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歌长吟 > 第六十二章 暗箱操作

第六十二章 暗箱操作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牌楼选婿,次回。壮年男子已经入了第一关的挑选,正在赶去参加第二场比试着。

    “爷,你刮胡子了?”

    “怎么的,不好瞧?”

    “好瞧,好看,好看!"矮个男子回着壮年的话,“您刮了胡子好似那鹤桥楼里的小白生似的,风流倜傥,开口即是之乎者也,这个曰,哪个曰的。”

    “混账。我似那娘娘腔的小白脸吗!”壮年忽的一声怒喝。

    “不,不”矮个男子吓得口齿不齐赶紧道着“哪,哪能啊!您,您就像,就像那大将军一样,威风凛凛的。”

    “真的吗?”

    矮个男子赶紧回道:“真的真的,您没了那撮胡子虽然没有以前那样的威严,却俊俏了好许,要不是癞子时刻跟着您,还真认不出来。”

    “哈哈哈,”

    男子明显很受那矮个子的奉承,马屁拍的响响的。确实,男子没了洛腮胡,小八字确实白净了许多,人也好看了些许。吩咐小弟们各个穿红带绿,齐齐了走人。

    此次试赛乃是“射、御”。赛场在东郊林,请各公子移步。

    “咱准备好了。爷,您近来有些恙,待会小的要马夫换了你的衣去比驾车,弓箭方面的也做好了手脚待会......

    “混账!”

    壮年一声怒骂了那讨好的书生,随即举弓上车。

    此次的“射、御"不同于平常,这用的是活靶,在道路不平的行车上射击,沿途还会有不少的阻碍,半个时辰定时狩猎的最多者胜。入林。

    壮年亲身上了驾车,百米冲刺似的奔腾入林。林间果然道路泥泞,林间不时经常出没着杂乱多如牛毛的枝叶,实在碍眼,驾之此车马举果然举步维艰,手脚不得舒展。届时,一兔崽惊动窜出。搭箭挽弓,其弓如弯月,精目如鹰狼,百步目举发无不中者,迎射崽兔招招中其脖,一箭毙其命。忽然......“你不要命了?”壮年正拔箭发出对这一猎兔,不料一旁赶紧冲出一人,壮年赶紧劲力二发连射,击阻下那先前的一发。

    壮年正喝骂着,那险被壮年射中的女子应声抬起头来。

    “是你!”

    “小姐,小姐”一旁赶紧又冲出一人。是那上次的泼辣丫头。“你个混账,怎么的朝我家小姐射。怎么个又是你!”

    “我无事。小尹姐,我没事”

    那女子赶紧边缓着劲欲起身,边应说着。忽个,那女子又个倒插葱软瘫在了地上。怕是怎么了?

    “好痛”女子不知怎的落下了一滴秋波痕楚,吓得那丫鬟赶紧上前查看。

    “啊!小姐你的脚都红肿了”

    那丫鬟正惊叫着那女子红肿的脚踝处,好似是扭伤了。

    “白小姐,你怎个了窜出来,伤着哪了?”壮年赶紧下车,正欲扶望女子,不想被那丫鬟头劈手拦住了。“你想干个什么。无赖流氓。”壮年好心好意竟被骂个臭满头,自个招谁惹谁了。

    “小尹姐”女子叫住了那丫鬟头,显的有些难为情似。这时那女子怀中的小兔崽溜了个出来,女子伸身欲抓,可那脚动不得那灵活的兔崽怎么哪能被她个柔棉小手抓住啊!

    “这小东西”壮年抓起那小兔崽子,恶狠狠的看着。

    ——“别”

    女子明显很是担心那兔崽,着急着喊声呼出。

    “你要着小东西?”壮年问着女子“这小兔崽子也不个肥熬成肉汤肯定补气,正好小姐受伤扭到了。你把它带回去。”壮年吩咐着那丫鬟头。

    当——

    好似是鸣锣报时了。比试结束了。

    壮年走了,女子抱着那小兔崽,神情悲伤,眼中带着无尽的哀悲“就这么个比试弄死了这么多的小生命,我还要......

    “射、御”主场的获胜者是这位李昂,李公子。

    壮年正在台上,以得胜者那藐视一切的目光,看着下面那群与自己争夺宠偶的失败者,眼中是那么的骄傲。

    “礼”主场是文公子胜

    “乐”主场是楚公子

    “书”主场是文公子胜

    “数”主场是楚公子

    “哪来的什么东西?”一壮年正在观赏台下叨叨念着。

    一日下来,那壮年李昂只是得胜了一场,其他都被那文楚俩人夺了去。“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来头?”虽然比赛李昂只得了一场,但却是两科,自然也是进来去。

    翌日,比试本打算是分守擂者和挑战者,但因为情况有变就打算三人对比。李昂第一个,第一场就退了下来。好像是因为什么事故退了场。

    “他妈的。老子的东西也有人敢抢。干娘的”

    “爷,有人把这个送来了”。

    客栈外派人送来了一团红绣球,还稍了个口信。“问爷安好。翌日巳时,考场牌楼”

    李昂接过绣球。“这是什么意思啊?”

    翌日,李昂到了牌楼台下看着俩姓文姓楚的家伙狗咬狗,自个还是在下面忿忿不平着先前个事。台上文楚真斗的火热,可惜那文公子因为对句之妙占了上风,可不料自个在写对子的时候把墨水沾到了衣袖,被认是学艺不精,虚有其表,遗憾淘汰了。那姓楚的明明技逊一筹,却个意外胜了,这让在场观望的无人不唏嘘不已。

    “爷,明日又是爷和那姓楚的了,爷刚好可以一雪前耻,给那姓楚个教训,让他难堪。”

    这一旁的喽啰还真是逗。明明个上次第一场就已经败了,说是因为壮年身体忽然不适,无奈退场,可是自个们都知道自己一大群人在台下暗箱操作,协助着那壮年还不是勉强着被那逼得要装蒜,偷龟孙子似的逃了下来。

    “你有什么主意?”

    三日后,牌楼选婿。——咦,这李昂怎么个这么厉害了?还穿了身彩大褂,活脱脱算是似个穷酸书生,但那彩褂下却魁梧的不像样,总让人感觉怪怪的。

    那楚人开始与李昂开始都入房做题。各自一旁都有个侍人,防人不轨兼传递试纸,做题时辰内除侍人外不许其他出入。

    “开题了,开题了。”

    对题;楚出;“儂弄醲燶,美哉”

    李对;“农秾弄侬,善哉”

    楚出;“冲天金鹏展九霄翅。”

    李对;“卧地赑屃睹千秋目”

    德闻篇:楚出“二八钗才,大才美女女美才大大美我心。”

    李对;“百日子知,小知童孩孩童知小小童见识。”

    (好啊!这明显在骂我嘛。)

    半柱香。楚出;一口,两排齿,三后狗腿,四腿足胳膊,五金木水火土,六腑裹酒囊饭袋,问你七时气甚逝不。

    (这,这算什么诗啊!猜谜?)

    半柱香时辰了,这房中还未对来声。只弄得下台围观的观众叫喊,“这个李公子到底对不对呀?怎么这么个磨叽。”

    "快去催催。唤那云子出来。"

    届时,房外喧闹满天而房中此时却不知怎的,静悄悄的,那传信人也不支个声响,没个动静,断了联系。

    “兄,兄弟。你,你那兄弟当时是穿个什么的?后面是不是有着几个旁人?”

    一醉醺醺的男子正一本正经的问着一旁陪酒的哥们。

    “好像是个鸟语花香大彩褂,出去时,旁应该是有三兄弟陪同”那陪酒的思想了一会回道,“对不对?”男子又问了一旁的其他众人。

    “如此就对了!知了啊!”

    “出对了。出对了。”

    李公子出对;七德,六艺学,五岳山地,四海纳百川,三界存天地人,两耳入百千污秽,社稷一肚撑宰相船。

    “好!”台下不禁有人叫好道

    “这开始是依得对仗。大对长,广对远,日月为明,过境之地即是茫茫太虚。大美人对小孩童这都还可以。而后来姓楚的却有些咄咄逼人,敌意似剑。骂人五脏六腑,酒囊饭袋,如何不气得?还好姓李的借力用力,以一口对七德,这又近七魄七情七曜等有了些联系,沾带系故的,浩瀚太虚星海包罗万象,后又是精学必知的六艺,再是五岳四海三界入对了那五脏六腑,四肢手脚又成了四海,借势着反倒是显的霸气了自个。却并无恶言。两耳乾坤苍穹尽入,一肚化为止水。出来了就啥也没有了。

    ——好个以和为贵,化干戈为玉帛”

    “比试结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歌长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卿衫不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卿衫不改并收藏歌长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