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家儿媳妇 > 第197章 时疫

第197章 时疫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凤鸾说的一半是气话,一半是想让萧铎赶紧喝药好起来,但是现实却和她的真正的期望相反,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始料未及!

    到了下午,乌云又开始密布,没多会便又下了一阵不小的雨。

    凤鸾坐在窗台前面,半倚靠着,闲闲看着外面千丝万线的青白水线,看着花木葱茏被洗刷一新,庭院中间,已经是一片烟雾蒙蒙的水汽升腾。心下叹气,只盼萧铎的病快点好起来,不然外面时疫蔓延,实在太让人揪心了。

    至于自己和他的那些瓜葛都可以先放放,哪有比得上性命要紧呢?

    “王妃娘娘!”红缨脚步匆匆进来,脸色惊慌,“刚才梧竹幽居的人过来,说是王爷的情形有点不好,让王妃赶紧过去一趟。”

    不好?怎么不好?凤鸾的心不由提了起来,赶忙下榻,冒雨去了梧竹幽居。

    在侧屋见了高进忠,他一脸惊骇之色,团团转道:“王爷身上起小红点儿了!王妃娘娘,这可要怎么办才好?听说得了时疫的人,就是先烧热,再起疹子,然后……”他哭丧着一张脸,跺了跺脚,“这不是要命吗?!”

    “什么?”凤鸾心头一跳,“不,不可能。”

    之前听太医说什么时疫,只觉得是有备无患而已。毕竟大夫都是那样的行事风格,把丑话说在前头,万一有个什么,免得被患者家属埋怨事先没有提点罢了。自己并没有太放在心上,还想着,萧铎早点好了,免得被传言得了时疫,让人猜疑。

    却没想到真的……

    “不。”凤鸾觉得嗓子发干冒烟儿,“这怎么可能呢?太医不是说,时疫如今还在京郊的吗?京城都没听说有病例,王爷怎么会得呢?”急匆匆的,“我去看看,别是你们眼花看错了。”

    她急匆匆的推门进去,走到床头。

    萧铎抬头问道:“你慌里慌张的做什么?”

    凤鸾还没有回答,高进忠就抢先上前给他拿垫子靠上,然后回头挤了挤眼,然后才回道:“王妃听说王爷烧热的厉害,有些担心。”

    “是啊。”凤鸾喃喃,对了,他根本就不知道时疫的事,不能说漏嘴了。因而强力缓和了下神色,微笑道:“我就是过来看看王爷,有点着急。”

    萧铎病中,脸色虚浮很是不好,“怎么觉得你们鬼鬼祟祟的?”他眼里闪过疑惑,但是很快就烧热的精神不济,摆了摆手,“我没事,你们出去让我睡会儿。”

    高进忠低头不语,在自己的脖子上随意摸了摸。

    “好,王爷歇着。”凤鸾上前给萧铎掖被子,然后不摘痕迹朝他脖子上看去,耳朵下面,果然隐隐了五、六个小红点儿,只是压着不敢说,“我们先出去了。”

    等到出了门,强撑的笑容这才散开。

    “怎么办?”她浑身无力的软坐在椅子里,心里慌张不定,----这是怎么回事?前世萧铎活得好好的啊,他怎么会出事呢?抬头说道:“不不,可能是弄错了,起小红点儿不一定就是时疫啊。”

    高进忠哭丧着一张脸,“是啊,奴才也是这么想的,已经让人去传太医了。”

    虽然凤鸾不停的安慰自己,萧铎还要做皇帝,他不会有事,但是担心开了头就止不住。不停的想,万一他真的感染时疫一命呜呼,自己要怎么办?一双儿女要怎么办?这是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的。

    不一会儿,太医来了。

    听说萧铎身上起了红点儿,特别谨慎,先喝了药水,又喷了一身药粉,才进去做了短暂观看,甚至没有叫醒萧铎问话,就出来了。

    “如何?”凤鸾提着心,觉得自己的嗓子快要冒烟了。

    “情形不好。”太医脸色沉重,摇摇头,“看起来,十有□□就是时疫。”长长叹了一口气,“王妃让人观察着,若是王爷到了夜里觉得忽冷忽热,又喊口渴,明天身上的红点更多的话,就是时疫了。”

    凤鸾脸上的血色迅速褪去,强撑道:“那要是真的被太医说中,然后呢?王爷要怎么治疗?”脸上带着希翼和紧张,生怕太医说不能治疗了。

    然而太医仍旧摇头,“如果是真的,目前并没有特别好的治疗法子,只能先把王爷隔离出来,避免再次传染别人。”然后看了看她和高进忠,“你们俩接触过王爷,回去以后用醋洗手净面,然后也要尽量少接触人。”

    ----情势已经坏到了如此地步!

    凤鸾的身体晃了晃,她让自己冷静,可是心却跳得比什么时候都快,好不容易送走了太医,辞别高进忠,然后精神恍惚回了荷风四面。婥姐儿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叽叽喳喳道:“等我,哥哥等等我。”

    昊哥儿哈哈笑道:“偏不等。”

    凤鸾神经质猛地一颤,当即喝斥,“不要让他们到前面来!”

    姜妈妈吓了一跳,赶紧到后面门口拦人,隐约还听得婥姐儿抱怨,“我不回去,我要和哥哥……”声音渐渐变小,像是被乳母给抱走了。

    凤鸾觉得心里酸酸涩涩的,说不清楚,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觉得难过?一想到萧铎要死,眼泪就不自控的冒了出来。

    恨呢?前世的恨呢?他那样薄情,哪怕自己和他欢好过,还怀了他的孩子,仍旧没有丝毫打动他,自己应恨他才对啊。

    他死了,自己为何会心里难过?舍不得他吗?

    不,不……,不知道。

    凤鸾想不清楚这个问题,夜里翻来覆去的纠结,又是担心萧铎的病情,昏昏沉沉的没有睡好。次日一大早,高进忠急匆匆过来回禀消息,脸色惨淡,“不好了,王爷昨夜的症状和太医说的一样,而且……,身上的小红点也变多了。”

    “当真?!”凤鸾顿时觉得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呼吸开始变得困难。那一刻,顾不得再想太多,便急匆匆去了梧竹幽居,却被人拦在门外,“王爷说了,他已经知道自己可能感染时疫,不准任何人进去,王妃娘娘也是一样。”

    “王爷!”凤鸾急得跺脚,在外面喊道:“你怎么样了?!”

    ----里面没有动静。

    凤鸾朝里面喊道:“王爷,我只是看看你,没有那么严重的。”又朝门口的人怒道:“走开!你们让我进去,不看一眼,谁知道你们做了什么手脚?”

    “王妃娘娘,你别让奴婢为难。”

    凤鸾坚持道:“不行,我一定要看一眼才走。”

    “王妃娘娘。”高进忠劝她道:“王爷不让你进去,也是怕你被传染……”

    “滚开!”凤鸾一脚踹开了门。

    她正要进去,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动静,接着是萧铎说话的声音,“别进来。”听起来颇为虚浮无力,“我病着,精力不济,正需要你主持王府的事,你若是跟着病倒了,丢下王府交给谁来管?更不用说让我好好养病了。”

    高进忠赶紧把门给关上了,“王妃,先回去罢。等下太医回再过来,给王爷换上治疗时疫的汤药,你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还有被感染的风险。”

    凤鸾木呆呆的站在门口,为什么……,为什么和前世不一样了?是自己大乱了今生众人的轨迹吗?比如凤家的人,前世大多数都是已经死了,而现在她们却活着,所以以前活得好好的萧铎,也可能会死去?不,不是这样的!

    前世今生,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哪一个才是假?自己的重生到底改变了什么?她在心里拼命的摇头,脚软虚浮,心绪乱得简直没法正常思考,混乱的有点分不清了。

    ----噩耗接着传开。

    三清大师因为服用金丹过量导致腹裂,升仙去了。

    凤鸾被这个噩耗打击的不轻,这是……,因为他泄露了天机,所以遭了天谴?那么自己呢?不知道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该死的没死,不该死的却死了。

    她不由苦笑,原来重活一世比别人了解的多,并不代表就能一帆风顺啊。

    凤鸾那天在猎场淋了雨,受了寒气,这几天本来就有点小风寒,加上还要主持王府的日常中馈,照顾孩子,以及担心萧铎那边,----几下里夹攻,自己的身体也觉得不舒服了。

    临水前,她喝了一碗热热的红糖姜汤。

    却没有睡安生,做了噩梦,她梦见自己掉进了一个火炉子里面,全身着火。正在惊慌失措,又看见萧铎也在火炉子里面,他身上衣衫残破不全,满脸血污狼狈,再仔细定睛看看,居然被烧掉了一只胳膊!

    他的表情凄凉惨淡,“阿鸾,都是你害了我。”

    “啊!”凤鸾一声尖叫,醒了过来,转头看向周围,屋子里点着昏昏暗暗的光芒,并没有丫头惊动进来。看来那身尖叫是在梦里,她松了口气,却觉得浑身燥热,好似梦中的火炉子感觉还在,不由掀开被子透透气。

    好像%有点不对劲儿,为何床沿摸着那么冰凉?再摸摸,好像什么东西都是不正常的凉,抬手摸了摸额头,却对比出一片烫热来。

    自己这是发烧了?凤鸾心头一跳,难道自己也感染时疫不成?她强打精神下了床,披了衣服,然后在水盆里试了试温度。

    ----的确是发烧了。

    凤鸾强大精神镇定自己,不,不要慌,可是头重脚轻的状态却在提醒她,这次发烧很可能是从萧铎身边感染时疫。甚至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个梦境,莫非……,是什么不吉祥的预兆。

    难道自己和萧铎要像梦境一样,死于非命。

    “王妃。”红缨披了衣服进来,揉着惺忪的睡眼,“你怎么起来了?是不是渴了找水喝?我给你倒。”

    “不用。”凤鸾断然拒绝,“出去,我要睡觉。”她转身回了床,既不想让红缨过多的接触自己,免得传染,也不想被她发现自己在发烧。半夜三更的,叫不来太医,只会弄整个王府惊动,谣言满天飞。

    可是剩下的后半夜她也睡不着了。

    ******

    “王妃娘娘不舒服?”穆之微问道。

    “是啊。”苗夫人也问:“是不是累着了?让我们进去请个安罢。”倒不是特别关心凤鸾,而是关心王爷。听说前几天就叫太医过去,想来是身子不适,但是才有穆之微去梧竹幽居被撵的例子,不敢冒冒失失的去啊。

    这两天过来询问,凤氏都是一句,“王爷感染了一点小风寒,不太舒服。”

    但这会儿凤氏怎么也病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偏生今儿过来请安,王妃还不让人见面,这两人是都病了?还是又在小儿女一般的赌气闹性子。

    说起来也是好笑,王爷是多么冷清冷面的一个人,到了王妃这儿,就时常做出些孩子气的举动,但是好笑之余,……又是对凤氏的满满嫉妒。

    “回罢。”姜妈妈亲自出来撵人,“王妃不舒服,今儿先不见人了。”

    苗夫人和穆之微都是满心失望,但却无可奈何,只得告辞。

    凤鸾并没有让太医到荷风四面,而是起身去了梧竹幽居,打算等下太医到了,顺便给自己诊脉,尽量让消息隐瞒,免得闹得王府里风云不定。等到太医来,依旧是之前的那套流程,先喝药喷药粉,然后再进去给萧铎诊脉。

    人出来,脸色却是凝重,“王爷的病症虽然没有恶化,但也不见好转,唯今之计,只能仔细调养着了。”

    凤鸾心底一沉,勉强笑道:“没有恶化就好。”然后叫了太医去侧屋,“我有几句话要单独说。”关了门,避开了人,才道:“烦请太医为我诊脉。”

    太医抬眼,“王妃的意思……”继而让她搭了帕子,切了一会儿脉,问道:“王妃可是夜里发烧了?还有没有别的症状?”

    “就是发烧。”凤鸾尽量让自己的神色平和,“王爷病了,王府里面乱乱的,所以暂时不想声张,烦请太医先给我开点药,我就在这边喝了。”又解释,“放心,我会尽量回避人的。”

    太医摇了摇头,脸色沉重,但还是开了药方子交给了她。

    凤鸾气定神闲的坐着,等人熬了药,喝完了才回荷风四面,静静等着母亲过来。因为……,预防时疫,自己要把一双儿女托付给母亲。

    先叫了王诩,隔了屏风,说道:“等下我母亲会过来一趟,接孩子们,路上交给你负责照看着,我就不过去了。”

    王诩诧异道:“王妃不去凤家?”

    “嗯。”凤鸾不便说出真实的原因,只道:“王爷不太舒服,我走不开,辛苦你走一趟,照看好孩子们。”自己很可能就是时疫,要尽量避免和孩子们接触,甚至要少和身边的人接触,将病情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

    王诩略有沉默,“是。”

    心下中觉得有点古怪,王妃竟然舍得让凤二夫人带着孩子们走,虽说是去外祖家,但她不跟着一起护送就不太对劲儿了。还有以前她都是大大方方叫自己说话,今儿为什么要隔着屏风?

    正在琢磨,凤二夫人甄氏赶了过来。

    “母亲别过来。”凤鸾依旧隔着绡纱屏风说话,阻止道。

    “怎么了,……这是?”甄氏声音不解,从屏风下面打量着女儿的裙子,“巴巴的叫了我过来说话,又不见面。”

    “脸上长了癣,难看的很,母亲就在屏风后面说话罢。”凤鸾撒了谎,她不想让母亲惊慌起来,更不想让她破坏了自己的计划,只做忸怩撒娇道:“母亲,你千万别过来了。”

    甄氏本身是个极度爱美的人,听得这个理由,倒也没有怀疑,而是笑道:“行,你说吧,什么事儿?”

    凤鸾便道:“最近王爷感染了风寒,有点重,加上前段时间和我拌嘴了,总之他脾气不是很好,我要照顾他,还要受气,不免觉得累得慌。所以想让母亲把昊哥儿和婥姐儿接走,帮我照看几天。”

    甄氏不由好笑,“我还当是什么大事儿,专门叫我走一趟。”说了几句闲话,便去后面接了外孙和外孙女,要让他们跟母亲辞别的,却不见人。

    “刚才梧竹幽居有人来找,王妃急着过去了。”

    “那我们先走了。”甄氏笑了笑,搂着一对龙凤胎外孙笑问:“你们想吃什么?都只管跟外祖母说,一准儿比你们弄的还好。”

    两个孩子年纪小,又不知情,都是欢天喜地的。

    “我要吃小荷叶卷儿。”

    “我要吃肉汤圆儿,还有,还有,上次外祖母家的那个泡螺,很好吃的。”

    甄氏笑语盈盈,一脸欢喜领着龙凤胎去了。

    只有王诩,还疑惑的回了回头,她到底在隐瞒什么呢?眼下没有功夫细琢磨,得先把孩子们送走,平平安安的送到凤家。

    ******

    那天苗夫人和穆之微请安被拒以后,两人心里都是不快,但是没有太过在意,然而后面一连串的消息,却是古怪。先是凤家二夫人接走了龙凤胎,没过几天,京郊有人感染时疫的消息又传开了。

    这不是多么复杂的事儿,大伙儿一琢磨,都是有了惊人的猜疑!

    天哪,该不会是王爷和王妃都感染时疫了吧!

    甄氏更是勃然大怒,当即再次来到端王府的荷风四面馆,直接往里面冲,大声骂女儿道:“你这个傻子!当着母亲的面还敢撒谎?!说什么脸上长癣,让我看看……”

    “夫人……”姜妈妈等人上前阻拦,哭道:“王妃已经发烧好几天了,一会儿退下去,一会儿又烧上来,真真切切是感染了时疫,夫人不能进去啊。”

    甄氏身子晃了晃,扶着门框,眼泪不自禁的滚了下来,“阿鸾,我的阿鸾。”

    “母亲。”凤鸾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还算不小,但是却轻飘飘的,“我没事,就是不想见人免得传染,现在吃着太医的药,过些时日就好了。”又道:“还请母亲快些回去,然后多洒点醋,替我好好照顾昊哥儿和婥姐儿,我就安心了。”

    甄氏哭了一场,骂了一场,最终还是无可奈何离去。

    凤鸾已经将身边的丫头尽量撵开,屋内只有姜妈妈和红缨最贴身,但也只是放了药碗和吃食,便被她给赶出去。她的原话是,“要是一窝蜂的都病倒了,谁来照顾?”尽量自己动手,少接触人。

    不过,有一个人却是不用避忌。

    凤鸾睡了半个下午,感觉好点,又去了梧竹幽居看望萧铎,反正都是病号,就凑一块儿吧。她避开人进了屋子,里面静悄悄的,往里进去,萧铎躺在床上,----大约是亲身接触了病源,他的情形要严重的多,脸色真是糟透了。

    “来了。”萧铎抬头看她,眼里闪过一丝复杂之色,“是我传染了你。”

    “别说这些了。”凤鸾在床边坐下,替他到了一碗茶喂他喝,尽量轻松,“我怕王爷一个人躺着难受,就过来看看你。”

    萧铎心里像是被利剑戳了一下,狠狠的一下!

    不是怀疑她吗?不是担心她吗?可是她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而是一如从前照顾自己,神色平静,哪怕她……,因为自己而身染时疫。

    “六郎。”凤鸾低垂眼帘,轻声道:“本来我不想说的,但是想着万一不说,将来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再说了。”语气里面尽是唏嘘,“你的那个梦是真的,的确是我前世带来的记忆,那时候我恨你,有什么理由不恨你呢?”

    “就连今生的最初我也恨。”

    “可是我并没有想过要报复你,或者别的。凤家前世的惨剧不是因为王爷,我恨前世的你,不过是因为情感上放不下,觉得背叛罢了。”

    “可是……,你并没有义务要待我如何,一切不过是我痴心妄想罢了。”

    她轻声道:“我只想远离你。”

    作者有话要说:大、大喘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皇家儿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慕颜并收藏皇家儿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