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随身种田 > 【217章】 抬棺上访

【217章】 抬棺上访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刘睿提出阻止死者家属抬棺上访的建议,并不是为了捂盖子,也不是为了让死者死不瞑目。好歹刘睿也是一个读过高中,接受过一定法制教育的现代青年,他的法律意识并没有如此淡薄。

    在刘睿看来,抬棺上访并不见得能够解决问题,反而很容易把矛盾激化,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现在还来得及吗?”王华国一下子就明白刘睿的想法,马上进入了实际艹作的阶段。

    “尽人事,听天命了!”刘睿也不敢下保票,毕竟从那林屯到青云码头,还有另外一条路。

    “这样合适吗?”杨凯有些迟疑。

    从王华国和杨凯的回答就能看出两个人之间存在着相当大的差异,王华国更关心的是事情能不能解决,而杨展出于各种原因,总是有点犹豫!

    这种情况也是怪不得杨展,毕竟死者就是他的族弟,无论他做什么决定,都会被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

    “好了,就别迟疑了,马上行动起来!”王华国想了一下,果断决定道:“杨凯和我带人到青云码头拦人,出面安抚死者家属;小莫你就配合公安局的同志勘察现场,做好调查,尽快把事情弄得水落石出,”

    之所以要自己和杨展出面安抚死者家属,王华国是出于多方面的考量,并不是随便说说的。

    杨凯是死者杨建的族兄,天然上就和死者的家属有一定的亲近感,有他出面有利于打开局面。至于王华国,在整个梁村的威望算是比较高的,他说的话别人能听得进去。王华国出面可以决定一些补偿之类的,缓和死者家属的情绪。

    昨天晚上发生械斗的时候,正值春雨纷飞的晚上,两个村子的群众混战在一起,场面异常混乱。一直到村干部赶来之后隔开参与械斗的群众,人们才发现倒在血泊之中杨建早已经是气绝身亡。

    延绵不断的春雨还有大量围观的群众把现场破坏得一塌糊涂,哪怕是参与械斗的骨干分子也不知道杨建究竟是死于谁手?

    按理说,杨建的尸体应该被停放在村子里,让公安局的刑警收着,验尸之后才能交给杨建的家人处理。

    不过,杨氏族人的动作很快,在公安局的民警还没有来到梁村之前,就把杨建的尸体装入了棺材之中。

    杨家人现在想要抬棺上访,公安局的刑警却是要开棺验尸,双方已经在那林屯之中僵持了许久。

    这个时候,就必须有王华国等人出面,才有可能把事情处理好。

    要想找出凶手,就必须把真实的现场还原出来,找到杨建致死的真正原因。这是事情的关键,若是不能尽快地把失手杀死杨建的人找出来,哪怕王华国和杨展在死者家属面前说再多的话,也是无济于事。

    莫耀辉配合公安局的干警勘察现场以及询问知情者调查是整个事件处理的关键。

    “我相信你的党姓!”王华国临出门的时候,拍了拍莫耀辉的肩膀,然后带着杨展冲进了风雨之中。

    王华国之所以作出这样的姿态,就是因为凶手有可能和莫耀辉沾亲带故,希望莫耀辉能够出于一片公心,不要把事情弄砸了。

    闲着无事的刘睿没地可去,也就跟上王华国,在朦胧细雨之中搭车前往那林村。

    自从村子里通车之后,就有一些脑筋比较灵活的村民购买了双排座的小货车,开始跑起了运输。

    坐在车子里看到抬棺的队伍还在村头僵持着,刘睿感到有点庆幸,若是换成了半年前,恐怕就不一定能够追上了。

    村头的大榕树下,几个披麻戴孝的人正趴在棺材上痛哭,凄凉的声音在冰冷的春雨之中飘荡,令人悲从心生。对于一个农家来说,三十出头的汉子就是妻子的依靠,父母的希望和儿女的支柱。

    杨建的死,对于杨家来说,就相当于顶梁柱没了。

    当初刘家宏出车祸的时候,刘家的情况可谓是艰难,现如今杨建家里的情况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到这种情况,听着耳朵中隐隐飘来的哭泣声,刘睿也是感同身受。

    上访的人还没有过江,王华国也是松了一口气,心里头的巨石稍稍地回落了一点点,不过事情还不算完。

    如何在死者家属群情激昂的情况下把他们劝说回去,是一件相当考验王华国应变能力和威望的事情。若是应对不当,酿成更大的[***]就更加被动了。

    车子带着刺耳的刹车声在路边上停下,王华国几乎是立即推开了车门,利箭一般冲进了雨幕。矫捷的身影让刘睿为之侧目,看上去王华国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年过五旬的老人,倒是像个小年轻。

    下车之后,刘睿才发现青云镇政斧的普桑也停在旁边,想必是镇上的领导也是闻风而动。

    毕竟,若是出现了抬棺上访的情况,造成的恶劣影响恐怕就是青云镇的领导也会是吃不了兜着走。为了自己的前程和官帽子,这些领导们再也坐不住,冒雨来到了村头,劝阻村民们的行动。

    青云镇副镇长欧阳庆感觉自己是最倒霉的人,好事没有轮到自己,倒霉的事情却是接二连三。

    作为副镇长,欧阳庆上头还有镇长书记,镇里面的事情根本就轮不到他做主。好不容易等到镇长书记跟着县上的考察团到江苏去考察现代农业,自己可以体会一下当家作主的感觉,却不曾想在这样的当口出了这样的事情。

    若是抬棺上访的事情闹大了,镇长和书记不在家,板子自然是打不到他们的身上,倒是留守在镇上的欧阳庆危险了。

    不得已之下,欧阳庆只能是带着几个工作人员,来到码头这里劝说,让死者家属放弃上访的事情。

    不过,欧阳庆刚刚从县直机关下乡镇来任职,为人文质彬彬的,对镇里的情况又不了解,压不住场面。

    欧阳庆嘴里面反反复复就是那几句大道理,他嗓门又小,情绪激动的杨家人哪里能听得进去呢?

    在这里,欧阳庆已经和杨建的家属僵持了好一阵子,但是仍旧没有能说服杨家人。在相互推搡之下,欧阳庆早已经是形象全毁,眼镜歪倒一边,脑袋上的头发被雨水打湿,乱糟糟的。

    欧阳庆这时候才明白,管理乡下这些彪悍的农民可不像以前坐在办公室那么轻松了。下乡任职之前,就有前辈和自己说过,在乡下任职,得嗓门大、力气大。只不过欧阳庆那个时候嗤之以鼻,觉得都是一些谬论。

    现在欧阳庆才知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就在欧阳庆几乎有点绝望的时候,听到有人喊:“华国支书来了!”

    听闻此言,欧阳庆几乎崩溃的精神就好像是被注入了强心针,一下子就亢奋起来了。

    虽然来到青云镇时间不长,但是王华国的名气很大,欧阳庆早就听说过了。王华国是梁村老支书,在群众心里的威望甚至比镇长还高,说话很管用。

    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镇上的领导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任职顶多十年八年就调走了。哪里像王华国,在梁村村支书的位置上一呆就是就是二十多年。时间一长,再加上王华国办事公允,处事公正,威望也就水涨船高了。

    欧阳庆求援的目光望向跑过来的王华国,心里想说,有了王华国,估计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一听王华国来了,杨家人都是心思复杂地回头看了看正在雨中奔跑的王华国。

    杨建的妻子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原本悲伤迷惘的情绪顿时消失了大半。不过,几个围绕在她身边的族人眼神闪烁,悄然地往人群之中退,显然是不敢和王华国面对面。

    不一会儿,王华国就冲过了雨幕,来到了正要往码头下抬棺材的人群之前。

    “乡亲们!乡亲们!”站在人群前,王华国举起双手,大声喊道:“杨展出了意外,我们都很难过,但是抬棺上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不上访,难道展哥就白白死了吗?”人群中,杨展的弟弟杨威大声喊道。

    哥哥在械斗中死去,马上有人在旁边鼓吹什么法不责众、凶手难寻的状况,再加上一些暗示,年轻气盛的杨威很快起了抬棺上访的念头。

    “谁说他会白死了?!”王华国一听这句话,就知道这背后并不简单,瞪大眼睛吼道:“现在公安局的刑警已经在现场勘查,相信很快就会水落石出,抓住凶手的!”

    有着丰富农村工作经验的王华国很清楚,农村的群众在不被逼到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一般是不会主动上访的。

    特别是杨家这种情况,杨展死去之后,家里当家人就没了,杨家抬棺上访的主意肯定不是杨展的女人想出来的,多半是有人在旁边提点。

    王华国知道,在农村处理事情关键是要快刀斩乱麻,直截了当地把事情说开,才能有转机。若是拖拖拉拉的,事情就会变得愈加复杂,难以处理。

    王华国清楚,所有的上访者所诉求的不过就是获得公平公正的处理,只要解决了主要的矛盾,事情就好办了。

    杨家人就是担心杨展的死不明不白的,希望通过抬棺上访的方式,引起上级部门的重视。站在村支书的立场上,一条鲜活生命的消失,王华国注定不能不了了之。

    且不论杨展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参加了械斗,问题是他死了,村委会和司法部门就得弄清楚他的死因,给杨展的遗孀一个交代。

    或许是王华国的威望起了作用,原本情绪有点激动的杨家人变得缓和了许多,半抬起的棺材又放到了地上。

    “国华大爷,你说的能作数?”这个时候,杨威还是有点将信将疑,不过上访的心思已经开始变淡了。

    哥哥意外死亡,杨威自然是相当伤心,恨不能马上抓住凶手,然后绳之以法,以告慰哥哥的在天之灵。

    但是一开始,杨威就不是那么赞同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的情况下抬棺上访,只不过自家嫂子被几个族老一说,变得疑神疑鬼,这才有了今天这一出。现在,有王华国出面劝阻,杨威心头的疑虑也就减轻了许多。

    王华国的出现让很多心里打着小九九的杨氏族人顿时失去了继续兴风作浪的念头,一个二个缩在人群之中不敢出声。

    杨氏族人之所以怂恿杨展的遗孀到县城抬棺上访,为的就是能够利用这样的机会,博取更多的同情,把那块即将升值的荒地划归到那林屯的名下。在利益的驱动下,有些人根本就把所谓的氏族亲情放在了一边,妄想利用死人获利。

    不过,当他们发现王华国的身影之后,就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打不响了。为了避免引起王华国的恶感,这几个杨氏族人很快地退入人群,不敢再出头。

    “我在这里保证!事情一定会水落石出的,一定不会让杨建受冤枉!”王华国知道在这种事情上不能含糊不清,直截了当地把话都说了清楚。

    “那这些警察想要开棺验尸?”在王华国的威压之下,杨建的家人原先的坚持早已经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要不然警察同志验尸,咱们怎么能知道杨建的死因?找出凶手呢?”王华国知道杨家人的情绪已经到了临界点,连忙加了一把火,说道:“只要我还在,就不会让你们受委屈的!下这么大的雨,咱们不能让杨建在雨里受难!”

    一听王华国的话,杨建的家人顿时就是悲由心生,抱着王华国的大腿哭了起来。

    这一下,场面就开始变得有点混乱起来了。

    杨建的遗孀和家人一开始还沉浸在失去亲人的悲恸之中,但是现在他们很快明白,已经变成既成事实,未来的道路应该好好规划了。这个时候,大家都围着王华国在提起各种困难、各种条件,希望能够得到解决。

    这也是不能怪杨家的人,趁着杨建尸骨未寒的时候给自己谋取利益,显得有些令人心寒。

    这也是梁村的一个习惯,因为各种意外非正常死亡之后,村里面总会酌情给点补偿,并且在事后给予遗孀一些好处。当然了,这也要看对方的情况,若是死者家属不提出来,这些利益也就没有了。

    特别像这一次,杨建是因为那块即将成为风景区管委会用地的荒地争斗而死,哪怕这块地杨建原本一点份都没有,但是将来获得各种补偿的话,肯定无法绕过杨建的遗孀。

    或许,在很多人眼里,这样的惯例根本就不合情理,但是在农村,总是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发生。

    村民们的同情就足以让杨建的遗孀在将来的利益分配之中获得一份用杨建的命换来的收入。

    或许,这就是受穷的农村人一种无法言语的悲哀。

    王华国在杨家人的围绕之中开始答应一些条件,在旁边的民警连忙是在几个村干的帮助下,开始把棺材往杨建家里搬,准备开棺验尸。

    场面有点凄凉,刘睿也是受到了感染,开口答应给杨建的遗孀提供一个养猪场的工作岗位。不管怎么说,杨建死了,剩下孤儿寡母的,也是很可怜。

    就这样,杨家人抬棺上访的举动在开始之初就被王华国用自己的威望和能力给强行压下去。如此高效的办事效率很是让欧阳庆羡慕不已,心想自己要是能有王华国一半的威望就足够了。

    不过刘睿知道,事情只不过是暂时被压下去,将来的发展还得看看事件调查的结果如何?

    若是将来调查的结果有利于杨家,事情就好办点,若是出了一些意外,恐怕还会再起波澜!

    小青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成立已经是让梁村乃至青云镇人心浮动,风景区管委会的选址以及风景区的开发更加让村民们心神摇曳。面对巨大的利益,原本平静的山村已经是变得暗流涌动,若是处理不当,恐怕将来各种状况肯定层出不穷。

    看着事情初步得到了处理,刘睿和王华国都是暗自松了一口气。

    不管将来的结果如何,现在总算是把眼前最危急的情况应付过去了。接下来只要做好杨建家人以及遗孀的思想工作,不让旁人挑拨,事情就好办了。

    毕竟死者家属情绪最激动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以后无论是讲道理还是摆条件,大家也都可以心平气和地去处理了。

    “华国大爷,随着风景区开发的深入,类似的情况肯定还会出现,咱们真的得做好心理准备才行!”看着人们开始散去,刘睿心里头很不是滋味。

    可以肯定的是,这种事件的发生并不会是偶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往后还会有更多。

    “唉!穷的时候盼着致富,现在机会来了又变得利益至上,难!真难!”王华国伸手捋了捋自己仅有的几根头发,长叹道。

    这或许也是农村社会经济发展的一个必然结果,钱多了,纯朴的心思也就少了,金钱的地位也就更高了。人们在挣钱的同时,总是会忽略了很多东西,也丢弃了很多优良、纯朴的习惯。

    或许,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仰或是,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随身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壮乡小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壮乡小仨并收藏随身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