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宠后之路 > 第7章

第7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夕阳灿烂柔和,晚风清爽怡人,傅容就吩咐兰香把晚饭摆在院子里的槐树下,一人独坐。

    本来今晚哥哥答应陪她用饭的,但前面来了客,哥哥总要尽地主之谊。

    饭食依然清淡,一碗薏苡仁粥,一盘竹笋鲫鱼汤,是傅容病后惯吃的,有些腻了,不过看着不远处交颈而卧的两只小黄鹅,傅容难得胃口不错,用的比前阵子多了些。

    西墙根儿种了一溜蔷薇,爬了满墙,碧绿枝叶中红粉白几色蔷薇开得热闹,如大好年华的少女。

    能拥有两世豆蔻年华,她何其有幸?

    “兰香,去取剪刀来,我选几枝花摆到屋里。”趁夕阳未落,傅容兴致勃勃地道。

    兰香喜笑颜开地去了,还体贴地搬了一个板凳出来,“墙头花开的好,姑娘在下面指,我帮姑娘剪。”好久不见姑娘有这份闲情逸致了,她当然要哄姑娘开心。

    傅容刚想说她自己剪就行了,余光里瞥见乳母孙嬷嬷从厢房走了出来,偷偷笑了笑,及时改口道,“好啊,那你小心点,摔下来我可接不住你。”这段日子她苦,孙嬷嬷跟兰香也不好受,夜里轮流守在她旁边,生怕她睡梦间挠破水痘,两人都瘦了一圈,傅容不想再让乳母担心。

    她负责选,兰香在上面剪,孙嬷嬷虚扶着兰香双腿,欢声笑语的,不知不觉剪了七八枝。

    挪到外间,傅容挑了最好看的六枝分到两个花瓶里,一个搁在自己闺房,一个让小丫鬟给傅宸送去,剩下一枝剪成簪花插到发间,回头问孙嬷嬷:“这样好看不?”

    小姑娘天真烂漫,孙嬷嬷笑着点点她鼻子:“好看好看,真臭美,天都黑了还要戴花。等着,明早嬷嬷再给你选朵最好的,姑娘戴上问二少爷去,保管二少爷瞧傻了。”

    傅容又对着镜子瞅了瞅,故意忽略了额前帘子般的碎发。

    没过多久,西屋热水备好了,傅容让孙嬷嬷先回房歇息,只留兰香伺候。

    她也是这两天才能沐浴的,之前全靠兰香用巾子帮她把完好的地方擦拭一遍,因此能再次坐到浴桶里痛痛快快泡个澡,是傅容一天里最舒服的时候。等她脱完衣服发现身上几个小痂不知何时脱落了,心情更好,兴奋地催兰香:“快帮我看看,背上的痂掉了没?”

    兰香忙将衣裳挂在屏风上,回来瞅瞅,实话实说:“还有两个小的。”

    傅容脸上笑容敛了,褪了亵.裤,跨进木桶。

    兰香小心翼翼地帮她擦身子,知道傅容情绪低落,专拣好听的说:“姑娘,葛先生配的玉雪露真好,你看之前结痂的地方,起初有点粉红,现在跟旁处差不多了,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相信用不了多久定能恢复如初。”

    傅容抬起胳膊,玉臂白皙莹润,确实挺满意的。

    兰香松了口气。

    等傅容头发干了,兰香服侍傅容歇下,关好窗子熄了灯,轻步退了出去,在外间榻上歇了。

    傅容身上只剩零星几个痘痂,就没再用她守夜。

    村里的夜晚好像更加静谧,傅容惬意地躺着,在清幽的蔷薇花香中思念城中亲人。

    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睡着了,便没发现有细细的竹管透过窗纸冒了进来,送进一缕轻烟。

    窗下脚步轻微,有人走了,又有人来了。

    轻轻一声响,外间屋门被人推开,很快一个黑影从容不迫地挑帘进来,站在炕前一动不动。如此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那黑影才掀开蒙在灯笼上的黑布,露出柔和光亮。

    后院的人都中了迷香,效用有两个时辰,不怕这点灯光泄出去。

    将灯笼放在一旁,徐晋随意打量这间闺房。

    南面大炕临窗而搭,东边黄梨木茶几上摆了一个白瓷花瓶,里面三朵粉红蔷薇,娇艳妩媚。

    看到花,就想到人。

    收回视线,徐晋侧坐到炕头,凝视身边熟睡的小姑娘。

    这个两辈子加起来,他唯一能接近的姑娘。

    前世,他不想再回忆,他只知道,他要定了她,目前也只能要她,那这辈子,他就要确保她从始至终都是他的,不会再有什么前夫和离,也不会再有看上安王,他要她心甘情愿来他身边,做他的女人。

    论容貌,他不输于徐晏安王,论身份更是胜过他们,只要他占了先机……

    前世带她回府后,他命人收集她的一切,除了年代久远实在查不到的,或是一些日常琐事,她身边发生过的大事他几乎都知道,也就明白她一直都是个爱慕虚荣的聪明人,上辈子困于冀州,徐晏是她见过的最好人选,才一心嫁了过去。这次他主动来到她身边,聪明如她,没有道理不选他吧?

    但这只是身份上世故的选择,他还想要她的心,要她胸口那颗不曾给过任何男人的心。他要她喜欢上他,眼里只有他,对他全心全意。只有这样,才不枉费他在她身上浪费的精力,不枉费他帮她保住弟弟姐姐,不枉费他给她预留的王妃位置。

    傅品言有才学,深谙官场之道,傅宸功夫超群,也是人才,凭这二人,这世清清白白的她,有当王妃的资格。

    只可惜她才虚岁十三,他还得再等两年。

    想到去年仰着脖子在枣树下敲枣的小姑娘,徐晋笑了笑。说实话,现在的她,天真比世故多,还是挺可爱的,就像路上在马车里远远见到的,竟然还捧着两只小鹅玩,果然还是个孩子,童心未泯。

    目光从姑娘枕边的蔷薇花扫过,再移到她额头,徐晋情不自禁伸出手去摸那痘痂,失了神。

    前世他厌弃她和离过的身子,不爱搭理她,去她那边从不交谈。有次敦伦时忘了熄灯,她扭扭捏捏的一直用手挡着额头,他多看两眼,她浑身就紧,添了不少趣味,等他扒开她手按住,她急的简直要哭了,摇着头求他别看,下面更是激得他发狂。

    事后他跟她说了第一句话,问她小坑是怎么来的。

    她累得不行了,听到这话本能地撇撇嘴,然后怕被他瞧见般,侧转过去,背对他说是她自己抠的,语气里全是后悔。

    如果说之前命她去掉花钿只是因为厌恶她睡觉还要打扮邀宠,后来就是为了看她明明很不愿意却慑于威严不得不听话的委屈样了,她还以为自己装得多好,殊不知她嘴角是讨好顺从的笑,眉尖可是一直蹙着的,写满了不待见。

    跟她的回忆多是在床帏之内,身体难免起了点变化,徐晋伸手去解小姑娘中衣,解到一半又摇摇头,重新系好。

    不行,她还太小,哪怕只是摸摸,他也不自在。

    再说这还没长开的身板,也没啥好摸的。

    无事可做,徐晋又看向小姑娘额头。

    奇怪,这次她怎么没把痘痂抠掉?

    是因为葛川这个异数无意增强了她不抠的决心?

    再不抠,过两天就自己脱落了。

    看看小姑娘细细密密的眼睫,徐晋俯身,一手手肘撑着炕,一手放到小姑娘脸上,寻了个适合的角度,用食指并不长的指甲尝试抠那个痘痂。

    痘痂边缘已经有些松动,他稍稍用力,就将整个痘痂弄了下来。

    徐晋凝目去瞧,发现这个坑比记忆里的小一圈,前世有小豆粒那么大,这次充其量是个圆米粒。

    无碍,有个坑就好,在她眼里,坑大坑小应该没有差别,都是损了她美色的麻子。

    麻子……

    将痘痂放到她手搭着的位置,这样明早她起床一看痘痂跑到那去了,肯定会以为是她睡梦中自己抠掉的。放好了,徐晋轻轻摩挲小姑娘睡得白里透红的脸庞,跟记忆里一样细腻,滑如凝脂。

    看着这张宜嗔宜喜的绝色脸庞,徐晋越发觉得她傻了。

    有这样的脸蛋,谁会注意到她额头有小坑?白玉微瑕,再有瑕疵那也是玉,偏生她爱钻牛角尖儿,以为谁都会盯着她额头的小坑看。其实两人欢.好时,他大多时候看的都是她因他的疼爱而艳如牡丹的脸,哪有真正看过那小坑?

    当局者迷。

    嫌弃她傻,就忍不住惩罚般捏了捏她脸颊。

    许是没把握好力气,小姑娘突然不满地哼了声,红唇微微嘟了起来。

    徐晋视线移了过去。

    她的唇,是什么味道?

    前世除了那个小坑,他没有亲过她,没有亲过任何其他地方,说来也怪,他可以跟她做最亲密的事,就是不想亲她。他可以喂她他的东西,却不想吃她的,不想用嘴品尝徐晏曾经尝过的。

    可是现在的她,干干净净,没有被人碰过。

    就像一片不染尘埃的皑皑白雪,他是第一个发现她的人。

    尝尝?

    念头刚起,人已经凑了过去,徐晋近距离盯着小姑娘微微张开的红唇,试着舔了一下。

    好像没什么感觉?

    那为何前世许嘉找来的画册上许多男女都会搂着亲嘴儿?

    是他没掌握技巧?

    徐晋吞咽一下,看看小姑娘紧闭的眼眸,决定趁此机会提前练习一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宠后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佳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佳人并收藏宠后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