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家儿媳妇 > 第184章 推波助澜

第184章 推波助澜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屋里面,升平公主独自静坐,忍不住环顾了一圈儿。

    这还真是……,低调的奢华,墙头那一副看似不起眼的古画,窗台上前朝留下来的鎏金博山炉,格子上摆的通身翠绿的翡翠摆件,每一样都是价值不菲,偏偏还布置出古朴淡雅的样子。

    早就听说凤氏的陪嫁十分丰厚,手头阔绰,这么仔细一看,比自己这个不得宠的公主都强多了。心下的酸涩一闪而过,公主什么的,也得看母亲在宫里面是何地位,有没有手握权势的兄弟,丈夫出身如何,自己在父皇面前得不得宠,不然只是名头好听罢了。

    说起来,自己还不如凤氏养得娇贵无忧呢。

    继而不免对比起两位嫂子,前头那位穆氏不能说不好,对自己客客气气的,并没有任何失礼的地方,但就是感觉不冷不热,捂不化,一直有股劲儿端着。许是世家女和王妃的身份让她清高?或许在她看来,只要守礼,王妃的位置就失踪跑不掉,没必要多做别的努力吧?呵呵,自己和她亲近不来就算了。

    眼下这位凤氏倒是更有趣一些,长得好就不说了,别说哥哥看着喜欢,自己也觉得是个赏心悦目的大美人儿。母亲是为了蒋家那一撮人和她杠上了,实际上,凤氏并不是难相处的人,反而十分容易捂热。

    自己对她的亲近和好处,她看得清,每一样都数给自己听,记得回报,比那些捂不热的石头强多了。

    升平公主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凤鸾很快回来了,并不提北小院闹鬼的事儿,脸上的笑容也没变,进门道:“一些琐碎小事。”然后说起卫家的公子,“回头找个合适的机会见面,升平你可有好的日子挑选?”

    “过几天就是我的生辰。”升平公主笑道:“到时候哥哥和嫂嫂过来道贺,卫家那边肯定也会来人的,我再安排一下,不显山不露水就把人相看了。”

    凤鸾想了想,“行,不错。”端茶喝了一口,又客套的推了点心过去,“不然专门叫人过来,让孩子们知道脸上尴尬。”

    升平公主便绽出一丝笑容,“那就这么说定了。”然后说了几句闲话,顺道叫了昊哥儿和婥姐儿出来,给了小小见面礼,便告辞回去了。

    凤鸾等丫头们收拾完东西,叫了王诩进来,“过几天升平公主生辰,预备出去,先跟你说一声。”又问:“昨儿听丫头说,小葫芦讲你腿上有些阴雨痛,本来想着给你叫个大夫的,后来一打岔又忘了。”

    “不要紧,是小葫芦大惊小怪的。”王诩微笑,“我是习武的人,自己的身体清楚的很,不用叫太医折腾了。”她能想着关心自己就很好了。

    比起自己的那点小伤小痛,反而更担心她。

    可是有关小穆氏的话,没法问出口,在规矩不合适,情理上也不适合,忍不住打量了一下她的神色,看起来还好,眉目算是舒展平和的,……这就好。

    凤鸾沉吟了下,“想来你是觉得叫太医麻烦,没事的,明儿就说给我请平安脉,完事儿后,再顺便给你看看便是了。”

    “好。”王诩笑着点头,再拒绝就有点过分且不识好歹了,然后问道:“王妃身上的伤如何呢?”大概是她伤口的位置太隐秘,在王府里又有一种无形的约束,话问出口便觉得不妥,果断结束话题,“记得叫太医开点调理的方子。”

    凤鸾心中没有杂念,倒没有觉得有何不妥。

    不过她还没答,红缨在珠帘外传道:“王妃娘娘,凤二奶奶过来了。”

    柔嘉?凤鸾眉头微蹙,看了王诩一眼,让他退到了门口候着,然后起身去门口笑着迎接,“二嫂今儿得空过来说话。”

    穆柔嘉只比她小一岁,但是杏眼桃腮的、圆圆脸,加上在凤家的日还算顺遂,并没有受过搓磨,所以举手投足看起来比较孩子气。但今儿却是眉目凝重,“阿鸾,我是为贤姐儿的婚事来的。”

    凤鸾其实早就猜到了。

    萧铎在广昌侯那里受了气之后,广昌侯曾经两次登门想要赔不是的,结果都被门上的人给拦住了。他当然可以来三次、四次表示诚意,但萧铎明显恼了,再继续只会适得其反,所以……,估计去找穆家的人了吧。

    说起来,这都是广昌侯夫人惹出来的麻烦,当然要推到穆家了。

    “贤姐儿的婚事,是我二姐不对。”穆柔嘉眼里带出几分埋怨,原本还担心凤鸾这边难为贤姐儿,结果她没难为,二姐反倒难为起贤姐儿来,“广昌侯跟我爹说了,我爹又跟我娘说了,叫了二姐回来问话。”

    凤鸾微微一笑。

    想来是穆老爷和穆夫人大吵了一架,然后又把二女儿叫回来,骂了一顿吧?只是没有去揭穿,淡淡道:“事情都过去了。”

    “怎么能过去呢?”穆柔嘉急了,“我知道,这事儿让王爷和你生气,回头就让广昌侯和我二姐过来赔罪。我爹和我娘已经骂了二姐,广昌侯也骂了她,现如今她已经知道错了,悔改了。”

    当时二姐被骂哭了,“你们都逼我,行,我只当是白生养了一个儿子!”

    穆柔嘉在心里摇摇头,接着道:“总之,我二姐愿意答应这门亲事,广昌侯和我父母也都是愿意的。”

    不然耽误贤姐儿一生不说,也少了跟端亲王府结亲的机会啊。

    长姐不在了,恩怨情仇先撇一边暂不说。若是能让广昌侯府娶了贤姐儿,不就是再和端亲王府结亲了吗?等于穆家又和端亲王府多了一层转折亲,所以这桩婚事便是不为贤姐儿,父亲和广昌侯都是要一力促成的。

    “阿鸾。”穆柔嘉见她一直抿着嘴,追问道:“你说话啊。”

    她俩在里面说话,刚巧萧铎从外面回来,一听门上的人说凤二奶奶来了,便风风火火的赶到暖香坞,人就站在珠帘外的花架子后面。正好听到这句,想听听凤鸾是怎么应付的,----要是穆柔嘉敢欺负她,自己就把人给撵出去!

    片刻后,凤鸾直接拒绝,“不必了。”

    “为何?!”

    凤鸾淡淡道:“既然广昌侯夫人不愿意,便是勉强愿意了,那也是强扭的瓜不甜,何苦让广昌侯夫人和贤姐儿都不痛快呢?不结亲,还能做姨母和外甥女,勉强结了,成了冤家婆媳岂不得不偿失?所以,贤姐儿的婚事还是另外择,不用穆家操心了。”

    “阿鸾,你生气了?”穆柔嘉声音拔高,“我说了,回头就让广昌侯和我二姐过来赔罪。”又道:“阿鸾,你别拿贤姐儿的婚事赌气啊。”

    “我赌气?”凤鸾一声轻笑,“柔嘉,你还是这么一根直肠子,听不明白,那我就跟你直说了吧。”后面语气转为尖锐直白,“端亲王府的亲不是想结就结,想不结就不结,贤姐儿可由不得广昌侯和穆家来挑!”

    “说得好!”萧铎在外面鼓掌,高大的身影从外面进来,挡住了门口半片阳光,逆光中,让他的眉目看起来更加深邃冷峻,“回去告诉穆家和广昌侯府……”那种慑人的气势,看得穆柔嘉不自禁垂下眼帘,“端亲王府的郡主不愁嫁,断然没有让人挑挑拣拣的道理!”

    穆柔嘉感受着屋子里的低气压,咬了咬牙,强行再做最后的努力,“就算是广昌侯府一时损了端亲王府的面子,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况且,贤姐儿的幸福不比面子来的要紧?怎么能为了面子,就废弃了贤姐儿的大好婚事。”

    “你放肆!”萧铎眼中寒芒一闪,“广昌侯府有哪里大好了?原本贤姐儿过去就是下嫁,不过是看在她有个姨母的份上,但广昌侯夫人又不喜欢贤姐儿,岂能再嫁过去受气?”一声冷笑,“贤姐儿不嫁广昌侯府,多的是好亲事,你怎知不好了?难道本王和阿鸾还会坑了贤姐儿?赶紧走,以后少登我端亲王府的大门!”

    穆柔嘉在娘家是娇娇女,在婆家是体面的二奶奶,何曾受过这等羞辱?而以前废王妃穆氏在的时候,萧铎对穆家人一直都是客客气气的,今日忽地变了脸,根本就不给她留半分脸面,不由羞窘的满面通红,“走就走!”

    她跺脚出门,“我……,我不管了。”

    凤鸾道了一声,“红缨,送二凤奶奶出去。”

    萧铎看着那抹晃动的珠帘,“真是不知所谓!”

    凤鸾劝道:“柔嘉不是太会说话的人,你别跟她生气,气坏了自己不值当。”又转移话题,安抚他道:“别担心,今儿升平过来了一趟,打算给她婆家的侄儿卫嵘做媒。”

    萧铎诧异道:“你和升平倒是挺合得来。”

    凤鸾心道,只要不是专门刁难自己的人,又怎么会合不来?只是这话不好说,淡淡一笑,“我们年纪差不多。”然后道:“升平说,等过几天她生辰时候,让王爷和我一起过去,王爷正好相看一下卫嵘好不好,若好,便给贤姐儿定下来。”

    “阿鸾。”萧铎凝目细细看她,面容恬静、气度淡雅,好似新月绽放的月光一样温柔。贤姐儿和惠姐儿曾经行诅.咒之事,那样对她,她却宽容大度没有落井下石,更是处处不忘维护王府的体面,……难为她了。

    “怎么一直盯着我看?”凤鸾嗔了一句。

    “你长得好看啊。”萧铎笑道。

    凤鸾故意咳了咳,星眸闪动,“你才知道啊?你占老大便宜了。”

    逗得萧铎大笑,伸手在她脸上捏了捏,“这脸皮真厚。”搂着她亲香了一口,“回头饿了就咬你的脸,又厚汁又多,一定好吃的不得了。”

    “呸!”凤鸾啐道:“给你咬烂了,我还怎么出去见人?”

    陪着他说说笑笑,气氛很好,一直没有说北小院闹鬼的事儿。

    既然自己做了王府主母,那么后宅就是自己的事儿,不能一有事就找他,否则还要自己这个主母做什么?况且男人便是爱你,也经不起三天两头给你擦屁.股,烦心事儿多了,人家自然就远着你了。

    现如今,几位姬妾可都是擦拳磨掌的呢。

    还有一则,自己虽然年初就开始册封了王妃,但是一直没让人请安,没让她们立规矩不说,也没有处理任何风浪。北小院的闹鬼一事,便是自己的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得点亮,----要她们都知道自己的手段,而不是以为自己只会娇滴滴的哄男人,打心眼儿里看不起,然后就整天鬼鬼祟祟的想闹事儿。

    若是不震慑一下那些“闹鬼”的,何以立威?所以还是自己来吧。

    ******

    双香仙馆里,穆之微刚刚听说了暖香坞的动静。

    陪嫁丫头小声道:“听说六姑奶奶离开的时候,怒气冲冲的,估摸是和王妃娘娘拌嘴了。”又问:“怎地六姑奶奶来王府,都不看看侧妃?”

    “她看我做什么?”穆之微嘴角微翘,淡声道:“多半是为贤姐儿的婚事来的,贤姐儿年纪不小了,该婚配了。”

    虽然自己和穆柔嘉都姓穆,是堂姐妹,可是二房得了长房的爵位,暗地里已经势如水火,更不用说,自己还进端亲王府做了侧妃。长房的人,怎么可能喜欢自己?于他们而言,自己就是过来摘长房果子的人。

    陪嫁丫头嘀咕,“听说贤姐儿她们和王妃相处的不太好,又有前头穆氏的事儿,别是穆家想给贤姐儿说亲,王妃不答应吧?”

    “别多嘴!”穆之微喝斥了一句,“王妃是怎么个心思咱们不知道,但是看王妃平时的行事,断不是蠢人,用不着你我来担心!好了,快去研墨。”她叹了口气,“我是新来的,无子无女又无宠,给王妃抄的佛经得比别人更多更好,更有诚心。”

    最好……,能找个王爷在的时候送过去,给王爷看见就好了。

    接下来的几天,挺平静的。

    凤鸾安排了人各种布置,北小院却暂时没有任何动静,处于守株待兔的情势,暂时没有收获她也不急,只是吩咐道:“别放松,按我交待的去做便是。”

    很快,到了升平公主的生辰之日。

    凤鸾以前来过升平公主府,不过之前做为侧妃,基本就是进门、见面、说贺喜的话,然后吃完宴席就回去了。不像这次,得直接和成亲王妃、安郡王妃,以及几位公主直接打照面,还有卫家的人。

    心下想着,如果贤姐儿的婚事成了,那么卫夫人就是她的婆婆了,也就是自己的亲家,不由多看了一眼。

    卫夫人长得颇为清秀素雅,出身书香门第,没有豪门望族的那种贵气,而是透着隐隐的清高凛冽,大抵是家中风气使然罢。

    升平公主笑着介绍,“这位是端亲王妃。”

    卫夫人欠身行礼,淡淡道:“见过端亲王妃。”并没有多余的话。

    升平公主怕凤鸾心里不舒服,笑着打圆场道:“我大嫂性子有些孤僻的,话也少,其实是挺好的一个人。”

    凤鸾微笑,“是挺好的,话少的人有话少的好处。”

    清高的人虽然不好说话,不好接触,但是有骨气、脊梁直,就多半不屑阴险歹毒的小人伎俩。贤姐儿若是有这样的婆婆约束着,不说化解对自己的怨气,至少也不会有个婆婆跟着起哄。再者,卫嵘应该和母亲的性子差不离,相对性子孤洁,总比心思不正的人好多了。

    卫夫人则看了她一眼,有点意外。

    外头都说,端亲王妃长得漂亮狐媚,惯会心计,甚至还敢跟太后和皇后顶撞,连婆婆蒋恭嫔都压不住她。加上前头穆氏是被废而死,虽说皇上治了罪,但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凤氏自然难脱算计和阴谋,因而心里先存了一些陈见。

    此刻一见,的确是长得很美,但并不狐媚,反倒有一种落落大方的端庄之气。哪怕自己对她表现冷淡,也是温柔可亲的,就是不知道是真的有雅量,还是装的了。

    “升平,今儿都有什么好玩的啊。”说话的是舞阳公主,她和旁边的寿阳公主是同母姐妹,两人皆是自冯贤妃所生。但是冯贤妃膝下没有养住儿子,加上年纪大了,失宠于皇帝已经很久,所以两位公主地位都是一般。

    “两位姐姐放心,今儿一准让你们吃好玩好。”升平公主过去笑着招呼,说起中午的菜式,下午的戏台班子,“……不能白让姐姐们跑一趟啊。”

    凤鸾知道她忙,况且大庭广众之下不是讨论婚事的好地方,便由得她去。转头看了看成亲王妃和安郡王妃,这两个人都不想理会。心下琢磨着,既然来了,少不得多观察一下卫家的人,心里好有个数儿。

    因而朝卫夫人一笑,“听说夫人娘家是江南人。”

    卫夫人回道:“妾身出自江南宜兴卫家。”

    凤鸾当即笑道:“我知道,先帝的帝师卫恒就是你们家的。”

    “是。”卫夫人顿时有种与荣戚焉之色,“那是妾身的曾祖父。”嘴上却谦逊,“可惜后世儿孙不及祖父太多,哎,都是一些资质顽劣之辈。”

    凤鸾对卫嵘的基本情况还是打听过的,笑道:“听说卫家的公子个个都是勤奋好读书的,岂会资质顽劣?想来是夫人要求太高了。”

    卫夫人其实是很满意儿子的,听话、肯读书,所以升平公主说要和端亲王府结亲的时候,并不是太情愿,----攀龙附凤固然于仕途有所裨益,可却有损气节。再说那大郡主贤姐儿身份尴尬,有个厉害的后母,谁知道娶了回来是福是祸?更不用说,万一是个任性跋扈的娇娇女,那自己可有得气受了。

    因而刚才的冷淡,嘴里的谦虚,都有想婉拒这门亲事的意思。

    现在瞧着,这端亲王妃倒是挺会说话的一个人,看起来不像是那种狐媚恶毒的,似乎……,真的是想给贤姐儿找门妥当亲事。

    这么想着,心里的不情愿便少了一、二分。

    ----就怕端亲王府以势压人。

    凤鸾说道:“听说哥儿十二岁上头就中了秀才,今年秋闱准备下场,不知道准备的如何了?”有笑了笑,“我这是瞎担心,你们卫家肯定有人督促着哥儿学业的,想来已经胸有成竹,就等着蟾宫折桂了。”

    一番话,不仅夸了卫嵘,又有祝福他考得好的意思。

    没有哪个母亲不爱听这样的话,卫夫人脸上的冷冰冰开始消融,声音和缓,“胸有成竹不敢说,不过嵘哥儿是一个老实孩子,夫子和老爷教导他的都是照做,他自己也是早起晚睡,一点都不敢懈怠。”

    凤鸾笑着点点头,“天道酬勤,只是孩子年轻也别太累着了。”

    卫夫人抬头看着她,忍不住笑了,“说句冒犯的话,王妃娘娘年纪也不大,倒说这种老气横秋的话。”又道:“多谢王妃娘娘关心。”

    不到片刻,两人就俨然已经言谈投契起来。

    升平公主扭头看了一眼。

    果然,这位新嫂嫂根本不用自己担心的。

    舞阳公主小声嘀咕,“你大嫂怎么和六嫂聊上了?”

    升平公主笑道:“许是脾气相投罢。”

    “不觉得。”舞阳公主撇了撇嘴,声音更小,“你那大嫂我又不是第一次见,每年你过生辰都见的,冷得像块冰疙瘩,再说了,以前六嫂是侧妃的时候,也没见她们俩个投契啊。”

    “舞阳!”寿阳公主推了妹妹一把,低声斥道:“什么以前?什么侧妃?大喜的日子你会不会说话?”转头看向升平公主,“快点开席,多上点好吃的菜,把舞阳的嘴给堵住就老实了。”

    舞阳公主“哎哟”了一声,“大皇姐,你捏的我好痛啊。”

    升平公主抿嘴儿一笑,“行,这就开席。”

    本来事情到这儿就算结束,马上开席大家吃饭,然后看戏,一整套的流程走下来便算完事儿。哪知道看戏的时候,中间换场,正在一瞬的安安静静之际,安郡王妃突然开口问道:“六弟妹,你刚才和卫夫人说什么那么热闹?还说到卫家小爷,别是有什么好事将近吧?”

    凤鸾闻言顿时大怒,----亲事还没定,哪有就嚷嚷的满世界知道的?要是回头说不成,叫贤姐儿和卫嵘脸上怎么挂?叫端亲王府和卫家的脸往哪儿放?

    卫夫人的脸色也变了,只是碍于身份,强忍怒气,不好对安郡王妃发作罢了。

    “是啊。”凤鸾悠悠一笑,看向安郡王妃道:“正说着,卫家公子是个难得一见的少年才俊,不知道哪家姑娘配得上。哦……,对了,安郡王府上……”

    这下轮到安郡王妃变脸色了,“六弟妹!没事儿别东拉西扯的!”

    凤鸾讥诮一笑,“是,三嫂就从来都不东拉西扯,我得好生学学。”

    不仅把她讥讽了一顿,还堵了嘴。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好像有妹纸诧异,觉得某颜每天都是日更一万,怎么会状态不好呢?

    刚写这篇文的时候,休息了三个月,还出去旅游了一圈儿,特别想码字,特别打了鸡血,好像情节自动就从脑子里滚出来,只用打字就行了~~有次为了和其他作者面基,一天提前写了2W字存稿,才出去玩儿的~~刚开始那阵都是头天就写好第二天的内容,存稿好了,现在速度开始变慢,经常头天写不完,又不敢太晚睡,只好上个闹钟早上6点起来写,所以早上更新推迟到9点,也是有个缓冲的意思~~

    说这些,不是要哭诉自己有多辛苦,就是想说,可能有写的不好的地方,但是我尽力了,我很努力,态度是端正认真的~~

    对自己说,天道酬勤~~

    其实大家除了看文,不论上学还是上班,也和某颜一样需要勤奋努力的,一起共勉吧~~

    谢谢大家订阅支持,祝看文的妹纸们每天都有好的心情O(∩_∩)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皇家儿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慕颜并收藏皇家儿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