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歌长吟 > 第七十六章 长江后浪推前浪

第七十六章 长江后浪推前浪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又是一次胜仗,此刻军营内锣鼓喧天大搞宴席着犒赏三军。

    “安静安静,现在我们要推出我们这次的大英雄——陈羽轩。”

    一个声音叫镇住了喧闹的酒宴上下。

    “什么?”

    羽轩现在仍沉寂在自己的黑白天地中,那战场上那一刻,那一幕一直停留着。羽轩自从第一次杀了那梦娘就是连连夜不能寐,有时就是闭上眼睛也可以回见起那一幕幕的,一个个临死时的表情,好像锁链妖鬼无常般招拿着自己却不回阎罗殿,不断徘徊在自己罪孽的凶案现场。

    “这次大功一件的就是这位新小英雄手刃敌方副将,致敌军军心大乱,血泊场中一骑来去自如连斩多将......”那杨曲正夸耀着这位新小英雄陈羽轩,“陈兄弟,你有什么要求吗?”

    此刻羽轩还在黑白地狱中游荡着,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诶!叫你呢!”

    “啊!”

    羽轩的大腿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痛的回过了神来。

    “羽轩,你有什么要求吗?”那百夫长杨曲问着。

    “我,我......”

    “呵呵呵。要求,你有什么要求可以给他啊?”一个好不桀骜跋扈的声音。

    营中踏进了一个军将,就是之前那个打赌要羽轩军令状的军将,身后还带着俩随从·。

    “果然没看错人。好样的。”那军将搭着羽轩的肩拍着,“我已经向龙千夫长写了一封邀功信,特地点名褒奖,白银五百两,点红圈头功。”

    “呀!洪百夫长真是有心了。这请功劳自然是我们自家的夫长去请,哪能劳烦您啊!"说话的是一个瘦子样的男子,羽轩还认出是上次保护自己的其中一人。

    “你是何人?到你在此叫声。”那军将旁随从喝斥着。

    “咱就是这杨曲百副夫长,常一骑”

    男子悠悠吊着酒壶钩子,报上名号。

    “怎么,不认得了?”

    “小小副夫长,目无尊卑,毫无严态。杨曲,该好好教教你的手下了。”

    哼,果然是不认得人啦。哟,还教训起老上司来了。

    “唷!我当是太守郡公,还是上官的。原来是洪百夫长啊!百夫长。”那常一骑故意强调着后面的职号。接着做起赔礼的姿势。

    “哼。”

    军将不予搭理拂帘而出时。还至于羽轩跟前时停住,换了语气说着,“杀敌是不是很快乐,杀的越多站的会越高,拿到的也会更多。好好干。”

    “等等,洪大夫长你这白花花的银两是拿来犒劳我们兄弟的吧!哟,还要拿回去吗?”那常一骑好像真是喝醉了,大叫着,宴上下嘘唏起哄一片,军将还是没有理会。

    外面欢天喜地的,做为寿星公的羽轩却闷闷不乐板着一副臭脸。不想驳了众人高兴,自己就偷偷回了帐房。

    “陈兄弟,怎么回来了。”

    是那韩杰。他明明知道这些功劳都是他自己故意加给羽轩的,明明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为什么?为什么要给自己?还要这么消遣着自己吗。

    有问题?不能理解?一定要弄个清楚明白!

    “很奇怪!所以这么盯着我。”那韩杰朝着羽轩说。

    “功劳是你的,奖赏是你的,大英雄也是你的,你是杨曲营的就够了。”那韩杰莫名其妙的一番话,不明白不明白。这韩杰说的东西不搭调,羽轩猜不透,想不通,那军将对自己的态度也是,羽轩迷茫,不知所从。

    诶~

    刚才回到帐房时没有发现自己房中床上竟然多了一盘红布盖的东西,什么东西?掀开。又是一盘白花花的银子。

    演武场,这是平常队伍同僚较量,娱乐的节目,同时还可以赚点外快。

    “陈小老弟,怎么不上去露两手。上去。上去。上去。”

    羽轩一下子成了营中瞩目的新人,个个起哄这要见识见识羽轩的斤两。

    “羽轩,上去露两手不,我刚领的饷银,可以赚一把。”

    “不去。”

    “哎呀,去嘛。你上去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让他们知道咱们二师兄的徒弟也不是吃素的,被那么欺负咱们。”

    “二师兄。什么意思?”

    “二师兄不就是猪祖宗,所以咱们就是崽子了嘛。嘻嘻嘻。”

    “呵呵。”羽轩对着那多福冷哼了两声。

    “上去。上去。上去。”

    “别吵,杨夫长在帐中谈论要事呢。”一个守卫的出来叫住了众人的起哄,也是救了羽轩。

    “和我来。”

    一个瞬转落莲,拔起台场旁的短剑几连步转身踏跳上了那演武台。——是那韩杰。

    “韩杰伍长,韩杰伍长要露两手了。”

    “呦!呦!呦!”

    氛围一下子又热了起来,连那守卫也惊住了。居然控制不住众人的哗喧。

    “你,起来。”

    那韩杰居然挑着剑指明着要羽轩。羽轩当然不肯,连连推辞。不料韩杰一个电光石火间就将羽轩架了上去,羽轩还没来得及反应呢。

    “小心了”

    男子一个斜劈,羽轩还好有个提醒躲过了。再来是一个探蛇寻路,“左右,左右,左,左右。”,韩杰挥舞着那剑就像蛇身一样灵活。“毒蛇吐信。”韩杰一个直刺,羽轩还好反应过来了,又是给躲过了,但明显是一直被压制着。

    ”哟,这是什么啊!“

    ”海底捞月,横劈阻。”

    那韩杰果然一个下挑被羽轩一个横劈挡住,接着因为是跳跃着起身做挡,所以剑挡后身要落下,可韩杰过手一个金丝缠绕,绕着羽轩的剑转了起来,不好,又是一个毒蛇吐信,冲着羽轩的咽喉要害。啊!

    台下众人忽然没了声息,惊愕住了。

    “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后浪。”

    接下来的数日羽轩跟随着那杨曲营征战讨伐一直跟在那韩杰的身边,而且每每战后点功羽轩都是最突出,杀敌夺城的第一人。可,这些都不是羽轩的......

    “哟,又来了,到底是谁送来的大白银宝呀?”

    又是一次羽轩的凯旋归来,一进帐来就可以看见羽轩对面正摆的床铺上放在一旁红布盖。奇怪的是没有人知道是谁放进来的,每次都是凯旋后全军回房时就出现了。

    “这么多的大元宝,给我一个呗!”

    “不可以。”羽轩一把劈手用手掌盖包住那大盘,那多福好像还有些不服气。“小气吧啦的,给一个又不怎么地。你都这么多了。”

    “这东西来历不明,我还是收好待看银主人怎么样吧。”

    羽轩说着就把白银宝装到一个大麻袋里,再藏了铁柜旮旯地上了锁,而且还在上面设了俩机关可预防某些家伙手痒找事。

    “真是个白痴,好好的银两不用还藏着,铁公鸡吝啬鬼。”

    “哼”

    那韩杰在一旁轻哼声就离开了,走了。

    三日后大军就要进皮且地界了。最后的大战,十数游击分支就要集结与匪敌大战,争夺,守卫,就冲着皮且的主权鹿死谁手问题。这一边是正牌的朝廷军,一方是起义的百姓和流寇。各自都是抱着各为其主,孤注一掷在这最后的决战上,为王为寇一战即见分晓。

    “你知道吗?”那韩杰忽然说着,“你知道现在轩辕朝的形势和三管,皮且,秦尔,山隆的境势吗?”

    这韩杰的忽然点着了羽轩,确实这些羽轩是不大清楚,毕竟现在是乱世各地情况细微的消息难以得知。羽轩摇头不知。“愿听教。”

    “现在各地府郡趁着乱世各安其心,有的暗自拥兵自重;有的笼络朝堂中央众势力的依靠,趁机壮大,进军朝堂企图有控制轩辕天下的一席高地;有的迫不及待的举起大旗自立为王......”

    “现在咱们三关着有三股势力,一股地方叛军,第二股地方府军,第三股朝堂中央军,三股势力各自明争暗斗,暗腹算计。现在只要是朝堂,地方府兵一方先攻下了的地方就可以定为其的邑地,成为现在暂时的定局。现在咱们就是府兵一方的。”

    “如果此次你可以立下奇功,肯定可以得见郡公赏识,富贵荣华。”那韩杰解析着,抬头目光注视着羽轩,“好好把握。”

    韩杰说后起身走了。羽轩很是奇怪,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对自己说这些话,而且这些个态度更是不对劲,如果这是普通同僚间的照顾那就绝对超过了,肯定的说是不可能。一个陌生常人的殷勤背后的,必定是不劳而获的胆战心惊,毛骨悚然。隐隐可敏锐的感觉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味,羽轩直觉与人的常性上告诉自己这家伙很危险,很危险。

    韩杰一个毒蛇吐信,不料羽轩闭眼大喊一声,那手挥下的剑居然正正落在了那韩杰的脖间上,还好偏了只是砍划伤了韩杰左肩而已,但那韩杰好似也还是伤的很重,一个人摇晃着倚着旁的台柱,拄着剑离开了。羽轩本想赶紧去扶,不想竟被众人拥起欢呼着。

    “打败韩杰伍长喽,打败韩杰伍长喽”

    一双精光射照在了阴暗的角落,面无色态,游徊的手搭着一巾布在那冰冷的银白上,不时跃跃欲试着禁不住的握手动颤着来回翻动着两面身,把弄着那宝剑就如往常一般。不。确是如往常那样的擦拭,只是时间长了些,节奏乱了。

    “鱼儿该上钩了”

    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温感,掺杂着的还有丝丝暗寒和浓重的杀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歌长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卿衫不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卿衫不改并收藏歌长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