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家儿媳妇 > 第208章 坚持

第208章 坚持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诩掐了一截黄瓜藤蔓,弯弯曲曲的,碧绿如玉,回屋找了一本书翻开,然后夹了进去,准备带走做个念想。心下轻叹,当时情况危急替她扎了银针,就没想过会有好结局,她能替自己争取到活命,让自己远走他乡,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小葫芦还沉浸去办差的喜悦里,兴奋道:“师傅,没想到咱们还有去外省办差的机会,我也跟着师傅沾光,能出去见识见识江南风光,真是比在宫里头当差强多了。”

    王诩原本一直低垂眼帘的,忽地目光明亮,“宫里?!”

    他的心思飞快转动起来。

    “是啊。”小葫芦还在说道:“以前在宫里当差的时候,整天战战兢兢的,生怕说错一句话,走错一步路,王府里面到底还是要松泛一些。再说了,王妃待师傅又客气,我跟着有了好日子过……”

    不等他说完,王诩就已经猛地站了起来。

    小葫芦赶紧拿起包袱,“师傅等等我,这么急,现在就走吗?”

    “你呆着。”王诩的思量在心里计较了一番,不到最后一步,自己都是不愿意离开她的,哪怕以后不能见面,能帮上她一点什么也是好的。几乎没有为难,他便很快做了决定,“我要进宫一趟。”

    小葫芦还没有反应过来,点点头,“好。”

    王诩沐浴换洗一番,收拾的清清爽爽才带着腰牌进宫,然后等了不太久,便见到了皇帝,上前行礼,“奴才给皇上请安了。”

    “老六回来了?”皇帝问道。

    “回皇上。”王诩和以前在御前当差一样从容镇定,面含微笑,“路上风雪大,王爷和王妃的马车走不快,所以让奴才先回王府报个平安。”

    皇帝颔首,“今年的雪是有点大。”又问:“听说老六病了,所以耽搁了一段时间。”

    “奴才正要跟皇上回禀这件事。”王诩往周围看了一圈儿。

    总管太监蔡良当即挥手,让小太监退了下去。

    王诩却冲着他笑。

    蔡良一怔,继而笑着摇头,也退了出去。

    当奴才的首先要记得,什么该听,什么不该听,又是听得越多死得越快,王诩一向是个冷静的人,他让自己回避自然有他的深意。说不得,是端亲王生病里面另外有什么故事,啧啧,还是赶紧躲远一点儿。

    皇帝见这架势心情便有点不好,等人走了,问道:“出什么事了?”

    王诩便将伊勒莫的事说了,只是含混略去萧铎为凤鸾吸蛇毒的事,----皇子为了王妃不顾性命,皇帝听了,多半会觉得儿子太重女色,不够理智。就连萧铎也是不会说的,当时听她说,打算以毒蛇咬伤两人回报,所以便顺势为之。

    “竟然还有这种事?!”皇帝往桌上重重一拍,怒道:“混帐!霍连的那些野蛮子居然敢觊觎中原王妃,还敢投放毒蛇!朕看他们是不想和谈了。”

    “皇上息怒。”王诩劝了几句,“那伊勒莫后来骑马摔伤了,霍连王妃也被废黜了位分,至于详细的,想必端亲王殿下还有另有安排。”

    皇帝想起六皇子那执著隐忍的性子,倒是笑了,“也对,老六不会轻易罢休的。”

    王诩陪着笑了笑,然后忽地跪了下去,“皇上,奴才还有一个请求。”

    “请求?”

    “奴才想重新回到御前当差。”

    “何故?”皇帝的笑容微淡,奴才最要紧的是听话,太有想法可不喜欢,“难道你在端亲王府呆着不自在?非得往宫里凑?”

    “是有缘故。”王诩低垂眼帘,“当时因为王爷和王妃都中了毒,随行太医又只带了一个,情况紧急,需要给王爷和王妃同时拔毒,人手便不够了。况且太医虽然年纪不大也是男人,给王妃拔毒不合适。”尽力强调自己不算男人的事,“所以,王妃的毒是奴才下得针拔出的。”

    皇帝听了,没觉得有什么不妥,“那又如何?”

    “这个……”王诩看起来平静,其实手心里早就已经生出一层薄汗,“王爷和王妃鹣鲽情深,感情深厚,特别是王爷待王妃爱若珍宝,所以……,为王妃拔毒的事,奴才还是有些做法不妥。”

    他重重的磕了一个头,“王妃身边少了奴才,自有更好更妥帖的奴才服侍,但若是因为奴才留下,影响了王爷和王妃的感情,那便是奴才的罪过了。”轻轻咬牙,“请皇上怜悯奴才的为难,让奴才重新回御前当差罢。”

    皇帝先是听得愣住,继而失笑,“你是说,老六跟你一个太监吃醋?”不由越想越乐起来,“这也值当吃醋?宫里的太监,还有服侍嫔妃日常穿衣的,平时搀扶走路,梳个头之类的更是少不了,朕要是为这个吃醋,岂不是要淹到醋海里面去了?既然当时事从权宜,你又不是男人,老六也太小心眼儿了。”

    王诩赶忙“咚咚”磕头,“皇上,奴才没有诽谤端亲王的意思。奴才……,奴才就是胆子小,怕事儿,想重新回到皇上身边当差。”

    皇帝笑道:“老六难道还能为这个杀了你?你可是御前的人。”

    王诩心下苦笑,萧铎固然不方便光明正大的杀了自己,但是要一个奴才出意外还不容易吗?生病了,摔伤了,或者像那天那样,有人误伤了自己,等自己死后,还可以给自己报一个尽忠主子的好名声。

    但是这些就更不能说了,再次恳求,“让王爷和王妃因为奴才起了嫌隙,那就不是在帮王妃,而是害她了,所以请皇上让奴才重新会御前当差。”

    皇帝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见他吓得这副屁滚尿流的样子,心思一动,便有了猜疑,问道:“你这次提前回来只是报平安?”

    王诩伏低回道:“王爷让奴才去南边采办年货。”

    皇帝听了这个便不笑了,而是微微皱眉,看来老六的确是对王诩起了嫌隙,所谓采办年货是个借口,不过是想打发的远远儿的罢了。

    王诩又道:“从前皇上派奴才服侍王妃时候,她还是侧妃,身边风浪重重,所以让奴才看顾。现如今,王妃已经是端亲王府的主母,王爷又爱重她,实在是不需要奴才多事了。”

    “好了。”皇帝听得有点不耐烦,“看看你这没出息吓破胆子的样子!”王诩的话的确有道理,以前是派他去,是为了防止废王妃穆氏难为凤氏,现在凤氏已经是王妃,且萧铎又嫌弃王诩,再留下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皇上……”

    “滚下去。”皇帝挥手道:“明儿早上过来当差。”

    王诩的一颗心总算落了地,这句话,大概是他从皇帝嘴里听过最美妙的话了。当即磕了几个头,深知皇帝的脾气,没敢再罗里啰嗦耽误事儿,悄无声息退下了。

    ******

    几天后,凤鸾和萧铎顺利回到京城。

    第一件事就是去凤家,接孩子,几个月不见,两个孩子都是一见面,就亲热的扑了上来。昊哥儿还好,只是满嘴的说,“父王、母妃,我好想你们。”婥姐儿则是嘟起了小嘴巴,“你们出去玩儿,又不带上我和哥哥。”

    孩子天天看着不觉得长得快,分开几个月,凤鸾觉得一双儿女都长高了,也变得更懂事了,不由笑道:“你们两个,有没有淘气让外祖母头疼?”

    “没有,没有。”昊哥儿的眼珠乌溜溜的,脆生生道:“母妃,我还跟三舅舅学了拳脚功夫。”他拍了拍胸脯,稚气道:“三舅舅说等我学好了,以后就可以保护母妃了。”

    凤鸾鼻子一酸,“好。”

    “还要保护我。”婥姐儿加了一句,旁边的丫头都笑了起来。

    “好了。”甄氏一手拉了一个孩子,“你们两个先去旁边玩儿,让他们歇歇,刚回来正累得慌呢。”一面招呼女儿女婿进门,“听说你们今儿会到,我就猜着你们会先过来接孩子,已经让人准备好了饭菜。”

    凤鸾挽着母亲的胳膊进去了。

    母女俩分别许久,自然有体己话要说,一起进了里屋。

    萧铎微微含笑坐在外面,一点神色都不露,强忍了视线不清的烦躁,只是拉了儿女们在身边,“父王给你们带了礼物。”让人拿了小东西进来,给昊哥儿的是一并小小的弯刀,怕伤着他,让人把刀鞘封住了。给婥姐儿的一套霍连的首饰,她还太小戴不了,不过叮叮当当的,很快就吸引了她的兴趣。

    “好看,父王我喜欢。”

    “我也喜欢。”

    两个孩子们纯真无邪的笑容,甜美干净,让人心情平和下来。

    萧铎烦躁的心,总算有了一丝安稳和宁静。

    而里面,甄氏正在询问女儿,“怎么样?你和王爷这次出去以后,两人关系有没有和好一些?”她还记着上次萧铎欺骗女儿的事,“他骗了你,吓唬你,事后有没有给你道歉。”

    凤鸾想到去往霍连的一系列事情,轻声叹息,千言万语不知道从何说起,萧铎的疑心和试探,自己的不满和挣扎,这些都还只是两个人之间的事。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王诩牵扯进来。

    罢了,就让他在江南安安静静的生活吧。

    “怎么了?”甄氏不理解,“王爷千方百计要带你一起去霍连,不就是为了向你赔礼道歉的吗?难道他当面一套,背面一套,出去以后还给你气受了?”

    “没有。”凤鸾摇摇头,掠过了王诩夹在中的事没说,只道:“我在霍连除了一点意外,被毒蛇咬伤,是王爷亲自为了吸了毒,而且还害得他也晕了过去,大病一场。”

    自己两辈子,都注定和这个男人纠缠不清了。

    “王爷为你吸了蛇毒?!”甄氏十分震惊,“他……,这是疯了吗?那么多的奴才丫头他不用,非得自己……”话音一顿,就是萧铎亲身上阵,才说明他心里爱重女儿,为了她连性命都不顾啊。

    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问的了。

    “你们俩和好就好。”甄氏露出微笑,又感慨,“罢了,先头我也恼火萧铎他那样试探你,可是这人一辈子总是难免会犯错的,坎坎坷坷少不了几个,过去就过去了,总揪着不放那是自讨没趣儿。”反倒劝解女儿,“你若是原谅了王爷,那就要做的洒脱大方一些,往后不可一吵架就再提起,否则只会真的伤了彼此和气。”

    提起?凤鸾想,大概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提起了。

    不提起的话,王诩还能在江南平平安安养老,提起话头,让萧铎再次想起王诩,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儿,何苦呢?大家各自安好便是。

    “你有心事?”甄氏问道。

    “没……”凤鸾不想再说了,只是眷恋的扑到母亲怀里,感受她身上特有的芳香和温柔,静静闭着眼睛,“就是累了。”她笑笑,“想在母亲面前撒个娇儿。”

    甄氏以为她是为男女感情心伤,想来就算女儿跟萧铎和好了,但其中肯定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曲曲折折,只怕她自己也不愿意说。因而只是搂着她轻轻拍,“没事,心烦的时候啊,来母亲这里说说话就好了。”

    等她抱够了,让她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

    然后去了外面,招呼萧铎和孩子们吃饭。用完饭,依旧回来在里面陪着女儿,等她睡醒,让人煮了一碗鸡汤面条,热腾腾的,一白二香,上面还撒了翠绿葱花。因随意说闲篇,说到上次的胭脂萝卜,“我让人用酸水腌了,加了糖,又酸又甜脆脆的,十分爽口。”

    凤鸾吃到嘴里的鸡汤面条,便有点没滋味儿。

    胭脂萝卜?想起当时两人一起种萝卜,那种简单快乐,再想起丢下的几茬小黄瓜和豆荚,真是……,可惜了。

    然而回了王府,没多会高进忠便进来送消息,“王诩回御前当差去了。”

    凤鸾一脸意外吃惊之色。

    萧铎则是冷笑,“好,很好!”他阴恻恻道:“本王放他一马,他居然敢当面一套背面一套,学会耍花枪了!”

    凤鸾默默无语。

    王诩居然又回御前当差了?这个主意,还真是挺厉害的。

    若是萧铎不能登基,一辈子都只是端亲王的话,很可能真的拿王诩没办法,然而一旦萧铎做了皇帝,----想起以前被一个太监这么耍了一手,只怕第一个就要杀了他,到时候自己也是劝不住的。

    哎,王诩他……,怎么就如此固执呢。

    因为这个,凤鸾再也没有提起花房里面种的菜蔬。并且打定主意,从今以后,不要在萧铎面前提起王诩的任何事,为了王诩着想,就当从来没有认识他罢。

    天气越来越冷,雪花越来越大,窗外一片洁白晶莹的银装世界。

    萧铎掀了厚厚的棉布门帘,进门搓了搓手,然后先端起热茶喝了一盏,“今年的雪比去年的还要大,瑞雪兆丰年。”在旁边坐下,看了看窗台上的梅花,“这红梅看得挺不错的,雪越大,梅花开得越好。”

    “是呢。”凤鸾微笑道:“王爷喜欢,我让人折一瓶子放梧竹幽居。”

    经历了那么多的恩恩怨怨,曲折是非,虽然误会都已经解开了,但是要两人和以前一样亲密无间,暂时不可能。不过好在彼此都有心营造一种和谐氛围。所以比起之前的相敬如冰,还是好得多,都是客客气气的,至少能够达到举案齐眉的水准。

    “天冷。”萧铎说道:“你平时多看看书,陪陪孩子,针线活计就不要做了。”

    “嗯。”凤鸾给他续了茶,“暖暖胃。”

    萧铎端起茶放在手里,却不急着喝,而是转头看向外面飘飘絮絮的白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表情很是漂浮。

    凤鸾觉得他最近总是喜欢出神,喜欢发呆,而且……,好像做什么都慢了半拍,不似以前雷厉风行的性子了。然而细细观察,又没有发觉有别的不一样,或许因为彼此之间的气氛不好,所以他才变得寡言少语?但,好像又不对。

    “你腿上的伤好些没有?”萧铎回头问道。

    “好多了。”凤鸾回道:“腿上已经结了疤,太医看了,说是等疤脱落就差不多,然后嘱咐了一些饮食避忌,调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因为他关心自己,不免也问起他,“王爷那次晕倒以后,没有别的症状罢?”

    她只是随口一问,在她看来,萧铎身体强健应该早就好了。

    然而萧铎却有一瞬的迟疑,“嗯,没事。”似乎不想再谈这件事,转而道:“这几月来,咱们不在京城,支持成亲王为储君的呼声还是很高。”

    凤鸾的心思果然被转移,“皇上不是驳回了吗?”

    “人心难驳回。”萧铎勾起嘴角一笑,他才下朝,身上还穿着四爪龙的朝服,狰狞的龙身和龙爪,衬得他笑容深刻,“只要皇上一天在位,储君一天不定,外面就会一天不平静。”

    自己还要再推波助澜一下,让他爬得越高,跌得越惨。

    ******

    新年进宫拜祭,仪式完毕后,凤鸾去了景合宫陪婆婆说话。

    “怎么不见穆侧妃?”蒋恭嫔问道。

    凤鸾回道:“刚好她身子不太舒服,就没来。”

    蒋恭嫔身上有着专挑儿媳不是的习惯,闻言当即不悦,“大过年的,也不知道保重养好身体,再说了,听着就叫人觉得晦气。”又是嘀咕,“还想着她进宫来了,跟她说说贤姐儿的婚事。”

    凤鸾心下明白,婆婆习惯的把贤姐儿的婚事,和穆家的人联系起来,说白了,还是没把自己当做正经儿媳罢了。

    因而淡淡一笑,“小穆氏来不来都没有关系,她虽然负责照看贤姐儿他们,可是婚事还得由我来做主,再者贤姐儿是要嫁去卫家。”看向升平公主,“有什么琐碎,我和升平商议着来就是。”

    蒋恭嫔闻言一怔,有点气噎,“也对。”

    其实她倒不是真的多么关心贤姐儿,不过是摆摆婆婆款儿,摆摆祖母的架子,没想到一张嘴说错了话,自个儿也觉得不太好意思。于是咳了咳,看向女儿,“听说卫家准备下聘礼了?预算多少?”

    升平公主知道母亲是闲的,问着玩儿,也就敷衍回道:“不清楚,到底是长房那边的事儿,听说大概是一万二的标准罢。”

    “不少了。”蒋恭嫔道:“当年你这个公主下嫁的时候,不过翻了一番。”然后叮嘱凤鸾,“卫家给多少聘礼,你就比着例子回多少嫁妆,不可少了,但也不可大手大脚的不当回事儿。”

    凤鸾听她貌似关心自己,实则替儿子心疼银子的口气,不由好笑,脸上还不便带出来,只做听话模样,“是,儿媳记下了。”

    升平公主问道:“吉日你们挑选好了没有?”

    凤鸾道:“之前正在商议的,因为我和王爷去了霍连一段日子,耽搁了。但总得等贤姐儿守满了三年孝期,出了服往后,算算日子,明年春天以后都行。”

    作者有话要说:多谢昨天替我看文的两位热心姑娘,谢谢你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皇家儿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慕颜并收藏皇家儿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