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 > 150最近爸爸的应酬好像有点多哦

150最近爸爸的应酬好像有点多哦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上官晏脸上不自然的笑了下,支支吾吾的说道,“伯母,这个……您先别急,丽丽其实……她其实……”

    完蛋,该怎么说才好呢?上官晏绞尽了脑汁,拼命在想着办法。

    “她怎么了?她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吴妈妈听着上官晏在这头欲言又止的样子,吓得心跳加速,说话的声音都抖了起来,“总裁,我可就丽丽这么一个女儿啊,虽然她傻乎乎的,但是……她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我也就不想活了呜呜呜。”

    “伯母,您别胡思乱想啊,您放心,丽丽她现在很安全的。”上官晏满头黑线,但是也只好开口安慰道。

    “那她的手机怎么说关机啊?她自从上个月离开以后,就给我们打了两次电话,还都是晚上打过来的。你说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辞职了也不告诉我们,现在更是连去哪里了都不知道,她一个姑娘家的单独在外面,这要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我这心底啊,真是担心啊。”吴妈妈哽咽的说道。

    “伯母,您别担心,关于辞职的问题是这样的。”上官晏灵机一动,说道,“我本来是打算给丽丽升到人事部门做经理的,但是这个岗位需要一定的资历和职称,所以我才会安排她去T市做了这个培训。本来呢这个培训的时间是不长的,她也就不需要辞职,但是现在情况有变,培训的时间延长了,所以她得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必须待在T市,这也是她自己主动提出来的要暂时离职,等培训结束了,回来我会再安排她入职的。”

    “还有她手机的问题,这个伯母您也不用太过担心了,我安排的培训比较严格,每天的课都是安排了一整天的,所以丽丽可能是在上课,一时半会儿手机没电了就没来得及充,回头您找个时间再打过去,或者给她发个信息,我相信她一定会及时给您回电话的。”上官晏又补充道。

    “是这样子吗?”吴妈妈止住了眼泪,半信半疑的回道。

    “嗯,是这样的,伯母您就放心吧。”上官晏打包票道。

    吴妈妈叹了口气,“好吧,那我晚上的时候再打她的电话试试。谢谢你啊总裁。”

    上官晏笑了笑,又客气了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

    上官老爷子一直在那儿悄悄地听着上官晏打电话,见孙子终于挂断了电话后,他一脸笑眯眯的就说道,“晏晏,这么说,我的孙媳妇儿现在T市培训呢?”

    上官晏无奈的看着爷爷,“爷爷,我随口乱说的而已,您别对号入座。”

    上官老爷子立马又沉下了脸,“什么意思?我孙媳妇儿嘛,她不就是叫丽丽吗?你可别想糊弄我!还有,你刚才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你不会是在骗亲家母吧?你赶紧告诉我,孙媳妇儿是不是在T市,我好派人去把她接回来呀。”

    上官晏头疼的不行,说道,“爷爷,您能不能别添乱了?我这腿还没好呢,我是个病人,您就让我自己清静一会儿行吗?我想睡午觉了。”

    上官老爷子气得“哼”了一声,掉头就走。

    上官晏一筹莫展的躺在床上,看着自己可怜的左腿,心底追悔莫及。

    早知道那天就不那么冲动了……

    。

    华府瑞园。

    景慕琛晚上还有个应酬,哄完了苏若晚后,就继续回景阳上班去了。

    苏若晚在家查了一会儿D大的系科资料,看了一眼时间,便提着包走到车库,坐常德的车来到了圣约翰幼儿园。

    幼儿园还有10分钟才下课,苏若晚让常德在车里等着,她自己则下车站在校门口等着。

    10分钟后,幼儿园的下课铃声响了,苏若晚看见景彦希一手提着小书包,另一只手牵着玖玖,两人的身边还围了几个小男生,一起往这边走着。

    远远地,小家伙机灵的看到了苏若晚,漂亮的大眼睛为之一亮,高喊道,“晚晚!”

    玖玖也开心的叫了一句,“妈咪。”

    苏若晚挥手示意,两个小家伙就快速的朝着门口跑了过来,她忙迎了过去,说道,“慢点儿跑,别摔倒了。”

    “嘿嘿嘿。”景彦希抱着苏若晚的大腿,仰着红红的小脸蛋笑的特别开心。

    “阿姨好。”那几个小男生也跟着跑了过来,见到苏若晚后,纷纷都红着小脸打招呼道。

    “你们好。”苏若晚看着他们,心里很欣慰,这些都是景彦希在幼儿园里新交的好朋友吗?

    “你们几个很烦耶,都说了我妹妹不喜欢你们!干嘛还老是跟着我们啊!”景彦希两手还抱着苏若晚的腿,小脑袋转了过去,一脸鄙视的说道。

    “彦彦,不许没有礼貌!”苏若晚摸了一下小家伙的脑袋,又看着那几个纷纷落寞的低下头的小男生,心底也有些无语,还以为是彦彦的好朋友呢,竟然都是玖玖的追求者,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早就开始萌芽了吗?

    “阿姨你好,景安玖学习成绩好,人又长得漂亮,我可不可以和她做好朋友啊?”其中,一个小胖子憋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看着苏若晚说道。

    苏若晚眨了眨眼,点头说道,“当然可以啦。”

    小胖子圆乎乎的脸蛋上立马变得红通通的,也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激动,笑眯眯地就在那儿连声说道,“谢谢阿姨,阿姨你人可真好。”

    苏若晚笑了笑,牵起了玖玖的小手说道,“彦彦,玖玖,和同学们说再见了,我们要回家咯。”

    景彦希撅着小嘴“哼”了一声,没有说话,玖玖则乖巧的说了一句,“再见。”

    苏若晚对那几个小男生笑了笑,这才带着两个孩子转身离开了。

    身后,那几个小男生站在那儿都没有离开,过了好一会儿,小胖子眨了眨绿豆的小眼说道,“景安玖的妈妈好漂亮,好温柔啊。”

    身边几个小男生纷纷点了点头,纯真的小脸上也满是感叹。

    。

    后车位座上。

    景彦希和玖玖分别坐在苏若晚的两手边,尤其是景彦希,两只小手亲昵的抱着苏若晚的胳膊,有点喜出望外的问道,“晚晚,为什么今天是你过来接我们下课呀?”

    苏若晚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说道,“因为爸爸有事情在忙,所以我就过来接你们了啊,开不开心?”

    “开心。”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的说道。

    景彦希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又说道,“晚晚,既然爸爸今天有事情在忙,那我们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好吃的?”苏若晚睁大了眼。

    事实上,乔婶每天在家都会变着法子的做好几样菜,而自从搬到老宅子的隔壁来以后,黎曼婷更是隔三差五就会送点儿煲汤什么的过来,不然就是把他们叫回去家里一起吃饭,伙食更是比以前好了不知多少倍,怎么彦彦还是这么嘴馋?

    “嗯。”景彦希拼命的点头,“晚晚,我想要吃铁板烧!我听同学说那个特别的好吃,你带我去吃好不好?”

    苏若晚,“呃……”

    。

    最后,苏若晚实在挨不住景彦希那一双纯真大眼的渴盼,想着景慕琛今晚刚好有个应酬不在家,偶然让孩子们吃一次路边摊应该也没太大的关系吧?

    于是,她开口对常德说道,“常叔,去D大附近的荣华小吃街吧。”

    。

    D大离华府瑞园其实不算远,大学附近也刚好有一条D市闻名的小吃街,以前她还在D大读书的时候,就经常会过去吃各类的小吃。

    车到了小吃街,苏若晚拿了包,牵着两个小家伙便下车走了进去。

    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小吃街却灯火通明,来往的食客也很多,苏若晚一手牵着一个,走到了最里面那一家有名的铁板烧,拿着小筐子便开始在那选菜。

    景彦希是个肉食主义者,而且还第一次吃到这一类平民小吃,他对货架上的每一种荤食都虎视眈眈,不一会儿就堆了满满的一筐子。

    苏若晚无奈的将小筐子拿过去排队,特意嘱咐老板不让放辣椒,少放香料一类的东西,便和两个小家伙坐在外面临时搭建的小桌子边等待着。

    不一会儿,铁板烧做好了,老板热情的帮她们端了过去。

    景彦希拿着串儿吃的可开心了,小爪子和小脸上全是油渍,苏若晚边无奈边帮他擦着,自己倒没怎么吃。

    吃完了铁板烧后,景彦希摸着圆滚滚的小肚子,打了个响亮的饱嗝,又说道,“晚晚,我好渴啊,我想要喝可乐。”

    景家对这两个孙辈虽然疼爱有加,但是在饮食方面却很注重健康,平日里也教育景彦希和玖玖少吃路边摊和零食,至于可乐这一类的垃圾饮料,那更是被列为杜绝饮品之列的。

    可当下,反正铁板烧都吃了,景彦希又一副期待的神情,苏若晚便二话不说的就点头了。

    在教育孩子的这一方面,苏若晚大多时候都会听景慕琛的,但是偶然当孩子要去尝试某一些事情的时候,她还是会给予机会的,哪怕是说要吃一次路边摊,或者喝一次可乐……不体验过,他们便永远不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滋味。

    于是,不一会儿,景彦希和玖玖便一人抱着一个袖珍瓶的可乐,慢腾腾的边走边喝着。

    “晚姐?”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面前响起,苏若晚抬头一看,叶子璇正和一个戴眼镜的女孩走了过来,手里还各拿了一盒东西在吃着。

    “子璇。”苏若晚边两手扶着两个小家伙,边和她打招呼,周遭来往的食客太多了,她真是有点要顾不过来了。

    “晚姐,你带孩子来这儿吃东西吗?”叶子璇有点讶异,怎么现在上流社会里的太太都喜欢带孩子来吃路边摊么?真是太接地气了。

    苏若晚笑了一下,说道,“儿子突然想吃铁板烧了,所以我就带他们过来了。”

    叶子璇立马低头看着正在那儿喝可乐的景彦希,问道,“晚姐,这个是你的儿子吗?”

    “是啊,他叫彦彦。”苏若晚伸手拍了拍景彦希带着帽子的小脑袋,说道,“彦彦,快叫人。”

    “姐姐好。”景彦希咧了咧小嘴,继续抱着可乐瓶往小嘴里灌。

    “你好,你长得好帅呀!”叶子璇看着景彦希那精致漂亮的五官,夸奖道。

    景彦希放下可乐,两只大眼睛笑得几乎要眯成了一条线,“谢谢姐姐,你也很漂亮。”

    叶子璇笑了笑,又弯腰对着正在喝可乐的玖玖打招呼道,“玖玖,你好呀,还记得姐姐吗?”

    玖玖点了点头,将可乐瓶拿开,奶声奶气的说道,“子璇姐姐。”

    “唉。”叶子璇笑眯眯的,小姑娘果然天资聪颖,都几个月没有见到面了吧,竟然还记得她叫子璇呢。

    “姐姐。”景彦希嗅了嗅小鼻子,两只大眼睛咕噜噜的看向了她手中的小盒子,小舌头还不自觉的舔了舔,说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呀?”

    叶子璇愣了愣,看向了自己手中的臭豆腐,“哦,这个是臭豆腐,可好吃了。”

    “晚晚,我也要吃!”下一秒,景彦希的小爪子直接抓上了苏若晚的衣摆。

    无奈,苏若晚又带着两人去买了一盒臭豆腐。

    只不过景彦希和玖玖刚才吃铁板烧就已经很饱了,臭豆腐再香,他俩一人吃了两块就吃不下去了。

    景彦希舍不得扔,这可是第一次他来吃路边摊呢,于是他拿着塑料袋,严严实实的将盒子包了好几层,边包边珍惜地说道,“我要把臭豆腐带回家,等明天起床了再吃。”

    。

    回到华府瑞园后,已经是晚上的八点多钟了。

    景彦希将那一小包臭豆腐宝贝似的放在了客厅茶几上,这才放心的坐在一边开始做家庭作业。

    苏若晚在一旁坐着,眼看时间都九点多了,景慕琛还没有回来,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

    尽管她拼命地让自己不要去胡思乱想,但是下午顾清歌的那一条微信还是不由自主的又浮现在了眼前。

    亿豪酒店……苏若晚皱了皱眉,她对这个地方实在是太没有好感了。

    “晚晚,爸爸去哪里了?”景彦希做完了作业,突然又想要玩骑大马了,可是大马却不见了!

    “爸爸今天晚上有应酬,所以要回来的晚一些。走吧,我先带你们洗澡去。”苏若晚牵着两个小家伙的手往楼上走。

    “又有应酬啊?”景彦希撅着小嘴,“晚晚,最近爸爸的应酬好像有点多哦!”

    苏若晚一愣,呃,有吗?

    “晚晚,你要小心了哦,外面的小狐狸精很多的。”景彦希边迈着小短腿爬楼梯,边哼哧哼哧的说道。

    小狐狸精?苏若晚无奈的低头看着他,“你这个词又是听谁说的?”

    明明这阵子都已经不让他再看狗血的爱情连续剧了呀。

    景彦希斜眼,用一种“你很out”的眼神看着她,“上网呀,微博上天天都有这样子的八卦新闻呀,还用谁讲给我听吗?”

    苏若晚:“……”

    她是不是应该和景慕琛商量一下,再把这小家伙的手机流量给停掉?

    “晚晚,我都长得这么帅了,我爸爸虽然比我差一点儿,但是也长得不错,而且他还那么地有钱,你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哦,你啊一定要把他给好好的抓紧了,不要到时候被抛弃了来找我哭哦。”到了二楼的卫浴室,景彦希边脱衣服边絮絮叨叨地说道。

    苏若晚看着他那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伸手捏了捏他的小鼻子,“知道了,小祖宗!不会找你哭的!”

    景彦希叹了口气,怒其不争的看了一眼苏若晚,心里想的却是:要不是你是我妈妈的话,我才懒得管你呢,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女人!

    。

    伺候完两个小家伙睡觉,苏若晚看了眼时间尚早,就拿出平板电脑上了会网。

    想到了刚才景彦希说的话,苏若晚登陆了许久没有登陆的微博号。

    随便搜了一下微博热门话题,最热的就是一条某男明星偷情被爆又爆出离婚的新闻,因为这个男明星平日里塑造的是“爱老婆,爱家庭”的好男人形象,最近又参加了一档综艺真人秀节目,所以这一曝光后引起了娱乐圈的轩然大波,网友评论更是兵分两派,一方在唾骂这位男明星虚伪,另一方则说什么“男人不出轨,母猪不上树”,这类事情见怪不怪啦,总之,讨论的很是热烈。

    苏若晚越看越皱眉,最后,甚至都有一些心烦气躁起来了。

    她随手把平板电脑一扔,起身准备洗澡。

    打开衣柜,苏若晚一眼便看到了那一条红色的性感睡裙。

    这一条睡裙从俪园开始就一直被塞在了衣柜的最里面,景慕琛曾经很多次哄她穿,却都被她给拒绝了……可是当下,鬼使神差的,苏若晚竟然伸手就将睡裙拿在了手里。

    她将衣柜门推上,心跳有些加速的走进了一旁的卫浴室。

    。

    20分钟后,冲完了澡,苏若晚看着放在架子上的那一条红色睡裙,心里又有点儿后悔了。

    她这样,会不会显得目的性太强了?

    就在她百般纠结到底要不要穿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房门被打开的“哐当”声,苏若晚一愣,知道是景慕琛回来了。

    这么晚才回来?这外面到底是有多吸引人?苏若晚不停在内心腹诽,一番快速的心里挣扎后,她伸手拿过那一件睡裙套在了身上。

    。

    卧室里,景慕琛皱着眉,坐在沙发边上,一只手解着羊绒衫的扣子,另一只手还不停的揉捏着额头。

    晚上,审计局的那几个领导都都跟打了兴奋剂似的,一个比一个的能喝,而且喝的还都是白酒。

    尽管有公司两名公关人员在挡酒,但景慕琛也被迫猛灌了几杯,以至于到现在都还有点儿缓不过劲来。

    他将脱下的羊绒衫随手一扔,双眼合在了一起,向后倒在了沙发背上。

    卫浴室的门在这时打开了,苏若晚穿着那一身性感的红色睡裙,脸上满是害羞又局促的站在门口。

    谁知,苏若晚在那儿等了半天后,竟然都没有得到预期该有的回应……

    她忍不住偷偷地抬起头,却看到景慕琛正仰头坐在沙发上,双眼闭了起来,似乎在那儿闭目养神。

    苏若晚有些受打击,她抿了下唇,慢慢的抬脚走了过去。

    到了沙发跟前,一阵刺鼻的酒精味道扑面而来,苏若晚看着他一脸痛苦的神情,走到了沙发背的后面,伸出柔软的手指放在他的太阳穴上,边揉捏着边说道,“怎么又喝这么多的酒啊?”

    景慕琛被她按的一阵阵舒服,紧皱的眉头也稍稍松了一些,这才带着一丝喟叹的语气说道,“生意场上,没办法。”

    苏若晚知晓地“嗯”了一声,两手不停的帮他揉弄着太阳穴,直到感觉应该差不多了,她松开手,在衣柜里披了一件外套下楼,快速的冲了一杯解酒的蜂蜜水。

    再次回来后,她坐在景慕琛的身旁,端着那一杯蜂蜜水,轻声说道,“老公,起来喝一点儿蜂蜜水吧,解酒的。”

    景慕琛睁开眼睛,就着她的手将那一杯水喝完,然后又闭上了眼睛靠在那儿。

    苏若晚将杯子放了回去,又坐了回来,声音轻柔的说道,“老公,头还疼吗?我去帮你放洗澡水吧?”

    景慕琛睁开了眼,看着苏若晚那一副贴心小媳妇儿的模样,唇角微微勾了一下,说道,“好。”

    苏若晚起身,朝着卫浴室里走去。

    景慕琛的视线随着她窈窕的身影而动,直到看见了她的背影,那大大的外套下,有一抹妖曳的红色。

    。

    苏若晚放了满满一缸的洗澡水,就打开卫浴室的门走了出来。

    当看到景慕琛正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时候,那双眼,似乎比之前清朗了一些,苏若晚便弯起了唇角,微笑着说道,“老公,洗澡水放好了,我扶你进去洗澡吧。”

    走到沙发边,她弯下腰便想要搀起景慕琛,外套的衣襟也随着她的动作而敞开了。

    那一套红色的睡裙本就是低胸又透明的设计,当下,景慕琛便被眼前那一片肤白似雪又波涛汹涌的景观给刺激到了,再加上她此刻吴侬软语的说这话,还软软的咬着尾音,那一股子酥酥麻麻的味道,听在景慕琛耳里,更加地撩动心弦。

    “老公?”苏若晚疑问的看向了他,却见他双目深沉,一动也不动的看自己的胸前,她后知后觉的顺着他的视线向下看去,整张脸便迅速地涨红了。

    这一番奔波忙碌下来,她都忘记自己正穿着那一身性感的睡裙了,结果冷不丁这么一看,就连自己都有点被自己给吓到了。

    “咳。”苏若晚尴尬的收回手,想要把外套的衣襟合拢在一起。

    景慕琛快速的伸手,下一秒,苏若晚身上的外套就被他瞬间给扯掉扔在了地上。

    没有了那一块“遮羞布”,苏若晚整个人都窘的不行了,她伸手想要盖住景慕琛那一双火热的眼神,颤着声音说道,“不要看。”

    景慕琛好看的唇角勾着惑人的弧度,伸手将她的小手拿了下来,那一双深邃幽黑的双眸中,除了火热,还有一丝满意,哑着声音说道,“以前哄你都不肯穿,现在穿了不就是想要给我看的吗?嗯?”

    苏若晚别开了眼睛,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忍着心里的不安被他“欣赏”了半天。

    终于,过了许久之后,她实在忍不住了,又羞又无奈的说道,“你看够了没有啊?”

    景慕琛这才满意的挑了挑眉,伸手将她推倒在了沙发上,两手一用力就将那一条薄纱似的睡裙一分为二,“看够了,现在,来做吧?”

    苏若晚,“……”

    。

    也许是因为睡裙的诱惑,也许是因为景慕琛带着点儿醉意,更也许是因为这是在他特意购买的超大型双人沙发上……

    总之,这一场情事,到最后演练的愈发激烈了起来。

    后来,苏若晚又被他抱进了卫浴室里狠狠的来了一回。

    终于,当两人回到大床上的时候,景慕琛搂着她,一脸餍足地闭上了双眼,很快就发出了平稳的呼吸声。

    苏若晚轻轻的挪开他的胳膊,走下床,将沙发上那一条碎裂的红色睡裙愤恨地扔进了垃圾桶里。

    。

    ------题外话------

    周六到了,要去看花少了~二更会在下午发~谢谢亲们送给景大爷的月票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程小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小一并收藏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