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择日离婚 > 第三十八章 生不如死

第三十八章 生不如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易差点闯了红灯,急刹车,安全带勒得生疼,第一时间转头去看小王子有没有事。儿童安全座椅性能比较好,小家伙不但没事还很兴奋的拍掌。

    秦易回过头看前面路况,横过的人行道人群熙攘,有个熟悉身影一闪。他的心突然一下绷紧,解开安全带开门下去,冲进人群,“曾岑……”一把抓住那人手臂。

    那人回头,却是个陌生面孔,“你干什么?”

    他有些木然的松手,自己在干什么,都四年了还不死心?

    “神经病!”陌生面孔骂了他一句融入人群不见。

    秦易回到车上,“爸爸?”小王子用非常疑惑的眼睛望着他。

    他自嘲笑笑,重新系好安全带,红灯已经换过来,他打下方向盘,拐了个弯变道。

    车开不进巷子,他抱王子下来,“咱们摘桔子去。”

    小家伙伊伊伢伢学着说:“桔子……”

    逼仄狭长的小巷,脚步声特别清脆,小王子趴在他肩上,秦易只一手托着他小屁股,那画面真真萌化人心。如果没发生四年前的事,他的孩子应该有三岁了吧。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像迟暮的老人,靠支离破碎回忆和想像生活,隐隐作痛的心不知是为自己还是为那个不曾出世的孩子。

    院门已经残旧不堪,门内,一切照旧。桔花凋谢,果实累累缀满枝叶,上次来还像一个个绿球,这么快已经熟了,灯笼似的压弯技头。

    小王子扭着身子去够,“桔,桔……orange……”

    秦易笑着拍拍他小屁股,“吃的东西你倒记得快。”抱他过去,让他自己摘。

    小王子真是用了吃奶的劲才摘下一个桔子,举到他面前,“吃,吃。”

    秦易皱一皱眉,“你确定?”

    “吃,吃……”小家伙都开始抿嘴巴了。

    秦易放他下来,剥开桔皮撕一片放他嘴里,小家伙才咬一口,眼睛鼻子全酸到一块去了。

    “噗……”小家伙直往外吐,都弄衣服上了。

    秦易没办法抱他进屋,脱下他身上的衣服,去衣柜挑一件新的给他换上。

    曾岑的衣柜挂满了小孩的衣服,从出生到满月到十岁的,满满一柜子。她一件也没带走,连念想都不留,他永远都忘不了她对他转身时的决绝。

    小家伙乖乖换上新衣服,还到镜子前转了转。

    院里突然响起脚步声,秦易几乎想都没想就冲出去,那个名字差一点就脱口而出。来的人却是付俊,一身风尘仆仆,刚下飞机。

    秦易眼底的失落掩都掩不住,“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我想儿子啊。去公司你不在我就想着应该是到这儿来了。”付俊朝屋里喊,“王子,爸爸回来了,给你买了小汽车,快来!”

    玩具对孩子的诱惑力永远都是无敌的,小家伙蹬蹬跑出来,“车车,车车……”

    付俊拿出汽车模型,小王子张大嘴,“哇——”

    付俊抱起孩子,“儿子我带走了,等我们安排好去爱琴海的行程再给你送过去,快跟干爸拜拜。”

    小家伙眼里都是玩具哪还顾得了拜拜,小手胡乱挥挥。

    “我还没批你假。”秦易单手插兜一脸严肃。

    付俊仗着有子万事足,开启耍赖模式,“呐,我已经四年没休假了,再这样下去老婆都要跟人跑了,到时候你可就得一辈子对我负责。”

    秦易妥协,“两周假期,年终奖没有。”

    嗷……付俊哀嚎一声,万恶的资本家!

    “成交!”金钱哪里比得上老婆儿子热炕头重要,付俊抱紧儿子临到门边的时候回头对他说:“想人家就去找她,去看看也好。”

    秦易没作声。

    付俊叹口气,迈出门走了。

    刚刚才有点人气的小院,这会儿又只剩下秦易一个人。看看有什么用呢,有句话叫近乡情怯,那样只会更痛苦。

    今天已经彻底没有心情去公司了,秦易打了两个电话,取消全部行程,大致安排了今天的工作,关机。

    他的车驶出市中心,渐渐闻到海水咸腥味,不多时就到海边的渔贸市场。

    渔船刚归港,渔民纷纷去卸鱼,也有买家现场订货的,吆喝声、讨价还价声嘈杂一片。人群中只有一个人,戴着竹帽,头巾连脖子都围住,只露出一张被海风刮糙被太阳烤黑的脸,麻木的往筐里捡鱼,年复一年的动作,好像身边的人,身边的事都与她无关,僵硬而绝望。

    许是感受到来处远处的目光,苏清歌机械麻木的抬头搜巡目光的来源,她终于看见他了。有一秒钟的呆滞,她拼命抹自己的脸,拼命整衣服。只是再怎么整也没用,她早已不是四年前那个光彩照人的苏清歌,现在是一身鱼臭,粗俗不堪的渔妇。秦易每来一次,她的绝望就加深一层,那痛苦如凌迟一般,一点一点消磨她的意志,让她生不如死。

    她想逃开,逃到一个见不到人的角落一个人躲起来,不让人看到她这副鬼样子。刚起身,背后男人抬腿就是一脚踢到她腰上,剧痛她一时爬不起来。

    “臭婆娘,又想偷懒,快干活。”这个满嘴粗言秽语的汉子就是她丈夫,一直是。

    苏清歌四年前回国就是想摆脱这个男人,这件事本来可以很顺利,秦易绝对有能力帮她,可她太贪心,她不但要秦易的帮助,还要他这个人。

    贪心的人总是要付出代价,苏清歌受过一次惩罚却学不乖。为了一张绿卡,她嫁给了这个男人,最后才发现他根本不是什么富豪,只是一个偷渡的渔民,烂赌、性暴力。她要离婚,男人哪会那么容易放过她,威逼、殴打,她花了很长时间让男人放松警惕才逃回国内。

    再见到秦易,他的光芒太过耀眼,想要抓住他脱离苦海的渴望太过强烈,以致于她不择手段也要紧紧攀附住这个男人。只有秦易才能救她,只有秦易才能给她想要的一切,她甚至愿意拿命出来赌。她以为她赌赢了,贪念却害得她生不如死。

    “这些鱼我都要。”秦易已经走近,抽出一沓现金,男人两眼发光,谄媚道:“秦老板每次都来照顾我们生意,真是我们的大恩人呐。”

    秦易没理他,眼睛落到苏清歌身上,“我想跟你妻子聊聊。”

    男人忙着数钱,哪里还管别的事,“您随意,随便聊。”

    想哭眼泪早已流干的感觉很痛苦,苏清歌认命带他往岸上去,潮湿木屋,到处都是*的味道,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苏清歌脱了帽子,额上脖子上都是伤疤,他的丈夫只要一喝醉了就会打她,输钱了心情不好也会打她,她身上早已是旧伤累累。

    “看到我这个样子,你满意了?”有秦氏的律师团队,她这辈子都离不了婚。有秦易在商界的影响力,她这辈子都找不到光鲜体面的工作。有秦易每个月给她男人赌本,她这辈子都摆脱不了贫穷困苦。

    秦易只是冷冷看着她,“四年前,你跟曾岑说了什么?”

    苏清歌笑起来,“四年了,你一直追一个答案不累吗?”

    “你今天不说,总有一天会说,我有的是时间跟你耗。”如果苏清歌只是告诉曾岑他娶她的真相,秦易相信曾岑会愤怒,会离开,但绝对不会打掉孩子,她那么爱那个孩子。

    苏清歌欠他一条命!

    苏清歌笑得弯腰,“好啊,那就耗,大家一起痛苦多好。曾岑真的是很蠢,我说什么她就信什么,这样蠢的女人你到底喜欢她什么?”

    秦易一把扼住她咽喉,“你不配喊她的名字。”

    苏清歌满脸涨红,唇色一点一点发紫,恶毒的话艰难的从齿缝里挤出来,“她活该,活该失去孩子,活该一个人孤独终老,活该……”

    秦易加重手上力道,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气息渐渐薄弱,她却一点儿也不反抗。秦易突然松手,她摔倒在地上,空气争先恐怕后往她肺里窜,她呛得凶猛咳嗽。

    秦易居高临下望着她,“很想死是吗?”她说那些话不过是想激怒他,她没勇气自杀,妄想死在他手上。

    “死,对现在的你来说是解脱,这样不死不活的活着才是对你最好的惩罚。”秦易又一次无功而返,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执着的想知道答案又能怎么样,能挽回什么。

    苏清歌望着他的背影,终于嚎啕大哭起来,粗糙干裂的手捂住脸,她不甘心,不甘心她的一生就这样结束。越是不甘心,才会越绝望,恶性循环,这就是秦易说的,最好的惩罚。

    大洋彼岸,开始新生活的人,平静总是太短暂,谁也猜不到命运会怎样布局,而在局中的人都逃不开命运的安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择日离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惜双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惜双双并收藏择日离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