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择日离婚 > 第三章 初见

第三章 初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电话铃声在沉闷的车厢里显得特别突兀,曾岑看了眼来电显,“冉冉。”

    “亲爱的有没有想我,我从米国血拼回来啦,给你带了礼物,有没有时间赏脸吃顿饭。”冯冉冉打了鸡血的声音传过来,曾岑将手机微微从耳边拉开一点。她这个闺蜜跟《购物狂》里的张柏芝有得一拼,购物能让她如打了鸡血一般兴奋也是她最大的幸福来源,曾岑有时候挺羡慕她。

    “老地方见。”曾岑回了四个字就挂断电话,秦易还在旁边。

    “停车。”她看着前方喊停车。

    秦易皱一皱眉,“你是在跟空气说话吗?”

    曾岑忍下一口气,看着他,“麻烦你靠边停车。”

    “去哪里,我送你。”秦易一点儿也没有要停的意思。

    “不用。”曾岑拒绝得干脆。

    秦易觉得刚才在警局的教训已经够了,不能把她逼得太紧。靠边停车,刚要交待她晚上早点回家,曾岑已经甩门而去。

    秦易皱眉笑一笑,有日子没见,脾气见涨了。

    热气腾腾的麻辣火锅红油翻滚,冯冉冉就好这口,无辣不欢,曾岑每每都是舍命相陪。

    热火朝天的氛围,只有曾岑这桌是低气压。

    冯冉冉一拍桌子,“离婚,一定跟他离婚!分他财产还要他每月支付高额生活费,榨干他!”

    曾岑和秦易的事冯冉冉几乎都知道,包括秦易新婚夜出差丢下曾岑一个人。那时冯冉冉还为她抱不平,“秦易是要去阻止外星人入侵还是去拯救银河系,新婚夜出差他也太欺负人了。”

    不可量的是海水,比海水更不可测的是人心。

    曾岑想起与秦易的相遇,发生得理所当然又透着某种巧合。

    彼时,艳阳高照,偶有熏风徐徐,他牵着童花头小姑娘,挺括风衣,简洁短发沉稳儒雅,阳光自他背后投洒下来,晃花了她的眼睛。

    他说:“诗诗是转校生,曾老师多费心。”淡淡微笑,比园里那开得放肆的蔷薇花还要耀眼。

    “秦先生放心。”曾岑接过小姑娘的手。

    他半俯下身子摸摸小姑娘发顶,“诗诗要听老师话,小叔叔放学来接你。”

    原来只是叔叔,曾岑记得当时心里有点高兴,是叔叔,不是爸爸。

    曾岑牵着小姑娘去教室,小姑娘仰头问她,“曾老师,你觉得我小叔叔长得好看吗?”

    曾岑笑着回答,“好看呀。”

    “那曾老师喜欢我小叔叔吗?奶奶说小叔叔再找不到女朋友就不让他回家。”小姑娘说得颇为苦恼。

    现在的孩子都是人小鬼大,曾岑摸摸她的头,“你小叔叔长得那么好看,一定有很多大姐姐喜欢他,别担心。”

    “曾老师喜欢吗?”小姑娘执着的一定要得到答案。

    曾岑想了想,“老师的喜欢和女朋友的喜欢可不一样,就像老师喜欢诗诗那种喜欢。”

    她不知道小姑娘有没有听懂,反正小姑娘是很满意她的答案。

    童言无忌,谁也不会放在心上,最不该当真的人,却当真了。

    “曾老师,诗诗说你喜欢我?”第二面,曾岑对秦易的印象从沉稳儒雅变成咄咄逼人,他一句话就把她逼到墙角。

    曾岑永远都记得当时的尴尬和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是,秦先生你别误会。”

    秦易皱眉比微笑更迷人,“那曾老师是讨厌我了。不喜欢就是讨厌。”

    “当然不是。”曾岑无措解释,“我说的喜欢,不是那种喜欢。”

    秦易眼底映着笑意,追问:“哪种?”

    自认口才不错的曾岑语塞了。

    秦易看眼手表,白色珐琅表盘全球限量一千只,笑意融融像三月消融的春水,“我今天有个会,等闲下来会再联系曾老师好好聊聊这个问题。”他在曾岑目瞪口呆中潇洒离开。

    缘份的玄妙在于,永远无法预料你会和谁相遇,只一个眼神,为他沦陷。

    原来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映在她心上。

    直到曾岑披着奢华婚纱同他并肩站在婚礼上,她还错觉自己是不是不小心掉进了爱丽丝仙境。

    妈妈残忍警告,“曾岑,嫁给那样的男人你不会得到幸福,不出三年,你们一定会离婚,到时不要像败家之犬一样跑回来。”

    她当时以为妈妈是在嫉妒她,对,妈妈是在嫉妒她,她那身婚纱深深刺痛了妈妈。

    命运就是这么让人无奈,往往会应验那些不幸的预言。

    他们的婚姻才一年就走到尽头,比妈妈预料的还要快。

    曾岑喝了口冰水,“榨干秦易我可没这本事。”

    “你现在准备怎么做?”冯冉冉问她。

    曾岑握着杯子整只手都冰麻了,“请律师起诉离婚。”

    冯冉冉一下安静下来,她就是咋呼的性格,“真的要闹到法庭?”

    “这是唯一的办法。”曾岑看着她,“所以想问问你有没有认识的律师介绍给我。”

    “有倒是有,”冯冉冉握住她的手,“你要想清楚,闹上法庭等于公布于众你的生活就再也不得平静。”

    “我想得很清楚。”她自欺欺人累了,他们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像是被人挑破的脓包,该是彻底解决的时候。

    “你还爱秦易吗?”

    曾岑垂了下眼眸,这是一个掩饰的动作,“现在还谈爱不爱有意义吗?”

    沉默……

    冯冉冉从包里拿出纸笔写了个电话号码,“这是我爸公司的法律顾问,你直接联系他就行。”

    “谢了。”曾岑将纸条捏进手心握紧。

    吃火锅吃的是气氛,她两这样能吃得下东西才怪。

    曾岑想起老园长交待今天有新生报道,她是班主任得去接那个孩子。与冯冉冉分手直接去幼儿园。

    远远看见育教楼梯口站着个孩子,蓝色衬衫牛仔长裤西瓜头约摸五岁的样子是个生面孔,手里棒着最大号的冰淇淋吃得满脸都是。

    曾岑皱眉过去,“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班的?冰淇淋吃多了会生病。”

    小男孩把脸从大号冰淇淋里抬起来,非常淡定开口:“我奶奶身体非常好,从来不生病,一直活到八十多岁。”

    曾岑惊讶,“因为她天天吃冰淇淋?”

    小男孩摇摇头,“因为她不多管闲事。”

    第一次曾岑被孩子侃得哑口无言。

    她深吸一口气,“好吧,现在告诉我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

    小男孩咬着冰淇淋勺,“我叫方浩轩,不知道是哪个班,因为没有老师来接我。”

    “你就是方浩轩。”曾岑笑着拽掉他手里的冰淇淋,“从现在开始我是你的老师,我姓曾,你可以喊我曾老师。还有,我需要见一见你家长,放学之后来我办公室。”

    方浩轩还咬着勺子不放,“我妈妈从我出生的时候就不在了,爸爸很忙,他说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要随便给他打电话。”

    曾岑心拧了一下,她不敢追问‘不在了’是什么意思,语气柔和下来,“那平时谁接送你?”

    “保姆。”

    曾岑最不能忍这种不负责任的家长,“把你爸爸手机号码给我。”

    方浩轩从包里拿出号码本递给她。

    曾岑接过,“我现在带你去洗脸然后会有老师把你介绍给新同学。”

    方洁轩乖乖跟她走,不停的问她,真的会找到他爸爸来看他吗?

    曾岑心里愈加愤概,把孩子交给助教立刻给方洁轩爸爸打电话。

    电话通了,她才刚说一个‘喂’字。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有我的私人电话?”男人劈头就质问,语气不善。

    “请问您是方浩轩的爸爸吗,我是方浩轩的班主任。”她耐着性子自我介绍。

    男人应该是怔了一下,“方浩轩在学校出什么问题了?”

    “没有,就是……”曾岑话还没说完,男人打断她,“没出问题不要给我打电话,我很忙。”

    “方先生,您真的忙到儿子需要狂吃冰淇淋让自己生病才能见到你吗?”曾岑已经控制不住愤怒了。

    “我现在没有空,有时间再联系你。”电话挂得干脆利落。

    曾岑听着盲音差点没把手机甩出去,还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功名利禄真的比亲情更重要?

    四点,曾岑将每一个孩子安全交到父母手里,方浩轩的爸爸始终没有来。她叹口气,锁好教室,整理了下明天的教学任务,完成这一切才到五点钟,真的不想回家。她苦笑,那个她曾憧憬给她安定给她归属的‘家’不过是个空房子。

    夕阳透过树叶斑驳了整个城市,十字路口的逆光,很刺眼却很美。

    她在大街上漫无目的游荡,她悲哀的发现除了那个空房子,她竟无处可去。

    客厅没有灯,曾岑拿钥匙开门进去才听到秦易在书房接电话,“又是方峤,他还真是阴魂不散。知不知道他是因为什么事误了班机?他儿子老师的电话?行了,你先在那边稳住投资商,我连夜飞过来。”

    秦易收线开门,曾岑就站在门口,“我想跟你谈谈,最后一次。”

    秦易穿上外套,“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办,如果是离婚的事我还是那两个字,休想。”绕开曾岑头也不回出门。

    曾岑闭上眼睛,深呼吸,那就只有法庭见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择日离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惜双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惜双双并收藏择日离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