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堕仙 > 第61章 宁舍五道轮回门,遍寻生死肉骨芝

第61章 宁舍五道轮回门,遍寻生死肉骨芝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混混沌沌之间,印云墨五感俱失,只觉自己在黑暗与死寂中,无休无止地向下坠去、坠去。

    他心底明白,这是落入了归墟,万水最终汇聚的无底之谷,真正的虚无地。归墟入口缥缈不定,或出现在江海,或出现在渊潭,此番竟出现在黄泉奈河中;若是普通仙魔误入,且难以挣脱,更何况他区区一介堕仙的魂魄。

    身死道消,一了百了,这下真是两清了,只可惜……他莫名地想感慨,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罢了,情、债、业、劫,无一不令人厌倦,不如就此以身合道,归于宇宙天地之间。

    他阖上心眼,即将关闭紫府、熄灭灵台之际,忽然一股波浪涌动之声强行突破感官,侵入他的神识。那声音哗然而幽微,如无数秋叶簌簌,又如无数夏虫唧唧,世间万籁最终凝聚成一个温润宽厚的女声:“心魔不可从。”

    印云墨猛地睁开双眼。四周白茫茫空落落,仿佛置身一张无边无际的白纸。紧接着,大地、山峦、河流、林野……如同造化落笔、墨迹晕染,在这白纸上真实而浩大铺展开来。

    “来,吾子,来……”那声音召唤道。

    下一息,印云墨发现自己盘腿坐在杂草丛生的地面,眼前的半人多高的岩石上,正襟危坐着一位盛服高髻的女子。女子腰系玉环带,足登云头鞋,年约三旬,方额广颐,面容端庄雍容,垂花耳坠、金色额黄与发间四枚衔珠孔雀金钗交相辉映,又从华贵中透出几分妩媚来。

    印云墨仰头看了又看,忽然认出她来,动容道:“后土娘娘!”当即行了个五体投地的大礼。后土皇地祇,在道家六御首中位列第四,掌阴阳生育,滋山川万物,被称为大地之母。对自己唤一声“吾子”,岂止是理所当然,更显善意与慈爱。

    后土端然受了他一礼,微笑道:“我未弃你,何以自弃?”

    印云墨面有愧色:“一时生了心魔。”

    “既自知是心魔,便好破解。”后土道,“只是破解之后,你又当如何?”

    是啊,又当如何?回到幽冥修鬼道,以图再登三清?还是去寻找被东来压制的印暄神魂,助他重新夺回肉身,再续前缘?她这么一问,印云墨也有些茫然了。

    见他陷入沉思,后土也不出声催促,一味安详地等待。

    许久后,印云墨长长吐了口气,说:“顺其自然。”

    后土莞尔一笑,天地间顿时清风徐来、草长花开:“你离大道又近了一步。自然有风雨雷电,修道路上亦有祸福机缘,如今有个机缘,我也说不准于你而言是祸是福,你可以愿意接受?”

    印云墨不假思索回答:“多谢娘娘厚爱,请恕我福薄,受不住这机缘。”

    后土似乎有些意外:“你不先问清楚?”

    印云墨道:“我虽已不是仙身,卜爻之术却还留存几分。前日紫微星陨落,势必影响三界,我推算师父应当无恙,但恐北阴酆都大帝会受到波及。娘娘所言的机缘,应是与此有关吧?”

    “紫微星陨,虽不至于殃及你师父,但难免累及人间帝王,甚至是幽冥帝君。北阴酆都大帝本就多年不露面,如今幽冥界更是流言四起,说他三千年任期已尽,今当改任以应星运。”

    印云墨顿时了然:“北阴大帝乃是阴曹地府之主,统管幽冥,手下有十殿阎罗、五方鬼帝,责任重大,即使改任,也不能潦草,须得择贤而立。”

    后土颔首道:“我掌运土地,与北阴大帝多有来往,他隐退之前,曾交予我一句话。”她将锦袖一拂,点点幽蓝萤火在空中汇集成十五个字:

    寻八部浮屠,得五道轮回,继北阴帝位。

    “八部浮屠,那不是龙族至宝?自祖龙逃脱上古十大魔神的围捕后,再不见踪影,传说此宝随其埋骨不知何处。祖龙埋骨之地,是三界最不为人知的秘境之一,如何能寻得。再说,八部浮屠与佛家颇有渊源,又与五道轮回何干,与我道家帝君之位何干。”

    后土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你可知,如今地府五道轮回,耗的全是北阴大帝的修为精血,否则又何须择人改任。”

    印云墨这下才真有些惊到了:“五道门为先天至宝,自三界秩序建立伊始,便安放在地府,有驱动轮回之力,又何须北阴大帝……莫非,五道轮回门也不见了?!”

    后土雍容的眉目间笼上一层忧忡之色:“内中隐秘,连我也不甚清楚,只知五道轮回门,的确就在八部浮屠内。只有寻到八部浮屠,才能取回五道门,使轮回之力重返幽冥。”

    印云墨忖思片刻,问:“北阴大帝情况不太好吧,所以才隐居起来。”

    后土黯然道:“他一身修为精血消耗十之七八,尚可支撑数十年。”

    “之前的地府震荡,是否也与此有关?”

    “正是。黄泉翻啸,引动归墟入口开启,幸亏我及时出手,用山河社稷图,将你魂魄从中摄出。”

    印云墨再拜:“多谢娘娘搭救之恩。”

    后土摇头:“举手之劳。目前当务之急,是寻回五道门,重置轮回之力。临央,我在推演此事时,窥见了你的影子;而今你已知来龙去脉,仍不愿接受这个机缘么?”

    印云墨苦笑:“娘娘真会说话,这哪是机缘,分明是个艰难险阻的重任。且不说寻不寻得到五道门,光是北阴帝位,就有多少人眼巴巴盯着,届时娘娘将这消息一公布,五方鬼帝、十殿阎罗,哪个不想继任!我区区一个游魂,还不被他们囫囵吞了?”

    后土眉梢一挑:“修道之路,又何尝不是艰难险阻?迎难而上,方是真人本色。”

    印云墨起身,稽首正色道:“我无德无能,担不得此大任。娘娘若不肯体谅,再将我丢进归墟好了。”

    后土仿佛被他噎了口气,正要开口,又听他道:“等等!”

    “可是想通了?”

    印云墨干笑:“我是想着,归墟充斥洪荒之力,娘娘把我再丢进去还挺耗劲的,要不然,就给丢回地府吧,这样您省力,我也省事。”

    后土振袖而起,袖口一点赭石色光芒向他迎面击来:“逆子!给我滚回地狱去!”

    印云墨下意识向后一仰,顿时天旋地转,画中山川河流如灰飞烟灭。待他恢复意识,发现自己身处一片暗无天日的地狱。铁树丛生、血池遍地,四面皆是炎火,十恶不赦的罪魂们在翻涌的岩浆间哀嚎;忽而又堕极寒,冷风如刀割遍全身,正是一副惨不忍睹的恐怖景象。

    “阿鼻大地狱!”道道炎火从脚下喷出,印云墨连忙勾住旁边铁树尖杈,极力躲避,欲哭无泪道,“后土娘娘,您真是我亲娘。”

    他打开握拳的另一只手,一颗赭石色的圆珠在掌心滴溜溜打着转。

    “……后土珠?”

    与此同时,仍在地府四处搜寻的摇光感应到,自家主上消失的气息又陡然出现,隐隐在西南方沃焦石下,当即化作一道剑光,斩破一切挡路之物。刚修补好的地狱法界在剑光过后再度崩裂,他将无数鬼哭狼嚎甩在身后,极速飞向阿鼻大地狱。

    算起来,阿鼻地狱正归第九殿阎罗平等王掌管。莫非这厮公报私仇,将主上气息隐匿,囚禁于此?摇光身在半途,已将平等王记恨刻骨。待冲进炎火血池,见一袭白衣正挂在铁树上摇摇欲坠,堪堪接个正着。

    印云墨被他携着悬在空中,面露喜色:“摇光!”

    摇光沉稳坚毅的脸上,两腮肌肉微微抽动,忍住激动失态道:“摇光来迟,请主上恕罪!”

    印云墨不以为意地摆手,“不迟不迟,来得刚好。我问你,你可知一种独产自于冥府地狱的天材地宝,名叫‘生死肉骨芝’?”

    摇光略一思索后答:“不知。”

    “幽弃说他母亲以秘术分离身魂,让他潜入地狱,盗取生死肉骨芝,等回魂后服食,便可易筋洗髓、修复骨肉,使身魂重新契合。”印云墨摸着下巴喃喃,“他当初的确是从阿鼻地狱逃出的,对吧?”

    “那个半魔?”摇光回忆起来,点头道:“的确如此。”

    印云墨望向下方景象惨烈的阿鼻地狱:“摇光,我想要生死肉骨芝。”

    摇光毫不犹豫道:“好,我将此处挖地三尺,定能找到——主上需要多少?”

    印云墨伸出手指,比划掂量了一下,“……有多少,拿多少。这个地狱翻完了,咱们再一层一层地翻上去。”

    色/界第六重,竺落皇笳天。极东黄海之滨,夕阳久悬不坠,海边一条气势磅礴、巨龙形状的山脉,岩石如鳞片层层叠叠覆盖着山体,涧坑内流淌的金泉几近干涸。

    一条金龙虚影破空而来,落在山脊上,化作一名高大男子,身着雨过天青色长袍,海风过时,衣袂卷动如潮。

    他盘腿坐下来,摸了摸身下坚硬光滑的石鳞,岸然地沉默着。斜晖将他的脸也映照成冥冥茫茫的苍黄,神情既冷傲,又落寞。

    如同陷入一种难以自拔的困境,他的容貌不断发生着微妙的变化,时而英伟超迈,时而清俊端华;似有两个截然不同的魂魄,在这具身躯之中挣扎拉锯。

    正在此时,海水深处隐隐传来一股风雷鸣动之声。声响愈来愈大,逐渐逼近水面,整片黄海像被一根看不见的巨棒搅动,波浪旋转着向四周排开,现出中央的黑邃不见半点光的渊洞来。

    东来腾身飞向半空,低头见海面上出现了一个圆形漆黑的庞大漩涡,仿佛一只骤然睁开的瞳孔,荒蛮而诡异,从海底极深处森然地望过来。

    “……归墟入口。”东来全无兴趣地瞥了一眼,转身正欲离开。从那渊洞中逸散而出的一缕气息,忽然扯住了他的脚步。

    这股气息稀薄到几不可察,却异常熟悉与深刻,仿佛横越亘古悠远的时光,从血脉深处发出的一声呼唤。

    “这是……祖龙的气息!”东来脸色微变,“莫非,这回归墟入口的另一头,刚巧连通着真正的埋骨之地?”

    祖龙遗冢,对天下龙族有着一股难以抵抗的吸引力,血脉继承得越多,这股吸引力就越发强烈。东来略作思索,决定亲入其中一探究竟。归墟内虽充满洪荒之力,他的金龙正身尚未恢复,但神魂之力足以应对,即使遭遇什么意外变故,也至少可以抽身而退。

    一念至此,东来化作一道金光,投身渊洞之中。

    海面上漩涡逐渐消失,漆黑巨瞳餍足地闭合,极东黄海又恢复了混沌初开般的湛寂。

    摇光将几株红白相间、云朵状的大灵芝连根放入乾坤壶中,自责地皱眉:“遍寻阿鼻地狱,也只摘到区区这些……主上,要不我再仔细找找?”

    印云墨失笑:“连边缘的一整圈铁围山都快被你削平了,还找什么?要是数量多,还能叫天材地宝,被十殿阎罗当宝贝稀罕着?我们这回是托了地府动乱的福,否则阎罗的兵将早就杀过来了。”他顺势一脚,将试图爬起来拿铁叉扎他的鬼卒踢翻,拉着摇光的手腕道:“走,去第八殿的大热恼地狱。”

    摇光化出剑身,将他载起,朝西北方向飞去。

    “主上,摇光有句话不知该不该问。”

    “要是真不该问,又何必说出口?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人间那套虚头巴脑的说辞?”

    “是。摇光有句话想问。”

    “这就对了,问吧。”

    “主上搜罗这么多生死肉骨芝,用来做什么?为自己重塑肉身也花不了这许多。”

    “问完了?”

    “问完了。”

    “那就继续飞吧。”

    “……”

    “我是让你问,可又没说一定会回答。”

    “是摇光多嘴。”

    “哪多了?你就是个锯了嘴的闷葫芦。左景年都比你可爱,会害羞脸红,还会逗趣解闷儿。”

    “……我也可以自封神识,再做回左景年。”

    “左景年虽然可爱,陪伴我一千三百年的却是摇光。你觉得我会选哪个?”

    “……”

    第九殿中,平等王听完鬼卒奏报,勃然大怒,拍案而起:“临央!摇光!你们藐视地府,自由来去也便罢了,连我幽冥秘宝也敢洗劫,简直欺人太甚!”当即写了缉拿签牌,着手下判官点齐兵将前去捉拿。

    此刻一名鬼差进殿,来传第一殿秦广王的旨意,请其余九位阎罗速至功德殿,面议要事。

    “要事?什么要事比得上生死肉骨芝被盗?”平等王犹在发火,那鬼差凑过去唧唧咕咕说了几句。他脸色丕变,也顾不得失窃的宝物,率一干判官差役,急匆匆起驾前往。

    功德殿上,十名阎罗王齐聚一堂。

    秦广王率先开口道:“在此忙碌之际,召集诸位兄弟前来,实是有要事相商。后土娘娘受北阴酆都大帝所托,方才刚向幽冥界宣布了一条诏令。”

    “后土娘娘宣布的?”

    “北阴大帝?帝君不是许多年未曾露面了吗?”

    “什么诏令?”

    “估计跟那事有关,最近流言纷纷,都说帝君任期将满,要从五方鬼帝中择一继位。”

    在座阎罗们议论纷纷。

    秦广王干咳一声,按下诸多动静,沉声道:“诏令只有十五个字:寻八部浮屠,得五道轮回,继北阴帝位。”

    众阎罗顿时哗然,对诏令中的两大先天至宝争论不休。

    “如今我等该关注的,不是这两个宝物何在。”秦广王道,“五方鬼帝一接到诏令,就派出大量人手,四处寻查。我们要考虑的是,这五位鬼帝的哪一位继任,对我等的利处最大。”

    五官王脾气最为火爆,抢先道:“不管谁继任,都不能是东边那对流着魔血的双生子!”

    楚江王冷冰冰道:“我看南边那个公子哥也不成。”

    泰山王附议:“两位阎罗说得对。”

    平等王语气尖酸地道:“西边和北边两个老头子也好不到哪去,平时一副伯夷叔齐的模样,就差没互相在对方脸上歌功提词,如今且看怎么争个头破血流。”

    阎罗天子面孔黑且阴沉:“我看中央那个最顺眼。可听说他志不在此。”

    轮转王似笑非笑地嘲弄道:“越是志在必得的人,越说自己志不在此,幌子罢了。再说,南边的公子哥可青睐他了,上赶着要把他拱上位,也不知私底下是什么关系。”

    泰山王再次附议:“三位阎罗说得对。”

    宋帝王与卞城王一言不发,事不关己地看着自己的奏折。

    都市王正与判官嘀咕:“听说阿鼻地狱遭了洗劫,生死肉骨芝被人一扫而空?快把我的大热恼地狱看好了,别叫那两个煞星有机可乘……”

    十殿阎罗你一言我一语,整整议了两个时辰,勉强达成共识:静观其变。先看看谁的胜算最高,再考虑投向。倘若其中哪位逼着他们表态,就统一的装痴卖傻,决不许私底下拉帮结派,或擅自选择立场。

    在这场殿会期间,印云墨与摇光又扫荡了两个地狱。平等王与都市王的兵将们扑了空,两位阎罗气得七窍生烟,联手与摇光鞭交锋了几回合,弄得刚修好的地狱法界又摇撼欲裂,负责施刑的狱卒们四下奔走,逃了刑罚的罪魂们起哄□□,刚消停下来的地狱又乌烟瘴气地闹腾起来。

    最后见实在闹得不成样子,由秦广王与崔府君出面安抚双方,一番讨价还价后,答应既往不咎,已被取走的也不讨要了,赶紧把这两位不讲理的堕仙与太能打的星君送出幽冥地府。期间崔府君十分想将堕仙魂魄送上玉桥,去投人间帝王权贵家,活个百八十岁,省得不多久又来祸害地府。可惜对方给脸不要脸,非要走金桥羽化升仙,十殿阎罗哪怕齐投奈河,也不敢如此违逆天道,只得再送一个地狱的生死肉骨芝,将他们打发了事。

    最后,摇光载着印云墨,带着乾坤壶里大约一石的生死肉骨芝离开了地府。

    “主上,够用了吗?”摇光问,“不够的话,我再闯回去,把其他几个地狱也清扫清扫。”

    印云墨大笑道:“应该够用了。我们这是趁火打劫,只可一不可二,若是逼迫太过,他们往上一捅,就算你不把五方鬼帝放眼里,东岳大帝与救苦天尊压下来,也够咱俩喝一壶的。得饶人处且饶人。”

    摇光深以为然,又问:“我们现在去哪儿?”

    印云墨笑容顿敛,露出一副既踌躇又苦恼、既没奈何又不甘愿的复杂神色。

    摇光察言观色,劝道:“主上不愿做的事,就不要做了,有摇光在,没人能逼得了你。”

    印云墨神情复杂到几乎扭曲,罕见地口齿含糊起来:“也不是不愿做……但要真去做,又觉得……唉,反正就是自己种的苦果,哭着也要吃完。”

    摇光听得云里雾里,但对他此刻的心情亦有所感应,安慰道:“我陪你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堕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射并收藏堕仙最新章节