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家儿媳妇 > 第118章 步步惊心

第118章 步步惊心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蒋恭嫔传召自己?这个时候?!凤鸾惊住了。

    可是不敢怠慢,甚至来不及叫姜妈妈等人进来吩咐,因为那脚步声已经往寝阁里面来了,飞快抓了红缨低语,“先躲着,等下你走后门,赶紧给凤家和郦邑长公主送信。”

    “是。”红缨一咬牙,飞快的藏到屏风后面去了。

    凤鸾整了整衣襟站了起来。

    “凤侧妃呢?”来人是蒋恭嫔身边的一个嬷嬷,还带了两个小太监,欠了欠身,“侧妃,恭嫔娘娘传侧妃进宫说话,马车已经在外面备着了。”

    凤鸾飞快思量了一下。

    蒋侧妃刚刚小产,蒋恭嫔就让人来传自己,这里头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儿!可是要怎么想办法拖延?直接拒绝,那肯定是不行的。

    “走罢。”只片刻功夫,那嬷嬷已经神色不耐,“哎哟,侧妃的面子可真大啊!莫非恭嫔娘娘还请不动侧妃?”

    “不敢。”凤鸾如何听不出她的威胁?蒋恭嫔既然存心要发作自己,那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蒋侧妃那边诬陷自己的罪名且不说,自己若是强行反抗,又有“忤逆尊长之罪”了。

    因而陪笑道:“妾身衣衫未换,仪容未整,还是进去稍微收拾……”

    心下还是盼着,萧铎那边赶紧闻讯过来救场。

    “不用!”那嬷嬷断然道:“恭嫔娘娘传你进去就赶紧的,别拖拖拉拉惹得娘娘生气!连带我们这起跑腿的奴才都不落好!”不仅语气威胁,还道:“侧妃可别这会儿头疼脑热的推脱,恭嫔娘娘说了,要是侧妃身子不适,就叫咱们把侧妃给抬进宫去!”

    凤鸾没有办法,只得捏了捏袖子缓缓跟着出去。

    马车停在了暖香坞的院子里,竟然是一路让人拆了门槛,打算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带出王府,----情知古怪,脚步不由的微微一顿。

    “侧妃。”那嬷嬷冷声道:“你再不走,我们可就要得罪动手了。”

    凤鸾强自镇定情绪,不肯迈步,“嬷嬷,恭嫔娘娘到底所为何事?叫我知道,也好心里有个底儿啊。”

    “主子的事,我们做奴婢的哪里知道?”那嬷嬷朝旁边递了一个眼色,口中道:“请凤侧妃上车。”跟另外一个身量高壮的太监,两人一起用力,竟然将她给强行架上了马车!然后喝斥驾车的小太监,“赶紧的!别让娘娘等得着急!”

    凤鸾不防他们居然用强,心下越发不安,喊道:“嬷嬷,先停车!”

    可惜马车一路往前跑得飞快,没人应答。

    姜妈妈等人都是惊呆了!根本没有见过这种阵仗,从来都是斯斯文文的,不过眨眼之间,还没来得及说话,蒋恭嫔的人就把侧妃给强行带走了!

    这……,这还哪里是传召人进宫?简直是抢人!

    情知王府的人拦不住宫中马车,姜妈妈慌了,一跺脚,“宝珠怎么还没有把王爷给请回来!”顾不得上了年纪,自己飞快朝着碧晴含烟馆跑去。

    而前面,宫中来的马车正在快速飞奔。

    “闪开,闪开!”小太监一路挥着马鞭,连正门都不走,直接奔向距离最近的西边角门,恨不得以闪电速度离开端王府。

    凤鸾坐在马车里面,心口乱跳,简直好似春雷阵阵作响!眼看自己飞快出了暖香坞的院子,很快又过了仪门,再往前行走一段儿,便是西角门了。

    萧铎呢?他人怎么还不来?!

    姜妈妈她们又不是死人,肯定在听说宫里来人时,便就已经去碧晴含烟馆送信,萧铎如果快一点儿……,心中忽然一凉,不对!

    如果是蒋侧妃和蒋恭嫔有意设计自己,那么这个时候,肯定会在碧晴含烟馆重重阻拦报信,----不用拦着一直不报,而是稍微把时间拖延一下,让马车先把自己送出王府就行了。

    等萧铎收到信,再被误指一下方向,先去暖香坞,然后得知自己已经出了王府,就算他有心要追,也足够岔开其中的时间!根本就追不上!

    凤鸾越发觉得今儿事态非比寻常!把心一横,打算先下车跳马,拼着摔伤也要拖延一下时间。刚一动,那嬷嬷就在马车前面挡着,皮笑肉不笑,“侧妃,我劝你还是别乱动的好,不然马车跑得这么快,摔伤、摔残了,那可就不好说了。”

    ******

    正如凤鸾猜测的那样,宝珠一路飞跑赶去碧晴含烟馆送信,刚到门口就被丫头拦住了,说是,“蒋侧妃刚刚小产,身体虚弱,受不得惊吓。宝珠姐姐且等一等,我这就进去回报王爷。”

    这一去,就是半晌都没有个动静。

    过了好一会儿,萧铎才脸色沉沉的快步出来,“宫里来人了?!”

    “是。”宝珠还不知道暖香坞的情况,急得跺脚,“说是恭嫔娘娘传侧妃进宫,就连马车,都直接进了暖香坞院子里了。”

    萧铎当即拔脚朝暖香坞赶去。

    走到半路,姜妈妈气喘吁吁跑了过来,“王爷!宫里的人已经把侧妃带走了。”

    “带走了?!”萧铎脑子一过,便觉出里面不对劲了。

    就算高进忠和姜妈妈进宫请太医的时候,消息传出去,传到母妃耳朵里,知道是端王府要请太医,那也不知道是蒋侧妃出事啊?更不可能知道她小产啊?母妃何以发作雷霆震怒,这么着急,用这种强硬的方式将阿鸾给带进宫去?!

    此刻没有时间多想,当即飞快去了马房,然后翻身上马一路追向皇宫。

    然而一路飞快,却连凤鸾马车的影子都没有追上。

    到了皇宫,递牌子,内监恭恭敬敬行礼,“见过端王殿下。”然而规矩却是一点都不敢错,“请端王殿下稍候,这就让人去回禀恭嫔娘娘。”

    萧铎心急如焚,可是成年皇子却不能强行闯入内宫,这可是大罪!而且根本不可能闯得进去,若是随随便便都有男人能闯进去了,皇帝的头上岂不一片绿油油?心下只能安慰自己,母妃至多就是训斥阿鸾几句,应该不会怎样。

    心思飞快转动之际,忽然想到了一个可以救场的人。

    赶忙从荷包里摸出一锭金子,塞给一个内监,“赶紧去给仪妃娘娘报信,就说凤侧妃进宫了,正在恭嫔娘娘处说话。”

    仪妃如今升了位分,又是阿鸾的亲姑姑,她过去总能看住一下场子吧。

    萧铎想法是对的,能够在如此短暂急促的时间里,想到仪妃,再让人去报信,已经是反应很敏捷了。而且他让仪妃去蒋恭嫔的宫里,用仪妃的位分压着母亲,救凤鸾,从某种意义上说已是不孝。

    他尽自己所能,把能为凤鸾做的都做了。

    ----可是还不够。

    因为事情从蒋恭嫔召凤鸾进宫起,不知不觉,就在某个地方出了岔子,然后一个拐弯儿,朝着不能控制的方向发展了。

    ******

    凤鸾被嬷嬷领着,下马车,换软轿,然后一路进到幽幽凉凉的大殿里。

    蒋恭嫔端坐在正中位置,身穿嫔位正装,打扮颇为凌厉庄严,劈头盖脸便是冷冷一句问罪,“凤氏,你可知错?!”

    凤鸾当然不能直接就认错,更何况,自己也没错啊。

    因而福了福,“还请恭嫔娘娘指点。”

    “指点?”蒋恭嫔今儿存了心要狠狠教训她,当即喝斥道:“柔儿有孕,你比她年纪长,又生产过,不说好生指点教导于她,反而下毒手将她推到小产!如此善妒不能容人,该当何罪?!”

    凤鸾已经猜出是她和蒋侧妃联手设计自己,过了最初的那阵惊骇慌乱,反倒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尽量保持平静的语气,以免激怒对方,“回娘娘的话,今儿蒋侧妃来暖香坞说话,不小心滑了一跤,然后小产了。这段时间何其短暂?王府还没有来得及跟恭嫔娘娘回禀消息,想来娘娘是在别处听岔了,妾身并没有推过她。若不信,还是等蒋侧妃身子好点,当面对质再问个清楚。”

    ----强硬的不行,暂时只能使出拖延之计。

    蒋恭嫔被她呛得一噎。

    没想到凤氏小小年纪如此伶牙利嘴,且镇定沉稳,在自己的严词厉色之下,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慌,反而拿话堵着自己的嘴。是啊,端王府的消息都还没传进来,自己又是从何处听说?她不说自己提前预谋,只说自己听岔了,还说等到侄女好点再当面对质,短短时间,就能想出这等拖延之计,委实厉害!

    凤氏貌美,有子、有宠,还有家世,再加上这一份沉稳心计,难怪侄女斗不过她。

    哼!心下冷笑,今儿自己可没打算跟她细细讲道理。

    因而面色一沉,冷声道:“你别管本宫是在哪儿听说的消息,反正你推了柔儿的事实是不假的!不过仗着老六宠爱你,又有几分姿色,便没了规矩,甚至连王妃都给你压了下去,简直胆大妄为!”

    凤鸾细细回道:“王妃娘娘是我的嫡亲表姐,她一向疼爱我,谦让我,我待她也是恭敬有加,尊之,重之,断然没有压过去一说。恭嫔娘娘若是不相信,可以叫王妃娘娘进宫问一问,到时候就清楚了。”

    蒋恭嫔气得脸色一变。

    简直是胡扯八道!不说眼下不会叫端王妃进宫问话,便是叫了,难道端王妃还能当面说她坏话?真是……,真是牙尖嘴利啊!

    行了,不用再跟她多废话了。

    当即喝斥道:“凤氏无礼!赶紧给本宫跪下认错!”

    凤鸾自己一个人,可不敢在蒋恭嫔的宫里面表演骨气,二话不说就跪了下去,但却抿了嘴,错……,自己是绝对不会认的。

    认了,可就中了她们的计了。

    “你还不知错?”蒋恭嫔冷声质问道。

    凤鸾低了头,不说话,表情倒是恭恭敬敬的。

    蒋恭嫔有些急了,若是她哭哭啼啼的,或者一味分辨,自己总会逮着几句错处拿捏她的,偏她言语谨慎、举止恭敬,竟然抓不住任何把柄!总不好直接就这么打人吧?毕竟她可是奉国公出身的千金,不是苗氏、魏氏之流,自己可以随便打。

    因怕事情拖延生变,朝着心腹嬷嬷招了招手,耳语道:“吓唬吓唬。”然后转头看向下面,厉声道:“你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对不对?你以为不开口就行了?哼,今儿本宫就替老六教导教导你,给你长长规矩!”

    凤鸾仍旧不动,脸上连一丝变化都没有。

    自己不信,蒋恭嫔敢没有证据就真的动手打自己,便是真打了,错也在她,难道她还敢打死自己不成?反倒是说开口说话不妥,一说,就是错处。

    因而不论她怎么恐吓威胁,都咬紧牙关。

    “来人!”蒋恭嫔声色俱厉喝斥道:“给本宫狠狠的廷杖二十!”

    当即来了两个嬷嬷,将凤鸾强行拉了起来,动作粗鲁无礼,将她摁在了长长的条凳上面,让她趴下。一个嬷嬷冷笑道:“凤侧妃,看你长得细皮嫩肉的,想必还没有尝过这廷杖的滋味儿吧?”

    凤鸾老老实实的趴下,不言语。

    蒋恭嫔朝下递了一个眼色,故意拔高声调,恶狠狠道:“你们还等什么?还不赶紧给我动手?!打,给我朝死里打,看她承认不承认!”

    “好叻。”那嬷嬷作势搓了搓手,然后高高举起木棍,一声喝斥,“凤侧妃,你还不肯认罪么?再不开口,奴婢这棍子可要重重落下来了。”

    凤鸾闭上眼睛,一副你们想打就打反正我不会开口的架势。

    那嬷嬷有点为难了,这又不是宫女,不好随便打啊,打错了,打不好,回头自己可是要担责任的,因而冷笑道:“我看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好,今儿就让长长教训!

    故意作势在地上狠狠墩了两下,“砰砰”闷响!

    要不是凤鸾性子冷静沉稳,加上对宫中吓人的手段十分了解,沉得住气,换个胆子小一点,早就吓得鼻涕眼泪一把流了。

    可她下定狠心,竟是宁愿挨打也不愿意落了口实,只是死死咬紧牙关。

    那嬷嬷又在地上墩了两下,仍不见她开口,不由朝上看去,----这到底是打啊?还是不打啊?打坏了,回头算谁的啊。

    蒋恭嫔也是一阵为难不已。

    打吧,怕收不了场;不打吧,自己今儿又要怎么下台?况且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要是一点收获都没有,岂不亏了?纠结了一下,伸出手指轻轻点了一下,示意只要高高举起,轻轻落下,吓唬吓唬她几下就行。

    嬷嬷收到主子的讯号,便大喝一声,“打!狠狠的打!”

    言毕,便是一廷杖落了下去。

    虽然力道不重,但是落在凤鸾屁.股上也是生疼生疼的,不由皱眉咬紧了唇。

    “好啊。”蒋恭嫔气得不行,吓不住,打也打不怕,“你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以为本宫不敢狠狠打你,对不对?!啊……”

    外面一阵脚步声飞快响起,紧接着,传来一记清丽女声,“恭嫔你要打谁?!要让谁见到棺材掉眼泪!”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大家的订阅支持,你们的意见都有仔细斟酌,么么大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皇家儿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慕颜并收藏皇家儿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