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传奇 > 361

361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传奇,361

    权非同却举指竖到唇边,“娘娘,连玉城府,将双城一案押后,可即便你再急,甚至可以不占这也许可以使太后下野的顾双城案的便宜,还是要先等玉妃案告结。舒悫鹉琻”

    “这是为何?”

    “臣的直觉告诉臣,这案子的结果只怕会出大事。当然,这案子必须能破,还有,绝不能是您干的。”

    霭妃脸色微变,“破案?真有人能破案?”

    “谁知道,那就得看李怀素了。她很多时候倒是能将腐朽化神奇,但当然,这次难说,谁看去都似是凶手,每个人都是在权力堆里滚爬摸打过的,能轻易露出破绽?娘娘,我也很好奇到底是谁。罘”

    *

    皇城,孝安寝殿。

    殿中灯火不断摇曳飙。

    两名男子在宫女的带领下匆匆进殿。

    “起风了,严相,哥哥,我总是担心。”孝安突然止住红姑捶肩的手,从软榻走下来,站到两人身旁。

    慕容景侯用慈爱的目光看着自家妹子,虽早已不复当年模样,但在他心里,却还是妹子,“你且宽心,哥哥定会护你到底。”

    孝安却眼圈一红。

    多少年了,这位太后娘娘再没红过眼睛。红姑担忧地看着她。

    严鞑缓缓道:“太后莫虑,无论如何,这火烧不到娘娘身上。毕竟……清者自清。”

    说到最后一句,他语气十分深沉。

    随即又道:“倒是当务之急,我们必须把一个人揪出来。皇上说过,当年曾看到三个人。”

    “冯少卿的余党?”孝安目光骤然沉。

    “哀家坚持是霭妃那jian人所为,皇上对冯少卿几个却是更在意,这火看似是烧不到哀家身上,但谁都知道,玉妃的死,对哀家好处是极大的,难保不有人推波助澜。”

    “晋王党的人藏得相当深,哀家和皇上着人追寻了多年,去年才有人发现了晋王妃的形迹,但随之又没了踪影,这女人没死,当年身上的孽畜肯定也没死,但我们随后再查,却已无一丝线索。”

    “所以,这人要找,同时也要准备随时对另一个人做些事。”

    慕容景侯一直没怎么说话,此时闻言却几乎立即问道:“冯素珍?”

    “嗯。”孝安冷笑,又看了眼严鞑,“严相怎么说?”

    “臣没什么要说的,应当如此。”严鞑冷冷答道。

    *

    此刻,李兆廷正从停尸房走出来。

    素珍不在这些天,他十分尽责,每天都到停尸房,似乎想还找出些证据来。

    他似有些疲倦,伸手按了按眉心。

    屋前驻守禁军看去,但见他往林荫道上走去,似想吸口新鲜空气。

    宫中多植荫,他散步似的来回走了许久,才在一片灌木丛前停下,仿佛终于舒缓过来。

    四周偶有禁军巡逻走过,三两宫人快步行经,总之,此处相当幽静,却也不是什么特别隐蔽的地方。

    他突然轻声道:“你来了吗?”

    “这地方倒是好,太静反惹人思疑。我这几天都在你附近,只是到底有所顾忌,不敢贸然出声,这皇宫到处是人,你又是权非同的得力助手,更因案遇险,皇帝难免不派人盯着。”

    背后的灌木丛里,竟有人回应。

    他”嗯“了声,”很好,不能功败垂成。“

    背后那人紧接着问,“你如今无法出宫联系魏成辉他们,那件事如何安排?”

    “进宫前已安排妥当,有人会办。”

    “上次借我的人?”

    “是。”

    “你果是凡事都未雨绸缪,都有后着。但是这案如几乎没有证据可言,珍儿能查出来吗?依我看,她心里只怕也未必有谱。”

    “必要时,我会进一步提醒她。有些东西过急,只怕她会生疑,反而不好。”

    “行,那你且看着办,我先走了。”

    “等等,少英。有件事,我想问你。”

    “什么?”

    “她的指头怎么断的?是因为上次你抓连玉,她一心相救所致?”

    来人笑了,“你既猜到,何必还问?”

    “她始终还不知道连玉就是我冯家的仇人。而且,若非你当初不愿和她一起,她也不会钟情连玉。说到底,殿下,你才是那个罪魁祸首不是?何必责怪她?还是说,你责怪的其实是我,怪我让他逃脱,我比任何人都想他死,但珍儿是我亲妹子,我不能看着她出事。”

    李兆廷淡淡道:“我没怪你。连玉的命岂是那么容易拿下的,你不是说,当时他故布迷阵,连你也以为他所有人马都在,哪知他暗下却还有一队人,他当时身受重伤,你的人追过去,本可将他擒回,他那队埋伏在附近的人却看到赶来。连玉猜到你大费周章,不会当场便杀了他,而你确实也想把他带回淮县你父亲灵前谢罪,他那队人原本是要跟踪你的,一有机会便救人,同时将你们一网打尽,所以,即便冯素珍不救他,只怕你后面也杀不了他,但当然,连玉想杀你也没有那么容易便是了。”

    “谢殿下谅解。倒不知殿下提起舍妹之事,还有什么见教?”

    “我曾说过,若她肯离去,他日我定会依照婚约履行诺言。可她不听。其实,即便她不知我身份,但我面上相帮权非同,也是替冯家报仇。”

    冯少英也是淡淡回道:“她认为权非同有些事情做得太过,并不认同,再说,你肯娶她又如何,你不喜欢她她就不要,你认识她那么久,难道还不清楚她性情。”

    “不,我如今倒是觉得,我对她并没有想象中了解,就像她对我一样。不过,看在你爹还有你的面子上,我打算续回婚约,毕竟,这次的案子对她来说会很麻烦,我该给她一个补偿。你放心,我既说得出,将来,若大事能成,必不会亏待于她。”

    “那便谢过殿下了。”冯少英沉默半晌,方道:“我也怕案子结果一出,对她影响太大,若再让她知道连玉的事,她会承受不住。你毕竟是她念想多年的人,日后能给她照顾,对她来说,想必也是欢喜。”

    “你会不会觉得我如此待她,有些残忍?”李兆廷也停顿了一下,才缓缓出声。

    “会,但我赞成。”

    李兆廷笑,“你和我一样心狠,不,也许说,你比我更甚,你眼睁睁看着她和连玉一起并未制止,为的是什么,你自己清楚。”

    “是,我是希望,以此来要挟连玉,所以我策划了那次的绑架。但是,若我一早便告诉她,连玉才是我冯家真正仇人,她能忍到现在?一旦有什么不对的情绪让连玉察觉,连玉能不杀她?你看,她被人揭发为冯家遗孤,当时若非连玉强行将事情压下,甚至赐婚,她还能活到现在?我是她哥哥,再狠心,也还要为她的命着想。但殿下,当日家父接到傅静书的书信,得知朝廷的杀令将到,不愿连累朋友,却也不忍这个最疼爱的女儿陪葬,他请你将她带走,你是怎么回的,你拒绝了,怕一旦被查出,会阻碍你和魏成辉的计划。若非红绡见我不能活,不愿独生,和她也是自小玩大的,感情深厚愿代她而死,她还能活下来?”

    “殿下,论心狠,我不及你。但当然,那是我妹子,你本也不喜欢她,所以,你愿纳她,虽是出于补偿,我还是感激。”

    “接下来的事对她来说太过,所以把这账算到我头上,那样,你便能无所顾忌的去做。因为,对她我这当兄长的更心狠手辣,你还有什么不能做的?怎么着也不是要她性命。”

    这话之后,再没了声息。

    李兆廷知道他离开了。他被他一顿讽刺,却并无动怒。这人说得不错。

    恻隐之心对他来说只是一时,他很清楚,接下来的事他不会心软。若换作是他爱着的顾惜萝,他也能下的去手,何况是她?

    “原来你在这里。”

    这样淡淡想着的时候,被人一声低唤,他抬头,但见他们口中的人,在不远处向他招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墨舞碧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舞碧歌并收藏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