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 > 74我小叔叔就喜欢傻女人!

74我小叔叔就喜欢傻女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的侧面更显得五官立体分明,剑眉星目的,特别好看,往下是他习惯性微抿的薄唇,线条笔直,和他的性格如出一辙……

    路口遇到红灯,景慕琛踩下刹车,揽胜平稳的停下,他扭过头来看向苏若晚那一双类似带了些痴迷的眼神,“这么喜欢看我?”

    苏若晚收回眼,脸上慢慢浮起了一丝红晕。

    “呵。”景慕琛将攥着她小手的大手收回,将她的小手摊开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顿时,男人结实温热的触感透过薄薄的西装裤传递到了苏若晚的手里,她想收回,却被他牢牢的盖在了腿上,“撩拨了我就想跑?”

    苏若晚蹬着他,“谁……撩拨你啦?”

    “等着。”景慕琛看着绿灯亮起,松开手劲发动了车子,声音也轻飘飘的飘进了苏若晚的耳朵里,“过几天有你好受的。”

    苏若晚怔了一怔才理解了他的话中含义,顿时脑袋里嗡的一声像炸开了锅一样,她扭头看向窗外,接下来的路程中,再也没敢扭头向景慕琛再看过去一眼。

    ……

    到了俪园,乔婶笑眯眯的开了门,“景先生,景太太,终于回来啦,饭马上都做好了。”

    之前在医院没有纠正,此刻,苏若晚终于说出了口,“乔婶,你还是叫我苏小姐吧……”

    “啊?”乔婶老实巴交的,一听这话顿时有些无措的看向了景慕琛。

    景慕琛搀着苏若晚的手进了屋,没有反驳也没有搭话,乔婶看了看,只好回厨房开始上菜。

    “景太……呃……苏小姐,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我就随便做了几样爽口的炒菜,还炖了一锅排骨汤,都是适合你养伤吃的……”

    苏若晚看着满满一桌子的菜,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乔婶,以后,不用做这么多菜的……”

    就算有两个孩子在,这么多菜也吃不完啊,何况现在就她和景慕琛两个人。

    乔婶笑呵呵点头,但随即又回到厨房将排骨汤端了出来,给苏若晚盛了一碗放在桌上凉着。

    ……

    吃完饭,景慕琛拿起车钥匙,“我去一趟公司,有什么事情,就吩咐乔婶……还有,待会有人会送东西来……”

    景慕琛的态度明确表明,他的决定不会因任何外界干扰而有所改变……苏若晚纠结半天,不放心的问道,“你的家人……”

    景慕琛一脸戏谑的看着她,那表情似乎在嘲弄她内心的小九九,半天后,他才说道,“他们暂时还不知情。”

    苏若晚点点头,其实,只要能和孩子在一起,其他的,她现在也无暇顾及了……

    ……

    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机,调到一档综艺节目,苏若晚和乔婶边看边吃着水果,惬意的很。

    不一会,门铃声响起,乔婶起身走了过去,“谁啊?”

    门外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我是景总的特助,景总让我来送东西的。”

    乔婶开门,看到一个留着平头、精神头十足的年轻小伙子,一身西装革履很精干的模样。

    苏若晚闻声回头,他一看到苏若晚立刻笑着说道,“您就是苏小姐吧?我叫樊寅,我是景总的特助,之前我们在医院见过面的……总裁吩咐我买的东西都置办好了,现在送过来了……”

    “哦,你好……”苏若晚起身走了过去,乔婶将大门敞开,这才看到樊寅身后还跟着好几个人,手上依次抱着一些床上四件套、洗护用品等……还有一些小女孩喜欢的玩具之类的……

    苏若晚有些无语,乔婶则是兴奋地指挥着那几人将东西搬这搬那的。

    樊寅带着众人离开后,乔婶就卷起袖子,说道,“苏小姐,你坐那看电视吧,我来收拾……”

    苏若晚也不推辞,只是去看了一眼女儿的小卧室,整间屋子贴了粉红的壁纸,同样粉红色的公主帐……虽然还没有完全安顿好,可是看着这一片粉红公主城堡一样的装潢设计,苏若晚不禁失笑摇头,一想到他可能很早以前就开始这里的布置了,苏若晚心底就说不清什么感觉……但不管如何,现在的状态无疑是最好的发展了……

    乔婶将床上四件套拆了扔进洗衣机清洗,又将洗护用品都放在浴室一一放置好……

    苏若晚待她摆完后进去一看,只见原本都是男士的洗护用品边上,又放上了色调和瓶身都柔和了许多的女士用品,她看着看着,就不禁抿嘴笑了起来。

    这时,门铃又响起了。

    苏若晚走了过去,透过猫眼看到外面笑眯眯的樊寅,立刻将门打开了。

    “苏小姐。”樊寅点头哈腰招呼道,“景总订购的衣服给您送来了……”

    十来个白衣黑裤的男男女女拎着精贵的包装袋走了进来,看着袋子上醒目的名牌标识……苏若晚顿时觉得有些些的受宠若惊。

    浩浩荡荡的人群终于走了,乔婶将包装袋一一打开,手提包、连衣裙、鞋子琳琅满目,有女士的也有孩童的……

    “苏小姐,景先生对您可真好……这些东西看起来都老贵了!”乔婶忙着将衣服都一一收好挂进了更衣间,满口艳羡的说道。

    苏若晚眨了眨眼,突然觉得有一种被人金屋藏娇的感觉……

    ……

    五点的时候,景慕琛直接去幼儿园接了两个孩子回到俪园。

    “妈咪!”玖玖刚放下小书包,就扑进了苏若晚的怀里,“以后就和爸爸一起住在这里了吗?”

    苏若晚摸了摸女儿柔软的头发,“宝宝开心吗?”

    “嗯!”玖玖点头,再也不像第一次来这里时那般排斥了……“妈咪,以后我们和爸爸永远都不要分开了!”

    苏若晚看着女儿开心的模样,微笑着点头。

    ……

    当乔婶带着玖玖走进她的小房间的时候,“哇!”果然,小丫头对满是粉红色的公主房间极为满意,回身抱着景慕琛的大腿就开心的欢呼着。

    景慕琛抱起玖玖,走到衣柜前。一手打开了衣柜……

    小丫头兴奋地差点就要钻进衣柜,她伸出小手,对那些漂亮的裙子爱不释手的摸着。

    “妈咪,明天我要穿这件去学校!”玖玖挑了半天,选了一件鹅黄色的公主裙。

    苏若晚一看标签,这么小的一件儿童裙竟然就要好几千!

    看着女儿那兴奋异常的样子,苏若晚不禁嗔怪的看了一眼景慕琛,这几年里玖玖都是穿着地摊货就这么过来了,结果现在倒好,他这一天就一下子送玖玖这么奢侈的衣服!她前面几年的心血全白费了……

    苏若晚看着还塞了满满一柜子的各式小裙子,有些头疼……

    ……

    吃过饭,景慕琛拿起钥匙,对着苏若晚说道,“我出去一趟,待会你们早点睡。”

    苏若晚点头,为他这种报备的行为勾起了唇角。

    直到景慕琛开门都走了,苏若晚看着门口,依然笑眼弯弯地有些回不过神。

    “这还没结婚呢,就舍不得啦?”景彦希凉凉的小声音在一旁响起。

    苏若晚有些恼羞,伸手过去就捏了一下他细嫩的小脸蛋。

    “哎呦……”景彦希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假意哀嚎着,“晚晚你变了……”

    “我怎么变了?”苏若晚拿起牙签,叉了一块哈密瓜放进嘴里。

    “唉……”景彦希摇头晃脑了一番,才说道,“摔了脑袋,人也变傻了……”

    苏若晚停住嘴,看向景彦希,顿时觉得嘴里的哈密瓜也不那么甜了……

    “不过……”景彦希看着苏若晚有点难过的样子,赶紧弥补的说道,“傻也有傻的好,我小叔叔就喜欢傻女人!”

    苏若晚瞬间更纠结了……

    ……

    景慕琛开车来到罪夜,固定包间里,郁聿庭一个人在那喝着酒。

    看到景慕琛,他举起酒瓶打了个招呼。

    景慕琛坐下,并不开酒,拿出一根烟点起,在那吞云吐雾起来。

    郁聿庭挑起一道眉毛,“抽的挺凶啊……”

    景慕琛笑了一下,又狠狠吸了一口,这才将一直克制的烟瘾稍稍缓解了下。

    郁聿庭喝了口酒,说道,“怎么样,哥哥和曾经的女朋友结婚了,感受如何?”

    景慕琛斜斜看了他一眼,“你最近和韩禛走太近了……”

    “呵呵。”郁聿庭停止八卦,掏出搁在身边的牛皮纸袋,递给景慕琛,“这是黎氏上半年的财务报表……”

    景慕琛掏出里面的报表,嘴里叼着烟,双眼微眯,一手拿着,另一手又翻开一张,看的仔细。

    看完后,他抬头看着郁聿庭,“看来黑洞发展的不错啊,这种报表都能拿到……”

    郁聿庭一笑,“商业机密,只有两种办法能拿到,不是钱,那就是色咯……”顿了顿,他又说道,“不过,我刚接到通知,黎慕晨已经裁掉了财务经理……”

    景慕琛说道,“无妨。只要不被查到黑洞的老大是你就好……”

    郁聿庭双手交叉枕在脑后,“我可不管,充其量我只算是个做事的,真正的老大,可不是我……”

    景慕琛瞥了他一眼,起身,“时间不早了,我得走了,你自己喝吧……”

    郁聿庭无奈,果然有了另一半以后,这男人啊就失去了很多兴趣啊……

    ……

    乔婶将两个孩子分别洗完澡,都抱出来放在客厅沙发上坐着。

    苏若晚拿起吹风机,帮着两个小家伙吹干头发。

    “妈咪,今晚我要和你,还有爸爸一起睡!”玖玖说道。

    “晚晚,我要要和你们一起睡!”景彦希也不甘落后。

    苏若晚的食指在两个小家伙的鼻子上一人点了一下,“好!”

    于是,等景慕琛回家打开卧室一看,苏若晚睡在大床上,而边上一边一个的就是两个孩子,三人都闭着眼睛,睡的特别踏实。

    景慕琛拿起睡袍,走到隔壁房间的浴室洗了个澡。

    回来后,他先抱起景彦希,走回到他的小房间,将他放了上去……

    然后回来又抱起了玖玖,也放进了景彦希的房间里。

    最后,他关上门,上床后,小心的将苏若晚拥入怀里,让她的头轻轻靠在自己的胳膊上,闻着她清新的发香,闭上了双眼。

    ……

    景彦希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在船上和同学比赛抓鱼,结果自己刚看到一条鱼,船就划走了……

    第二天一睁眼,蓝色星星的天花板让他眨了眨眼。

    昨晚,自己明明和晚晚睡在一起的呀?怎么会跑回自己屋里呢?

    他挠了挠脑袋,坐起身子,又揉了揉眼睛,确定这是自己的房间。

    他爬下床,赤脚走到房门前,打开房门就朝着主卧跑了过去……

    “啪啪啪”“啪啪啪”

    景彦希小手拍得特别用力。

    “彦彦?”背后传来苏若晚的声音,“怎么了?”

    景彦希回头,皱着眉,“晚晚,小叔叔回来了吗?”

    苏若晚眨了一下眼睛,“你小叔叔……”

    这时,大门从外面啪一声被打开了,穿着一身运动服的景慕琛晨跑回来了。

    “小叔叔,昨晚是不是你把我抱回去睡的?”景彦希冲上去指责。

    景慕琛看也不看他,走到主卧这开门走了进去。

    苏若晚一脸心虚,回身走进厨房,继续帮乔婶忙着早餐。

    “小叔叔!你这种行为是不对的!”景彦希气得不行,竟然趁他睡着偷偷给他抱回去……

    “知道什么叫梦游症吗?”景慕琛冷冷的抛来一句。

    “?”景彦希一脸不信。

    “你现在五岁了,这个年龄,是最容易发生梦游症的,睡着以后会起来走一圈,然后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继续睡觉……”景慕琛一脸淡定的说着,“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以后还是乖乖在自己屋子里睡吧。”

    说着,就走进了浴室啪一声关上了门。

    景彦希眨着眼,背后传来玖玖的声音,“彦彦哥哥,妈咪让你赶快洗脸刷牙,吃早饭!”

    “玖玖……”景彦希回头看着玖玖,“你昨晚在哪里睡觉的?”

    玖玖一只小手指指着大床。

    景彦希顿时风中凌乱了……

    ……

    周五,幼儿园放半天假。

    中午,景慕琛从公司出来就开车去了幼儿园。

    “爸爸!”玖玖老远看到了景慕琛就开始兴奋的小跑起来,景慕琛不得不走上前几步揽住她不断往前冲的小身子,一手抱起了女儿后,景慕琛站在那等着景彦希过来,另一只手牵住了景彦希的小手,这才转身朝着银灰色揽胜走过去。

    “苏安玖和景彦希的爸爸好帅啊,如果他去参加那个综艺节目《爸爸去哪儿》的话,加上两个漂亮的孩子,绝对能火爆全国啊!”语文老师边两眼冒红心边对小蓝老师说道。

    小蓝老师笑着摇了摇头,突然,“咦,高小白,你怎么还在这里呀,下午不上课,赶快去学校门口吧?不要让你妈妈等着急了哦……”

    正在看着故事书的高小白抬起头,“小蓝老师,你能借我一块钱坐公交车吗?”

    ……

    过了一会,整个幼儿园都空荡荡了,语文老师收拾好东西关门也离开了办公室。

    校门口,一个打扮雍容华贵的妇人正在那和学校保安僵持着。

    “同志,我进去找我外孙,他在这里上幼儿园的大班……”

    保安急的说话口吃,“幼儿园……放……放假了,你……你改天……再来!”

    “啊?”夏槿之吃惊,怎么放假了,边不死心的往学校里面看,边小声嘀咕着,“真是失策……”

    这时,语文老师脚步轻快地正从一栋楼里走了出来,夏槿之兴奋的挥手叫着,“您好……您好,请问您是这里的老师对吗?”

    语文老师看着一脸保养得当的妇人,大约五十多岁的年纪吧,可能是哪位小朋友的奶奶?遂笑容满面说道,“是呀,请问您找谁?”

    “我找景彦希。”夏槿之说着。“我是他的外婆,从上海过来的……”

    “阿姨您好,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幼儿园的周五下午是不上课的,景彦希小朋友已经被他爸爸接走啦!”语文老师耐心的回答着。

    “他爸爸?”夏槿之疑惑,“是……黎慕晨吗?”

    那天阿晨明明说了婚后孩子的一切事宜都不管了呀!

    “不是呀,是景阳集团的总裁景慕琛,他就是景彦希的爸爸呀!”

    ……

    夏槿之气愤的打车回到了位于D市北面的夏家别墅。

    路上,她给吴晚谦打了个电话,刚一接通就在那满腹牢骚地发泄着,“这个景慕琛是怎么回事啊?为了不让我要回孩子,竟然对外说是彦彦的爸爸……真是气死我了,这商场中的男人啊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老吴,你一定要想办法把孩子给我要回来!景家太欺负人了……”

    吴晚谦正在片场休息,他捏着眉头,满脸的疲态,却只能温柔说道,“槿之,你先别急,小心身体。至于彦彦的事,我这个戏赶排完了就过去D市,到时我们一起商量下具体怎么做好不好?”

    好不容易劝下了夏槿之的冲动,吴晚谦最后说了一句,“不然你先回上海吧,D市人生地不熟的,也没个人照应……”

    夏槿之说道,“我哥和嫂子从美国带着晓丽回来了,我暂时住他们这里,你啊好好拍戏吧啊,我挂了……”

    说着,夏槿之就挂断了电话,计程车也刚好到了夏家别墅门口,她付钱后款款走到了门边拿出钥匙开门走了进去……

    ……

    另一头的吴晚谦,顿时陷入了怔忪之间。

    直到……“谦叔?谦叔?”助理一脸紧张的轻轻拍了拍吴晚谦的肩膀。

    吴晚谦回神,“谦叔,下一场戏开拍了……您……没事吧,需不需要休息一会?”助理满脸的关切问道。

    “不用了。”吴晚谦起身,投身了下一场戏的拍摄之中。

    ……

    夏槿之刚推开房门,就听到屋里传来一阵欢声笑语。

    她走了进去,一身鹅黄色贴身连衣裙,外面搭一件宝蓝色薄款针织衫的夏晓丽明丽娇俏的依在赫连寻的身旁,两人的手紧紧十指交扣在一起。

    “槿之你来啦……”夏成霖看到妹妹,伸手打招呼道,“槿之快过来,看看你这个侄女,真是女大不中留啊……”虽然是指责的语气,但脸上却一贯宠溺的笑着。

    “姑妈……”夏晓丽娇憨的叫道,终于舍得放开赫连寻,娇俏身影走了过来,随之带来了一阵芬芳的气味,“快帮我劝劝爸爸啦,人家马上都要结婚了,我和阿寻在外面看上了一栋房子,可我爸爸偏偏让我一定要在这里住……这像什么话啦,阿寻又不是入赘我家的……”

    “哼哼,不是入赘的,那为什么婚礼什么的全要你来张罗啊……”夏成霖吹胡子瞪眼,对这个女儿怒其不争。

    “哎呀,因为阿寻说我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嘛!一切都依照我的意思,所以我张罗起来会更方便嘛!”夏晓丽走了过去圈住夏成霖的胳膊,眼珠子转了转,又提了个杀手锏理由,“爸爸,我们婚后会没事回来看你们的……再说了,你们刚从美国回来,医生说妈妈的身体需要静养,我和阿寻天天在这也容易吵到妈咪休养嘛对不对……”

    这个理由一说出,夏成霖原本严厉的脸色顿时软化了不少,他叹了口气,“行行行,都依你,都依你!”

    夏晓丽顿时喜出望外,她快步走到沙发边推了推一直没说话的男人。

    赫连寻微微拧眉,站起身来,一米八五的个子颀长挺拔,态度亦是不卑不亢,“谢谢爸爸成全。”

    夏成霖微微点头,“行了,我要上去看看你妈了,你们在这随意吧。槿之,来……跟我看看你嫂子去……”

    “哦……好的。”始终微微笑的夏槿之点头,将手提袋放在了沙发边上,抬脚跟着夏成霖走上楼去。

    ……

    “阿寻,你不要担心啦,我爸爸其实就是表面上严厉,但是只要抬出我妈呀,他就会立马变成一个纸老虎啦……”

    女孩娇俏的声音甜美温柔,边说话眼睛边眨个不停,虽然已经二十三岁了,却依稀还带着些少女的纯真……

    赫连寻看着面前明媚照人的夏晓丽,眼睛渐渐的凝注,伸出一只手抚着她娇嫩动人的脸颊……“晚……”

    夏晓丽脸色突变,一手打掉他伸过来的大手,“晚什么?”她语气突然变得尖锐。

    赫连寻勾起一边的嘴角,脑袋向同一侧微微歪着,他本就生得一张颠倒众生的俊脸,这一笑更是魅惑勾人,“晚上去我家……怎么,不乐意?”

    夏晓丽嘟起嘴,脾气收敛住,恢复了小猫一样的柔软扑进男人宽广的怀抱,两手紧紧的揽住他宽厚结实的胸膛,撒娇的说道,“我怎么会不乐意……人家整个人、整颗心都是你的,阿寻,你千万不要背叛我……不然……”

    “不然怎么样?”赫连寻在她看不见的角度眯起了双眼,眼底一片的薄凉。

    “不然我就杀了你!”骇人的语气从怀里那个温柔如水的女人身上传出,过了一会,“咯咯咯……”她抬起头,一双如月牙般弯弯的漂亮大眼闪着调皮的光彩,“是不是被我吓到了!”

    赫连寻低头在她的娇嫩唇瓣上吮了一口,“吓死了老公,以后谁给你性福?”

    夏晓丽被他吻的一颗少女心扑通乱跳,“你真坏!”

    嘴里说着坏,小脑袋却情难自已的主动凑了过去,瞬间两人热切拥吻在了一起……

    ……

    楼上。

    夏成霖推开门,打开灯,巨型深紫色床褥之间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紧闭双眼的美妇人,就算是在睡眠之中,她的两双秀眉也轻微的锁在了一起,显示着她的不快乐。

    夏成霖叹了口气,手轻轻一摆,夏槿之点头,随即两人又退出了卧室。

    书房里,夏槿之试探着问道,“大哥,嫂子的情况怎么样?这趟你们回来后,以后应该是定居D市了吧?”

    夏成霖吐了口烟,“医生说,忧郁症这个病情是很难彻底医治好的,只能保证心情开阔,这样病情就会逐步减轻,恢复正常人的生活……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晓丽都要结婚了,希望,我们的生活也会迎来一些好的转变吧……”

    夏槿之点头,“放心吧哥,我看晓丽的未婚夫长的一表人才,将来结婚后再生几个大胖小子,这家里以后人多了,嫂子肯定会逐渐排解开心绪的……”

    “恩。”夏成霖点头,虽然依旧是深锁着眉头,“对了,你怎么一个人跑过来D市了?”

    夏槿之一听这问题,眉头又皱了起来,“还不是我的女婿……他现在再婚了,把我的外孙给了他弟弟抚养,我这怎么说都说不通……没办法,我今天想去幼儿园把孩子偷偷接走,谁知景家动作真快,刚下课就给接走了……不行,我得周一再过去……既然他们不讲理,就别怪我使用这个办法!”

    夏成霖摇头,“这毕竟是曾经的亲家,你做事啊也别太冲动了……”

    “他们有把我当亲家吗?”夏槿之怒道,“本来彦彦就是我的外孙,如果阿晨肯继续抚养,我是没有任何话说的……可现在,凭什么要把我们家外孙给他弟弟养?这又不是亲生的,万一到时候他们对孩子不好,我到哪里说理去……再说了,现在老吴这么大年纪还天天外面拍戏,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里生活也没别的什么事,如果把外孙接过去住,我们一定会给孩子最好的生长环境的……哥,到时候如果真要走上法庭什么的,你可得帮我!我就你这么一个亲人了现在……”

    夏成霖吸了口烟,“这事情,我劝你还是别冲动……不管怎么说,不能对孩子的心里,造成不好的阴影……”

    “嗯嗯,哥你放心吧,彦彦是我的外孙,我还会不疼自己的外孙嘛真是的……”

    ……

    晚上的时候,景慕琛从公司回到俪园,在饭桌上捎走了景彦希。

    “妈咪……”玖玖撅着小嘴,“爸爸是不是带彦彦哥哥出去偷偷吃好吃的……为什么都不带我去?”

    小丫头自从认回爸爸后,对景慕琛的占有欲也强了起来……

    “宝宝乖……”苏若晚指了指玖玖面前的小碗,“因为宝宝要做漂亮的小公主呀,不能吃太多……我们先吃饭,吃完饭就能看到爸爸了好不好?”

    “真的吗?”玖玖歪着小脑袋,一脸的疑惑。

    “真的!”苏若晚无奈,“宝宝乖点吃饭,不然等爸爸回来看到就会不开心哦……”

    果然这招比较灵,玖玖立马拿起了筷子,开始吃起了晚饭。

    ……

    景宅。

    “小叔,彦彦,你们来啦……”

    景慕琛刚带着彦彦进入大门,张洛雅就一副好媳妇模样的迎了上来,一身温婉的家居服,腰间还系了条围裙。

    景慕琛微微颔首,这时黎曼婷从厨房内也走了出来,“阿琛,怎么这么晚才来,赶紧带彦彦一起去洗洗手,马上开饭!”

    “二哥!”客厅内,景慕萱和欧阳律正坐在沙发上和老爷子聊天,闻声回头招呼着,“彦彦快来,看姑姑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巧克力哦……”

    景彦希走了过去,“这些全都是给我的吗?”他看着茶几上几大盒的巧克力。

    景慕萱噗嗤一声笑了,伸手摸了摸景彦希的小肚子,“姑姑就一个月不在,怎么你就胖成这样了啊彦彦……看来,巧克力得少吃点……”说着,就伸手要抽回一盒的巧克力。

    景彦希急的整个小身子都趴了上去,用身体挡住景慕萱的手,“不准动,都是我的……”

    黎曼婷见状笑道,“这孩子,从小也没给你少吃少喝,怎么见到吃的还是这么亲……”

    一屋子人哈哈大笑起来。

    景彦希才不管,两手用力的抱起盒子,“奶奶,给我一个袋子,我要把巧克力都装起来……”

    黎曼婷摇摇头,却还是找了个包装袋,将几大盒的巧克力全装了起来,景彦希这才放心的坐了下来。

    ……

    开席后,坐的满满一桌人让景老爷子龙心大悦,眉开眼笑。

    “今晚,好久没这么热闹了……来,慧姨,给上点酒。”景老爷子吩咐着。

    慧姨拿着红酒一一倒上,到景慕琛的时候,他低声说道,“待会要开车回去,不喝了……”

    “咦?二哥,你以前可从来不管酒驾不酒驾的啊,怎么现在……”景慕萱好奇的问道。

    张洛雅闻言抬头看了景慕琛一眼。

    景慕琛面不改色,“年纪大了,不比以前了……”

    “噗嗤!”景慕萱忍俊不禁,看黎曼婷对她投来埋怨的目光时,赶紧捂着嘴笑道,“二哥,你今天……好幽默……哈哈哈……”

    “这孩子……”黎曼婷白了景慕萱一眼,“开车来的,不喝酒才是好事!不过,今晚爷爷开心,喝点没事,待会如果不行就找个代驾!慧姨,给满上……”

    慧姨听这话,赶紧给景慕琛的酒杯倒了满满一杯红酒。

    “来……”景邵帆拿起酒杯,“今天啊,是洛雅嫁过来第一次家宴,欧阳和阿萱,婚宴你们都没赶上,今晚就当是个契机,赶紧表示表示……”

    景慕萱闻言端起酒杯,一手拉起老公,嘴巴甜的像灌了蜜一样的说道,“大哥,大嫂,妹妹我祝你们新婚甜蜜,早日抱个大孙子!”

    欧阳律也端起酒杯说道,“祝大哥大嫂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好!”景老爷子开心得很,举起酒杯,也堪堪只敢喝几口。

    “彦彦啊……”黎曼婷见景彦希一副蔫蔫的、心不在焉的模样,“怎么不吃菜呀?这些都不和你的胃口吗?”

    景彦希摇了摇头,“我不饿……”

    刚才在俪园的时候,苏若晚亲自下厨炒了一盘糖醋藕丁,他吃得正开心呢,结果就被小叔叔带到这儿来了……

    现在,看着满满一桌的菜,他的眼前仿佛都晃荡着那一盘的糖醋藕丁……

    “那你想吃什么呀?我让佣人给你做一个!”黎曼婷自从上一次景彦希发脾气后,现在对景彦希可谓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生怕这个小祖宗又有啥不满意的,真是处处都嘘寒问暖百般呵护着……

    “糖醋藕丁!”景彦希双眼发亮,说道。

    黎曼婷皱着眉头,问着慧姨,“慧姨,看看厨房可不可以做这道菜……”

    “好的太太。”

    过了一会,慧姨跑出来说道,“王厨说马上就做好。”

    黎曼婷这才笑着摸着景彦希的小脑袋,“彦彦,马上就可以吃了……来,先吃点别的菜!”说着,夹了些菜放在了景彦希的小碗里。

    “唉……”景彦希叹了口气,一副苦大愁深的模样,夹起一片青菜,放在小嘴里有气无力的嚼着。

    景慕琛看了景彦希一眼,双眼一眯,又别过了眼。

    终于,慧姨端着热气腾腾的糖醋藕丁放上了桌。

    “彦彦,你想吃的菜来了,快尝尝……”说着,黎曼婷拿起汤匙舀了一勺子放在景彦希的小碗里。

    景彦希拿起筷子夹了一小块放进嘴里,一下,两下,三下……“呸!”景彦希一口吐在了桌子旁边,“难吃死了,还没晚晚做的好吃呢!”

    景慕琛眨了下眼,继续喝酒。

    张洛雅则是眉梢一挑,看向了景慕琛。

    就连黎慕晨,也抬眼看向了景彦希。

    “晚晚?”黎曼婷皱眉,“哦,你小叔叔请的那个佣人是吧?”

    这是她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没想到,彦彦这么挑剔任性的小性格,竟然能被一个叫晚晚的佣人服侍的如此顺溜……

    “小叔……这个叫晚晚的不会叫苏若晚吧?”张洛雅突然说道。

    景慕琛一双沉静无波的黑眸看了她一眼,张洛雅被那一眼的锐利看的心跳倏地一快,心虚的马上就低下了头。

    “洛雅,你也认识?”黎曼婷有些讶异,看张洛雅一副低头怯懦的模样,黎曼婷看向了景慕琛,“阿琛,怎么回事?”

    景慕琛喝了一口红酒,“妈,你上次不是去俪园看过了嘛?怎么,还不放心?”

    黎曼婷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别把你妈说的跟特务似的!哦,我的儿子跟孙子在外面,我去送点煲汤,关心一下你们,也不行啊?真是的,这以后啊,你想要我去,你求我去,我还就不去了!”

    景慕琛呵呵笑着,没说话。

    张洛雅郁卒的不行,景慕琛四两拨千斤的就把这个话题这么揭过去了,可她也不好再生硬地重提……

    ……

    吃完饭后,欧阳律和景慕萱还在客厅坐着,景慕琛便带着景彦希要回去。

    景老爷子心情好,挥挥手道,“走吧走吧,眼不见你心不烦……”

    景慕琛:“……”

    “彦彦!”景慕萱提着那一袋子的巧克力,“别忘了你的巧克力!”

    “啊!”景彦希跑了过去,“谢谢小姑姑!”

    两只小手用力提着,只能将袋子拖在地面上走……

    景慕琛不耐烦的走了过去,一手轻松提起,另一只手搀着他的小手就大步往外走去。

    “哎呦慢一点!”黎曼婷看着景慕琛那不耐烦的劲,实在是不放心,婆婆妈妈跟在后面,嘴里还边说着,“他人还小,你就不能走慢点?真是的,自己儿子都不心疼……”

    景彦希回嘴道,“就是!”

    “哈哈哈……”一屋子人又被逗得哈哈直笑。

    ……

    终于坐进了车里,景慕琛探过身去,将景彦希身上的安全带系好。

    一踩油门,银灰色揽胜开出了景宅。

    景彦希翘着二郎腿,一边还不停抖啊抖的,摇头晃脑看着窗外,好不惬意。

    “以后再胡说八道,我就把你丢去上海。”突然,景慕琛冷冷的说了一句。

    ------题外话------

    正版群号103562864,敲门砖为你的读者名……

    这一章透露的讯息很多,看看亲们能看出多少O(∩_∩)O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程小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小一并收藏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