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堕仙 > 第12章 善泅者常溺于水,一意玩火终自焚

第12章 善泅者常溺于水,一意玩火终自焚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御驾在三千紫衣的拱卫下朝皇宫东南方向疾行。

    种了蛊的头颅早已融入夜色不见踪影,印暄却冥冥中受到某种牵引似的,毫无偏差地尾随它飞过的路线,最终来到一处偏僻阴暗的院落。大殿的飞檐斗拱有些破旧掉漆,围墙的墙基与墙顶也长出了凄凄杂草,似乎已久无人烟。

    “这是什么地方?”

    “回皇上,这是丹鼎院,原本是太医署炼制丹药的地方,后来嫌它潮气重,就荒废不用了。”

    印暄下令:“将这丹鼎院团团围住,不许任何人逃出,其余人随朕进去搜捕凶徒。”

    印云墨借着火把打量一番,伸手一推,门扉豁然洞开,内中黑黝黝的,似乎阒无一人。

    他正要迈步进门,手腕却忽然被人拽住,回头一看,却是皇帝冷着脸道:“朕麾下难道没有勇士,要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去打前锋?”言罢手上一扯,将他甩到身后。

    手持奉宸刀、蓄势待发的紫衣卫立刻涌入院中,一面搜寻,一面在各个角落燃起灯火。很快便有人过来禀报,在殿内找到一间密室,发现其中有可疑之人。

    印暄立即率众冲进殿中密室,果然见一个身着杏色道袍、披头散发的人倒在房间中央。在他身前,法坛被打翻,香炉、符纸、炉灰洒落一地;周围的地面满是褐红色的诡异图案,散发着一股甜腥味,似乎是用血涂抹而成。

    紫衣卫立即上前将那人翻过来,忍不住惊呼起来。原来那人七窍流血不说,咽喉上还紧吊一个拖着血淋淋内脏的头颅,仿佛是那颗死不瞑目的人头,用两排牙齿咬住了他的喉管,抵死不放。

    “他就是施法的降师?”

    印云墨点头,“应该是。我早说过,飞头降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操纵的,即使是道行高深的降师,也有被怨魂反噬的危险。”

    印暄上前几步,在满室火光中看清了那人的面孔,失声道:“怎么会是他?”

    倒地的降师,竟是早已死去的咒禁博士陆名延!

    “原来他是诈死以脱身,隐藏幕后操纵一切。”

    “他似乎还有气,皇上,请先让头颅——呃,是娘娘——移移驾。”印云墨凑近皇帝耳旁低声道。

    印暄命几名心腹卫士将那颗头颅用锦缎包裹,清洗后秘密送去熙和宫,缝回到慧妃的无头尸身上,随后也附耳问道:“那只蛊呢,怎么处理?”

    “皇上若想留着,可将蛊收回,每日多耗一点精血饲养罢了;若嫌腌臜,不妨交与我来处理。”

    “你处理吧,朕养什么不好,养只虫子!”

    印云墨失笑:“那是,皇上要养,也得养金虫。”

    印暄听了一琢磨,觉得有语带双关的嫌疑,不满地斜了他一眼,“你也老大不小了,说话就不能正经点?”

    “我?我说话很正经啊。有时,关键不在说的人,而在于听的人怎么想,正所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嘛。”

    “你——”

    在场紫衣卫见皇帝与一名不知身份的男子呢喃低语,挨得极近,几乎算是耳鬓厮磨了,纷纷敛息低头,看地板看靴子尖,只作非礼勿视,唯恐撞破圣上*,小命不保。

    此时,那寂然不动的降师忽然从血迹斑驳的喉间嘶嘶抽了几口气,缓缓睁眼。顿时引得一室侍卫抽刀出鞘,如临大敌地架在他颈上。

    他望向被众人围在中央的印暄,满面血污乱发看不清神情。“可惜呀……功亏一篑……”他翕动嘴唇,吃力地吐字。

    “陆名延!”印暄脸色一沉,寒声道:“你以咒禁师的身份为掩护,在宫中大行巫毒魇胜之术,屠戮宫人、杀害皇妃,甚至图谋弑君,这每一项,都是抄家灭族的死罪!你受何人指使,还有哪些同党,从实招来,朕可以让你死得痛快些!”

    “没人……指使我……倘若一定要说有……那便是仇……血海深仇……”陆名延艰难地撑起身坐在地上,边喘边道,“死罪我不怕……抄家灭族?呵,我早就家破人亡,至亲三族都被夷尽,就算皇上还要夷其余六族,我也顾不着了……”

    印暄皱眉审视他,“你究竟是谁?!”

    “我是谁……我不姓陆……我是前吏部尚书黄谦的幼子黄姚,是黄家一门六十八口、三族三百七余人中……唯一的幸存者……”

    “吏部尚书黄谦……那老黄皮子何时死的,怎么还夷三族?”印云墨低声问。

    印暄面无表情道:“明德三十一年,瑞王篡逆案中犯附逆罪,腰斩,夷三族。先帝亲下的旨意,怎么,你有异议?”

    “不不,我怎敢有异议,自己的脑袋还长不牢呢。”

    “你有自知之明就好。”皇帝冷哼一声,着侍卫立即颁旨:“犯人黄姚,图谋弑君,以妖术杀害皇妃、宫人,罪大恶极,处凌迟,明日午时行刑,钦此。”

    重伤的陆名延被几名紫衣卫叉着拖将出去,口中犹自不甘心地喃喃:“功败垂成……只差一点点……老天不开眼啊……就算做鬼,我也会再回来的……等着吧……等着吧……”

    印云墨摇摇头,对印暄道:“弑君刺驾,按律当诛九族,我还以为皇上会把他的其余六族也给夷了呢。”

    印暄拂袖走出密室,“有必要么,那些八竿子打不着边的远亲,难道会为他甘冒凌迟之罪?朕就算夷他十族也不过一念之间,只是不想再出几个张姚、李姚,来找皇子们的麻烦。”

    “皇上仁慈。”

    “仁慈?”印暄淡淡一笑,“你真以为朕剐了他一个,就这么算了?”他伸手招了个紫衣卫上前,命道:“去给朕好好查查,这个黄姚化名为陆名延后,可有妻儿亲眷;过从密切者中,可有方士术士之流,一并满门剿除。”

    “遵旨!”紫衣卫领命而去。

    “现在你还觉得朕仁慈么?”印暄问。

    印云墨从容道:“仁慈过度则失之于优柔,峻苛过度则失之于暴虐,皇上张弛有度,处事果决睿略,有明君之风范。”

    印暄睨着他,慢慢笑起来:“怎么,出来溜达两圈尝到了甜头,就不想回清曜殿了?你别以为拍几句马屁,朕就会放过你。”

    “都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么,说不定皇上一高兴,还真把我放了。”

    “这不就穿了?有你这么跟朕说话的,谢罪是这种谢法?”

    印云墨摸着下颌想了想,叹道:“我只能拍到这程度,倘若皇上想听再肉麻些儿的,那还是把我押回去好了。”

    皇帝像被噎了口气,停顿了一下才骂道:“你还是给朕滚回清曜殿去吧!”

    “那得等我先去一趟熙和宫,把赤精蛊灵收回来,皇上总不希望慧妃娘娘的玉体变成虫子窝吧?”

    “……摆驾!去熙和宫!”

    寅时将尽,东方未明,但如墨天色正渐渐褪成靛蓝,庭院里草木摇霜,空气中充满了冷冽的湿气。

    从储放慧妃遗体的冰窖中出来后,印暄就在熙和宫传旨,着礼部准备宫妃出殡事宜,又遣人去通报太后。为免太后忧心,只说是慧妃抱病而亡,并不提降术之事。

    一切安顿完毕,圣驾正要回乾清宫更衣准备早朝,紫衣卫来禀,说是熙和宫的一名宫女叩请面圣,可又不肯说明所奏何事。

    印暄宣她见驾,见是一名十五六岁的窈窕少女,生得粉面桃花,十分娇俏可爱,便缓和了语气问:“你叫什么名字,何事禀奏?”

    宫女神色哀伤,却不紧张惊惶,口齿清晰地回话:“奴婢叫杳儿,是娘娘的贴身侍婢。娘娘出事之前,曾命奴婢传禀一句话给皇上,可奴婢还没来得及,就……如今虽然娘娘不在了,但吩咐奴婢做的事,奴婢一定要完成,请皇上莫要责罚。”

    印暄颔首道:“你对慧妃忠心,朕知道,又怎会责罚你。说吧,慧妃托你带的,是什么话?”

    杳儿叩了个头,起身提起裙裾便要上前,被一干侍卫呼喝阻拦:“站住!胆敢冒犯圣驾!”她急得眼泪汪汪,撅着嘴叫道:“奴婢没有冒犯圣驾,是娘娘吩咐的,这话只能对皇上一个人说!这是悄悄话,你们知不知道什么叫悄悄话?”

    印暄看她娇憨,急得团团转的模样更是天真有趣,便挥退侍从,温声道:“好吧,慧妃生前有什么悄悄话,你上前来告诉朕。”

    杳儿破涕为笑,鹿儿般轻盈地上来,走到案前,想了想又问:“皇上,能不能再近点,奴婢怕他们听见。”

    印暄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印云墨,发现他双手笼在袖中,正低眉敛目,也不知魂游几重太虚去了,心底莫名生出了几分不快。

    他朝杳儿点了点头。少女欣喜地绕到他身边,踮起脚尖,伸出手掌拢着他的耳,轻声道来——

    似乎什么地方,有点不对劲。印云墨暗暗忖思,究竟是哪儿不对劲?黄姚,前吏部尚书黄谦幼子……幼子……明德二十二年,吏部尚书老来得子喜出望外,奏请皇帝准假三日,还大宴宾客……不,不是得子,是得女!黄姚……姚……杳儿?!

    他蓦然抬头,见那名叫杳儿的宫女,左手正拢在皇帝耳畔,而右手则隐在椅背后,那是任何一个侍卫都无法看见的盲区!

    “小心——”

    与印云墨这句话同时出口的,还有少女的轻柔细语:“皇上,娘娘说,叫你下去陪她!”

    一柄蓝汪汪的匕首从椅背的镂空处,毒蛇吐信般疾刺向印暄背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堕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射并收藏堕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