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宠后之路 > 第91章

第91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徐晋离开后,傅容又陪淑妃聊了会儿,眼看日头越来越高,她委婉地请辞。

    淑妃留她在昭宁宫用饭。

    傅容歉然道:“娘娘厚爱,我也想留下来陪您,只是今日我第一次来见娘娘,家母比我还担心,我想早些回去告诉她娘娘人有多好,免得她在家中胡思乱想,怕我不懂规矩惹娘娘不高兴。”

    确实是这个道理,淑妃便亲自送傅容出去,边走边道:“今日放你回去,下次说什么也要留下来。对了,端午皇上要大办龙舟赛,景行他们几个王爷也要上船比试,到时候我派人去接你,咱们一起看。上次景行略逊康王一筹,今年有你给他捧场,说不定就赢了呢。”

    傅容低头扮羞:“您又这样说……”

    淑妃跟崔绾一起笑她。

    目送主仆俩随着宫女走远,淑妃朝崔绾感慨道:“你四哥是个有福气的,浓浓多好的姑娘啊。”

    崔绾笑道:“是啊,我也喜欢傅姐姐,就是四哥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心话。”

    淑妃皱皱眉,决定改日叫儿子过来再好好念叨念叨。

    那边傅容上了马车,轻声吩咐梅香:“今天就当王爷没来过,回去夫人问起,你别说漏嘴。”

    梅香明白,反过来安抚她:“姑娘也别往心里去,王爷跟姑娘不熟呢,等姑娘进了府,王爷肯定会喜欢上姑娘的。”

    她跟姑娘出门的机会不多,今日之前,她没见过肃王。刚刚在屏风后瞧见肃王真容,不由地替姑娘高兴,谁料肃王长得好归好,竟会说出那样一番话来。梅香真的替自家姑娘委屈,但她不能添油加醋,免得姑娘对王爷怨气更深,婚后闹别扭。

    那是王爷啊,面对王爷,姑娘可不能随便使小性子了。

    傅容笑笑,靠着车板轻摇团扇,闭目养神。

    回到侯府,下车就见老太太身边的宋嬷嬷守在门前,看见她们脸上立即堆出了满脸褶子:“三姑娘可算回来了,老太太盼了半晌了,快随老奴走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都在五福堂等消息呢,就怕姑娘在宫里受惊。”

    “劳嬷嬷久候了。”日头已高,傅容摇着扇子往前走,梅香撑伞跟在她身边。绕过影壁,迎面撞上两个粗使婆子站在软轿旁边等着呢,傅容惊讶回头:“嬷嬷真是体贴,知道我累了。”

    宋嬷嬷笑道:“姑娘娇贵,老太太早料到了,特意嘱咐老奴备上的。”

    “还是老太太心疼我们。”傅容点点头,转身时,目光在软轿上仔仔细细扫了两眼,老太太应该不会蠢到在这种事情上动手脚,但傅容还是想确认一下,免得坐着坐着突然掉下去,万一伤了脸怎么办?

    看起来似乎没有问题,傅容从容坐了上去,侧头招呼宋嬷嬷:“梅香撑伞,嬷嬷过来扶我吧?天热,刚刚坐了一路马车,我有点头晕呢。”

    宋嬷嬷怔了怔,转而明白了傅容的忧虑。

    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跟她娘一样不识好歹。

    人却笑呵呵凑了过去,亲自托着软轿一侧扶手。

    一路轻轻晃着到了五福堂前。

    傅容强忍着暑热疲惫,打起精神进了外间。

    老太太坐在铺着竹席的长榻上,三个儿媳妇依次坐在左侧,沈晴傅宝四个小姑娘坐在对面。

    “怎么现在才回来啊,莫不是在宫里出了事?”老太太探究地观察傅容神情。

    姑娘们那边留了傅容的椅子,傅容走过去坐下,小脸因为奔波红扑扑的,微微一笑,不用装瞧着也有两分羞涩模样:“回老太太,我在宫里挺好的,娘娘温柔可亲,多说了几句,还留我在宫里用饭。我怕老太太惦记,婉拒了,路上特意吩咐车夫快点走,没想还是迟了。”

    老太太扯了扯嘴角。

    乔氏心疼道:“别急着说话,先喝口茶吧,瞧你满头大汗的。”

    “我给三姐姐倒茶。”傅宝站了起来,亲自倒了茶端给傅容。

    傅容好奇看她,赐婚旨意下来后,这一个月傅宝都没有找过她,今儿个怎么又热络起来了?

    她目光澄净,傅宝心虚,想要解释,两边又都是人,便哀求地扯了扯傅容袖子。

    小丫头心中所想都写在脸上,傅容笑着嗔道:“你扯我袖子做什么?茶水洒了怎么办?”

    这一笑,如春风化冰,傅宝莫名就放心了,乖乖坐好。

    傅容将茶碗递到嘴边,假装抿了抿,一点没用。

    吃一堑长一智,现在出门做客,除非彻底放心,傅容不想再用这些茶水点心。

    看她放下茶碗,老太太又问道:“娘娘都跟你说了什么?你第一次单独进宫见贵人,我跟你娘她们都不放心,你说出来听听,万一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们点出来,下次你好注意些。”

    傅容看向对面三位长辈。

    林氏面带笑容,细看之下有些无奈,自家母亲也是好奇的,但那完全是出于关心,三夫人则是面无表情,素素静静的,跟平常一样不问世事。

    傅容便捡能说的说了。

    “娘娘请你去观龙舟赛?”听到最后,老太太终于来了精神,瞅瞅沈晴,笑呵呵夸道:“好啊好啊,咱们浓浓就是招人稀罕,头一回见就得了淑妃娘娘的青睐。难得遇到这种大热闹,浓浓把你几个妹妹也带过去开开眼界吧,你们小姑娘在一起来回来去也有伴。”

    傅宝几个小丫头去不去无所谓,她得让外孙女见见世面,得宫里贵人一两句夸赞,传出去也是荣耀。这样将来外孙女嫁了傅宥,外人会说两人才貌双全乃天作之合,而不是说她只想照顾外孙女。

    林氏皱眉。淑妃分明只是想邀傅容一人,自己女儿跟上去,旁人会怎么想?

    她不愿让女儿凑这种热闹,却也不敢明着拆老太太的台。

    三夫人照旧不言不语。

    乔氏替女儿解围,故意附和老太太道:“是啊浓浓,娘娘有没有提让你带上几个妹妹?”

    傅容支支吾吾:“这,娘娘只说派人来接我,没有……要不马车来的时候,妹妹们一起上去?”

    “不必了。”林氏笑着开口:“咱们出门做客,哪有不请自去的道理?浓浓不用惦记你几个妹妹,咱们家也租了画舫,到时候伯母亲自带她们去看热闹,少不了她们的。”

    刚说完,便感觉老太太狠狠瞪了她一眼。

    林氏抿抿唇,佯装不知。老太太本就不喜欢她,多瞪一眼也没什么,反正她是不会做那种丢人的事的,丈夫知道后照样会站在她这边。

    她把老太太的话堵死了,老太太心中有气,挥手撵人。

    沈晴出来送客,走出几步后柔声跟傅容道谢:“三姐姐事事想着我们,是我们的福气,只是这次三姐姐还是安心陪娘娘吧,我们跟大舅母一起看热闹去,都是自家人,玩得更自在呢。”

    余光暗暗留意林氏。

    林氏低头跟傅宝说话呢。

    沈晴咬了咬唇。

    傅容不想陪她演戏,敷衍地笑笑:“妹妹快回去吧,老太太身边哪离得了你?”

    沈晴点点头,朝三位舅母告辞,往回走了。

    三夫人领着傅宓要回西院,林氏跟乔氏打过招呼后也要走,傅宝却跑到傅容身边,拉着她往前快跑了几步,小声赔罪:“三姐姐别怪我,我,前阵子有点难受,就没去找你玩。其实你能嫁给王爷当王妃,我真的替你高兴,真的。”

    傅宝喜欢傅容,傅容有了好姻缘,她怎么会不高兴?

    只是想到给太子当了侧妃的亲姐姐,总会有点难受。以前家里没有对比,姐姐回家时也总说太子对她多好多好,傅宝就觉得姐姐嫁的还是不错的,太子侧妃啊,将来太子登基当了皇上,姐姐至少是一宫之主,多少女人求之不得的位子。可是现在,傅容成了肃王妃,傅宝为傅容欢喜的同时,忍不住替姐姐委屈,既然傅家女有资格当王妃,太子为何不娶她姐姐当太子妃?姐姐那么好,模样性情都不输于太子妃的……

    一委屈,眼里就转了泪。

    傅容也有亲姐姐,所以她理解傅宝心里的复杂,握住她手道:“阿宝别哭,我都懂的,你还肯为我高兴,我很知足了。有些事情,咱们姑娘家无能为力,只能事事往前看,努力把日子过好。”

    “嗯,我知道,姐姐也是这么跟我说的。”傅宝眼泪来得快去得也快,大概是不好意思吧,跟傅容说破心事后就跑了。

    乔氏好奇地问女儿:“你们姐俩悄悄嘀咕啥呢?”

    傅容笑而不语。

    乔氏点点她脑袋,再次打听女儿在宫里的情形。

    ~

    进了五月,天真正热了起来。

    自己待在屋里时,傅容便怎么凉快怎么穿,慵懒地靠在榻上,薄纱下一双修长美腿隐隐若现。

    梅香端着刚切好的瓜片走了进来,放好果盘后,困惑地在榻边绣凳上落座,盯着傅容手里的五色丝线问:“姑娘这条长命缕是给谁编的?”

    往年过端午,姑娘只需给小少爷跟六姑娘编长命缕,今年的都已经送出去了,她自己的也早就套在手腕上了,现在怎么又编了,用的还是这么多年老爷夫人送的最好的那些珠子?红玉如火,白玉似冰……

    “给我自己编的,反正闲着也没事做。”傅容眼皮也没抬,手里继续动作,下巴朝梅香那边歪了歪:“喂我一片,有点渴了。”

    梅香扑哧笑了,用竹签扎了一小片递到傅容嘴边。

    傅容张嘴接,红唇饱满娇艳。

    梅香莫名脸热,不知为何想到了那日肃王的冷漠言语,再看看姑娘被瓜片润湿的越发诱人的嘴唇,心里一阵得意。自家姑娘这样美,她在跟前伺候多年了还做不到熟视无睹,肃王一个大男人见了,能不动心?

    连续服侍傅容用了两片,梅香退了出去。

    傅容继续串珠子,串好了,她将长命缕套在手腕上,仰头打量。

    阳光投了进来,照不到长榻,几许散光却也让五色玉珠波光流转,跟姑娘白皙手腕相得益彰。

    傅容心生不舍。

    这是她从小到大收集的最好的五颗珠子啊,真不想送他。

    不过想到将来还能把徐晋那盒五色珍珠哄回来,傅容便不介意了。

    初五这日,天还没大亮,昭宁宫派来的马车便到了景阳侯府门前。

    跟车过来的小宫女笑着对傅容道:“姑娘,皇上跟几位娘娘已经到城外了,娘娘心疼姑娘,没让姑娘起大早,否则光是等前面侍卫仪仗出城都要等一两个时辰呢,现在城门那里不堵了,姑娘直接到河边跟娘娘汇合便可。”

    “娘娘真好。”这份体贴,比什么珍贵珠宝还让傅容心暖。

    小宫女点头,一路上跟傅容说了许多淑妃的好。

    慢慢的,前面有人语喧哗传了过来。

    不用看也知道,定河就在前面了,中间马车又停了一次,侍卫检查腰牌后才放行。

    “姑娘,下车吧。”

    小宫女先下去,跟梅香一起站在车前接她。

    傅容正正帷帽,慢慢下了车。

    定河边上,一艘艘画舫并排停靠,富丽堂皇,气势巍峨。

    小宫女在前面带路,傅容随意打量那些画舫,看着看着,目光一凝。

    中间那艘最气派的画舫当然是嘉和帝跟皇后的,左右两侧各有一艘略小些的,许嘉就站在左侧那艘画舫前,河风吹动他衣袍,他岿然不动,如青松守卫船上的人。

    不用说,徐晋肯定也在船上。

    傅容悄悄转了转手腕上的长命缕。

    她好像,有四个月没跟徐晋照过面了吧?

    “姑娘慢些走。”上了船,到了通往二层雅阁的楼梯前,小宫女转身,轻声嘱咐道。

    傅容颔首,取下帷帽递给梅香,抬手理理鬓发,一步一步踏了上去。

    木板阶,脚步再轻也会发出声音,一声一声的,不急不缓。

    淑妃笑着看向坐在一旁的儿子。

    徐晋侧头,遥望水面,仿佛对即将上来的未婚妻毫无兴趣。

    “见过娘娘,又让您费心了。”

    有白裙身影走到边上,有熟悉的娇软声音传入耳中。

    徐晋心头一跳。

    鬼使神差的,想到了糖醋鱼。

    去年在清风阁顶楼,在她口中尝过的,酸甜味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宠后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佳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佳人并收藏宠后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