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堕仙 > 第46章 逢场且做戏中戏,神武更有人外人

第46章 逢场且做戏中戏,神武更有人外人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震州,抚冥军镇。

    军医为印云墨治疗包扎过肩伤,嘱咐了几句饮食清淡、不可饮酒便退下了。印云墨换了一身貂裘锦袍,见旁边的秦阳羽满身血污肉屑,俱是交战时敌兵溅上去的,当即笑道:“乖孙儿,怎还不去清洗?”

    秦阳羽本就不耐烦伺候他,因着皇叔的尊贵身份勉强应付,又听他肆意调笑,登时雷炸火起:“王爷如此言语轻浮,如何做天下臣民的楷模?”

    印云墨哂笑:“你这暴脾气,跟我大哥当年一模一样,血脉传承果然妙不可言。”

    “我大哥”?莫非指的是骄奢淫逸的前章呈太子?秦阳羽一愣,揣摩他话中深意无果,又自觉与前太子毫无相像之处,越发认为历王真是莫名其妙,脑袋有毛病。

    今上分明是才思敏捷的聪慧人,也不知道中意他哪一点,总让他伴驾,连北巡也带在身边,真是狗屎糊了眼。秦阳羽大不敬地暗道。

    “皇上就是中意我,你再不爽也白搭。”印云墨冷不丁说。

    秦阳羽心中一惊,险以为刚才那番腹诽说出了口。难道这位王爷真有点稀奇古怪的本事?他拿狐疑的眼光瞥对方。

    “我会读心术。”印云墨一脸无所谓的悠哉,“你站着别动啊,让我窥一窥你的心思……”

    秦阳羽当即变了脸色,拔腿就走。

    印云墨在他身后哈哈大笑。

    秦阳羽出了院子,叫来几名传令兵,命他们快马南下迎驾,将历王安然抵达扶冥镇的消息禀告圣上,便自去清洗更衣。

    房间内,监军王喜正趴在床榻上啃酱鸡爪听小曲儿,手下一名番役走进来,凑到他耳边说了几句。王喜当即丢了鸡爪,在番役衣上擦了擦油手,吩咐道:“去取狗血来,往本公背上洒点……多洒点!本公伤重着呢!还有你们俩,抬一副担架过来!那个谁,去捣点姜汁!”

    鸡飞狗跳地折腾了半时辰后,王喜公公血迹斑驳、脸色蜡黄地被两个番役抬到印云墨面前,气息奄奄地拢了拢手:“奴婢王喜……叩见殿下千岁……千千岁……”

    “你叫王喜?听说你是魏吉祥的义子?”印云墨露出一副不忍猝睹的神色,“怎么伤成这样?真是可怜哟。”

    王喜当即落下泪来:“奴婢是自作自受……触怒了龙虎将军……”

    印云墨道:“怎么回事,说清楚,光哭顶什么用。”

    王喜道:“奴婢知道管得太宽讨人嫌……但查清军资明细,以免被人侵克,毕竟是奴婢职责所在,懈怠不得……奴婢虽然拳脚不精,临阵时也是凭着一颗赤胆忠心,没有军令不敢擅离,怎么就变成‘拥精兵先遁’了呢?奴婢想不通啊呜呜呜……”

    他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印云墨饶有兴致地看了片刻,手在桌案上猛地一拍,响声吓了王喜一跳。

    “太过分了!圣上早说过,秦阳羽此人桀骜不驯、刚愎自用,如今连奉旨监军也不放在眼里,竟敢擅动私刑,简直是目无王法!王公公,你放心,等圣驾一到,本王定会亲自禀明皇上,替你讨回公道。”

    王喜激动道:“多谢王爷!多谢王爷!奴婢真是死也、死也——”他一口气没上来,头一歪便昏了过去。旁边两名番役立即扑上来,做抚尸大哭状。

    印云墨挥手:“抬回去治啊,赶紧的,要是真死了,一切可就白瞎了。”

    番役一脸哭相地抬走了王监军。

    印云墨喝了口秦阳羽命人奉上的、快要发霉的粗茶,噗的一下喷出来,笑道:“这王喜,也算是个妙人,哈哈。”

    屋外守卫的一名兵卒,生得黝黑精瘦,一脸憨厚老实相,下了值后直奔军营,通传后叩见主将,满脸愤懑地将所见所闻一一告知。

    秦阳羽听得额际青筋暴跳,咬牙道:“你听清楚了,历王说要亲自禀明圣上,为王喜讨公道?”

    “小的听得真真切切!”

    秦阳羽当即破口大骂:“死阉贼,恶人先告状!当初就应该直接将他杖毙,省得留条狗命四处乱吠!还有历王,一面之词,偏听偏信,也是个糊涂鬼!皇上若是信了他俩,还有我活路?”他一脚把桌案踢得四分五裂,“你说!你说!他娘的还有老子的活路吗!这个狗阉,老子总有天一剑把他劈了!”

    兵卒唯唯诺诺地退下,走出几丈远还能听见主将帐内摔东西骂娘的声音。

    等到他出了辕门,主帐内蓦然安静下来。秦阳羽在帘门掀起的缝中瞥了他的背影一眼,面上沉静如水,毫无半分怒色。

    印暄弃了车舆,骑着名驹奔雷赤,率一万亲军朝西北方向急行,在第六日便赶到了抚冥军镇。途中遇到秦阳羽派来报信的传令兵,知道历王安然无恙,只是受了点轻伤,一颗心总算是揣回肚子里。

    秦阳羽当即率领手下大小将领出镇三十里,远远见一道赤霞曳着紫色长尾,犹如紫龙含珠,卷起漫天烟尘,知晓是圣上策马率兵疾驰而来,忙跪迎接驾。

    印暄在秦阳羽前身勒住缰绳,亲自下马去扶:“龙虎将军劳苦功高,又有戍边重任在身,不必远迎,更无需行此大礼。”

    秦阳羽朗声答:“天子在上,礼不可废。”却是不肯就着皇帝的手势起来,完完整整行了个三跪九叩的大礼。

    印暄觉得他在恭顺中带着股执拗劲,知道这刺儿头将军不知哪里又生出芥蒂了。因为晓得他一贯如此,倒也没往心里去,一笑而过。

    “历王在你这里?伤势如何了?”印暄问。

    秦阳羽沉声道:“皇上北巡边关,何以不问军情,先问私情?”

    如此咄咄逼人,饶是印暄不欲与他小处计较,也寒了三分颜色,冷声道:“你这是在责问朕?”

    “微臣不敢,只是恳请皇上以大局为重。”

    “你倒是以大局为重,连朕派来的监军也敢杖责,闹得边关人心浮动!”

    秦阳羽岸然回答:“既入军营,便要遵守军规,监军也不能例外。”

    印暄不怒反笑:“好个治军严明的大将军!”

    一旁的副将李贲见势不妙,暗中踢了踢主将脚后跟,起身打圆场道:“圣驾栉风沐雨远道而来,想必已经鞍马劳顿,还请先入镇休憩。臣等早已精心安排好食宿,恭迎圣上。”

    印暄一言不发,转身上马,率军入城。

    “我的大将军啊,你怎么能如此胆大妄为,冲撞皇上!万一龙颜震怒,要拿你入罪,你叫我们全军上下如何是好!”李贲扯着秦阳羽的战袍袖子,恨铁不成钢道,“你就不能扒了这身刺猬皮子?”

    秦阳羽眯起眼看皇帝离去的背影,也一声不吭地上了马,留李贲在原地恼怒跺脚。

    站在后方的一名兵卒抬起脸,飞快地瞥了主将一眼,又深深低下了头。

    印暄推开房门,快步走进内室,一把环住印云墨的腰身轻轻提起,原地转了一圈,又仔细看过他的伤势,方才带着极力压制的喜色,开口道:“那是什么鬼东西?朕看过被削断的爪子,分明是木制的。”

    “是被术法操纵的傀儡。”

    “如此说来,除了之前被微一真人诛杀的、操纵僵尸的什么九幽邪道,宛郁还有其他妖人?”

    “很有可能。”

    “朕已命人联系微一真人,请他再来边关,共商御敌之策。”

    印云墨把他推开,看了一眼,忍不住又看一眼。

    印暄问:“怎么?”

    印云墨蹙眉,带几分不解之色:“不对呀,我刚算过,你一进来就会问我‘小六叔,你没事吧?可有其他地方受伤?被那头巨鹰抓走后发生了什么事?又是如何脱险的?’之类之类,为何竟一个字也没有?难道我的卜术失灵了?”

    印暄含笑看他,目中似有深意:“一向疏懒的小六叔,竟然会在意这些细枝末节?是不是朕少了嘘寒问暖,惹你不高兴了?”

    印云墨神色有点茫然,“不高兴倒不至于,就是觉得有点古怪,总觉得漏算了什么……”

    “小六叔能算风算雨算人心,却开始算不准朕了,朕倒挺高兴。”印暄重将他搂回怀中,嗅着他发间气味,颈间金龙印记一闪而逝,“说明朕于你是独一无二的,与天下所有人都不同。”

    “呵呵。”印云墨干笑,心道莫非封印还是松动了,那场梦境中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他拍了拍印暄后背,示意对方松手,而后走到桌旁斟了杯茶递过去,“说来,我到这震山关不过数日,倒是瞧了几场好戏。关外有戏,关内也有戏,可比皇宫里有趣多了呢。”

    “王喜作为监军,或许才能平庸、力有不逮;秦阳羽骁勇善战,但骄纵犯上、居功自傲,也是不争的事实。”印暄接过茶杯,只啜饮了一口,便噗地喷出来:“他竟拿这种茶招待你?混账东西!”

    印云墨笑道:“边疆嘛,一切从简从陋也正常。”说着唤人进来,叫去取一盒好茶叶。

    不到半柱香功夫,进来个仆从,却不是方才使唤的那个,奉上一匣上好的云雾茶,以及几大攒盒肉脯、果饵、糕点等精致吃食,禀道:“王喜公公闻圣驾已至,急着要起身迎驾,不慎从床榻上摔下来,伤口又崩裂了。公公大哭骂自己娇气,着小的先行一步献上杂食,说明晚在住处设宴,恳请圣上与王爷赏脸垂怜。”

    印暄允了,挥退仆从,取新茶另泡。

    印云墨笑道:“有酒席吃了,晚上我也跟去,沾沾皇上的光。对了,席上一准有狗肉,冬日进补最好,暄儿可要多吃点。”

    “你又算准了?”

    “还用的着算么,洒完狗血,剩的狗肉不上席,多浪费。”

    “作妖作怪。”印暄边泡茶,边嗤声道,也不知是嘲谁。

    王监军夜宴,请了皇帝、王爷、主将,以及一干上得了台面的边官与将领。因圣上驾临,其余被邀请者莫敢不来捧场,唯独少了主事之一的龙虎将军,还有副将贺连习。另一副将李贲忙告罪解释道,发现关外有敌骑夜窥,两位将军率兵追击去了。

    皇帝口中虽淡淡说了几句辛苦,但神情不豫,被历王劝了几杯酒,悻色才稍有缓和。

    王监军半倚在皇帝特赐的坐榻上,看在眼中,窃喜不已,心道这才三四成火候,回头叫手下把秦阳羽于军营主帐中辱骂王爷、傲言谤讪之事散布出去,凭着皇上对历王的荣宠,火候怎么也得升到五六成吧?有道是积羽沉舟、积毁销骨,再出几桩犯上之事,他就不信秦阳羽还能全身远害?朝中能打仗的武将又不是只有他一个!

    皇帝饮食克制,只略进了几杯薄酒。历王喝出四五分醉意,粉白晕红跟雪地桃花似的,不过半场便被拉上御驾一同回去了。在座的一干边官、将领这才觉得威压散去,酒酣耳热之际,儒风雅态一扫而空,满席尽是胡吃海塞划拳斗酒的兵痞子气。

    雾州,怀朔军镇。

    印晖带了两名亲兵,刚进老君观大门,便见左景年背着晨光从石阶上走下来,有一种霎时间的光彩照人。他眯起眼,忽然觉得对方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可要付诸于言辞,却又难以准确形容。

    “景年……”他琢磨了一下,道,“你可是又精进了?”

    左景年微微一笑:“精进不敢说,开悟了倒是真。”

    “好极!”印晖折刀般的浓眉间涌起狂热战意,“若已伤愈,与我校场切磋一番,如何?”

    “自当践诺。”

    两人策马来到军营校场,各自脱了外袍,只着一套薄薄的劲装。印晖从武器架上随手拿了一杆单刃青龙戟,左景年则取了一条普通的十三节精铁链鞭,道:“将军当用自己的凌光双刃戟。”

    印晖将戟尾往石板地面一拄,晨辉下身躯伟岸,气势雄浑:“那你也出自己的鞭。”

    “我的鞭是灵器,与凡人对战胜之不武。”

    “我的戟是杀器,饮血人数不计千万,与你对战亦是胜之不武。”

    左景年泰然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都用普通武器。我自封境界、不用法力,单凭武功战你。”

    二人凝神静气。印晖扬起戟尖,斜斜向外划了个半圆,大喝一声:“来战——”

    这是让对方占先手的意思,左景年亦不与他客气,手腕一抖,平地生起一扇冷冽月光,链鞭携着极刚极快的内劲,朝对手横切而去。

    空中只见一片亮光虚影,而不见鞭身。“来得好!”印晖爆喝,箭步向前,长戟如青龙卷沙,旋起漫天尘土,飓风般奔袭冲撞,一戟挥动千军万马。

    “好!”校场边逐渐拢来一圈围观的兵士,不由自主地发出喝彩。

    左景年改切为抖,月光陡然变作一线抖擞的波浪,劲力在每节鞭身寸寸传递、层层叠加,累积到了鞭梢瞬间爆发,与戟尖正面相撄,发出一声巨大的音爆!

    场外又是一片热血沸腾的喝彩声。

    长戟挑击翻刺,霸气如龙骧虎啸。使戟者膂力惊人,狂攻猛袭,仿佛远古火神祝融,于天地熔炉中捶打神器。

    链鞭盘扫点截,矫动如灵蛇飞舞。使鞭者步伐稳健,软硬兼施,仿佛九天仙人天将,手握星河白练挥斥八极。

    校场中寒光交错,金戈交鸣之声震荡耳膜,双方气劲往来如怒海滔天,浑然不辨人影。围观兵卒只觉头昏眼花,胸中唯一股血气翻涌不止,直叫得声嘶力竭。

    一连串脆响中,链鞭盘缠着戟杆,如银蟒绕树,两支武器双双脱手,凌空飞击十几丈外,竟将外墙轰然砸塌了半边!

    场上人影终于静止。左景年抱拳:“承让了。”

    印晖目光中震撼之色尚未平息,“我纵横沙场多年,原以为单论武力已是天下数一数二,不想今日遇到天外天、人外人,方知是自己托大了。”

    “并未托大。”左景年正色道,“将军已逾武学巅峰,人世间几无匹敌,再半步,便可一窥天道玄境。”

    “这半步,乃是凡人与天人的距离,只恐终身难以跨越。”印晖摇摇头,将一点心动扫出,“既身为凡人,何必心存攀天贪念,不如脚踏实地,将这一世活得精彩。”

    左景年赞赏地颔首:“将军器局不凡、定力深厚,放弃亦是种大智慧。今日之战,算和局可好?”

    “和局?真是占便宜了。”印晖洒然一笑,走过去揽着左景年肩膀往场外拖,“打完了,走,请你喝酒。”

    “上次说的西域葡萄酒?”

    “对。上上次你还说,打赢你就入我军中,如今怎么算?”

    “既是和局,这个约定自然不做数。我还有事在身,准备去震州一趟。”

    “震州?听说圣驾北巡,差不多也该到震州了吧……”

    两人勾肩搭背地走了。剩下一群兵卒,一面热烈谈论着方才的惊世之战,一面寻砖石调灰浆,去修补那段被砸毁的围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堕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射并收藏堕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