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家儿媳妇 > 第16章 毒药(上)

第16章 毒药(上)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玳瑁脚步轻快的去吩咐小丫头,预备洗澡热水。

    宝珠不免脸色一沉。

    好好的,自己进去就被小姐发作一通,偏玳瑁进去没事,----这死丫头,到底给小姐上了什么*汤?不行,看来往后得多防着她一些。

    眼下不好做什么,只是默不吭声去给小姐找衣服。

    凤鸾哪有心情琢磨丫头们的小心机?她泡在热腾腾的大浴桶里,水汽氤氲,旁边还点着淡雅熏香,浑身放松下来。

    慢慢的,那些破涛汹涌一般的激动情绪,也一点点归于平缓。像是江河里的风浪,被岸阻挡,在自己心里深处呼啸着、咆哮着,却溢不出来。

    她闭上眼睛,有一个声音在对自己说,“原来自己还是父亲的女儿,嗯……,这样就挺好的。”

    倒不是十分相信母亲的话。

    而是按照自己的生辰,和母亲嫁进凤家的日子推算,应该是进门没多久,就怀上自己了。那时候作为弟媳的母亲,只怕连大伯父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无缘无故的,哪里会去偷*人呢?想来还是因为后来龚姨娘介入了。

    龚姨娘一个妾室,迷惑夫主,哄得父亲和母亲十几年生分,可想而知,平日里下了多少暗里功夫,耍了多少手段。就算母亲性子骄傲,不去笼络父亲,但是从父亲素来对晴雪堂的好,便可以看出,是十分看重龚姨娘母子几个的。

    ----这不是一个妾室应有的本分。

    想到这儿,对晴雪堂的人不免添了几分厌烦。

    不光厌恶龚姨娘母子几个,也厌恶父亲。试想自己毕竟是他的亲生骨肉,就算母亲做错了事,与自己何干?难道是自己挑唆母亲去的不成?但是前世今生,父亲对自己都是一样凉薄冷淡。

    凤鸾双臂环抱自己,平静中,感到无边无际的孤单寂寞。

    半晌沐浴完毕,叫了碧落和宝珠进来,擦干、穿衣、揉头发,宝珠要上胭脂,被她摆手拒绝了,“天色暗了,不出门,不用那么麻烦。”

    宝珠有心讨好主子,笑道:“小姐天生丽质,不打扮,瞧着也是极好的。”

    凤鸾懒洋洋的没有回答。

    “小姐?”宝珠瞅着她,总觉得像是丢了魂儿一样,不免担心,“你没事吧?”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千遍,下次就算拼着小姐打骂,也要拦着她,再不让她去那什么猫儿洞!上次回来咬了一头包,这次没被咬,却变得失魂落魄的。

    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正在胆颤,就听外面丫头喊道:“夫人来了!”

    宝珠手一抖,差点没把手上的象牙梳给跌了。

    甄氏脸色不善进了门,喝斥道:“都出去。”

    碧落和宝珠都不敢吭声儿,小丫头们则连大气都不敢喘,皆是无声福了福,然后一溜烟逃也似的出去了。

    甄氏开门见山问道:“你怎么进去的?”

    凤鸾仍旧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明眸皓齿、青丝如云,白皙的脸上,还带着刚沐浴完的霞晕,像是三月里最娇嫩的一支桃花。

    这些……,都是秉承了父母的容貌啊。

    可他们两个委实算不上好父母。

    “问你呢?”甄氏追问了一句,隐隐催促。

    凤鸾慢条斯理的梳着青丝,淡淡道:“后院西北角有个猫儿洞,是小的时候我和柔嘉淘气,挖了玩儿的。因为那边树木森森,加上前面有条小溪挡着,少有人去,所以就一直没有修葺。”

    甄氏禾眉微蹙,问道:“你好歹是公卿之家的千金小姐,就跟个小叫花似的,去钻猫儿洞?”她气呼呼的,扭头朝立在门口的甄嬷嬷道:“听听,你都听听!这丫头当年是我亲生的吗?别是抱错了吧。”

    凤鸾心下冷笑,抱错就好了。

    甄嬷嬷因为放了小姐进地道,给夫人惹了麻烦,正在满面不安,眼下夫人的话又不好回答,只得干笑两声。

    “愣着做什么?”甄氏的脸色说变就变,喝道:“还不赶紧叫人回去堵上?往后在后院也立两个丫头,再出篓子,别说我不顾念多年的主仆情分。”

    甄嬷嬷抹了一把冷汗,应道:“是,奴婢这就去吩咐。”

    “阿鸾。”甄氏处理完这件事,像是放下心来,打量女儿笑道:“这是恼了我?一辈子不跟我说话了?”

    凤鸾冷冷反问:“难道此刻是个鬼在跟你说话?”

    “你呀。”甄氏呵呵笑了起来,“也罢,也罢。”她不以为杵,反而夸道:“我就担心你空长了一副脸蛋儿,性子却太绵软,将来嫁了人要受婆家的气,倘使真的硬得起心肠就好了。”

    她叹息,似有无限感触,“这女人呐,就怕一时心软做了傻事。”

    凤鸾忍不住讥讽道:“一时心软没什么,做了错事也可以改,就怕一辈子都转不过弯儿,死不悔改!”

    甄氏“扑哧”一声,大笑起来。

    她原本极为貌美,恣意笑起来更是一片繁花盛放,笑得花枝乱颤,“我的儿,你倒教训起亲娘来了。”自己感叹的话,和女儿想的根本不是一回事,但是不便解释,“好了,你别总生气皱眉头的,老得快。”

    凤鸾闻言不由气噎。

    母亲在被自己抓奸之后,还有心情笑谈保养?她怎么能这般想得开?到底……,到底长了一颗什么心啊?!

    甄氏托腮想了一瞬,又道:“不过你年纪还小,倒也无妨。”

    凤鸾忍无可忍,将象牙梳“啪”的拍在桌上,“你是故意来怄我生气的吧?”恨恨道:“你放心,我才不会为你生气呢!你……,你做错了事,都能过得好好的,我为何不能?我偏要比你过得更好,活得更开心!”

    甄氏忽地怔住了。

    片刻后,她脸上笑容一点点褪去,幽幽叹息,“……你果然是我亲生的。”

    是啊,他都能过得好好的,自己为何不能?偏要比他过得更好,活得更开心,一辈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叫人恨得牙根儿痒痒,却又奈何不得。

    因见女儿柳眉倒竖,气得小脸涨红,有心解释几句,哄哄她,偏巧外面传来小丫头的说话声,切切嘈嘈,像是有人急着报消息,又被望星抱月阁的丫头拦住了。

    甄氏蹙了蹙眉,扬声道:“何事?”

    宝珠慌忙跑了进来,脸色紧张,“老爷他……,让小姐过去一趟。”

    “老爷找阿鸾?”甄氏先是挑眉,旋即冷笑,“我明白了。这是劝不动我,就想叫阿鸾过去,打量女儿是姑娘家脸皮薄,又是晚辈,就好随意指使了。”她挥手,对女儿说道:“你去一趟,但他说什么都别应承!”

    凤鸾不想理她,当即叫了宝珠等丫头们跟着,出门走了。

    甄嬷嬷从外面进来,问道:“夫人不跟过去?”

    “当然要。”甄氏眸中杀机四射,冷笑道:“可见有些人好日子过久了,心都过大了。一而再、再而三找事儿,只当我是面团儿似的菩萨性子,容易揉捏,今儿我就叫那些人彻底死了心!”

    ******

    晴雪堂内,凤泽依靠坐在正中太师椅里面。

    他自幼便就是体弱多病,常年卧榻,脸上带着少见阳光的不健康苍白,加上穿着墨绿色的锦袍,更衬得脸色白净如纸。但若细细看,五官眉目是很清秀俊朗的,只是偏于阴柔,好似清风夜色中的一轮幽月。

    “你不舒服?”他打量着嫡长女,“瞧着没精打采的。”

    凤鸾回道:“许是犯困罢。”

    凤泽没有太过在意,在他看来,嫡长女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就算是要天上的星星月亮,都有人给她摘下来。便是有些情绪,不过是小儿女为赋新词强说愁,不像庶女婚事迫在眉睫,因而说道:“贞娘的事的你知道吧?”咳了咳,“前些天,我和你母亲商议了几句,她性子急,我们没有说到一块儿去。”

    何止是没有说到一块儿去?凤鸾知道父亲是在婉言,心下大抵也猜到了,父亲叫自己过来所为何事,不免微微蹙眉。

    母亲眼里只有她自己,父亲眼里只有龚姨娘几个,他们各过各的,自己夹在中间算是什么?爹不疼、娘不爱的,只把一腔心血都冷淡了。

    因而淡淡回道:“父亲你是明白人,我一个未出阁的待嫁小姐,是管不了男婚女嫁大事的,便是母亲那边,也不是我能够劝得动的。”不想和父亲纠缠不休,“父亲既然担心妹妹,何不找祖母,直接挑一门好亲事给她定了,不就妥了吗?”

    凤泽没有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和颜悦色一开口,就被嫡女拒绝。

    但是想想,这十几年自己也是对不起她,没照顾过,没关心过,难怪她和自己不够亲近。因而叹了口气,咳了几声,“你这是说糊涂话了。”细细解释,“你母亲活得好好儿的,贞娘的婚事,本来就是她份内操心的事,哪有我和你祖母做主的道理?要是传了出去,别人会以为贞娘不讨嫡母喜欢。”

    凤鸾闻言瞪大了眼睛,啼笑皆非。

    难道贞娘现在很讨母亲喜欢?父亲啊,你的要求真是够多的,又要贞娘婚事好,又要体面,就连损了一点点名声都不愿意。

    这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好事?

    忍不住又是一阵心寒。

    “父亲。”她心凉凉的说道:“穆三哥是理国公府的爷们,本人也周全,只是元配留了儿子这一点不妥。贞娘是从小在你身边长大的,你心疼她,不想让她嫁,这些心情我都能理解,但是……”

    “但是怎么了?”凤泽好奇问道。

    “但是……,你连她不为嫡母所喜的名声,都要周全。”凤鸾一字一顿,带着心痛和可悲的笑容,看着父亲,“那么父亲可曾考虑过我的婚事?我还是姐姐呢!”

    凤泽忙道:“你的婚事好说,不着急。”

    凤鸾咬了咬唇,方才忍住了胸腔冲上来的恶气,----凭什么自己就不着急?自己就是路边随便一招手,找个男人嫁了就行?当即冷笑,“父亲,你可曾想过,我和母亲对着来会被训斥?又可曾担心,我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对妹妹的婚事指手画脚,传出去又是什么名声?”她被气笑了,“父亲你给我找一个理由,为何要去求情?”

    凤泽被嫡女问住了,喃喃道:“不,不是,哪有你想得那么多……”

    “说得好!”甄氏从外面抚掌走了进来,笑道:“你能说出这番明白话来,我总归没有白白生养你一场。”朝身后招了招手,“都进来罢。”

    呼啦啦,龚姨娘、凤贞娘、凤世杰都进来了。

    凤泽面色大惊,甄氏是什么时候站在外面的?怎地又把龚姨娘等人都叫了进来?更叫他惊骇的是,甄氏不知道在外面待了多久,丫头们竟然不敢吭声儿,是被她吓破了胆子?还是龚姨娘不敢让人进来?不由脑子乱乱的。

    甄氏朝女儿道:“还在这儿站着做什么?你赶紧回去。”

    凤鸾一整天心情大起大落,早就倦怠无比,更是心寒,没有任何二话就走了。

    甄氏冷冷道:“不许任何人进来。”她端端正正坐着,霞光映照,好似给她勾勒了一道金色边儿,有一种神圣不可冒犯。

    凤泽一脸紧张的看着妻子,如临大敌。

    “给我跪下!”甄氏冷冷道。

    龚姨娘先是一怔,旋即明白过来,赶忙扯了扯儿女。

    凤贞娘早慧心思灵巧,赶忙跪下。

    凤世杰年纪小,男孩儿性子又粗粗笨笨的,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母亲和姐姐都跪了下去,还在不解,“这是做什么?”屋子里气氛紧张,他还是感觉的出来的,忍不住有些着慌,“娘……,我们为何要跪啊?又没做错事。”

    龚姨娘顿时叫苦不已。

    糟了,糟了,自己不过是偶尔心痒痒,私下教了儿子几句,让他叫了几声“娘”来听听,这愣头小子怎么喊了出来?而且还是当着夫人的面!

    情知不妥,当即就“咚咚”磕头,“夫人宽恕,四爷年纪小不懂事……”

    甄氏曼声一笑,“好个年纪小不懂事。”手里悠闲拨弄茶盏,“小孩子都是一张白纸,大人教什么就是什么。姨娘你告诉我,是哪个奴才不懂事教坏了主子啊?你只管指出来,我替你打杀了。”

    龚姨娘哪里还说得出半个字?二话不说,就左右开弓自己掌嘴。

    “啪!啪啪!”

    她是下了狠手的,闭上眼睛,不一会儿脸上就红肿起来。

    凤贞娘瞧着心疼,想要阻止生母,但看了看嫡母要杀人的眼神,打了个激灵儿,赶紧隐忍的把弟弟抱住了,低声道:“乖乖的,别出声儿。”

    凤世杰从小在晴雪堂长大,奶妈丫头的伺候着,呼奴唤婢、养尊处优,从来没有吃过半分苦头,更是没人给他受过指甲盖儿的气,哪里能忍得住?他急了,奋力推开姐姐恼道:“不要你管!”上前拉住龚姨娘的手,“娘,娘你快停下啊。”

    凤贞娘忙道:“是姨娘。”

    凤世杰又急又气,央道:“……姨娘你快停下。”

    龚姨娘不敢当众推儿子,求助女儿,“二小姐,快把四爷拉开。”手上不停,还是使劲的扇耳光,扇得嘴角出血,也没敢稍微顿一下。

    凤世杰被姐姐楼主了,拼命挣扎道:“姐姐,你放开我!放开我!”

    凤泽更是喝斥道:“好了,快给我停下。”

    “哟。”甄氏悠悠一笑,“心疼了?肉疼了?”她抿了抿头发,“到底是谁教坏了凤家的爷们儿?不仅教的他嫡庶不分,错把姨娘喊成娘,还敢不听嫡母的话,在嫡母面前耍小爷脾气。”

    凤泽听她阴阳怪气的,皱眉道:“世杰年纪小,不懂事,你别一直揪着不放。”

    甄氏笑道:“要不咱们把族老们都请过来,评评理,看看是我揪着不放?还是有些下*作的奴才不懂事,教坏了小爷?”

    这话里的含沙射影太过明显,凤世杰便是年纪小,也听明白了,愤怒激动道:“夫人说错了,姨娘她不是下*作的奴才!”

    甄氏便呵呵的笑,“这么说,是龚姨娘教你喊娘的了。”

    凤世杰一怔,继而目瞪口呆的看着嫡母,“你、你你……”真是好生奸诈,居然把自己激得说出了真话,岂不是害了娘?他涨红了脸,“不,不是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皇家儿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慕颜并收藏皇家儿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