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宠后之路 > 184|183|183

184|183|183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歇过晌后,众人分男女客又坐到了一起。

    崔绾红着脸跟傅容道歉:“四嫂,晌午我冤枉四哥了,现在我也不好意思见他,回头四嫂替我好好跟四哥赔句不是吧,今儿个我可彻彻底底的当了回小人。”

    傅容打趣道:“知道跟你四哥道歉,那你打算如何惩罚罪魁祸首啊,我好像听说有人准备再也不理某个人了?”

    秦云玉立即接话道:“四嫂别听她的,她才舍不得真不搭理六哥,两人早和好了,你没看到六哥那高兴样。”

    “你再说!”崔绾恼羞成怒,扑过去要挠她痒痒。

    瑧哥儿坐在娘亲腿上,好奇地看两个姑娘闹来闹去,看到崔绾真的抓住秦云玉欺负起来,他仰头朝娘亲“啊”了一声,双手抱着六叔送的金环晃,笑声跟铃铛声同样清脆悦耳。

    秦二夫人见女儿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无奈劝道:“行了行了,都是当姑母的大姑娘了,还好意思在瑧哥儿面前闹,快老老实实坐过来,咱们打牌。”距离晚宴还早呢,闲着可不就得打打牌。

    两个小姑娘笑着走了过来。

    谢氏让傅容占一个位子,傅容摇摇头,依然在秦二夫人旁边坐着,亲亲儿子小脸道:“这小子黏人,正好我也不太会玩这个,我在旁边看好了,舅母你们玩吧。”

    瑧哥儿黏她众人有目共睹,秦二夫人笑着拿起一张叶子牌在瑧哥儿面前晃悠晃悠:“行,让娘亲哄瑧哥儿,我赢的钱都给瑧哥儿买糖吃。”

    瑧哥儿盯着她手里的叶子牌呀呀说话。

    小孩子脾气臭,架不住长得好看,还是挺招人稀罕的,几人就这样时而聊天时而逗瑧哥儿过了半晌,期间瑧哥儿还甜甜地睡了一小觉。晚饭男女聚到一起听戏,傅容坐在徐晋身旁,听着听着瞥见那边徐晧悄悄离席了。

    傅容情不自禁看向崔绾的位置。

    果然人也不在。

    她忽的想起姐姐出嫁那年,姐姐跟梁通也私会过,便扯了扯徐晋袖子。

    人家青梅竹马柔情蜜意,徐晋再不喜欢崔绾,只要徐晧一心想娶,徐晋也没办法啊,除非他能证明崔绾确实是下药暗算她的凶手。

    徐晋顺着傅容的目光看去,见徐晧身影渐渐消失在了夜色里,示意许嘉去盯着。

    大概一刻钟后,徐晧就回来了。

    徐晋看看怀里开始犯困的儿子,领着傅容向崔方礼辞别,随即叫上徐晧一起回王府。

    “你先回屋,我跟六弟说说话。”到了王府,徐晋轻声对傅容道。

    傅容怕他犯傻,直接劝徐晧跟崔绾分手什么的,忍不住想要提点两句。徐晋听出她的意思,借身形遮掩飞快捏了捏她鼻子,低声道:“我有那么傻?安心回去吧,不用担心,他愿意喜欢谁就喜欢谁,我懒得管。”

    傅容将信将疑地看他一眼,领着丫鬟先回了芙蕖院。

    徐晧在崔家时便再三跟兄长道过歉了,也得到了兄长的原谅,现在他玩了一天也困了,打过招呼就想回客房睡觉。

    徐晋并没留他,目送少年离去,他看向许嘉。

    许嘉走到他身前,低头回禀道:“六殿下去见了表姑娘,表姑娘问王爷是否消了气,得了六殿下肯定,又嘱咐六殿下明日进宫后好好跟娘娘解释清楚,替她向娘娘赔罪。”

    徐晋并不觉得意外。

    崔绾表现得一直都很大方明理,好比今日,她布下陷阱引他上钩,他没上钩,凭两人明面上的关系,崔绾立即猜到不对劲儿,她不知道他是看明白了她的意图,只当他还再因傅容被害之事怀疑她,所以崔绾坦然地哭诉委屈,越坦然,越显得她问心无愧。

    正常情况下,他会打消怀疑,即使他依然怀疑,他也不敢再对她出手,因为长辈们都知道两人的瓜葛了,崔绾再出事,长辈们就容易联想到他头上。毕竟这么多年崔绾都平平安安的,怎么有嫌疑得罪他后就出了“意外”?

    从崔绾落水到看完郎中才多长功夫,她就想到了如此好的应对之策,成了打消他猜忌,败了叫他投鼠忌器。就算徐晋合理解释了他不救人的举动,暂时他也不能再对崔绾下手,因为崔绾真出了事,母亲或许会相信不是他做的,六弟一定不会信,就算六弟信,崔绾肯定不信,一旦崔绾再在六弟耳边吹风,他跟六弟的兄弟情分就彻底完了。

    六弟或许不在乎,他在乎,他不甘心让一个女人坏了他们的关系。

    “还说了旁的吗?”沉默良久,他再次开口。

    许嘉道:“六殿下说今年选秀时会请皇上为二人赐婚,问表姑娘高兴不高兴,表姑娘声音太小属下没听到,不过六殿下后面听起来很欢喜。”

    徐晋笑了笑,他这个表妹果然识时务,上辈子为了他还推迟了几个月,这辈子确定跟他再无可能了,马上便应了六弟的提亲。这份眼色,跟傅容也差不多了。

    只是傅容嫁过来后一心一意跟他过日子,帮他孝顺母亲,帮他关心亲弟,崔绾呢,上辈子他也以为她嫁给六弟后真的跟六弟好好过日子了,现在想想,徐晋无法保证曾经他见到的就是真相。

    “下去吧,以后盯紧崔家诸人的动向。”

    许嘉没有马上离开,犹豫片刻道:“尚书大人也一样?”

    徐晋已经转身了,听到这话,低低“嗯”了声。

    ~

    芙蕖院,傅容刚沐浴结束,正要出水,听到外面小丫鬟喊“王爷”的声音。

    傅容示意兰香梅香下去,肩膀缩到水下,浅笑着看向走进来的男人:“王爷这么快就说完了?”

    她长发如瀑,眉眼灵动,笑容娇美。徐晋看了喜欢,心情也随之明朗了几分,脱完衣服跨进浴桶,将人捞到腿上坐着,“浓浓洗完了?那就帮我擦擦。”

    傅容不傻,今日徐晋在崔府心事重重,她看得明明白白,可他不跟她说,崔家又是他的母族,她不敢贸然刺探,只好装作什么都不懂。拿过搭在浴桶边缘的巾子,傅容一手撑着徐晋肩膀,一手帮他擦拭胸口。

    外面天黑黑,屋里灯光明亮,照得他身上几处伤疤清清楚楚。除了左手臂的箭伤是为她留的,其他几处痕迹都很淡了。想到他这个看似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霸道王爷其实过得并不是那么顺风顺水万事如意,再看看他额头微微蹙起的纹络,傅容动作越发温柔。

    “好了,王爷转过去吧,我给你擦背。”

    徐晋刚刚一直闭着眼睛享受,此时睁开,见她面色红润,脸上有水珠汗珠,妩媚诱人,他伸手抱住她,亲亲她脸道:“浓浓,你喜欢我吗?”

    他突然问这个,傅容咬咬唇,狡黠地看他眼睛:“不喜欢。”

    徐晋眉头立即皱了起来。

    傅容连忙道:“逗你玩的,王爷怎么当真了?”说着羞答答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离开后美眸娇滴滴看他一眼又垂下眼帘,欲语还休。

    徐晋嘴上没说话,身上却起了变化。

    他虎虎生威,傅容作势要逃,被徐晋霸道地拉了回来,几个呼吸的功夫便攻城略地。

    哪怕两人已经亲密过无数次了,傅容依然无法立即适应,微微仰着头,红唇轻启,无声哀求。

    这次徐晋没有急着进行下一步,他温柔地亲她脖子,再慢慢移到她脸上,幽幽地问她:“那浓浓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别骗我,说实话。”

    傅容眼里一片氤氲水色,叫徐晋无法看清。

    是什么时候喜欢他的?

    傅容说不清楚。

    她喜欢徐晋吗?肯定喜欢,就像她当初对徐晏一样,自己的丈夫高大英俊有权有势又对她好,她怎会不喜欢?但傅容知道徐晋口中的喜欢,是那种叫人拥有时会无比甜蜜失去后会痛彻心扉的感情。

    她现在过得很幸福,但哪天徐晋没了,或是他有了别人,如齐策对姐姐那般,她会痛彻心扉吗?

    傅容不觉得。

    所以她还是不够喜欢徐晋吧?

    但她怎么能说实话?

    心里诸多念头,不过是短短几瞬,在徐晋那双凤眼期待的注视下,傅容低下头,“我……”

    “看着我说。”徐晋抬起她下巴。

    傅容嗔他一眼,下一刻目光又温柔下来,轻声回忆道:“那年赐婚后,咱们在画舫上,我威胁要丢掉亲手给王爷编的长命缕,王爷紧紧握住我手时,我就有点喜欢王爷了。我害怕生孩子,王爷允许我避孕,我对王爷的喜欢就又多了一点,等王爷为了救我挨了一箭,我就很喜欢很喜欢王爷了。”

    她捧住他脸,目光在他俊美又因为沉默显得清冷的脸庞上逡巡,“喜欢到想跟王爷生生世世在一起,永远都不会分开。”

    徐晋喉头动了动。

    “你呢,王爷喜欢我吗?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傅容轻轻地问。

    她坐在他怀里,原本能到她肩膀的水落了下去,有美景若隐若现。她一手扶着他肩膀,一手在他脸上摩挲,嘴里说着近似诱.惑的话,水眸情意绵绵地望着他勾着他,真如深夜造访的狐妖,特意来勾他魂。

    他是什么时候喜欢她的?

    徐晋记不起来了,他也没心思去回忆,堵住她嘴将她朝浴桶底下压了下去……

    难以呼吸,也不用呼吸。

    傅容将一切都交给他,她只闭着眼睛,魂仿佛飘了出去,飘飘荡荡如船靠不了岸。

    其实今晚的徐晋有些陌生,以前他总喜欢说些不正经的话逗她,故意让她羞于听,但此时徐晋不发一言,连呼吸都沉重而有规律,昏昏沉沉中傅容好像看见了他的眼睛,那么平静,不知在想什么。

    但她没有机会探究,昏睡前最后的意识,是他给的极乐。

    她累极而睡,徐晋收拾完两人身上,望着漆黑的床顶,不知何时才睡去。

    迷迷糊糊的,他突然出现在了一片草原上。

    这里他好像来过,徐晋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刚要避开,脑后袭来一股劲风,他猛地回头,瞧见一片刀影,他想回避,那宝刀削泥一般从他脖子上掠了过去。

    奇怪的是,他没觉得疼,只做梦一般,看见六弟红着眼睛的狰狞模样。

    他想问问六弟为何要杀他,一只利箭毫无预兆穿透六弟胸口……

    夜黑如墨。

    徐晋睁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他抬起手,碰到眼角,碰到一点清凉。

    有多久,没有做这个梦了?

    那是他的亲弟弟,是他小时候喜欢偷偷揉捏欺负的弟弟,是他亲手教过他写字骑马的弟弟,是跟他留着相同的血的弟弟。

    他一直都以为,六弟是被人用权势诱.惑才朝他下的手,他也发誓这辈子要揪出那个人,避免骨肉相残。可是今日,他突然发现另一种可能,他的六弟,也可能是被一个女人蒙蔽,才……

    徐晋自嘲地笑。

    与其是女人,一个虚伪的女人,他宁可是权势,那样还显得六弟有些出息。

    不过权势也好,女人也好,这辈子他都会将那人抓出来,送他生不如死。

    没人可以再玩弄他们兄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宠后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佳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佳人并收藏宠后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