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歌长吟 > 第十八章 压迫

第十八章 压迫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再说,羽轩自从知道了单家酒馆的二掌柜有重大嫌疑后,即刻命人调查了那单家酒馆的二掌柜仲游的所有资料。果然,原来仲游是单禹之妹单玉的未婚夫婿,而且婚事还是单禹亲自提出答应保下的媒,这事情也没多少人知道。这也就是说只要单禹一死,那将来最大的受益者也就是这那二掌柜仲游了。本来羽轩还不注意到他,因为他好像并没有什么嫌疑,动机,现在看来是羽轩自己疏漏了。可是羽轩只是调查着那二掌柜仲游,并没有什么其他行动。原来是羽轩深怕证据不足,自己打草惊蛇了,羽轩在想那二掌柜仲游一定是个精干之人,自己必须有一招就可以打下二掌柜仲游证据才行,可是现在……

    “大胆犯人仲氏,竟然敢谋害家主,暗中下毒于这药罐中……”

    羽轩喝问着那二掌柜仲游。

    “大人冤枉小的了,小的怎么会谋害自家小哥哥呢?大人可要明察莫随口听歹人的唆使谎骗啊!”那二掌柜仲游神情淡然自若,说话有条不理,且还反怪起羽轩来了。

    “大胆犯人仲游,还敢狡辩,你暗藏凶器之举早已经让人察到,你是否要我传来证人啊!”——“传证人王癞子。”

    王癞子到了堂上重述了那晚之见闻,“……我本来想走后就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的,可是单家酒馆矮墙内外种着一大片荆棘从,刺得我实在没办法进去。只好再想办法,待有机会……”

    “好了”羽轩忽然叫止住了王癞子的供词,“如此就已足够了。仲游如此一来你还有何话要说?”

    那仲游忽然仰天大笑,羽轩问他“笑什么?”那仲游说道:“大人。我且问问你王癞子,你为什么要到我单家酒馆,又为什么偏要在深更半夜时在街上溜达。"——“答不出来了吧!我来答,那天我根本就没有在深更半夜些埋什么。如果照其所说,那王癞子会深更半夜时在街上溜达,却又经过到我单家酒馆。只恐怕是想来我单家酒馆窃取些什么吧?一定是前些日子你曾经在我那单家酒馆了闹事被我赶将出去,所以心怀怨恨,存心报复故在此污蔑诋毁于我。你王癞子是什么人街坊四邻,化县众父老乡亲何人不知,其实就是一地痞流氓,到处惹是生非,坑蒙拐骗无恶不作。大人,此等贼恶歹徒所言怎么可信之。大人明察啊!”

    “果然厉害”羽轩早已经知道这个二掌柜仲游会抵死不认,自己若没有足以灭他的铁证怎么会轻易提他来审问呢?

    “大胆犯人仲游,你且看看这是什么。”羽轩拿出了一条块碎布。

    “小的不知。”

    羽轩拍案叫道,“好,既然你不知道,那就让本府来与你说明,这就是你当日埋藏罪证时候所遗落下来的铁证。当日你因为行色匆忙,竟然不小心被墙旁的荆棘从划下了一衣服的布角却浑然不知,若非当日那王癞子因为自己手指被划伤了拿了你那衣服的布角绑止,恐怕就让你逃脱去了这天理法网。我想你现在穿的就是那日埋藏罪证的衣服吧?现在只要拿了你的衣物查验即可知晓真假。”

    那仲游听后有了些许慌张,脸色微变,磨蹭着脱衣对证。羽轩拿出那一小条块的碎布与仲游现在所的衣服一比证,完全样式,颜色,缺口全都符合。——奇怪,为什么偏偏是这件衣服,仲游居然还穿在身上。

    想是如此;这仲游是酒馆的掌柜,那既然是掌柜的算账先生自然有符合他身份的服饰着装,何况这东家是有规模的酒馆都有自个的着装制服,丫鬟有丫鬟的,小二有小二的,仲游有符合他自己的衣服,而仲游他是个朴实的小生意人,自己没有什么绫罗绸缎如此招摇的话,怕一早就让人盯上了,还会让羽轩差点忽视了他吗?如此他就没几件常用的衣服了,又真是把药罐藏在自家酒馆里,自然是穿着一天到晚在酒馆的制服了。总不得跑来跑去,在家和酒馆换了身衣衫两间如此频繁来窜,引得人疑。最好就是,拖延时间缔留酒馆人去空时作事藏匿赃物最是合理。

    至于为何就着衣在身于公堂,可能是天意吧!

    这阵子东家掌柜的死了,又生命案,怕是酒馆要忙活的不可开交。没有人得空去处理这些衣服杂闲的。哪个下人愿意没事找事,多是懒得,就是勤快的也忙得没空搭理啊!

    说是如此。就凭这一衣布拆穿了歹人的真面目。

    羽轩见状大喜,立时回位拍案叫到:“好啊!仲游你现在证据确凿,容不得你抵赖。来人啊!将他带上镣铐。此等忘恩负义,弑杀主兄的恶徒歹人之罪天理不容,人神共愤……”

    羽轩宣布着那二掌柜仲游时真是急不可耐,可观望的百姓席内忽然冲出了一人,此人不是别人就是那单禹之妹,仲游之未婚妻单玉。“……告诉我不是真的,你没有理由要害我哥哥,你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单玉神情激动,含泪泣问,推打着堂下身披枷锁的仲游。

    羽轩开始下令立刑“犯徒仲游罪行滔天,即命秋后择日处斩,现在暂时将其收押入府。”

    “等等”那仲游忽然朝羽轩求道,“大人我有话要说。”羽轩顿了顿,后点首表明示意了他。

    “其实小人本来不是想害死禹儿弟哥的,可是,可是……”(注明:在这是一种称呼“弟哥”的意思是,弟在前是岁数的说法,而哥在后是辈分身份的说法。小老弟就这个意思。)

    原来单禹曾想在今年十一月里要变卖了单家酒馆和名下等一干业产,甚至于单家自家独门的酿酒秘法,说是因为经营不善,无可奈何。其实单家酒馆本来一直生意兴隆的,只是自从上次那大灾后损失惨重,可是在仲游呕心沥血,四处奔波下终于都寻到了可以代替原来的酿酒素材。可正当酒馆刚有些起步时,单禹却提出了变卖祖业之事,不管仲游如何规劝,单禹之心也未有过半点动摇。其实仲游早知道单禹无心打理家业,一心妄想着从仕当官,想成为人上人,要风光。可是自己本来就没什么能耐再因为朝廷制度的原因,所以一直都没有机会可以如了那奢愿。可就当单禹知道了当今皇上早前曾命寻宝司寻求天下奇珍,而那买家手中正有着一把上古宝剑,当今圣上尤其酷爱宝剑这是人所周知的,单禹就想靠着那把古剑打通关系得个一官半职,好如了他的夙愿过把官瘾。

    可是这下仲游不同意了,自己辛辛苦苦为他单家打下了这半壁江山,就连那单家的独门酿酒秘法也是仲游自己发明的,可如今就得白白的败在了这二世子身上啦!但这里面还有一个原因,其实仲游从小就是孤儿一直是单禹父母抚养长大,仲游自己还是跟着这单家酒馆一起成长三十二年,同时也是看着单禹哥妹俩长大的,照说单禹父母对仲游有养育之恩,单禹又将自己的妹妹嫁给了仲游,仲游不应该那么狠心吧!

    这仲游当初还真没有那么狠心。原来当初是如此仲游只是照着查来的秘料,暗中买了那外邦的虫毒,而且仲游也知道虫毒的多种功能用途,自己就选择了其中一种。仲游只是掺调好了可以使人失去记忆和终日瞌睡的搭配方式,但是这药物药效十分不稳定,可能全部失忆,也可能只是一两天的,而这瞌睡症状也是一样。但仲游早想好了应付方法,单禹醒来后忘记了所有记忆固然是最好的,自己就可以趁机帮他重塑一个人生形象。但如果只是忘记了一两天,仲游也可以骗说众人单禹病了,故说话言行语无伦次,想无力支撑单家家业,仲游一直是单家的真正管事人,在单家上下无人不以其为尊。到时候只要再请单家名望的长辈老人会议商讨,到时不管是谁当选,单家酒业都必可保住。但仲游他想得太美了,终究百密一疏,可能是药物相冲相融的结果吧!最后单禹还是死了,故才有了今日这名誉扫地,落下刑牢之举。

    羽轩听完哈哈大笑,后随手就将手上的那块对质的铁证碎布丢到一旁,一旁衙吏看来赶紧捡了起来交与羽轩,羽轩只是看了看,又轻轻的推开了那衙吏的手。堂下的仲游看来不解得问道,“大人为何竟随意弃了如此等重要物证?”

    羽轩又笑了笑,将衙吏手上的碎布拿到一旁照明用的炉火上悬着,众人皆惊奇不以,直定神盯着那羽轩悬布的手。羽轩单手一松,那铁证碎布就掉进来烧的火红的炉灯堆里。众人皆叫论羽轩是否疯了,怎么能把重要的证据给烧掉呢?

    羽轩反而一脸轻松的姿态,慢慢得说道:“我根本就取没有什么铁证,这个不过是我唬骗你招供的戏罢了……”

    原来羽轩一直苦无证据指认仲游,终于在不经意间想出了骗供的怪招。羽轩先使通了日常照料,打理仲游生活起居的丫环虹儿,让她在羽轩指定的样式衣服上偷偷划了一角碎布与羽轩,羽轩在专门叫人故意弄脏仲游当日所穿的衣服,让他不得不去家中换掉一套新衣服,而那柜上最前上的就是羽轩指定丫环虹儿动手脚的衣服,接下来就……

    其实这些所谓的骗供的怪招很容易就被拆穿的,可以说漏洞百出。但是却成功了。一是仲游他做贼心虚,二是官字两个口。羽轩就是不成功,被仲游拆穿看破了。羽轩也会认定是真的,明摆着就是要冤枉他倒底。——这种招很损,很极度。有点类似于昏官的作案手法。

    照衙头说的,关上个几天,来上几顿打。至于后者羽轩不大同意。

    这刑罚只是一种辅助的工具,如果成了主要的办案手法就是冤案的罪魁祸首了。

    本是想给仲游来道流氓的招路对付这些文酸腐儒,生意白衣最有奇效。想办法把他弄到牢里有利审问,让他慌乱慌乱,在心理慢慢用来对付他,再一旁察看他的态度和做出的行为。也希望用这种极度冒险的方式,找来单玉,又招来乡里乡亲,父老长辈们,让他混乱了心智情绪,心理上逼迫他。算是一种另类的审问方式。在外部照成众父老都认为仲游是真凶,父老一时间不明了内情就容易轻信从而在外部照成对仲游的压力。人要脸树要皮,尤其是知书达礼的文人。若是如此知廉耻的人,常时人人称道,就一定有他的苦衷要受不了压迫而倾述解放自我,为自己辩解得到原谅。如果是沽名钓誉,伪君子的话,那这等小人怕受刑重,为求解脱一定会想尽办法为自己开拓,届时就可诱出内情。如今公堂之上,羽轩企图在仲游情绪不清,误认为自己败露时,诱供出真相来。

    (这种行径不可提倡,伤害人格,人权,身心健康。)

    话是如此说没错。可是仲游他确实无辜呢?羽轩冤枉好人。偏听则暗!——如此。羽轩自然会在关押仲游些时日后,自行放他出来。待时自认罚罪,这办案疏忽也是轩辕朝届时所常有的事,又是新官初审,出些疏忽,羽轩赔礼道歉,弥补损失皆做到,自然可得仲游以及化县百姓父老的原谅。

    “今犯徒仲游谋害家主,虽然并非有意要害死死者单禹,但其罪不可推卸……现在本府按本朝轩辕法令,害主重罪,着判犯徒仲游处以……”

    “且慢”

    “且慢,犯徒仲游他并非某害单禹的真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歌长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卿衫不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卿衫不改并收藏歌长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