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 > 218我错了行不行?

218我错了行不行?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若晚皱了皱眉,难道……妈是要去看夏成霖吗?

    竟然连母亲都这么快就原谅他了,苏若晚心里闷闷的想道。

    “喝点儿牛奶。”一旁,景慕琛将一杯温牛奶递到了她的面前。

    苏若晚下意识的端起牛奶就喝了一口,心里面还是感觉有一些复杂。

    一想到他让母亲孤独了二十多年,还和母亲的孪生姐姐共同生活了二十多年,她这心里面,就觉得怎么都无法接受。

    人都是感性的动物,二十多年的朝夕相处,她不信夏成霖对厉雨真的只是单纯的照顾而已。

    在感情这一档子事情上,苏若晚承认自己有洁癖,而且很严重。

    乔婶离开后,景慕琛望着两眼发直的苏若晚,说道,“今天想不想要出去逛逛?”

    “……哈?”苏若晚回神,一脸迷茫的看着他。

    看着她有些傻乎乎的小脸,景慕琛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眼底也溢满了宠溺,“怎么最近每天都这么傻乎乎的?刚才我问你话没有听到?”

    “你才傻呢!”苏若晚生气,伸手想要掐他,谁知乔婶这时又端着一盘小菜从厨房出来了,搞得她只好收回了手,继续低头乖乖的喝牛奶。

    。

    吃完早饭后,景慕琛牵着苏若晚的手上楼。

    苏若晚被他连搂带抱的往楼上带,一边皱眉一边说道,“上楼做什么呀?我还要看书呢。”

    “我难得在家陪你,你还看什么书?”

    景慕琛不由分说,直接两手一抄就把她拦腰抱了起来,大步流星的走上了楼梯,然后一脚踢开了卧室的门,走了进去。

    “……”苏若晚看他这一副“猴急”的样子,羞红了脸,心底的第一反应就是……他是不是又想要做那种事情了?

    。

    卧室里。

    景慕琛将房门抵上,一低头看到怀里小女人那微微泛红的脸,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问道,“脸怎么突然这么红了?”

    苏若晚两手放在他的肩胛骨上,一脸娇羞的看着他,因为他的问题,柔美的双眼皮也微微地颤了一下,脸上也愈发的红艳了起来。

    景慕琛低头,缓缓的靠近她的脸,薄唇几乎贴在了她细嫩的肌肤上,声音磁哑的问道,“你这脑袋瓜里,是不是……又在想什么坏事儿呢?”

    苏若晚看着他越来越逼近的英俊面孔,那一双深邃的黑眸里还带着一丝戏谑,看起来坏坏的,好像在打着什么坏主意似的。

    她的心跳突然蓦的加快了,双手也下意识的揪紧了他肩上的衣服。

    “呵。”景慕琛发出了一声低笑,抱着苏若晚走到了床边,将她放了上去。

    苏若晚坐在床沿那儿,伸出两只手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下一秒,就看到景慕琛站在身前,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一边慢条斯理的脱着身上的衣服。

    难道,真的要……做了吗?现在还是大早上的,而且他们还刚刚吃过早饭,虽然两人确实也好久都没有亲热了,但是……这个时间点,也未免有点太饥渴了吧?

    就在她各种胡思乱想的时候,景慕琛已经将身上的衣服全都脱掉了,只剩下一条黑色的四角内裤。

    苏若晚只看了一眼,就快速的将视线移开了,低着脑袋听到他低醇的嗓音又在那说道,“老婆,你不脱衣服吗?”

    “……”苏若晚窘的不敢搭话,心跳扑通扑通的响着,感觉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似的。

    哪有这样子直辣辣的开口问人的啊?

    她的头低的几乎要埋进胸口,两手紧紧的揪着自己衣服的下摆,整个人扭捏的不行。

    景慕琛抬脚走到衣柜边,拿出一套衣服又走了过来,声音突然变得正常无比,“咦,你还愣着做什么?换衣服去啊。”

    苏若晚抬起头,脸上还有些红彤彤的,看着景慕琛一脸如常的将黑色西裤穿上,又拿过白色衬衫穿在了身上。

    她眨了眨眼,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是……会错意了。

    好丢人啊!真的是“一孕傻三年”吗?竟然会误会了他的意思!

    苏若晚欲哭无泪,低咳了两声,佯装镇定的站起身,也走到了衣柜边。

    正在她打开衣柜,拨着衣架开始选衣服的时候,“老婆。”一声醉人又暧昧的呼唤又从背后传了过来。

    景慕琛从身后将她搂进了怀里,一只手放在她胸部以下肋骨的位置,一只手放在她隆起的腹部,温热的薄唇贴在她的后颈,诱惑的开口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你是不是又想做什么坏事了?”

    “没有啊。”苏若晚赶紧随手就拿了一套蓝色的裙装下来,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那你的脸刚才怎么那么红?是不是……想要老公疼你了?”景慕琛那一只大手在她隆起的肚子上轻轻抚摸着,看着她慢慢变红的耳朵,薄唇毫不犹豫的贴了上去,另一只手也忍不住地向上攀岩着。

    苏若晚一把抓住他不安分的大手,瑟缩着脖子,恼羞成怒的低喊了一句,“景慕琛!你不要胡说!”

    “我胡说什么了?”景慕琛薄唇紧贴着那粉红的耳垂,声音里带着明显的笑意,“我听说女人在怀孕的时候,那方面的需求都会比较的旺盛,现在看来……这句话说的还挺的的。”

    苏若晚的脑子里“嗡”的一声,感觉整个头发都炸开来了似的,懵住了。

    随即她就转过身,面红耳赤的抓着他的胳膊,使劲儿的在他的胳膊上又掐又捏的,恨不得把全身的力气都使出来,让他口无遮拦!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看把你给急的。”景慕琛边笑边抓住她的手,看着她抓毛的样子,心里头愉悦的不行。

    苏若晚被他抓着手动弹不了,只能睁大眼睛,又羞又恼的瞪着他。

    眼前这个一脸坏笑的男人,哪里还有平日里那内敛又稳重斯文的模样?

    说什么她需求比较的旺盛,明明是他自己,每天都在那儿有意无意的说一些让人产生歧义的话!要不然,她能会错意吗?

    以前不熟悉他也就算了,现在,经过一年时间的相处,苏若晚深刻的意识到,他就是一个表里不一的臭流氓!他肯定是故意的!

    “生气了?”景慕琛抓着她的手,低头看着她羞愤的小脸,眼底还有着遮不住的笑意。

    苏若晚“哼”了一声,心底还有气,扭过头不想看他。

    景慕琛见她不挣扎了,放开了她的手,伸手将她又搂进了怀里。

    虽然苏若晚现在已经怀了六个多月的身孕,但是搂在他怀里的时候,还是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让他特别的有保护欲。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将她的碎发拨到耳后,又摸了摸她的脑袋,就像哄小孩儿似的,好声好气的说道,“我这不是想带你出去逛逛嘛,乖,别生气了,换衣服了好不好?”

    “不换!要出去你自己出去!”

    “……”景慕琛无语的望着她,虽然被自己霸道的搂在怀里,但是苏若晚眉头微皱,唇瓣抿紧,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他低头凑了过去,一只手捧着她的小脸,低声问道,“真生气了?”

    苏若晚没有理他。

    景慕琛,“……”

    半天后……

    “我错了行不行?”景慕琛有点窝囊的再度开口。

    苏若晚抬起眼皮,看着景慕琛深邃迷人的眼睛,虽然心底还有一些气,但是她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女人,遂瘪了一下嘴,就开口说道,“你以后要是再这样的话,我就……唔!”

    景慕琛的吻突然猛地落下,封住了她未出口的话。

    他吻得很深,感觉他的舌都快要扫到她的喉咙了,在她的口中肆意驰骋着,霸道而又强势。

    苏若晚闭上了眼睛,很快就沉浸在他的高超技巧中,根本一点儿都不想反抗了。

    景慕琛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还捧着她的脸,就这么彻底,又缠绵的吻着她。

    直到两个人呼吸交缠,都有些喘不过气了,他才缓缓的松开她,拇指抚过她嫣红的唇瓣,声音沙哑的说道,“这样的话行不行?”

    苏若晚含嗔带怨的看了他一眼,因为刚才的狂吻,嘴里还微微的喘着气,说不出话来了。

    景慕琛轻笑了两声,又低头在她的唇上啄了两下,这才伸手拿过一旁的裙装,说道,“来,我帮你换上。”

    苏若晚没有再扭捏,任由他解着自己身上的扣子,将家居服都脱了下来。

    他的衬衫还没有系上纽扣,皮带也松垮垮的挂在那儿,露出了大片结实的胸膛和腹肌,还有线条分明的人鱼线,怎么看怎么性感。

    “把手抬起来。”景慕琛拿着衣服,心无旁骛的给她穿着。

    苏若晚依言伸起了手,让他把袖子套了进去。

    放下来的时候,鬼使神差的,她突然将手放在了他的腹肌上,几乎是立刻,她就听到景慕琛发出了一声低闷的喘息声。

    苏若晚抬头看着他,嘴角忍不住的上扬,眼睛里还闪着一丝促狭,“你怎么啦?”

    景慕琛看着自己腹部那一只白皙的小手,眼底渐渐的冒出了火。

    苏若晚只觉得手下的肌肉硬邦邦的,透着一股贲张愈出的力量。

    看着他压抑又深沉的眼睛,突然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胆子,她的手就在那一片腹肌上来回的摩挲了起来。

    景慕琛由着她好奇又探索般的摸了一会儿,直到那只小手不停的向下,几乎就快要碰到他的……

    他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低头在她的耳边,声音磁哑而又危险,“既然你想要玩,那我们就……玩点儿大的。”

    “……”苏若晚还没有弄明白他的意思呢,刚上身的衣服就被他一下子又扯掉了,随即整个人也被他抱了起来,三两步走回到大床边,人就被放了上去。

    完了,这下子,自食恶果了。

    苏若晚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两腿却不由自主的发软,内心后悔不迭。

    。

    完事后,苏若晚侧躺在那儿,将脸整个都埋在了柔软的枕头里,没脸见人了。

    因为顾忌着医生的嘱咐,她最后不敢让他真枪实弹的去做。

    于是,他就用了另外一种办法,让她领略了什么才叫做极乐的天堂。

    她都不知道他从哪儿学来的那么多的招数,前前后后的,有好几次,几乎折腾的她快要失控了。

    苏若晚想着刚才的那些事情,一阵心神摇曳,身体又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景慕琛在卫浴室解决完,堪堪在腰臀处围了一条浴巾,就这么一脸坏笑的又走了过来。

    他将手放在她白皙的背部,感觉到她猛地也僵了一下。

    “还不起来,是不是……还在回味呢?”景慕琛说着,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爱对她贫嘴。

    看着她害羞又怯生生的样子,就好像看到自己养的一只小宠物,忍不住地就想要逗逗她。

    苏若晚转过头,又羞又愤的看了他一眼,“景慕琛,你不要脸!”

    景慕琛低笑了两声,两手撑在她的两侧,看着那一张艳若桃花的小脸,声音里有着掩饰不住的得意,“以后还敢不敢玩了?”

    “……”苏若晚脸红红的看他,再也不敢轻易的接话了。

    景慕琛又调笑了她一会儿,最后,实在是看她羞的不行了,这才看了一眼时间,起身,把她抱进了卫浴室收拾干净。

    。

    再一次从卫浴室出来后,苏若晚的脸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两人换上了一套舒适的外出服,甜甜蜜蜜的走下楼。

    乔婶看着这一对养眼的小夫妻,嘴角带笑的说道,“先生,太太,中午想吃些什么,我现在就去做。”

    “乔婶,不用那么麻烦了,就随便做一点就可以了。我们……待会儿要出去的。”苏若晚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哦,好。那我就炒两个菜,再配上昨晚上炖了一夜的玉米排骨汤,可以吗?”乔婶请示道。

    “可以了,谢谢乔婶。”苏若晚看着乔婶走进厨房,摇了摇手中的大手,说道,“我待会儿得少吃一点,不然肚子太大了,拍出来不好看。”

    景慕琛挑了挑眉,看着她说道,“拍的就是孕妇写真,没大肚子你拍什么?”

    苏若晚,“……”

    。

    吃过午饭后,景慕琛开车载着苏若晚来到了一家知名的摄影工作室。

    工作室的位置在D市中心某CBD的20几层,走出电梯后,便有工作人员迎接了上来,一口一个“景先生”,“景太太”,带着他们走进了化妆室,端上饮料,殷勤的不得了。

    等工作人员退下的时候,苏若晚看了看室内个性的装潢,轻声问道,“老公,你怎么想到带我来拍孕妇照的呀?”

    这么有生活情趣的事情,实在不像是某人能做出来的。

    而且今天还是工作日,虽然这儿没有什么客人,但她一点都不会觉得是因为生意不好,反而倒像是被特意清场的样子。

    而且从刚才工作人员的熟络态度,她猜测应该也是提前预约好了的。

    景慕琛捏了捏她的手心,说道,“早就预约好了,本来想要拍婚纱照的,结果你突然怀孕了,就一直等到了现在。”

    苏若晚点点头,听到他又说道,“今天我们先少拍几套看一看效果,满意的话,以后每个月都来。”

    “……”这是要一直拍到她分娩的节奏吗?

    苏若晚刚想要开口,刚才的工作人员又推门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两个化妆师。

    “太太,请坐这里吧,给您上一下妆。”女化妆师长着一张圆圆的娃娃脸,看起来十分的讨喜。

    景慕琛站起身,带着苏若晚走了过去。

    因为苏若晚怀孕了,化妆师先解释会给了她上一点儿淡妆,用的产品也都是没有一点刺激性和副作用的。

    苏若晚没有什么意见,点了点头,化妆师就开始工作了。

    这一头,化妆师一边给她上妆,一边各种的赞不绝口,一会儿说苏若晚皮肤好,长得漂亮,一会儿又说怀孕六个月了身材怎么还这么好啊巴拉巴拉的。

    而另一头呢,景慕琛也在被那个男化妆师一请再请,“先生,请您坐在这儿吧。”

    景慕琛正看着镜子里的老婆呢,突然被人打扰,一看还是个比较娘娘腔的小男人,语气就有点儿冲了,“做什么?”

    看着他“凶神恶煞”的样子,男化妆师一脸的无措,只好继续开口请示道,“哦是这样子的,我想要给您上点儿妆。”

    苏若晚,“……”

    果然,景慕琛立马硬邦邦的说道,“不用了,给我老婆化妆就行了。”

    “先生,这样子不行的呀。”男化妆师快哭了,开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继续说道,“您得上点儿妆,这样拍照出来的效果才会好,您看您的太太这么的漂亮,待会儿同框站一起的时候,您也不能拖后腿了不是?”

    一听到“拖后腿”这三个字,苏若晚忍笑忍的快不行了,刚笑了一下,立刻就惹来了女化妆师温柔的提醒,“太太您先不要笑哦,否则我这眼线会画歪掉的。”

    景慕琛看了一眼看好戏的苏若晚,回头再看着那个男化妆师的时候,整张脸都黑了下来,眼底也又冷又冰,“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男化妆师被他那锐利的眼神给吓住了,张了张嘴,聪明的没有再开口。

    化妆室里也只有他们四个人,景慕琛说完那句话后,气氛也瞬间就凝结了。

    苏若晚见画好了一边的眼线,抽空赶紧喊了一句,“老公。”

    景慕琛又瞪了那个娘娘腔一眼,抬脚走到苏若晚的身后,声音就变得柔和了许多,“怎么了?”

    苏若晚从镜子里往后看着他,“我渴了。”

    “好,等会儿。”景慕琛转身,走到两人先前所坐的位置,将苏若晚刚才喝的那一杯水端了起来,试探了一下温度后,就直接抬脚又走了回来。

    苏若晚的唇上还没有擦口红,于是就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小口。

    男化妆师在一旁看得一愣一愣的,这尼玛是同一个人吗?

    。

    化完妆后,摄影师和造型师已经走了进来,和景慕琛聊着待会儿拍摄时所需要的风格,以及搭配的服饰。

    不知道是不是景慕琛特意挑选过的,今天的摄影师和造型师都是女生,尤其那个摄影师,是一个刚刚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儿,虽然满脸的青涩和稚嫩,但是说话和动作都显得很老成,不像是新手。

    而这点,在后面的拍摄中也很快就被应验了。

    摄影师很有经验,她不会让景慕琛和苏若晚一直在那儿摆出姿势让她拍,更多的时候她是选择了抓拍,嘴里说着让他们放松的小笑话,两手举着单反,将快门按得飞快。

    虽然当着外人的面,和景慕琛要摆出各种亲密的姿势,苏若晚心底还是觉得有点儿不自在,不过尴尬只存在了一小会儿,在摄影师的开解下,她后面就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甚至到最后,她都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周围人似的,脸上一直挂着幸福又淡雅的笑容,只听到摄影师“咔嚓咔嚓”的按快门声。

    直到景慕琛搂着她低声问了一句,“累不累?”

    她看了一眼时间,原来已经三个多小时过去了。

    两人前后一共换了四身衣服,结果等他们坐在电脑前面开始选照片的时候,发现除了她特意拍的那一些露肚照以外,其他的照片都不怎么看出是个孕妇,尤其是一些正面的两人合照,一眼看去,就像是毫无疑义的婚纱照似的。

    景慕琛才看了前面几张,便说道,“这些照片我们都要了。”

    工作人员在一旁连连点头,“嗯,景先生,景太太真是郎才女貌,这些照片都拍的非常好看。不过……景先生,景太太,你们可以选出几张特别喜欢的,到时候我们会做成相框,可以挂在家里面的。”

    挂在家里面?

    苏若晚想了想,好像他们俩从结婚到现在,确实连平时的合影都很少有,更别说这类的写真照了。

    只是,就这么大喇喇挂在家里,会不会显得太肉麻了一点啊?

    毕竟,两人都结婚快一年了,到时候再让客人进来看到了……想想就觉得有点囧啊。

    “好。”景慕琛却很满意这个提议,坐在那滑动鼠标就一张一张的开始挑选了起来。

    最后,他选了5张特别满意的,对工作人员说道,“这一张我要挂在卧室里面,这一张挂在走廊上,这一张挂楼梯口,这两张,就挂客厅吧。”

    “不要挂客厅啦!”苏若晚拉着他的胳膊,对工作人员说道,“不好意思啊,我们就要前面的三张就行了,后面两张不用做大相框了。”

    景慕琛抿着薄唇,显然有点儿不太满意,可苏若晚也不想就那么从了他,挂卧室里就算了,挂客厅里……那画面太美,她都不敢想象啊。

    尤其是他的那一帮兄弟,个个都是嘴皮子不饶人的,万一被他们来家里面看到了,呃……

    苏若晚想了想,“啊,这样吧,这另外的几张您帮我们做成摆台吧,行吗?”

    “可以的景太太。”工作人员笑眯眯的答应了。

    “老公,这样子行吗?到时候……你可以拿一个放在办公室里面。”苏若晚又开始哄着景慕琛。

    景慕琛黑浓的眉毛挑了挑,总算是答应了,“好。”

    。

    终于搞定,两人换回先前自己的衣服,便离开了工作室。

    坐回到车里,苏若晚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肩颈。

    刚才拍照的时候,她光顾着兴奋了,导致一点儿都察觉不到身体的疲劳,这会儿彻底的放松下来了,疲累感一阵阵的袭来,尤其是肩颈处,又酸又涩,特别的不舒服。

    景慕琛伸手将她的安全带系上,看着她有点儿疲累的小脸,低声说道,“先休息会儿,到家了我叫你。”

    “嗯。”苏若晚点了点头,待车开出去后,她就闭上了眼睛。

    车里放着舒缓的胎教音乐,不一会儿,她就睡着了。

    。

    ------题外话------

    明天和后天小一要出去露营啦,这两天的更新会少~周日不出意外会加更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程小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小一并收藏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