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传奇 > 210 沉冤

210 沉冤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众人一听激.动,虽还没听到确切证据,但办这几件鬼案子以来,总算第一次有人喊冤了。舒鴀璨璩真不容易。

    前面两个案子被告人的亲眷一找一个失踪,圈地案四个死囚的家眷、关何氏的体.弱多病的老伴、儿子和刚出生的孙子全“人去楼空”。

    这里,何舒父.母作为原告当然不能无缘无故“被消失”,但却是作为为何老汉的盟友而存在的,怎么不让人好生安慰。

    妙音趁机问道:“既然你们认定何老爹并非凶手,为何还要状告何老爹?何老爹又为何会招认?”

    何舒父亲眸中仇恨一下点燃了,庄稼人朴实的脸上也透出一丝狰狞,“我们状告的是古德。必定是那贼.人杀的我们何舒,哪知被古德反咬一口,一来二去竟将罪名诬到老爹身上,知府大人更因此定了案。可老爹中年得女,妻子难产,一生坎坷,如今还要受这份罪……玳”

    他妻子止不住眼泪,沙哑着声音道:“老爹会招认,还不是为了芳蕊和我们,而且这芳蕊还在古德手中呀……”

    众人听得憋.闷,连月不是什么好人,但案子关系她和双城的赌局,希望能从这案子找出些许缺口,走到二人面前,柔声问道:“老人家放心,我们此行就是奉皇上之命为你们翻案而来,所以,请你们务必将当日情形仔仔细细告诉我们,好让我们找出证据,为你们惨死的儿子雪冤,将何老爹救出来。”

    一双中年男女眼中现出喜色。但这喜色几乎一闪即去,何舒父亲眉头皱起,竟突然现出丝迟疑。这让众人感觉不好庥。

    很不好。

    双城几乎立即问道:“当天情景到底怎样?请两位好好跟我们说一说。”

    夫妻俩对视一眼,终于,何舒父亲说起了经过。

    事情要从何舒失踪前几天说起。

    原来,数天前,芳蕊到市集给一家绣庄送绣品,让经过的古德看到。芳蕊本便貌美,又正值芳龄,水嫩得花一般,古德虽有数房姨太,还是动了心思,当场调戏,却被芳蕊逃脱。

    古德自然不甘心,跟绣庄的人一打听,知道了芳蕊的情况,找了上门。这古德年近四旬,年岁上还说得过去,但为人凶狠,营生不择手段见称,多有虐打妻妾的消息传出,何老汉怎肯答应,古德却不顾何老汉反对,强自让媒婆下了聘,娶芳蕊当第五房姨太太。

    那聘礼在村中来说,算得丰盛。何老汉不要,古德放下狠话,过两天便来娶亲。何老汉敢退聘,他就敢让他以后无法在当地生活下去。

    何老汉无法,眼看若不答应,古德便要当场抢人,只好先应允了。

    古德岂是善茬,立刻便让人在村中传开,说何老汉收了他聘礼,又撺掇村长散播消息,这下何老汉是水洗不清了。古德一走,老汉立刻带着芳蕊到何舒家,将事情说明。

    两家一合计,觉得此处再没有办法生活下去,虽离乡别井多有不舍,但却是眼前唯一办法,当即决定当晚暗暗收拾细软,变卖家中值钱东西,翌日夜晚偷偷离开。

    哪知,村中有人看到两家变卖东西,为了好处竟悄悄通知古德,古德得知大怒,翌日一早便过来娶亲,提前了整一天,杀了何老汉一个措手未及。

    而何舒家这边还不知情,正在家中捡拾细软,直到何舒家住何老爹附近的村中好友何杰过来通知,何舒这才随何杰急急赶到老汉处。何氏夫妇本来也一并过去,何舒母亲心情激.动下心绞发作,何父只好留下照顾半昏厥的妻子,请大夫诊症、熬药,忙出忙入,一时顾不上何舒。

    而自何舒外出便没有了消息,直到月上梢头,何母病情终于稍稍安稳下来,何父心中焦急,方才匆匆赶到何老汉家,谁知,老汉家并无一人,只门里门外撒满一地鞭炮碎屑,屋子内外却半分喜气不占,冷月高悬,鸦声凄啼,厅堂竟隐见血迹,他骤然心惊,一股凉气从心底直透上喉咙。他坐立不安,心里寻思,这人都哪里去了,何舒和何老爹追到古德家了吗,可一天过去,能不能将芳蕊讨回来,总该有个结果才是。

    他坐了大半时辰,再也等不住,到相邻两户打听。问到的结果都是:日间,古德来接新.娘,老汉不从,被古德打了一身,芳蕊担心父亲安慰,泪涟涟的进了花轿。

    古德让管家领两名打手留下,盯着老汉,以防他追到古家惹事生非。

    邻里见此情景,也不敢多说什么,安慰了老汉几句,说古德好歹也是大户人家,芳蕊过去不愁吃穿,将古德惹怒了,芳蕊反而没好果子吃,老汉失魂落魄的在地上坐了半晌,似乎终于想通,把话听了进去。连说了几声“罢,也许是命”,又让管家转告古德,希望他好好待芳蕊,他过些天再去看芳蕊,便拿了堆在院子的聘礼,进了屋。管家见老汉终于开窍,对老汉说了句“您老只管放心罢”,便领人离开。

    邻居见事情似已平息下来,怕多说徒惹老汉心事,也便各自回了屋。

    期间,听到何舒上门寻人的声音,随后听到激烈的争执从老汉屋中传出。声音时高时弱,有些听不真切,似乎是何舒怒红了眼,要到古家讨人,老汉却出言制止。

    众人有些奇怪,本来还以为何老汉是无奈之辞,这样听来,却似乎是真妥协了。听去似不可思议,但转念一想,人屈从于现实并没有什么不对。

    当现实只能如此的时候。

    它伤害了你,你不能去伤它,那么就尽量减少它对自己的伤害。老汉这样做,是为芳蕊好,为自己好,否则,即便过去拼了命,也不过是一个鱼死网不破的结局。

    但何舒自然不能同意的,年轻人的爱情总是这样一往无前,洒尽热血,不计后果,不管贫富。

    后来,老汉似乎发怒了,厉声训斥了何舒,不许他到古家闹,他的冲动只会让芳蕊受伤受害,再后来便没有了声息。再晚点的时候,有邻居想过来看看,发现老汉家中已经空无一人。

    众人听到此处,都觉得百思不得其解。如此说来,过堂记录也不全是谬论。何老汉确然并非贪财,但后来却似乎改变了主意。

    这番话出自何父口中,那是他当日从老汉邻居口中所得,让人信服。

    可即便改变了主意,老汉会因此杀了何舒吗?

    似乎不可能,但似乎也有这个可能。若老汉在争执中失手杀了何舒……

    只是,情感上,何舒父.母不愿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众人面面相觑,都从其他人脸上看到疑虑的神色,无烟走到何父面前,秀眉紧蹙,问道:“老人家,后来怎么样了?”

    何父举袖搵搵眼角,苦笑一声,“我听完邻居的话,担心得不得了,怕两人还是闹到古家去了,古家是岷州大户,保镖护院可不是盖的,这一闹还不得吃大亏,我怕何舒和老爹出什么意外,再也等不下去,急急出了门,打算找到古家去,心想这命是豁出去了,谁让古德欺人太甚。”

    “哪知,走到村口,便碰到了老爹,一身鲜血,身上袄子被撕扯了个半烂,双目呆滞,我害怕呀,只怕他受了什么伤,一边又担心何舒安危,便连忙搀住他问。”

    他说着长叹一声,“谁料我才问了一句‘何舒’,老爹竟像疯了一般,拉着我的手,连连让我带何舒.娘立刻离开村子。”

    “我自然不可能就这样离开村子,只心焦如焚,问他何舒哪里去了,是不是被古家捉了起来,老爹却什么也不肯说,老泪纵横,便挣开了我。”

    “我急得追过去,却被沿路找来的邻居告知何舒.娘又发病,我只好先回到家中,琢磨着何舒要么是被古家捉起来,要么便是救不到人伤心过度,跑哪里喝酒去了。无论是哪一种,过几天便会回家。最坏打算就是被古家打个半死,但终归要放人的。我虽可惜芳蕊,可这都是命,如此境地,我还能做些什么呢?何舒.娘的情况又让人走不开,我便留在家中一边照顾他.娘一边等何舒回来。谁知,第三天上,却等来了何舒的死讯。村子鱼塘浮出具尸体,正是何舒。已然死去三天。”</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墨舞碧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舞碧歌并收藏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