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传奇 > 580番外 :末路就是路,红颜白首度(一)

580番外 :末路就是路,红颜白首度(一)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七天七夜,援军未至,他们在这山坳被困,弹尽粮绝,主帅下了命令,要拼死一搏,多杀一个就是一个镑。

    他们曾打赢敌人多次,令对方闻风丧胆,这次,却是要折在此处了。

    但这场战役,他们以少制多,绝对为大部队争取了时间

    “冲!”

    铁甲银袍在炙烈的阳光下闪着光,他身形瘦削,脸色枯黄,唇上都干涸得脱了一层皮,但一双眼眸幽黑而清明。

    手中银枪所指,身后百名战至脱力却仍英勇战士的长声呼啸,亦随之迎向数千敌众栩。

    戟枪盾矛,不断有兵倒下,却于死前仍歼敌数,以血肉之躯揽敌同尽。

    他更是击杀数十人,直到战马被砍翻,却又持枪而战,再斩杀近百,方才为十余枪戟所戮,跪倒于地上。

    “杀了他!”

    敌方为首的虬髯大汉眸中迸发出一种异常凶狠的光芒。

    “杀了他!”

    他跪在地上,眸中却并无任何畏惧屈服之色,唇上甚至带着一抹浅笑。

    “素素,我来了。”

    众将士一时未敢行进,直到虬髯汉又厉喝一声,方才持矛靠近,往他身上猛戳下去——

    “不!”

    “不!连玉!”

    她大叫一声,猛地坐起身来,汗滴入眼中,涩辣疼痛,但眼前那张瘦削苍白,却清俊坚毅的脸,不是她最爱的人却是谁?

    “你也死了……”

    “你在跟谁打仗,那些服饰……不是李兆廷的军队……”

    她痴痴看着他,眼泪就这样掉下来。

    “可是,我终于见到你了——”她痛心却又欣喜,但随即想到什么,声音却透出颤意:“莲子呢,你也不在了谁照顾她?”

    “噢,冯素珍,你还记得有个女儿,有个丈夫吗,你做了什么梦我不想听,我跟谁打仗你也管不着。”对方冷冷说道,下颌线条冷硬得好似二人并不相识一般。

    素珍愣住,但见他手抬起,随之眼前一花,额头已被什么掷中,不是很疼,但她惊懵之中,还是叫了出来,随即一堆绿色的东西朝她掷来,“啪”“啪”打到她额上、脸上,这次是真的疼,她就这样呆呆看着他,不知所以。

    衾上,半床青杏。

    “惜儿我拿去送人了,反正你不要了,我也准备把自己送人了。”他喉结微动,

    拂袖走了出去。

    门、桌、凳,暖炉,罗帐……素珍目光从他身影,再到自己,从远及近,终反应过来,这怕不是阎罗殿,而是……

    她欣喜若狂,却又不由得惊疑万分,那日明明——

    她几乎立刻掀被而起,想追出去,站起之际,她下意识捂住心口,可身体虽然孱弱,却并无那种大开大阖的痛楚,那些伤……

    她再次怔在原地

    门猛被推开。

    “连玉……”她喃喃出声。

    “我不是六哥。但我同六哥一样爱你。”来人站在门口,逆着光,一张小脸染着风霜色,眉眼却盈盈发亮。

    “公主……”素珍脱口而出,声音却是微微颤抖。

    对方也没别的话,大步过来,把她抱住。

    “你终于醒了,素素。”她抱紧她,她肩上顿时一片濡湿,耳畔是同样颤抖的声音。

    “七爷、九爷执行任务去了,无情、冷血朱雀他们也在江湖上办事,但我们消息出去,他们都策马狂奔,都已在回来的路上了。”又一个人走进来,单膝跪在地上,“属下见过主子。”

    素珍只觉这人莫名眼熟,“壮士,你是……我们是不是哪儿见过?”

    那是一名玄衣男子,看去和连玉差不多年纪,酷似的身量,但长就一张娃娃脸,笑眯眯的露出两排白牙,形容十分可亲。

    “我们不曾见过。但属下对主子知之甚详。”他微微笑道。

    “属下是玄武。”他说。

    素珍这当真是傻了眼,玄武是死了的,这自己到

    tang底是死还是没死……见她一脸智商欠费的表情,青年又笑眯眯道:“玄武只是一个称谓,有旧的玄武,就必定有新的玄武。属下是玄武的孪生兄弟。”

    “主上救我两兄弟于少年危难之中,本该进宫一起服侍主上,但主上仁厚,不想我们同时涉险,但兄长既已不在,我便来了。日后,属下就是玄武。对了,主上把属下赐给主子了。”

    “因为主子实在让人窝火,噢,这话并非属下所说,是主上原话。属下日后就是主子的影子。”

    既见故人兄弟,素珍眼眶一热,本想冲上前去给他一枚熊抱,但闻言又傻了,她可没忘记影帝的工作职责,她可不想有个人从此日日夜夜在梁上猫着监视她一举一动。

    玄武像是知道她想什么似的,把手中蜜饯扔过去,“主子先担忧主上的问题,属下的问题再想不迟,呵呵哒。”

    素珍情知也是,带着满腹疑问,望向连欣。

    连欣眼角还噙着泪花:“素素,五年了,我们都以为你死了。”

    千里之外,皇城。

    已经过去三天。

    妙音到佛堂参拜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朝屋子深处看一眼。

    “小姐,她已走了。”

    十七低声说道。

    妙音点点头,在佛龛插上线香,随十七走出。

    “丫头,派人去替我打听回春堂的下落。”妙音忍不住又往佛堂望了一眼,

    这里曾是她建来祈祷腹中胎儿平安的地方,毕竟,深宫不比其他地方

    没想到,却成了将一个人收藏五年的庇护所。

    “小姐,此事不是已然了结?”忠心的丫鬟仍旧以小姐称,眼中渗出一种恐惧、不安的神色,“奴婢总觉得,那个人满身邪气,也不知是仙是妖,我们还是莫找为妙。”

    那个人是个女子。

    十七一直记得她的模样,一身黑色斗篷,将头连身捂得紧紧的,半张面纱上只余一双苍老淡漠的眼睛。

    她是小姐的贴身大宫女,平日里皇上不来的时候,她就在旁边小榻给小姐作伴。

    那天半夜里,她还睡着,却被小姐一声尖叫惊醒,那个女子就这样出现在她们榻前。

    小姐脸色惨白,她明白为何,她大声呼救,然而嘴巴大张,却发不出丝毫声音来,身子亦无法动弹。

    一门之隔,宫女和侍卫都被隔绝在门外。

    “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那是一道犹如刀割的声音,同她眼睛一样苍老,难听。

    小姐死死看着她。她心中震惊,然而,下一刹令她更震惊的是,仿佛斗转星移,三人已置身于空旷夜幕之下。

    城墙,旷野。

    风、掠过身体每一个毛孔。

    前面,出现了几个人的身影。

    有站着的,有躺着的。地上一片殷红。

    但让她更脚底发软的是,站着的不是别人,其中两个正是……正是她和小姐!

    她们身边还有两名侍卫,更远一点的地方,是皇后。

    地上躺着的两个人,一个是魏成辉魏大人,而离魏成辉不远的那个亦是她们的熟人,冯素珍。

    她心中发毛,栗得浑身发凉,慌乱中,与小姐视线纠在一处,后者脸色更是苍白得骇人,死死瞪着前方。

    然而,在她以为这已是最大噩梦之际,她却见皇后一眼扫来,然后,另一个小姐目露狠光,而随即,她身边侍卫,将刀剑戳到地上已一身鲜血的冯素珍身上……

    她惊恐地看着,陡然发现,景物移换,三人已置身殿中。

    她听到自己喘气的声音,发现自己已能发声,但反而没有叫出来,只惊骇地瞪着来人,甚至忘了保护小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什么人……”

    低哑、颤抖同时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愤怒,小姐先开了口。

    黑衣女子却并未回答,黑色下,看到她若隐若现的520小说闪过一抹痛苦之色,但随即散去,她就那样坐到地上

    ,轻声说道:“我来自回春堂。妙妃娘娘,这是你的明天

    。”

    “你说什么?”小姐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眼中恐惧和愤怒都加深,“我怎么会……我怎么会杀人……”

    这一刻,她们都忘了呼救。

    “人心是很可怕的,不到一定时候,我们也不知自己会那般阴暗。总归是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放不下。”女子低笑。

    “我只想问你,你是想要这样的明日,还是想改变?”

    ……

    那个夜晚如期而至。

    皇后看来,一眼大有玄机。

    小姐看向侍卫,侍卫颔首领命,转身抽刀。

    “十七,”小姐说,“这情景我不想看到,你同我到一旁,皇后呢?”

    顾惜罗冷冷看着侍卫猛然抽动的背脊,方才颔首,尾随她们走到城墙暗处。

    “此事你我永不向皇上提起,若违此誓,天地不容。”

    二人于暗处,同时起誓。

    在顾惜萝没有看到的地方,她的侍卫,从轿中抬出一具女尸,将地上业已昏迷的女子换了过来,放进小姐的轿中。

    女尸面目是那女子按照冯素珍的模样做的,假可乱真,回春堂,果然名不虚传。

    妙音看着侍女的脸,知道她在想什么。

    若非那黑衣女子出现,当时情景,她未必不想冯素珍死,李兆廷将这位青梅竹马再次带进宫,她实在摸不清对方在李兆廷心中的地位。

    然而,当年的国案,若非这位李提刑不畏所有魏世子定了罪,若非连玉一力承担让提刑府死查到底,那末,她便要同她的未婚夫那龌龊的小人捆绑一生。

    她欠他二人一个人情。

    何况,她无法向对顾惜萝或许魏无泪那般对她。

    她把她看作朋友过。

    她最后与魏成辉同尽的胆识和手段,更是她瞧得起的。少年布衣,薄酒瘦马,剑指江山,敢与权贵斗,敢为不平书,是她少女时就有的希冀。她没能实现的,有一个人做到了。

    杀她,是泄了妒,但她不想后半生在担惊受怕、唯恐秘密戳穿中度过,这个人该天地浩大,流樽饮马,传奇一生。

    是以,她答应了那名黑衣女子。

    那是个奇怪的人。

    她问,为何不直接救冯素珍,她说,那是她选择的命运,她管不了。

    她也许能救命,当然,也许不能,但她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一个人的命运。

    因为命是天给的,运却是自己造的。人总爱怨天尤人,焉不知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因果报应,从来都取决于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墨舞碧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舞碧歌并收藏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