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家儿媳妇 > 第92章 谁是黑手?

第92章 谁是黑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端王妃的牙齿在打架,强忍了,回道:“跑了。”

    萧铎气极反笑,“大活人,就这么自个儿从王府跑了?”

    端王妃声音颤抖,“是的。”忍不住辩解了下,“昨儿一听说王爷从马上摔下,妾身就把马房的人都看了起来,就怕死了、跑了,但……”咬了咬唇,背后黑手是早早盘算的,实在是太毒辣了。

    “哦?”萧铎的声音有着风暴来临前的危险,讥诮道:“那人是怎么跑的?自己长翅膀飞了不成?”

    “不不。”端王妃赶忙解释,“早上王爷的马车队伍出门不就,那小厮家便有人来送信,说是他娘病重,让他赶紧回去看最后一眼,所以……”

    “所以你就让他走了?!”

    端王妃心里也委屈啊,咬唇道:“下面太琐碎的事,我都分给管事赵妈妈,她来回的时候,说是那小厮的娘有病好些日子了,六月里,曾经告假回去过一次,说是人家母子一场,没有不让见最后一面的道理。”

    萧铎不想听她为自己分辨,推卸责任,只问:“人呢?现在找回来了没有?”

    端王妃摇了摇头,“不见了。”

    “什么叫不见?”

    端王妃身子伏得更低,不敢抬头,“就是人出了王府的门,但是却没回家,家里人也不知道去了哪儿?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一群蠢货!”萧铎一声断喝,震得肩头和手臂一阵剧烈疼痛,他闭上眼睛,声音幽幽凉凉道:“王妃,本王先且不把你往坏处想,说这一切都是你幕后操纵,杀人灭口之类。”他冷笑,“可就凭你做为王府主母,却屡屡抓不到母后黑手,不是让人死了,就是让人跑了,你一样难逃失职之责!”

    端王妃的一颗心坠落谷底。

    是谁陷害自己?是她……,魏氏吗?

    那个小厮,是她暗香斋里丫头沉香的兄弟。

    端王妃几经犹豫,还是委婉说道:“王爷,马房小厮有个姐姐在暗香斋,或许问问她,就知道兄弟的去向了。”

    萧铎脸色猛地一沉。

    端王妃见他一直不说话,不敢再说魏氏。反正自己会查,王爷要是疑心也肯定会查的,再无凭无据直指魏氏,那就成构陷有孕姬妾了。

    因而哽咽道:“是妾身办事不利,请王爷责罚。”

    “责罚?你还好意思说责罚?”萧铎暂且将查证魏氏的事压下,凉凉看着她,一连串质问道:“要是阿鸾当时在马车上,被撞伤、撞惨,甚至丢了性命呢?要是昊哥儿和婥姐儿,若被吓出个三长两短呢?要是本王命理不济,就那样死在了马蹄之下呢?”他目光似钉,冷笑道:“到时候,你死十次都不够责罚的!”

    端王妃眼前顿时一片黑,晃了几下。

    幕后黑手不光计谋歹毒无比,还阴差阳错的害了王爷啊!又是怕,又是惊慌,眼泪簌簌掉,“王爷,妾身有错。”心底有着无可分辨的委屈,“妾身只能发誓,绝对没有做过谋害王爷和阿鸾的事,绝对没有!”

    萧铎冷冷道:“马车是从你手里发出去的,马房小厮也是从你手里溜走的。”

    “……”端王妃无力辩白,跪在地上双膝发痛心发苦。

    萧铎看着叫自己满心失望的嫡妻,冷笑道:“之前我还想着,宠着阿鸾在娘家住了一年,损了你的面子,所以满月酒的事让她再三退让,算是敬重你这个嫡妻。”他问:“可你呢?就是这样回报本王的。”

    他这话其实有私心,之所以让龙凤胎的满月酒上退让,敬重嫡妻只是一小部分,更多是想平衡穆家和凤家的关系,以及稳住王府的后宅。

    可这种时候,端王妃哪里还敢为自己分辨?伏在地上,一声儿不吭。

    “这事儿是不是你的手段,暂且两说。”萧铎深吸一口气,忍住肩膀和手臂的一阵阵疼痛,咬牙道:“单说你身为王府主母,之前又和阿鸾闹得僵,难道就没有想过今天会出事?会有人趁机捣乱?便是为了你自己着想,也应该千仔细、万仔细,早早的就把马房的人和马车看好,不允许出一丝纰漏啊!”

    端王妃的头垂得更低了。

    萧铎心下冷笑,穆氏连一个小小王府都管不好,更何堪管理更大的所在?若是自己真有那个问鼎的机会,让她统领六宫,岂不是整天鸡飞狗跳的?指不定今儿死个妃子,明儿摔一个皇子,那还了得?!

    他冷冷的扫了一眼,“你有多少能力做多少事,本王不强求了。”嘴角勾了勾,带出一丝讥笑,“往后好好做你的端王妃,抚育好崇哥儿,再照顾好贤姐儿和惠姐儿,把能做的都做了,就行了。”

    “王爷……”端王妃本就心惊胆颤的,听着这话,不免多想了些,越想越是惊惶不已,“王爷,你这是……”

    萧铎淡声道:“这件事,本王自己会让人查的。”

    端王妃一颗心落回了原地,又是愧疚,又是自怨自艾,“王爷,对不起……”

    “别说了,别惹本王心烦。”萧铎忍了厌烦,吩咐道:“等下让人把东西都挪到梧竹幽居,那边清净。”没直说不想看到王妃,已经算是给面子了。

    端王妃张了张嘴,但最终……,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默默告退出去。

    萧铎看着那有些摇晃的清瘦背影,在心底冷声,“令嘉,你最好没有掺和到这件事里头!否则……,别说本王不顾念夫妻情分。”

    他继而陷入沉思。

    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王妃?可是弄成这样,她横竖都是脱不了干系的,-----或许她认为自己不敢休了她,所以就任性妄为?不不,这个主意并不是万一遗漏的,王妃应该没有那么蠢,真想除掉阿鸾母子,她就应该再歹毒一些才对。

    当然了,结论还得细细查证才能肯定。

    而其他姬妾里面,蒋氏、苗氏、魏氏三个里面,到底谁最可能?或者说,自己在外面得罪了何方神圣,对方故意要搞得端王府鸡犬不宁!

    萧铎心下一沉,首先想到的人是成王萧湛!

    当时情况那么危急,他突然出现,固然是救了自己一命不假,----但如何解释他刚巧就在附近?是早有预谋?还是知道阿鸾今儿要回王府,就早早的等在周围,希图看她的马车一眼?呵呵,还真是痴情种子啊。

    前者歹毒该死,后者该把眼珠子给挖出来!

    但又仔细分析了下,如果萧湛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那么他就不应该露面,至少不应该出手相救自己。毕竟自己一死,整个端王府也就散了。他要是有点手段,搞个凤侧妃假死之类,指不定还能弄到成王府去呢。

    那么……,他就是单纯痴情种子为见一面,早早等候着了。

    所以,他才能那么快的赶来。

    救命的恩情自己记得,可是姬妾被人惦记的侮辱自己也记得。

    萧铎眼睛微眯,眸子深处似有“劈啪”闪电火花激射,在乌云重重下,闪出一道道青白色的凌厉光芒,叫人不能直视。

    很好,老七你可真是“情深义重”。

    ******

    萧铎先让人去找了暗香斋的沉香,问了,一问三不知。

    沉香跪在地上,回道:“启禀王爷,我那兄弟在马房做事,内院和外院男女有别,眼下魏姨娘又怀着身孕,跟前离不得人,我连暗香斋的门都没有出过。”

    盘问了好几个下人,沉香最近的确一直跟在魏氏身边,没有人见过她去马房。

    萧铎顾忌着魏氏的身孕,只得暂且压下,反倒安抚她,“不过是按例问问,你不必惊慌,回去以后只管好生安胎便是。”然后让王府大管事高进忠带一队人,再让石应崇另带一支人马,分成两路,内外打听搜查,务必要把马房小厮给找出来。

    一时半会儿没有消息。

    原本推迟的三天的满月酒日子,却到了。

    其实端王从马上摔下的事,早就传开,只不过对外只说轻伤不要紧,刻意将风波压到了最小程度。到了满月酒这天,萧铎穿了一身深紫锦缎长袍,上绣皇子专用的四爪蟠龙纹,一切如常,只是左手挂了一个绷带吊起来。

    安王一见他这副样子,不由打趣,“老六,你这是驯马被马撂了蹄子啊。”

    萧铎笑了笑,敷衍道:“本事不佳,改天多驯驯烈马。”

    “不要紧吧?”太子穿一身杏黄色的专属尊贵龙袍,也是四爪龙,他身量稍微低一点,但身上的雍容气度却是难掩,关切道:“今儿就不劝你喝酒了。”

    萧铎欠身,“多谢太子殿□□谅。”又朝一身翡色江水云纹的萧湛笑道:“当天老七你走得匆忙,还没来得及道谢。要不是你正巧路过救了哥哥,只怕哥哥就废了,大恩不言谢,改天再去里府上亲自谢过。”

    萧湛的神色带了几分清雅,仿若一杆修长翠竹,从容欠身,“举手之劳,六皇兄不必如此言重。”

    气氛顿时有点微妙起来。

    兄弟几个都知道,老六和老七有点那啥……,爱恨情仇,嘿嘿,不好说哟。

    萧铎心里当然清楚,自己一提这事儿,会引得兄弟们猜疑不定。可是萧湛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救了自己,事情是瞒不住的,还不如大大方方自己说出来。心下冷笑,他们不就是想看自己的笑话吗?行啊,看吧,自己娶了两个世家女摆不平了。

    让他们看个够,自己倒要看看谁笑到最后!

    片刻后,太子咳了咳,“那还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拍了拍萧铎的肩膀,又拍了拍萧湛,笑着说道:“咱们兄弟,出手帮帮忙也是应该的。”回头瞪了安王一眼,“你今儿可不准乱灌黄汤,乱说话了。”

    安王只做一脸憨厚傻笑,“是,是,我都听太子殿下的。”

    肃王道:“好了,开席吧。”

    等几位皇子都入了座,外面庭院的各家官员也纷纷入座,丝竹响起,菜肴盛上,又是一派歌舞升平的热闹景象。

    而内院里,女人们这边则更加热闹一些。

    今儿是龙凤胎的满月酒,先不说凤鸾出自奉国公府,也不说龙凤胎稀罕,单说冲着皇上赐名这份荣耀,大家都得赶来凑个热闹啊。

    打头最尊贵的女眷便是太子妃,然后是肃王妃、安王妃、成王妃,然后是萧铎的胞妹升平公主,皇室贵妇们坐了一圈儿。端王妃既是其中的一员,又是王府主母,专门负责照顾这圈儿贵人。

    凤鸾则负责招呼世家豪门的命妇们,里面多半是亲戚。

    至于一般的官宦之家女眷,那就没有优待了,被安置在外厅的分了几桌吃酒,自有王府的管事妈妈们招呼,伺候的妥妥贴贴的。

    大家正在寒暄客套刚刚落定,就听一声通传,“郦邑长公主驾到!”

    众人都是吃了一惊。

    好嘛,她这一来,皇室贵妇那圈儿都是她的晚辈,齐刷刷站起来行礼。公卿命妇和官宦女眷就更不用说,一个个的,都生怕自己落后一步,惹到这位性子跋扈骄狂的长公主,忙不迭的抢着起身。

    太子妃先笑盈盈道:“大皇姑,原不知道今儿你老人家要来。”

    “好好,知道你知礼。”郦邑长公主夸了一句,摆摆手,“你坐,不必让位置出来给我,大伙儿都坐。”看向凤鸾笑道:“我就说你是个有福气的,果不其然,这就一男一女得了个好字。来,让表姑婆坐你身边。”

    几句话,就把众人给安排了,把凤鸾给稳稳当当的捧了。

    在座的谁不是人精?谁是傻子?大家心里都清楚明白,得,长公主这是给凤侧妃做脸面,撑腰子的,端王妃你就老老实实凉快着吧。

    端王妃最近的确老实的很,除了之前吃过长公主打脸的苦头以外,最近更是办错了事儿,让丈夫失望至极,正是战战兢兢祈求平安的时期。不等长公主说话,便自动低眉敛目的,尽量当一块不让人主意的背景墙。

    席面上,凤鸾道了谢,“长公主殿下请坐。”把自己的主位让了出来,然后坐了次主位,因为是在内院内厅,又让人去把龙凤胎给抱出来,“让长公主殿下瞧瞧。”

    今儿人多众目睽睽的,郦邑长公主不像上次那样张狂炫耀,没拿什么先帝遗物,而是送了一对足金的金项圈儿。上坠小金锁,小金铃铛,还镶嵌了五色宝石,平常之中透出繁复华丽,仍旧是她一贯的风格。

    凤鸾道谢,“多谢长公主殿下厚赏。”

    “不值什么。”郦邑长公主是真的没有看在眼里,她满不在意,瞧着奶娘抱了龙凤胎过来,倒有了几分兴致,“让我看看。”她伸手拨开大红襁褓一点儿,看着里面的两个人参娃娃,众人都表示感兴趣过来围着看。

    “哎呀,这可真是喜欢人。”太子妃笑道:“难怪人人都想要龙凤胎,瞧着就比一个让人欢喜,两个并在一起,真是叫人爱不释手。”

    安王妃笑道:“儿像母,女像父,真是好福气。”

    众人笑语盈盈的,嘴里都说着讨喜好听的话儿。

    郦邑长公主却是怔了怔,看着昊哥儿,伸手道:“让我抱抱。”

    大朱氏赶忙小心翼翼递了过去,让她抱,紧紧贴在周围守着,眼睛不错一下看着,生怕这位娇贵的公主抱不好孩子,有个闪失。

    要搁平时,郦邑长公主见状早就翻脸恼了。可她这会儿一直盯着昊哥儿看,根本没留意大朱氏的神色,她的眼睛里,闪着一抹淡淡的伤感之色。

    不过转瞬,竟然隐隐有了泪光。

    众人笑着笑着,忽地发觉长公主不太对劲儿,都是面面相觑。

    过了片刻,郦邑长公主才回过神来,把昊哥儿交给了大朱氏,嘱咐道:“好好照顾这个孩子,我很喜欢他。”察觉到了自己神色有异,抬头叹气,“这孩子天庭饱满、地阁方圆,让我想起了塔司图,刚出生那会儿也是这么乖巧。”

    作者有话要说:每天双更,每章字数不一定,尽量讲完一个要紧剧情,让每章都有看头,保证每天1万字左右~~

    么么,多谢大家的支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皇家儿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慕颜并收藏皇家儿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