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家儿媳妇 > 第146章 对质

第146章 对质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会儿有点头热。”萧铎温和笑道:“你去打盆水进来,给我擦擦。”

    “哎。”宝珠满目欣喜的飞快去了。

    萧铎目光凉凉的看着她的背影,手指在床沿上面轻轻敲着,这个背主的丫头留不得了。阿鸾是一个心地良善的性子,估计她不舍得,不如自己提点提点,叫她把这个丫头处置了。

    “王爷醒了?”珠帘一动,凤鸾从外面进来,自己倒茶喝了一口,“还当你一直睡着,怕你吵,说等会儿进来的呢。”又问:“感觉好点没有?”

    听她如此关切,萧铎之前的不痛快消散了几分。

    凤鸾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说道:“好像没那么烫了,王爷最好今天晚上能够退烧,明儿八月十五不仅要进宫,还得忙着孩子们的生辰,只怕没有功夫歇的。”

    萧铎的逆鳞竖起来的时候,别人不敢碰,但只要凤鸾轻轻一抚就顺了。

    他的脸色很快软和不少,只没说话。

    “怎么呆住了?”凤鸾正要细细问他,听见身后一串急促脚步声,回头看去,是宝珠打了水站在门口。奇怪的是,她眼里的表情有点复杂,----还没消散的惊喜,以及掩不住的惊讶、失落,像是有什么欢喜的事儿,被自己打断了。

    宝珠诺诺道:“侧妃……,我打水给王爷擦脸。”

    凤鸾先是不解,擦脸就擦脸,做什么脸色这般奇怪?继而心思微转,加上从前对宝珠就有数,心下大致猜出了七八分来,勾起嘴角,“你放下,我来擦罢。”

    宝珠当然不敢跟她争,上前放下,然后看了萧铎一眼才转身离去。

    凤鸾瞅着她眼里的那抹失望,和恋恋不舍,不由感到恶心无比。宝珠前世背主陷害三堂兄,这个梁子自己一直记得。若是她今生一直规规矩矩的,或许还能容她,既然她作死,那就只好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了。

    萧铎见她发呆,担心她没有看穿宝珠的那点伎俩,又不好直说,怕她生气,因此委婉提醒道:“丫头们年纪大了,总留着,有违人和,不如早点择个人家嫁了。”

    凤鸾有点意外的看着他。

    依照端王殿下的性子,看不上宝珠之流倒是不奇怪,不过主动处置想要勾引他的丫头,可见……,还是为自己着想的。特别是他还怕伤了自己,说的这么委婉,----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倒是把跟他置气的心思软了下来。

    萧铎见她不说话,还以为她是舍不得陪嫁丫头,因而道:“正巧我书房里有几个小厮要娶媳妇儿,宝珠漂亮伶俐,我挑个好点的人家给她,也不算亏待你的丫头了。”又道:“回头我再给你买几个好的,不比宝珠等人差。”

    凤鸾沉吟着,片刻后点了点头,“行,回头找个日子把宝珠给嫁了。”

    “你别舍不得。”萧铎不好多说,也没工夫为一个丫头费心思,既然她答应了,便不多问了。想着明儿就把小厮的家底送过来,让她细细的挑,赶紧把宝珠这种烦人精给解决掉,省得留在屋里糟心。

    第二天,他让人送了三个小厮的家底情况过来。

    凤鸾一一看了,都还不错,反倒觉得宝珠配不上这几个小厮。继而心下冷笑,想来她肯定是不愿意配的,没那个福气,罢了,走走过场便是。

    因而叫了宝珠过来,说道:“你年纪是我屋里丫头最大的,又跟我时间最久,所以想给你择一门好亲事,也不算跟了我一场。”

    宝珠目光一惊,慌道:“侧妃,奴婢还不想嫁人。”

    凤鸾微笑道:“不要紧,只是先定亲下来,回头等过两年你二十了再嫁。”

    “不……”宝珠仍然不愿意,可是又解释不出原因来。她低了头,心下飞快思量着,----小姐怎么突然想起给自己订亲了?豁然一阵心惊,糟了,一定是昨天自己太过留恋端王殿下,给她发觉了。

    现在看来,她根本就不愿意留自己下来做通房丫头,而是要打发自己走。

    不不!王爷分明是看上自己了!只要稍微再努力一下,就能事成,王爷是那般风流倜傥,还痴情不移,且身份矜贵无比,比外头的小厮强一千倍!就算王爷对自己没有对小姐好,多多少少也是有几分怜惜的吧?只要自己得了宠,生了孩子,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就到手了。

    可是小姐不愿意的话,自己要怎样才能留下来呢?

    “怎么不说话呀。”凤鸾笑道:“你这丫头平时看着挺爽利的,也害羞了。”

    宝珠顺着她的话,只做一脸害羞的模样,“这事儿……,还得跟我家里人商量商量,待我先问过爹娘的意思。”

    真是放肆!凤鸾心下大怒,她一个卖身为奴的丫头,卖身契都在自己手里,婚姻嫁娶哪里轮得到父母做主?况且萧铎准备的这几门婚事不错,又没有坑她,她却千不情万不愿的,分明就是心里有鬼!

    只是并不拆穿她,笑道:“行啊,回头叫你爹娘过来问问。”

    宝珠勉强笑着退了出去。

    到了下午,凤鸾在院子里面闲逛的时候,红缨过来低声说话,“侧妃……”她有些为难的提醒,“昨儿侧妃在后院忙活的时候,宝珠一直在里面跟王爷说话。不是奴婢有心挑唆,只是担心……,她大了,或许有什么别的念头了。”

    凤鸾扭头看向她,果然还是红缨心细而且尽忠可靠,对她投以赞许的一瞥,然后松开花枝笑了,“没事,我心里有数的。”

    “有数?”红缨怕她没有听明白,或者是偏袒陪嫁丫头,犹豫了下,鼓起勇气再次说道:“请侧妃先恕奴婢僭越之罪。”她跪下去,“奴婢觉得宝珠对王爷有心思,整天爱在王爷跟前晃荡不说,还专门找单独的时间进去说话。如果侧妃本来就打算让宝珠做通房丫头,那当奴婢多嘴没说,如果不是,还请侧妃早做安排。”

    “你起来。”凤鸾俯身亲手搀扶于她,低声笑道:“今早我就叫了宝珠,说是给她安排一门上好的亲事,先订下来。”

    红缨缓缓站起来,“那……,宝珠怎么说?”

    凤鸾勾起嘴角,“这会儿我不在屋里,估计她已经去找王爷说了吧。”

    “啊?!”红缨大惊,“万一王爷……”不好说萧铎好色,委婉道:“万一王爷看着宝珠是侧妃的陪嫁丫头,心软了怎么办?”

    凤鸾淡淡一笑,“不会的。”

    不是自己太过自信,也不是早上萧铎的那番体贴让自己相信了他,而是自己十分清楚萧铎的性子,----他最恨背主之人!就算他看上了宝珠,也得自己介绍给他,或者他找自己索要,而不是宝珠背着自己擅作决定。

    宝珠这般自作聪明,背弃主人,萧铎是不会给她什么好果子吃的。

    ******

    事实正如凤鸾猜测的那样。

    宝珠哪里是要去找爹娘商议,根本就寻着机会,找萧铎求情的,此刻正跪在他面前娇软哀求,“王爷,今儿侧妃说要把奴婢早点嫁出去。虽然是为了奴婢好,可是奴婢舍不得侧妃,不想那么早嫁出去。”她的目光脉脉含情,柔声道:“王爷能不能劝一劝侧妃,让她别急着嫁了奴婢。”

    萧铎目光微敛,“你们主仆的事,本王如何做主?”

    “王爷可以的!”宝珠听他口气有松动,更欢喜了,心急道:“毕竟侧妃已经做了王爷的姬妾,只要王爷开口,侧妃肯定也是不敢辩驳的。”

    “哦?”萧铎双眼微眯,眼底深处闪出危险的光芒。

    可惜宝珠太心急勾引他,改变命运,只觉得他目光闪烁似有情意,反倒越发以为是看上他了。“王爷……”她试探着,将手放在了他的大腿上面,娇羞无限,“其实奴婢不只想要留下来服侍侧妃,更想……,更想留下来服侍王爷。”

    最后一句,声音已经细若蚊呐。

    萧铎眼里露出嘲讽之色,“你想怎么服侍本王啊?”

    宝珠害羞低着头,没有看到他眼里的嘲讽,只当他是心动了。可她毕竟是未经男女之事的少女,心口扑通乱跳,却做不出十分出格的动作。心里几番挣扎,若是此刻不给王爷一点甜头,只怕他转眼就弃了自己,不敢兴趣了。

    一咬牙,抓住萧铎的手放在自己胸口,结巴道:“任、任凭王爷吩咐……”

    萧铎恶心的抽出了手,狠狠给她一记窝心脚,斥道:“下.作东西!以为本王是那等色中饿鬼?见了个女人就走不动道,脑子不会转?真是可笑!”

    “王爷……?!”宝珠痛得捧着心口在地上颤抖,抬起头,不解的看着他,不明白之前都对自己有情意,为何突然就恼了?赶忙害羞忍臊,仰面道:“王爷,奴婢一片真心……”

    “你真叫本王恶心!”萧铎将茶盅往地上狠狠一摔,朝外喊道:“来人!”

    姜妈妈和玳瑁闻声冲了进来,面面相觑,然后看看宝珠,再看看王爷,想起最近宝珠的一场,皆是有所领悟,眼里皆是一片嫌恶之色。

    萧铎冷声道:“宝珠言行无状,冲撞本王,把她给捆到柴房里去!”

    宝珠还在哭着求情,“王爷、王爷,饶了奴婢……”

    姜妈妈哪里容得她再开口说话,当即掏了自己的帕子,再要了玳瑁的帕子,两下里利索打个结,然后把宝珠的嘴给捆上了。上前“啪啪”两耳光,喝斥道:“不许喊,再喊把你的破舌头给绞了!”

    然后两人连拉带拽,出门又喊了婆子,只道:“宝珠砸坏了侧妃心爱的东西,王爷训了她几句,她居然还出口顶撞,先关到柴房里反省反省再说!”

    众人都是云山雾里,但是姜妈妈是凤鸾的乳母,没人敢怀疑,赶紧带走宝珠。

    等到凤鸾从后面回来,萧铎大致说了两句,“宝珠心坏了,我已经让人捆到了柴房去,等下就叫人牙子,把她卖得远远的再也不烦扰你。”

    动作这么快?凤鸾看着他,一时间有点唏嘘感慨。

    “怎么不说话?”萧铎也凝目瞧着她,担心道:“莫非舍不得宝珠?”怕她误会,忍不住皱眉解释了下,“你那丫头心太大,想要做本王的通房丫头,她未经你的允许就这般张狂,还跑来找我求情,让我阻止里将她嫁出去,如此背主之人留不得!”

    “不,我没有舍不得。”凤鸾轻轻摇头。

    萧铎又问:“那是觉得丢了面子?”

    凤鸾轻轻易笑,“我又没做丢人的事,有何丢面子?要丢人也是宝珠丢人!”伸手抓住了他,想着他处处替自己着想的关切,软了心肠,觉得两个人闹别扭好傻气,“其实母亲生辰那天,我在街上遇险的事,信里面并没有跟你说全。”

    “还有别的?”萧铎挑眉问道。

    凤鸾便将当时的情形细细说了,然后道:“当时别提多险了,我是在信里没跟王爷说,是怕王爷担心,其实我的魂都给吓得快没了。”

    “你怎么不早说?!”萧铎震惊的看着她,继而一想,不怨她没有早说,要怨就怨自己这几天没有问她,一直跟她怄气。“阿鸾。”他静默了一下,“是我不好,不该只顾自己胡思乱想,而没有先和你把事细问清楚。我还以为你说的射偏了,是偏到马车外面去,王妃那边也不知道……”

    她信里写得平平淡淡,王妃说起来,也只是说她受了惊吓而已。

    ----没想到竟然是这般凶险!

    想着她受了惊吓的样子,不免心疼,将人搂进怀里,“阿鸾,对不起。”

    凤鸾心里憋了好几天的委屈,这才释放出来,“你不是只顾着自己生气么?”不好直说他是因为王诩,只道:“你自己在外头受了气,就回来拿我当受气包,我这心里也恼了,不想理你。”

    萧铎沉默不语。

    凤鸾有意把这个脓包给挑破了,委委屈屈道:“你不晓得当时多吓人,要不是王诩反应机敏,拍了一下我的头,差一点我就没命了。”

    自己心中坦荡荡的,没啥不能说。

    重点是,说起王诩固然会叫他心里不痛快,但若不说,万一事后有人胡乱挑拨离间呢?生出天大的误会岂不更麻烦?与其彼此误会来误会去,还不如当面交割清楚。

    “王诩?”萧铎眉头一挑。

    这么说,王诩是她的救命恩人了?心里有点不痛快,不过……,比起自己的那点小小醋意,当然还是她的性命更要紧。而且这也解释了,她为什么会那么信任王诩,救命之恩,的确是值得信任感激的。

    两人搂在一起,都是静默了好久才分开,然后在旁边坐了。

    萧铎转头朝着窗台上面看去,那本《无量寿经》还躺在那里,----自己是该觉得她和王诩过从甚密呢?还是相信她心中坦荡荡没有杂念?抬头看向她的眼睛,清澈的好似一汪没有杂质的湖水。

    片刻后,他淡声道:“阿鸾,你没事就好。”忍了忍,“别的本王都可以不计较。”

    凤鸾听了心里直皱眉,听他这意思,是他大度不计较自己和王诩有瓜葛?而不是相信自己心无旁骛?不行,今儿非得把这件事给捋顺了。

    “什么叫别的都可以不计较?”她目光灼灼的问道。

    萧铎看着她,不想再提起王诩来扰乱彼此,不过是个太监,摆摆手,“罢了,没什么,往后咱们还是好好过日子罢。”又道:“这次你受了惊吓,好好休养着,至于幕后的人,本王会仔细查出来收拾的!”

    “萧铎!”凤鸾眼里绽出碎冰一般的寒芒,“你到底在想什么?不能说么?就不怕你掖着藏着彼此生出嫌隙?”忍了一口气,“你说了,我也好辩一辩。”

    萧铎还是不想开口的意思。

    凤鸾一声冷笑,转身从抽屉里掏出一封信,狠狠摔在他面前,“当初我是怎么说的?你又是怎么答应我的?这么快就不记得了?不记得,自己看看这信上的白纸黑字,都写得清楚着呢!”

    萧铎看着那封信,不免想起从前彼此恩爱甜蜜的时光。

    继而拆开了信,一行一行,一字一句,都是她当时亲笔写下来的,还撒娇让自己亲手用胭脂画了押。当他看到最后那句,“世事变化不定,人心朝夕万变,或许将来之你已不是今日之你,还望勿忘今夜之诺。”

    凤鸾声音凉凉,“你想起来了吗?今日还肯践当日之诺吗?”

    “阿鸾。”萧铎心中情绪翻涌不定,是啊,当时自己不是答应的好好的吗?永远都不怀疑她,相信她,如果有怀疑就面对面的问她,----为何掖着藏着不问?萧铎你这个懦夫,你的勇气去哪儿了?!连问一句都不敢吗?

    凤鸾又道:“王爷说清楚了,便是死,也好歹让我做一个明白鬼儿。”

    “胡说。”萧铎当即斥道:“不要说什么死啊死的!”

    自己哪里舍得让她去死?因为她,自己已经先把自己折磨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看了大家的留言和吐槽,仔细琢磨了下,的确是男女主的感情有反复,这点没有处理好,在这里向大家说一声抱歉~~

    某颜后面会调整一下思路,慎重下笔,更多推敲,希望能写出大家满意的剧情~~

    多谢大家的订阅支持O(∩_∩)O,爱你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皇家儿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慕颜并收藏皇家儿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