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传奇 > 388

388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素珍愤怒地瞪着他。

    “权非同你放——”

    她话口未毕,却被他俯身下来,直接堵住唇舌,她踢打撕咬,他抵着她也吻得粗狂,二人气喘如荼,却谁也不出声…花…

    好久,权非同放开了她,有些轻佻地揩了揩唇边血沫,满意地看着素珍也是微肿了的唇,“我原以为你已没有了喜怒哀乐,原来你也还会生气会咬人?揠”

    “放下他。李怀素,放下他。”他语气半带着命令,半带着诱哄。

    素珍二话不说,一脚狠狠踢到他脚上,扭头就走。权非同痛得缩起眉头,却也不能揍她,只能先让她消消气,真是作孽。他心里又是这般一声叹,眉眼却挂上几分得色。

    “大哥。”

    他扶额坐下,只听得声音从假山后传出。

    很快,晁晃和管家从那处行出,两人脸上都挂着丝面面相觑,晁晃有些不怕死的说,“大哥,你是不是那什么太久,堂堂相国,不过是个女人,怎么黄皮子见鸡似的,不嫌丢份吗,需要兄弟给你找几个美人么?”

    “你找死,这是存心要我拜不成堂?”权非同横他一眼,晁晃哈哈大笑。

    “那天提早领兵过来,届时朝廷上下都会来观礼,我要连玉只能干看着,什么也做不了。”权非同又淡淡道,把方才未毕的话交代完。

    素珍回屋不久,门便被人毫不客气推开。

    权非同径自走进来,握过她手便道:“不是想见我老师吗,来,我陪你过去。”

    素珍不想理他,蹬了鞋子打算再睡一觉,才钻进被窝,不妨被他连人带被抱起。

    “我已派人跟老头子报备了,你若不走,我便只好这样把你带过去,毕竟是长辈,让他们干等着不好。”耳畔传来他呵呵笑声。

    素珍气结,狠狠瞪他一眼,挣扎起来,“我去。”

    “真乖。”权非同往她鼻头点了点,把她牵出门。

    听雨几人,素珍从前念书的时候便已听冯美人提起过,并不陌生,知道是当代大儒,学问非凡,“他们是世外之人,怎会在在你这住下了?”

    “老头子卜了一卦,说京中有大事发生,事关国祚,想留下看看再走。”权非同有些漫不经心的道。

    素珍顿了下,良久,掀掀眼皮道:“你老人家准备近日举事?”

    权非同闻言,哈哈大笑,飞快地往她额上吻了吻,“怎么办,我又想欺负你了。”

    素珍往脚上又是一脚,两人笑笑闹闹到了后院。

    没想到,几个老先生就坐在院中闲谈,庭院清幽,青褂灰衫白袍相映二丫,一案三椅,茶烟袅袅,另外,案上还摆了个棋阵。

    素珍不敢怠慢,低头便揖,“晚辈见过三位先生。”

    听雨三人看来,皆起身还礼,竟无一点架子,有人甚至亲自扶起她,“姑娘不必客气。”

    “姑娘之事,老朽几人早有耳闻,十分钦佩。”

    素珍抬头,但见眼前白袍老者相貌清癯,目带明睿之气,心知此人定是听雨无疑,连忙再拜,“听雨先生。”

    心中又不无讶异,没想到权非同竟把她的身份如实告诉众人。旁边,权非同朝她挑了挑眉。

    听雨眼中却透出丝赞赏,“好孩子。”

    他说着又微微“咦”了一声,突然把她拉到一处,就着日光仔细往她脸上看了好几眼,四下,明镜和世虞都大为诧异,听雨从无如此失礼的时候,权非同也心生疑虑,正要出言相询,只听得听雨低问:“姑娘生辰八字可否借老朽一用?”

    素珍不解,但还是毫不迟疑,依言把生辰八字给了他。

    听雨点点头,从怀中掏出三枚铜板,走到花圃边,双手一扣,将掌中铜板掷出,又在地上拣了根茎梗,在泥中划写起来,划罢复又把铜板掷出,如此反复六次……

    最后,他抛开根梗,低头去看土中长短不一的图案。

    素珍虽不通术数,但冯美人却颇有研究,她自小耳濡目染,知这是周易六爻占卜之法,听雨是在起卦,而这卦似乎正是为她而起,不由得有些惊忡,屏住了呼吸。权非同走到她身边,也是微微拧起双眉。

    听雨

    tang神色看去很是古怪,双目紧盯图案,仿佛有丝不敢置信。这让世虞明镜二人倍感惊讶,走了过去。

    终于,听雨回国过头来,目光落到素珍身上,“姑娘面相,此生遭遇十分奇诡,劫难不断,亦贵人不断,与三木结缘,贵不可测,然其中二为死门,只余一现生机。然而额泛浊黑,浊气游移,此是大煞之象,将贵气截断。老夫遂以姑娘生辰入卦,果是生死大劫。此劫极怪,是连环之象,若一劫不死,必遭二劫,直至……命丧。”

    素珍只有在最初的时候微微一颤,最后却是非常镇定,倒是权非同眉头皱得老高,低头一礼,“学生先带她回去歇一歇,您老人家一句玩笑,倒没她吓坏了。”

    听雨叹了口气,“去罢。”

    权非同当即拉着素珍手出院,素珍只来得及匆匆道了声谢,便被他连扯带拖的拽了出去。

    “你走那么急做什么?我还没好好告别——”

    权非同却“嗤”的一声,“谢个屁,早知道便不带你来!老头就是见不得我好,娶个妻子也没几句祝福,净是胡扯。”

    “即便是胡扯,不也是帮你么,”素珍却笑了,“你看他老人家说与三木结缘,我哪还认识什么木,就认识一个木三,三木,木三,三木就是你啊。”

    “我实在怀疑,是不是你让你老师替你说的好话?”

    这话权非同受用,目光微微一亮,揉揉她头,“你先回屋,我还有些事处理一下,回头找你。”

    素珍非常合作,也不黏他,再次一下就走了个没影,这让他颇为失落,“小没良心。”

    他口中轻声斥着,掉头往听雨等人院中走去。这一卦!

    “爷,”然而,尚未进院,便被人唤住。

    权非同不耐,“你们怎么去而复返了?”

    背后二人却是晁晃和管家。

    “回来就是向爷报告事情的,”管家神色竟是十分复杂,“方才接报……”

    “提刑府出事了!”

    “提刑府?”权非同诧异,“怎么说?”

    “大哥,”晁晃答的话,把事情述说一遍。

    管家紧跟着低问,“爷,这事是否需向李提刑——”

    权非同掀袍便走,“说!这事不比寻常,若今日不说,他日她一旦知道必定怪恨于我。”

    屋中,素珍淡淡看着铜镜中神色沉默的女子。

    听雨的话在脑中缓缓流转而过,她突然笑了笑。

    她从怀中掏出两个小纸包,一黄,一白。她知道,她和权非同成亲那天,上至皇亲国戚,下至朝廷重臣,都会来,他和顾惜萝也会!这里面有两包药,是她根据她爹的方子所配,那个文才武功、医卜星相无一不精的男子。

    上次在别院用了迷麻药,还剩一包毒药,一包……假死药。

    她该把那包药送给他深爱的女人?默然半晌,她将毒药打开,往空中一撒,粉末顿成烟尘,在窗外渗进的阳光下微微飞舞。

    她想起上京之初,顾双城被指以剧毒谋害帝妃。当年怕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一幕竟有轮回重演的一天。可惜,霍烟两人不能来喝她这杯喜酒。人生的际遇,真真是有趣。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急剧的脚步声,她安静地把假死药揣回怀中。

    门随即被推开。

    门外,权非同双眉紧皱,神色严肃,她心中一咯噔,不由得道:“怎么了?”

    “你要保证,听到消息尽量镇定,能做到吗?”他一字一字道。

    素珍心底没来由堵得慌,这种感觉,几乎在从别院出来那天就没再有过,这些天来,只有一个目标是清晰的,除去权非同带来的一些意想不到。

    “提刑府昨晚深夜走水,你的护卫铁手、追命还有以前的管家福伯全死于这场意外之中。下面刚报到刑部、严鞑还有我这边。”权非同拧了拧眉,缓缓说道。

    素珍只觉头嗡的一声,眼前一片昏黑,幸得权非同早有准备,几个大步上将她紧紧楼抱住,

    他低道:“只怕并非意外,你那两个护卫武功非等闲之辈。”

    但素珍

    明显心不在此,她只是极快地挣扎着,两眼红透,“我要去看看,我要回去看看……”

    “好,我陪你过去。”权非同毫不迟疑,将浑身发颤,几不能走的她挟在怀中走了出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墨舞碧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舞碧歌并收藏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