匪犯人数浩大,若行坑埋之刑不足以显现叶公威严,而斩首又烦无如此多的侩子手可用,费时费力。况且现在正预备出军急备,分调不开。却如此也不可显现出震慑的威力。“遂是如此,羽轩又将自己苦思冥想觉得妥善j的提议——最好还是用焚刑,焚刑范围大,又方便,更可显现出叶公震慑的威力。行刑之日,聚全泉城府的百姓外客于城外糜山前,泉城府外糜山上曾有座香火鼎盛的大寺院,后因为形势而年久失修,今无人居住。叶公可将众匪犯赶入寺院内再放火焚烧,那情景必定可威慑众人,尽显叶公威严。

    行刑之日,正是叶太夫人三月之期过时。羽轩再提说道:“人人都知道人死前都要做个饱死鬼,如若不然将会冤鬼缠身,人世难以安宁,叶太夫人三月之期也刚过,叶公不如随便赏赐他们些吃食,也算是做了个饱死鬼了。”叶太守应允了。

    羽轩即率领众人排列施粥,拿到粥得必须马上赶入寺院内。羽轩当时还与一匪犯起了冲突,羽轩打了那人一顿,那人疼得直溜逃入寺院内,但走前也不忘边走边拿吃了粥饭。——善人难做,尽我所能吧。

    待全部匪犯都赶入寺院内后,叶太守即令人放火焚寺,寺院内惨叫声不断,一旁众百姓皆毛骨悚然,娃童吓得哭藏于其父母紧旁身后。

    行刑祭行一完,来人伺候用餐过了就又要立马去攻打龙虎寨了。半道上一路颠簸叶太守忽然腹痛难忍,肚子像是装满水的袋子水在袋子里颠倒乾坤,腹泻不止,需要休息无力前行。——可是大军已经开拔了啊!这样出师不利,未到敌寇寨门前就回程,这叫什么事啊!遂是如此,羽轩就对叶太守说道:“叶公既然不适,不如权且交于小将先行前往叫阵,再待叶公缓速赶来,可否。”叶太守就答应,让羽轩先行处置了。羽轩赶紧驾马来至龙虎寨前。

    羽轩到了龙虎寨时并未叫阵攻打,而是与龙虎寨谈判劝降。谈劝了好长一段言语,总算是谈劝成功龙虎寨的少当家的,羽轩自作主张,擅自答应了龙虎寨的少当家的一干条件。原先是有一匪将拼死抵抗,不愿归降,羽轩先是拔箭射伤了那厮,再大喊说道:“如今大军压境,小寨不保难抵抗天兵。只要愿归降者绝不滥杀一人,从前以往概不追究。不愿归降者,不仅自己小命不保,连带妻儿老小一个干人等皆遭株连.....”

    这样一番吓唬带忽悠的话,就有一些被羽轩说得诱怕的渐渐归降弃了械。接着的见状也纷纷跟着势头弃降,寨主也只能跟着出城跪降纳表。

    太好了。——终于有次能不战而成事矣。押对了宝,没有白费这次舍命尝试的勇气啊!

    叶太守随后来到时见此情形很是诧异,羽轩赶紧上前禀道。意思大概就是:龙虎寨一众皆闻叶公威严,故还未攻打叫阵就已经出城纳表跪降了。而羽轩自己也一时高兴竟然忘了分寸,只是想到这几万军马足是泉城府几年的招募。不过,叶公您英明神武是个上圣贤主,您断不会如小腹鸡肠等妇孺小儿一般去与此等过往琐事较劲。小将查知他们都早已想跟随叶公,为叶公效力,只是苦无机会罢了……

    叶太守本来有些不欢,但经羽轩这么一说自己也不好去计较下去,只好随了羽轩的意思。

    (说句实话这陈羽轩怎么有点太监奸宦的伎俩。莫不是他们有什么联系?)

    龙虎寨一干降众皆照羽轩的口头诺言行之,愿意入府从军的按诺至少给以一等兵士的职位,不愿意入府从军的要行商为民都随己便。龙虎寨寨主入府从军可为从六品职位,不愿意的可以赏赐黄金万两,封地方士绅爵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歌长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卿衫不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卿衫不改并收藏歌长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