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宠后之路 > 239|239

239|239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吐了一回,傅容基本可以断定自己确实怀孕了。

    她看向跟过来的康王妃,无奈道:“二嫂,我身子不大舒服,你给我安排一间客房吧,我坐会儿,就不回去吃了。”

    因这么点小事马上回家不好看,不如等前面男客用完席了,她跟徐晋一道回去。

    康王妃生过两个孩子了,看看她肚子,惊喜地问道:“是不是瑧哥儿要有弟弟了?”

    那边二公主刚好领着瑧哥儿过来。晌午用饭时她这个姑姑领着几个小孩子一起用的,就跟傅容等人坐隔壁桌,傅容突然出去,瑧哥儿当然要找娘亲,二公主就让身边的嬷嬷照看其他几个孩子,她送瑧哥儿过来。

    “要妹妹!”瑧哥儿听到二婶的话,脆脆地更正道,挣脱二公主的手颠颠跑到娘亲身边,抱着傅容大腿要妹妹。

    崔绾就在二公主身边,见此轻轻笑了,笃定地看向傅容:“看来明年我要多准备一份压岁钱了,四嫂是不是?”

    傅容摸摸瑧哥儿脑顶,不太确定地道:“前几日郎中看过,日子太浅说不准呢,今日回去再看看,有准信了再告诉你们。”

    今日之前暂且瞒住消息,是为了不让小人提前琢磨阴谋诡计害她,现在宴席进行到一半了,她也要离席了,那些小人就算要害她也没有功夫准备,因此傅容也就不用隐瞒了。眼下瞒了,过阵子喜讯传出去,显得她多谨慎似的。

    二公主高兴极了,“回头我就告诉母后去!”

    康王妃嗔她一眼:“这样的好消息还是让你四嫂确定后亲自去报喜吧,肯定有赏钱拿的。”

    二公主掩唇笑:“是啊是啊,我怎能抢了四嫂的赏钱!”

    傅容大大方方地给她们打趣。

    康王妃劝崔绾二公主先回去用饭,她亲自领着傅容娘俩去了客房,进屋后体贴地问道:“还没吃饱呢吧,我单独整治一桌给你们端过来?”

    傅容求饶地摇摇头:“算了算了,二嫂快饶了我吧,现在我根本听不得吃。”说完想起什么,扭头问瑧哥儿,“你吃饱了吗?”

    瑧哥儿乖乖点头,“吃了三个丸子,姑姑给我夹的。”

    娘俩都不用吃,康王妃心里也松了口气,陪傅容坐了会儿,就告罪回去了。

    傅容抱儿子去榻上歇着。

    “娘不舒服吗?”瑧哥儿坐在娘亲身边,试探着摸了摸娘亲肚子。

    傅容摇头,柔声告诉他:“没有,娘好好的,刚刚是妹妹跟我说话呢,告诉我她在里面了。”

    瑧哥儿眨眨眼睛,一动不动坐了会儿,着急了,“我怎么没听到?”

    傅容扑哧笑了,亲亲他小胖脸,“妹妹还小呢,现在只有娘亲能听到她说话,等妹妹生出来瑧哥儿就可以帮娘亲哄妹妹了。”

    瑧哥儿懂了,又期待地问娘亲:“妹妹什么时候出来啊?”

    傅容故意掰手指头给儿子算,数到腊月差不多了,就道:“过年的时候吧,到时候让妹妹给瑧哥儿拜年。”

    瑧哥儿本来还因为要等太久不高兴呢,听到拜年,小家伙咧嘴笑,“我给妹妹压岁钱!”

    傅容一本正经地点头:“嗯嗯,那瑧哥儿这会儿就得开始攒钱了,妹妹说她想要一个大封红呢。”

    瑧哥儿完全信了娘亲的话,先问妹妹说了什么,他再对着娘亲的肚子说给妹妹听,娘俩就在榻上这样玩了半晌,等女眷那边宴席散了,傅容领着瑧哥儿过去陪哥哥姐姐们玩。男客们喝酒费功夫,又过了快小半个时辰,徐晋才派人来通知傅容娘俩。

    一家三口上了马车。

    “今日又吐了?”徐晋扶好坐在腿上的儿子,关切地问道。

    傅容歪头靠在他肩膀上,脑袋微扬,水漉漉的眼睛满足地望着他:“是啊,王爷喜欢吗?”

    徐晋笑了笑,低头亲她额间的粉荷花钿。

    傅容闭上眼睛,没想额头的唇刚刚离开,又有嫩嫩的小嘴笨拙地落在了她脸上,傅容笑着睁开眼,就见瑧哥儿高兴地笑呢,好像学爹爹亲亲是多好玩的事。

    回到王府,徐晋再次将张先生请了过来,张先生问过傅容的反应,再仔细诊脉,点头道:“恭喜王爷,恭喜王妃,府上又要添丁了。”

    一时芙蕖院喜气洋洋。

    徐晋命管事这个月多发一个月的月钱,又派人去宫中并几家亲戚那边报喜。

    乔氏收到消息,高兴地去拜菩萨。

    谢氏得到消息,在内室里闷了半日,派人准备马车,要去看女儿。

    徐晧出了远门,这阵子她常常去陪女儿解闷,儿子崔洵不争气,她只能指望女儿了。

    崔绾正因为刚刚收到的肃王府喜讯心酸呢,一听丫鬟说母亲来了,不用想也知道母亲为何来的,心烦不想见,又明白躲一时片刻也不管用,只好强打起精神命人请谢氏去花厅,她简单补了补粉,这才装作无事的样子过去见人。

    谢氏将丫鬟们都打发了出去,绷着脸问女儿:“你也听说了吧?”

    崔绾望着外头一颗快要开花的白丁香树道:“瑧哥儿都三岁了,四嫂差不多是该怀了。”

    她气定神闲的,谢氏挪到她身边,摆摆手将女儿视线拉到自己身上:“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啊,上次我教你的法子到底有没有用?”女儿去年五月出嫁,皇后死耽误了三个月,剩下小两口在一起也有半年了,按理说应该怀了啊,当年她嫁到崔家,可是两个月就有了长子的。

    崔绾怎么没用?

    补身子的药汤喝了,晚上也往腰下垫枕头了,凡是母亲教的法子她都用了,可就是怀不上她有什么办法?从小到大,崔绾大多数时间都是住在宫里,那时没觉得母亲多烦,但是现在,哪怕知道母亲也是为了她好,她依然不愿母亲再插手她的事情。

    “娘别急,等六哥回来再说吧,兴许今年也会有消息的。”崔绾强忍着烦躁道。

    谢氏哼了声,打量女儿几眼,语重心长地道:“绾绾,我知道你嫌我管的多,可我这都是为了谁好啊?你看你嫁过来一年了,肚子还没有消息,老六不在乎,皇上呢?万一他也给老六指个侧妃怎么办?就是老六想抗旨,你四哥姑母也不会放纵他的……”

    “那我能怎么办?”崔绾抬眼,紧紧盯着母亲,倒也没有生气,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郎中说我身体没问题,娘教的法子我都试过了,我还能怎么办?”

    谢氏噎住。

    崔绾起身送客。

    谢氏悻悻地回了崔家,坐在屋里生闷气。

    她身边的夏嬷嬷见了,踟蹰道:“夫人,前两天我们家老二媳妇回娘家,倒是听说一位擅长给女眷养身子的道姑……”

    谢氏立即抬起头:“哪个庵的?”

    夏嬷嬷咳了咳,“叫水慈庵。”

    谢氏皱眉,京城附近大小寺庙庵堂略有名气的,她也都略知一二,却从未听说这个水慈庵。

    夏嬷嬷马上解释道:“是个小庵子,离京城四五十里呢,没什么名气,就附近几个村镇的媳妇过去求助,传得可灵验了,帮不少人家送了孩子,只是妙善道姑性子古怪,不肯侍奉权贵,因此有大户人家的夫人请她,她也不肯出山,除非亲自去找她。”

    “都是儿子?”谢氏最关心这个。

    夏嬷嬷摇头:“有儿有女,妙善道姑说所有孩子都是老天爷赐下来的福星,她一视同仁,有人花大钱请她送儿子,她都不肯帮忙,固执着呢。老奴觉得她再灵,到底是小地方的,哪有资格伺候咱们王妃啊,先前就没跟夫人提。”

    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道姑,谢氏确实不太信,可是万一呢?

    沉默半晌,谢氏低声道:“你马上派人过去仔细打听打听,看看是不是真那么准,悄悄打听,别让人发现是咱们崔府的人。”

    夏嬷嬷信誓旦旦打保证:“夫人放心吧,事关王妃的名声,老奴心里有数。”

    谢氏点点头。

    三日后,夏嬷嬷领着自己的二儿媳妇一起来复命,她这个儿媳妇嫁过来一年多还没动静,这次由她在娘家附近打听,旁人只当是她自己要用,绝不会联想到主子身上。

    谢氏马上就想去撺掇女儿,但是想想女儿的脾气,她又改了主意,决定自己先乔装过去会会那位妙善道姑。这人到底有没有本事,看气度也能看出七八分,若只是个坑蒙拐骗的货色,谢氏自信不会看走眼。

    有了计划,第二天谢氏就去崔家的庄子了。到了那边,谢氏佯装在屋里休息,却悄悄换身细布衣裳领着夏嬷嬷跟她二儿媳妇换了一辆不起眼的骡车前往水慈庵,由夏嬷嬷壮实的次子赶车,乍一看就像是镇上人家去串亲戚的。

    早上出发,一路颠簸,快晌午时到了水慈庵。

    小道姑请她们去堂屋坐,很快妙善道姑一身素淡的灰青袍子缓缓走了过来。

    谢氏看得一愣。

    只见那人瞧着三十四五的年纪,个头高挑,素面朝天却肤白唇红,容貌清秀,换身打扮也当得上半老徐娘四字了。再说气度,那一身书卷气,谢氏是自认不如的。

    她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朝来人行礼。

    妙善道姑端详她一眼,行礼道:“夫人来此,可是有所求?”

    声音较寻常女子粗一些,但也是十分好听的,谢氏越发高看了她一眼,指着夏嬷嬷的二儿媳妇道:“这是我侄女,成亲一年还没消息呢,烦请道姑帮她看看?”

    妙善道姑颔首,请众人落座,同夏嬷嬷的二儿媳妇说起话来,询问她的身体状况。

    谢氏在一旁认真地听着,见妙善道姑问及一些房中事时面不改色,沉稳非常,解释医理时侃侃而谈通俗易懂,心中十分满意,待妙善道姑称夏嬷嬷的二儿媳妇身体没有大碍,询问她们今日就医治还是先回去商量商量时,谢氏选择了前者。

    妙善道姑便领着众人去了她专门用来治病的法堂,到了门口对谢氏等人道:“此技乃菩萨于梦里传授,不得示人,还请诸位去偏堂坐等,两刻钟便好。”

    谢氏去坐了,留下夏嬷嬷在外面守着。

    琢磨时间差不多了,谢氏心急地回了法堂外面,同夏嬷嬷一起等着。

    才低声聊了两句,妙善道姑领着夏嬷嬷的二儿媳妇走了出来。

    两人脸庞均微微泛红,毕竟是施法,肯定都累的。

    妙善道姑对谢氏夏嬷嬷道:“若没成功,你们可再次过来,诊治三次后依然没有动静,乃上天之意,贫道自会两倍奉还诊金。贫道精力耗损,必须回房休息了,恕不奉陪。”

    言罢转身离去。

    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谢氏领着夏嬷嬷娘俩快步离去,一上骡车便急着跟夏嬷嬷二儿媳妇打听:“她是怎么治的?”

    夏嬷嬷的二儿媳妇一脸茫然:“我也不知道,一开始让我躺在榻上,她在旁边念经,然后我好像就睡着了,跟着又被她叫醒了,让我今晚就同相公……再留意下次月事。”

    谢氏跟夏嬷嬷面面相觑。

    夏嬷嬷先回神,看着儿媳妇道:“人家是独门绝技,自然不会轻易泄露出去的。”

    谢氏点点头。

    夏嬷嬷的二儿媳妇垂下眼帘。

    其实她做了个梦,只是妙善道姑不许她泄露出去,她也羞于启齿……

    骡车渐渐走远了。

    水慈庵旁边的一片树林里,李华容低声问身边的丫鬟:“你看刚刚那人像谁?”

    绿裙丫鬟马上道:“王妃您没看错,确实是怀王妃的母亲跟她身边的嬷嬷。王妃,崔夫人肯定也是得到了消息,特意为怀王妃打听来的。”

    李华容定定望着骡车离去的方向,良久才道:“走吧。”

    绿裙丫鬟想也不想就往水慈庵那边走,走了两步发现王妃没有跟上来,反而往回走,大惊:“王妃不进去了?”

    不是说了要请妙善道姑诊治的吗?

    李华容没有回话,脚步轻快地走向隐在树林里的骡车,一身细布裙子在林风中轻轻摇曳。

    跟孩子相比,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宠后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佳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佳人并收藏宠后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